阅读历史
换源:

1387.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死局!

作品:太古狂魔|作者:汉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6:59:18|下载:太古狂魔TXT下载
  公子?

  秦宇眉头微皱扫过四周,目光落在了前方一名身着灰衣,身体佝偻的老者。

  沉吟少许,秦宇缓缓道:“不知你家公子是?”

  这才出关,还有些事要做,秦宇自然不想去见什么公子,但现在九大仙域必然汇集着诸多诸天世界妖孽,秦宇不想莫名其妙的就得罪他人,所以,先询问,看看是敌是友再说。

  “你去了便知晓。”那灰衣佝偻老者道。

  “帮我转告你家公子,等我忙完了自会去找他。”秦宇抱拳道,说着,便要朝着一方走去时,脑海中突然传来了一道咆哮:“跑!!”

  “走,这是大劫之相!凡是和你有关的亲人,都有大劫!但…或许有一线生机!”又一道咆哮在秦宇脑海中炸开。

  秦宇心神一震,哪一个“跑”字是通玄子的,而后面的声音秦宇既有熟悉又有些陌生,似乎这声音存在于记忆之中。

  秦宇没有多想,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施展一花世界,想遁走,可让秦宇震惊的是…自己的浑身力量竟然不知不觉中已经被禁锢,任由他如何施展都无用!

  这是什么手段??

  秦宇心中震撼至极,看向那灰衣老者。

  “去和不去不是你说了算,你是自己走过去,还是老夫抓你过去?”灰衣老者淡漠的看着秦宇,道。

  秦宇神色平静,但脑海中却在急速的运转。

  以通玄子的身份只传音让自己跑,却并未出面,单凭这一点,就足以得出这“公子”的身份恐怕极端恐怖。

  和通玄子相处这么久,如果面对这样的情况,他绝对会出面,就算是赢帝天,他都会出面,但现在…这公子的身份恐怕比赢帝天更恐怖。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公子应该是不朽之地的顶级妖孽!

  这让秦宇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不朽之地的顶级妖孽邀请自己,绝对不是想结交…

  “是在打天旨的主意?”秦宇目光微眯,瞬间联想到了天旨。

  当初在苍天一脉以天旨斩杀王境巅峰,绝对引起了诸天世界的妖孽的注意,而这公子极有可能是要天旨!

  但让秦宇有些不解的是,那句熟悉而陌生的声音又是怎么回事?

  凡是和自己有关的亲人,都有大劫???

  在这九大仙域并没有自己什么亲人才对啊。

  难道…他们去四大星辰了?

  这个念头冒出,秦宇心中一颤,但很快被他抹去,想去四大星辰何其容易,单单那血海就足够让人吃一壶…

  再说,又有几人知道…秦宇步伐突然一顿,他情不自禁的想到了一人…

  逐荒!!

  秦宇心中不好的念头越来越浓,但神色依旧强行保持镇定,他看了眼那灰衣老者,道:“还请前辈带路。”

  事已至此,秦宇知道反抗是没用的,甚至,他都有股陷入绝境般的感觉,所以,不如大大方方的走过去。

  “这边请。”灰衣老者淡漠道,说着便朝着一方走去。

  秦宇沉吟片刻,尾随其后。

  一路上,秦宇感受到了众多神识拂过自己,此时看来,这事绝非偶然,而是早就准备了,早已布局好了。

  一刻钟后。

  到达了内城北部的一座大型府邸,站在府邸外隐约可见府邸里面有着一座恢宏大殿。

  “死局,这是死局,对不起,我也无能为力!”通玄子的痛苦至极的声音在秦宇脑海之中炸开。

  秦宇瞳孔凝缩,以他对通玄子的了解,说出这番话…绝对不是空穴来风,甚至,已经成了定局!

  死局?

  秦宇目光变得深邃而锐利起来,已经感知到前所未有的危机笼罩全身。

  “请!”灰袍老者淡漠转头道。

  秦宇深吸了口气,他不是没有想就此逃离,但现在浑身力量都不能动用,又有让通玄子都不敢出面的人在,秦宇别无选择。

  没有过多的犹豫,秦宇跟着进入了府邸。

  与此同时。

  在西北一处清雅小院。

  “啊!”通玄子软瘫下来,发出了无助的嘶吼,面目狰狞,神情痛苦至极。

  秦宇进入府邸,无疑意味着步入了鬼门关中,可他…却没有任何办法阻止,这让通玄子难得的有了对实力的渴望。

  另一边。

  天玄子、荆圣武皆是脸色凝重,透着一份无奈之色,他们也想过诸多方法,但思来想去,却没有任何办法,因为,种天衍的地位太尊崇了,让他们都不敢冒犯。

  西北某座府邸。

  “李师兄!!你若有什么三长两短,莽青玄以道心起誓会为你报仇!!”莽青玄跪倒在地,像一只绝望的野兽般愤怒嘶吼。

  另一座小院。

  李天机盘坐在地,目光迷离的看着恢弘大殿方向,神情痛苦,喃喃自语:“应该还有一线生机,应该有一线生机!为什么我算不出!!”

  另一座府邸。

  赢帝天淡淡的看向恢弘大殿方向,神情透着一抹轻松和释然。

  不知何时一道身影浮现在他身后,赢帝天平缓道:“等此事过去了,在带朱刚回来吧。”

  而在内城某处,种杀天、种十三、季无量、凌天等人纷纷神色有些复杂,他们虽想好好的教训秦宇一顿,但并没有想过将秦宇斩杀。

  想到秦宇将死,他们心中还是有些复杂,毕竟,当初他们也算是和秦宇共同战斗过。

  “可惜了,可一次,是种天衍。”种杀天呢喃,虽然是同姓,但两人并没有什么关系,最多…只是宗门上的辈分问题。

  而另一边,玄邀月神情复杂,回想着在虚空乱流中,不顾一切抱着自己的身影,玄邀月脸上露出了一份迷离和无奈…

  某个府邸花园中。

  师弦心余光撇了眼静静品茗的姜明月,又看了看恢弘大殿方向,欲言又止。

  而姜明月似乎根本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事一般,静静的品尝着茶水,许久之后,她将茶杯放下,淡淡道:“你想问什么?”

  师弦心愣了下,犹豫片刻,但还是没有说出。

  “这是一道槛,有些事只有等他迈过了方能延续,这一道迈不过,那么,日后面对比这道槛更高的槛,该如何?能确定的是,比这道槛更高的多如牛毛。”

  在内城暗潮涌动之时,秦宇在灰衣老者的带领下来到了恢弘大殿前。

  “久闻大荒战神殿少殿主秦宇之名…今日一见,果然非凡。”就在秦宇准备朝里看时,一道爽朗的声音响起,一道白色身影缓慢从大殿中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