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何须解释?

作品:太古狂魔|作者:汉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6:59:18|下载:太古狂魔TXT下载
  秦宇之前并未插手,是因为想磨一磨廖一鸣,间接的回报廖一鸣为他找寻仙无忧消息的恩情。

  廖一鸣年纪还小身上已经形成了不少的纨绔之气,若能用这样的磨难磨一磨他是再好不过的了,虽然在一段时间内会成为廖一鸣的心结,可若解开了,廖一鸣受用终生。

  不过,虽然秦宇想磨一磨廖一鸣,并非就代表他会漠视荀天齐将廖一鸣轰杀在此,而且,之前说好的是百倍扇回去,扇可以,秦宇不会阻止,但踢,那要先问问秦宇答不答应了。

  四周鸦雀无声,没想到有人竟在这个时候出头,而且,出手便废了荀天齐的脚,在荀家立威之时这样,等同于是在挑衅,是在当众打脸。

  可看到出手之人时,一个个全部都惊呆了。

  之前秦宇冒充苍天一脉弟子,挑衅帝道天已经引起了渡口上十万修士的注意,暗中皆是猜测秦宇的来历、身份,可没想到,这次竟又跳出来插手第三仙域顶级家族荀家之事… “这…这李拙到底是何来历?苍天一脉、帝家就算了,没想到竟又跑来插手荀家之事,要知道这荀家乃第三仙域第一圣域五大家族之一,底蕴追根朔源可到三千道天,从镇天廖家的态度就足以看出荀家

  的强盛,而这李拙…”

  “莫非,这李拙真的是破罐子破摔??都得罪了苍天一脉、帝家了,也不在乎一个荀家?”

  “之前苍天一脉、帝家是其他仙域的势力,可现在,这里是第三仙域的渡口,在第三仙域的范畴之中,说白了,算的上是在荀家的地盘上,竟敢插手?”

  “此人不但敢插手,还敢挑衅、威胁,当真是狂妄啊,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

  “此人要么是疯了,要么是狂妄到了极致!”

  ……

  众多修士盯着秦宇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都觉得秦宇是鲁莽,是破罐子破摔了,为了一个廖家子弟,得罪荀家,这不用头想都知道不值得啊。

  连这小子的姐姐都隐忍下来了,此人…身为一个路人竟然插手??

  四周的修士根本无法理解秦宇的举措。

  荀天岷脸色阴沉如墨般盯着秦宇,内心有些抽搐,若是其他人,他早就动手了,可偏偏他也注意到了秦宇挑衅帝道天,看到了冒充苍天一脉弟子的事…

  也注意到了秦宇进入侯家少族帐篷不到百息时间的事,综合种种…恐怕就算在平庸的人也能够得出秦宇的不凡!

  之前,他就在和他人猜测秦宇的来历,最后得出,秦宇的来历极其非凡!!

  荀天岷之所以敢吃定廖家,是因为对廖家知根知底,可现在,秦宇的神秘让荀天岷不敢乱来,虽然这里是第三仙域,可若得罪了不得存在,一样的会引来祸水。

  “李道友,为何要插手我荀家之事?”荀天岷内心有万般念想,脸上依旧冰冷,低沉问道。

  “我和廖一鸣相识,算是有些渊源,他冒犯了你荀家之人,是应该付出代价,但既然你说了百倍扇回去,那么,扇,我不插手,但踢,却不行。”秦宇淡然说道。

  荀天岷脸上肌肉抽搐,这真的是没事找事,虽然说的是扇,但谁说一定要扇??就不能踢了?没想到秦宇竟咬文嚼字是抓住这一点…

  荀天岷心中想发作,却又心有忌惮。

  “还有二十一下,继续吧。”秦宇可不管荀天岷怎么想的,淡淡的道,说完便转身了。

  荀天岷脸色僵硬,看了眼正抱着右脚痛苦抽搐的荀天齐,一时僵在原地,都这样了,还要怎么扇下去?

  荀天岷盯着秦宇的背影,眼眸中尽是争扎之意,若就这么算了,之前的立威不但功亏一篑,反而会遭人笑话,笑话荀家欺软怕硬!

  “李道友就这么离开,莫非当我荀家是软柿子?”荀天岷突然喝道,事已至此,他已经不能在退,一旦再退就有损荀家颜面,不管此人是谁,都不能就此罢休!

  家族颜面不可损,纵然就得罪了一个大敌,也在所不惜!

  “天岷,此事就这么算了吧。”这时,那道淡漠的声音再次响起,从声音来看正是杨周毅。

  荀天岷目光微眯,知道这是杨周毅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他为了家族威严不会轻易放过秦宇,但后果呢?

  此人连苍天一脉、第九仙域的帝家,甚至侯家都未放在眼里,一旦招惹,后果不堪设想,甚至,会为荀家招来大敌。

  而事情的起因又只是一个巴掌的事…若真招惹了回家族都没脸交代啊。

  杨周毅这句话恰当时机的响起,成功的为荀天岷化解了进退不得的处境,随后,荀天岷道:“一切谨遵杨大哥吩咐!!”

  转头离开的秦宇神色平淡,似乎是根本没听到一般。

  在众人注视下,秦宇缓慢的离开了,既然那人已经发话了,那么,廖一鸣应该也没事了。

  这时,廖靖雯冲了出来,一把抱起了如行尸走肉般的廖一鸣,消失不见。

  三日后。

  秦宇盘坐在渡口边缘,眺望着无尽虚空,构想着自己日后将要走的路,诸如造化之地后的事。 “按照黄金牛的意思,自己成为大荒战神殿的少殿主后,应该有更大的几率离开这片天地,加之,现在又有叶空在,离开的把握会更大,但在这之前,需将第二本尊炼制出来,而叶空的实力也要完全恢

  复!”秦宇心中自语。

  黄金牛昔日的话,让秦宇不得不慎重,若太早去了诸天世界,处境会极其不妙,还不如先呆在这里。

  在秦宇沉思时,一道倩影突然浮现在了秦宇的身后,来人正是廖靖雯。

  “你…你到底是谁?”廖靖雯盯着秦宇,开口问道,美丽的脸上已经没了昔日了的高傲,不过,也没有感激。

  “李拙。”秦宇头也没回的道。

  “我问你的具体身份!”廖靖雯道。

  秦宇眉头微皱,并未回答。

  “如果一开始你出面为一鸣化解危难,或许我廖家会对你感激不尽,但你却在一鸣受辱之后再出手,你是想来个雪中送炭,让我廖家对你感恩戴德吗?你做梦!!”廖靖雯愤怒喝斥,便转身离开。

  秦宇依旧未回头,也未解释,很多时候,很多事都没必要去解释。 而且,他行事何须向他人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