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巧合?

作品:太古狂魔|作者:汉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6:59:18|下载:太古狂魔TXT下载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两名修士一怔,待反应过来后同时却发现前方诡异浮现两名女子,那刀疤男子满脸狞笑正欲说什么,却被那鹰钩鼻男子阻止,只听到那男子道:“道友,我们奉三味丹宗李木清宗师之命

  带此子前往三味丹宗,还请道友不要插手三味丹宗事宜。”

  两人皆是道境五重修为,而前方突兀浮现的女子虽然不管容貌还是气质都极其普通,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恐怕最低也是道境巅峰,甚至是仙境修士,他不敢乱来。

  那容貌普通女子置若罔闻,而是盯着脸色阴晴不定的俊俏青年,道:“你是沐丹师吗?不知沐丹师愿不愿意帮小女子炼制一炉丹药呢?”

  “好!只要你能让我杀了他们两个,你要我炼多少都愿意。”俊俏青年猛的抬起头看向女子,狰狞说道。

  “那就这么定了哟。”女子嫣然一笑,她右手一招,浑身威势凶猛爆发,直接笼罩着两名修士。

  仙境!! 两人骇然至极,在这一刻,他们哪里还有其他心思?那刀疤男子直接将俊俏青年丢了,奋力抵挡女子的威压想要逃跑,但这两人不过普通的道境五重,如何能够抵挡仙境威压?没跑出几步,直接跪在

  了地上。

  女子双手十指摆动,弥漫出了一道道规则之力将这两名修士笼罩,待完成之后,女子笑道:“好了,他们两个…可以任你处置了,记住你说的话哦。”

  俊俏青年感激的看了眼女子,祭出了一柄刀,直接来到两名修士面前,体内灵力涌入刀中,直接奋力朝着两人斩去…

  “啊啊!!”

  半刻钟后。

  俊俏青年提着两名修士的头颅跪在了坟墓前,撕心裂肺的哀嚎,而那名女子站在不远处,静静的注视着,美目中透着一份不忍之色。

  足足哭了一个时辰后,俊俏青年满脸苍白的来到了女子身前,深深鞠了一躬,道:“沐霖谢谢前辈。”

  能够轻而易举的降服那两人,沐霖哪里不知这女子非凡?而这般之人,如何会看的上他炼制的丹药?

  “没事,我就是看不惯以强凛弱。”女子淡然一笑,随后,她又道:“听说你炼制的丹药不错,能否拿一颗你炼制的丹药给我看看?”

  沐霖沉吟片刻,拿出了一颗丹药瓶,递给了女子。

  女子接过,倒出了一颗丹药,仔细打量一番,那普通的脸上露出了一份惊诧,到最后,这份惊诧变成了凝重,她突然抬头看向沐霖,道:“谁教的你炼丹?这简直是瞎闹…”

  沐霖脸上露出了尴尬之色,道:“前辈,这些是沐霖按照书籍上自行学习的……并没有人教。”

  “你自学的??”女子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又看了看手中的凹凸不平丹药,在内行人看来,这炼制这丹药简直没有手法可言,但让女子又极其惊奇的发现这丹药的药性极佳。

  打个简单的比喻,这丹药明明是三品丹药,但从散发的药性来看堪比四品巅峰丹药,甚至堪比五品,就算是那些炼丹妖孽都无法做到这一点。

  神色变幻之后,女子目光灼灼的盯着沐霖,那摸样似乎是在看一颗未经雕琢的璞玉般,许久后,她道:“你的炼丹天赋很不错,不知能否将你说的书籍给我看看?”

  沐霖犹豫了片刻,似乎是因为感激,他并没有过多的提防这女子,拿出了一本古老的兽皮书籍递给女子,在这兽皮书籍的第一页有着三个古朴大字“丹之道”。

  女子接过,翻阅了几下后,那普通的面容上露出了震惊之色,到最后,这震惊变成了震骇,她突然盯着沐霖,道:“这本“丹之道”是哪里得到的?是那天地造化宗强者给你的?”

  之前在客栈有人说天地造化宗强者看上了沐丹师,所以,女子才会这般询问。

  沐霖摇了摇头,道:“那天地造化宗强者是我随意编造的,这书籍…是…是…是木雕姐姐给我的。”

  “木雕姐姐?”女子疑惑的看向沐霖。

  沐霖说着从纳虚戒里拿出了一个木雕,这是他自己按照记忆雕刻出来的,虽然和原本的相差很多,却有着几分神似。

  女子接过木雕,仔细打量一番后,道:“你说是这个木雕姐姐给你的?”

  “嗯。”沐霖重重点头。

  女子沉思许久,将木雕和古籍还给了沐霖,道:“你日后有什么打算?”

  沐霖茫然,但很快化为了坚决,眼中更是透着一股恨意,虽然杀了那两名修士,但爷爷之所以死是因为那三味丹宗的李丹师,他一定要那李丹师付出代价!! 女子见此,心中了然,随后,她道:“现在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跟我游历,我对丹道有些造诣,可以适当的传授你一些丹道之术,二个是我会给你一个信物,你拿着去无极圣域的极道圣宗,以

  你的资质应该能够成为极道圣宗弟子,成为了极道圣宗弟子后,可以拿着我的信物找一个名为“李有才”的人,或许他能给你些照应。”

  “前辈,沐霖愿意跟随前辈学习丹道之术,恳请前辈收沐霖为徒。”沐霖那俊俏的脸孔透着一份激动,直接双膝跪下…

  女子微怔,看着跪地三叩九拜的沐霖,一下未回过神来,她的本意只是好心帮帮沐霖,却没想到…

  与此同时。

  极道圣宗,擒龙峰山腰。

  秦宇在极道圣宗的朋友并不多,如果除了那已经离开的庄清莲、葛青玄的话,那么…勉勉强强算的上朋友的应该是温得道了,就算是贺少强也还没到朋友那种地步。

  这也是为什么秦宇从六重阁出来之后,就直接往擒龙峰来的缘故。

  鹿麒麟宛如一个小跟班一样跟着秦宇来到了擒龙峰山腰,而温得道则坐在小院里,手持黑子,正满脸笑意的看向秦宇,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几年未见,李师弟越发深不可测了。”

  秦宇面带会心的笑意,撇了眼温得道棋桌对面,略有所思,随后,缓缓道:“若非是温师兄指点,只怕,也没有今日的我,说到底,最应该感谢的是温师兄啊。”

  若非是温得道,秦宇也不会准备为弟子大比而努力着,若非是温得道,秦宇恐怕想踏入仙境也不是那般简单,所以,温得道对于秦宇而言有指点之恩。

  “以李师弟的悟性只是时间问题。”温得道淡然笑道,随即,他目光落在了鹿麒麟身上,缓慢站起,道:“在下温得道,见过小祖师。”

  “温得道?你是龙渊温家的人吗?”鹿麒麟看着温得道,诧异问道。

  倒不是鹿麒麟想多了,毕竟温得道和温夕道只有一字之差,而秦宇和温夕道的关系他在大荒战神殿外门已经听出茧来了,所以,听到温得道的名字,情不自禁的想到了龙渊温家。

  秦宇莞尔一笑,看向温得道,正欲说什么时,却发现温得道神色中带着一抹异色,这让秦宇心中一跳,温得道不是真和龙渊温家有关系吧?

  想到此,秦宇笑道:“只是名字上的巧合。” “龙渊温家?是第一仙域的大族龙渊温家?倒有过听闻,小祖师认识温家的人?”温得道的异色早已消失,风轻云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