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轩然大波!

作品:太古狂魔|作者:汉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6:59:18|下载:太古狂魔TXT下载
  黄金牛和秦宇大摇大摆,招摇过市的从天荒主城大道上穿过,在众多修士关注之下,直接坐上传送阵离开了。

  在路途上,一直有人尾随着秦宇和黄金牛身后,试图监视两人的行踪,黄金牛一脸的无所谓,而秦宇却是巴不得。

  跟着监视的人多了,才能让更多的人知晓自己去了大荒战神殿,那时吞天老祖必然也会知晓。

  说实在的,能否引出吞天老祖,秦宇的把握并不大,所以,他更要来大荒战神殿,看看能否请动徐腾飞帮忙去寻找吞天老祖

  一路上,黄金牛和秦宇一句话都没说,黄金牛一直紧皱着眉似乎是在苦思着什么,这让秦宇不仅好奇,他和那女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而且,秦宇明显感觉黄金牛有些急,急着去大荒战神殿,虽然神态上看不出来,但行动上明显感受的到,秦宇猜测这很可能是和那女子有关。

  在秦宇和黄金牛马不停蹄的赶往大荒战神殿时,天荒主城诸多修士依旧在议论着,而已经有人按照秦宇和黄金牛的路线得出了两人将去大荒战神殿!

  “你们说,那他们两人去大荒战神殿干什么?难不成,还想拜入大荒战神殿?”

  “虽说大荒战神殿招收弟子不问出身、不问富贵贫贱,只要能够通过考核,皆能拜入大荒战神殿,但那王星辰不是吞天老祖的弟子吗?应该不会拜入大荒战神殿吧?”

  “大荒战神殿乃昔日荒古大陆上的本土势力,很可能是来自那传说中的天外天,而这黄生死直接去大荒战神殿……难道昔日就知晓大荒战神殿?”

  “有传闻鸿蒙一脉的石矛是在荒古大陆的某个秘境中得到,如果真是如此,那么,那黄生死很可能真是圣人转世!”

  “我记得那黄生死曾自称本圣,从这足以断定他是圣境转世。”

  诸多修士皆在议论着,这风头逐渐盖过了当初秦宇以天旨引起的动荡。

  可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时,一道消息石破天惊,如同一道晴天霹雳在天荒主城炸开。

  “天魔公主和黄生死结为道侣了!”

  如果说在这之前所有人会先震惊在疑惑那黄生死是谁,但当初秦宇三人结拜之时,都自报了姓名,所以,三人名字早已深入人心,最少在天荒主城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所以,这个时候爆出黄生死和天魔公主结为道侣……无疑是让将一颗巨石抛入了原本就波涛汹涌的大海之中,直接引起了惊涛骇浪,震的所有人都半天都未回过神来。

  这次,不知有多少青年妖孽甚至连海域诸岛、放逐之地的妖孽都不惜花费大代价,更有妖孽不惜遭到反噬也终止了闭关修炼跑到天荒主城来,他们为的是什么?为的是得到天魔公主芳心啊!

  可现在,连天魔公主的人都没见着,就得知已经有人夺得了天魔公主的芳心……如何让这些妖孽们怨气冲天?

  虽说每位妖孽都知道这次到达天荒主城的妖孽多如牛毛,但每个人都有着一丝的期盼,期盼自己能够得到天魔公主的青睐,就算机会不大,但每个人都会去尽力的表现自己……

  这也是为什么为何有人没事跑到天荒主城南城门大战的主要原因,毕竟,如果没有原因谁吃饱了没事干跑到城门外去和他人大战一番?

  可让所有青年妖孽都没想到的是……本以为天魔公主还在前往天荒主城的路途上,却没想到……已经有人得到了天魔公主的青睐,得到了他的芳心!

  可震惊和不甘之后,得知这黄生死时……所有妖孽不得不强行压下了内心杀人的冲动,因为都情不自禁的想起黄金牛一句话就将伪圣分身斩杀的情景……

  纵然诸多妖孽们极其自负,但自问没有对上黄金牛的底气,连伪圣分身都可以一句话将其抹杀……更别说这些仙境一劫、二劫的妖孽了。

  加之,有心人一直在关注着黄金牛和秦宇的去向,倒不是为了监视,而是想看看鸿蒙一脉的态度,毕竟,一名伪圣分身被斩,石矛又被夺,按鸿蒙一脉历年来的做法,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可让众人惊奇的是,鸿蒙一脉一直保持沉默,这让诸多修士猜疑起来,有人认为鸿蒙一脉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那黄生死很可能是真正的圣境转世,二个是,那黄生死曾说石矛猎杀过圣境……

  在这再无圣境的年代,那石矛简直等同于无敌般的存在!

  所以,鸿蒙一脉也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联想起鸿蒙一脉的态度……妖孽们就算再不甘心也不敢轻举妄动了,连鸿蒙一脉都不敢动……他人又如何敢动?

  “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天魔公主为了摆脱麻烦……有意说和黄生死结为了道侣?目的是让他人望而止步?”

  “有可能……可是,为什么那黄生死为何会马不停蹄的赶往大荒战神殿?” “听到了吗?有消息称当初那黄生死当初斩杀伪圣分身时就已经是醉酒状态,当初结拜之后又去了君临酒楼和王星辰、傅远山狂饮十坛上等君临仙酿,有人亲眼看到两名女子进入了贵宾房中……过了半

  日后,黄生死搂着一名身着浅蓝色长裙的女子去了君临酒楼不远处的一个客栈……并且……开了一间房,听闻……那身着浅蓝色长纱裙的女子就是天魔公主!”

  “对,确实有不少人看到了,当时,还有人认为是黄生死贪恋美色……却没想到那女子竟是……而且,他们在房间里整整待了三天三夜……孤男寡女……而那黄生死又喝醉了……谁也说不定啊。”

  “我看……很可能是真的,否则,那黄生死为何醒来之后就马不停蹄的赶往大荒战神殿?他必然是心虚了……”

  “天杀的黄生死啊!简直是老牛吃嫩草啊。”

  “我不甘心啊,这黄生死不就是依靠那石矛吗?若没那石矛,我必能横压他!”

  “我也要拜入大荒战神殿!我倒想看看那黄生死除了那石矛之外还有何底气。”

  一时之间,诸多妖孽纷纷坐上了传送阵赶往大荒战神殿……

  与此同时,傅远山坐在一家客栈里,听着修士们的破口大骂,整个人脸色发僵,脸上透着不敢置信之色:“天……天魔公主和……和他结为了道侣?”

  此时,傅远山内心很是无语,他留下来的原因就是为了天魔公主,为的是那成圣的契机,却没想到黄金牛和天魔公主早已结为了道侣。

  肥水不流外人田,不管怎样……总比天魔公主看上了其他人要好的多啊。

  天魔公主……大嫂?傅远山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在无数妖孽感悟大荒战神殿时。

  离大荒战神殿最近的一个大城。

  “黄道友,有个问题一直压在我心里,不知当不当问。”刚出了传送阵,秦宇就开口询问。

  “说!”黄金牛的心情似乎不太美丽,脸色阴沉的道。

  “在我失去神智的时候你和那蓝衣女子发生了什么事?”秦宇诧异道,这个问题困扰了秦宇很久了,而且,那女子到底有何目的? 只见黄金牛脸色急剧一僵,双目几乎喷出火来,道:“你若在敢提此事,本圣和你断绝一切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