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结拜!

作品:太古狂魔|作者:汉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6:59:18|下载:太古狂魔TXT下载
  那抬手想强行带走黄金牛的鸿蒙一脉强者身体突兀的爆裂!!

  没有任何迹象直接爆裂。

  全场鸦雀无声!!

  所有修士包括隐藏在天荒主城里的伪圣全部都死死的盯着空中的血雾,脑海里如同有无数道雷罚之雷在凶猛翻滚,内心的震惊让诸多修士的身体无法抑制的颤抖起来!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所有人的心都在颤抖,脑海中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这可是伪圣啊。 虽说在这仙之天地里伪圣不在少数,但真正看到一名伪圣的爆裂,给所有修士的震撼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特别是那些还未踏入伪圣,特别是那些外来者,震撼的无与伦比,一个个都有些恍惚起来

  秦宇也震惊的无与伦比,看着空中的一团血雾,又呆呆的看着漂浮在黄金牛身边的石矛,内心的震撼久久无法平息。

  这一幕,已经也超乎了秦宇的认知,这石矛也太恐怖了吧?一名伪圣就如此轻而易举的被斩杀了??

  “不…这不是真正的伪圣,他不过是一具分身。”有修士高的修士突然高声说道。

  原来如此!

  这让沉浸在震惊中的修士纷纷回过神来,如果说石矛真正斩杀了一名伪圣,还真无法让他们接受。

  毕竟,此人只是吐出了三个字…如果真能轻而易举的斩杀伪圣。

  那么,这仙之天地中还有谁敢招惹此人?

  但这只是伪圣分身,那么另当别论了。

  众多修士虽是这般自我安慰,但内心还是无比震惊,一个伪圣的分身恐怕也足以媲美仙境巅峰,也就是说,这石矛能够轻而易举的抹杀伪圣之下任何修士。

  再说…

  谁知道真正的伪圣来了,能不能抵挡的住这石矛一击?

  一时之间,所有人看向黄金牛的目光迥然不同,带着一份对强者的敬畏,也有着一丝的嫉妒和贪婪。 “还…还是你的东西呢?你的…东西…为什么听…听本圣的话?”黄金牛瞪着红眼,讥讽说道,说完,他一把抓过石矛,道:“倒…倒是埋汰了你,当…当年…被你射…射杀的圣境…都不知几多…”说着,将

  石矛搭在了肩膀上,摇摇晃晃的离开。

  吸!!

  汇集着数十万修士的四周几乎同时响起了倒吸冷气的声音,修士们双眼都要瞪了出来,射…射杀的圣境不知几多??

  这石矛拥有着射杀圣境的威力??

  而这人又是谁?怎么知道这石矛的真正威力?为什么石矛会听他的话?

  等等?

  本圣??

  无数个念头充斥在每一位修士脑海中,在这一刻,黄金牛的身份已经被无限提高,有人甚至认定黄金牛绝对是圣人转世!!

  而那些隐藏在天荒主城想着要不要将石矛夺走的修士听到黄金牛的话后,一个个噤若寒蝉,就连鸿蒙一脉的顶尖强者在这一刻也不敢动手了。

  如果说黄金牛没说这话,或许还会有人跳出来,毕竟,这石矛是鸿蒙一脉花费了大代价得到的,就这么被人拿走了,鸿蒙一脉岂会甘心。

  可听到黄金牛的这句话后,纵然是鸿蒙一脉顶尖强者也不敢动了,因为,之前谁都没注意那石矛如何抹杀那伪圣分身的。

  虽说分身相当于仙境巅峰…但谁就能保证真正的伪圣能够抵挡那石矛的轰击?

  在联想鸿蒙一脉为了收取石矛时所付出的代价…鸿蒙一脉的强者不得不保持沉默。

  至于君载图、君载志皆是浑身发抖,不知是震惊还是惊恐,但看到黄金牛离开了,他们都是稍稍松了口气,最少…捡回了一条命。

  城墙上! “还好,还好当初没和他撕破脸啊!”侍剑一脉的剑飞扬震惊的盯着下方黄金牛,内心呢喃,此时,已经无法形容他的心情了,回想在那客栈里,剑飞扬心生庆幸,还好当时阻止了剑玄天,否则…招惹了

  这来历神秘的家伙,后果不堪设想!

  而此时最惶恐的莫过于武战了,身子都在瑟瑟发抖,回想自己欲斩去黄金牛的右臂,武战内心既是难看又是恐惧,生怕这个时候黄金牛会打上来。 “黄…黄道友…等等…我…我们三…三个结拜怎…怎样?我…我傅远山…无依无靠……就一个师尊护着…但…但我想要有兄…兄弟,而你和…和王道友…都合…我性格…不如……在…在这么多人的见…见证下

  ……我们……结拜为兄弟怎…怎样啊?”傅远山手持龙鳄石弓看着上空的黄金牛,断断续续大声说道。 秦宇看着傅远山哭笑不得,本以为这傅远山只是一时冲动,没想到似乎认定了就要结拜,而在秦宇看来,这结拜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啊,傅远山很可能就是这仙之天地的人,也就是说,会永远困在这里

  这样一来,结拜又有何意义?

  再说,以秦宇对黄金牛的了解,恐怕根本不屑于结拜,毕竟,黄金牛的身份太过神秘。

  可让秦宇跌破眼的是黄金牛停顿了,似乎傅远山的话中有什么打动了他,他转头看向傅远山,又看了看秦宇,摇晃着头道:“好!!”

  秦宇脸色一抽,不是吧,这黄金牛真答应了?

  黄金牛答应让秦宇措手不及,在秦宇心中黄金牛是那种无利不起早的人,精明的很,不应该会结拜……看来真的是醉的不轻啊。

  “哈哈哈哈!我傅远山……终于有兄弟了。”傅远山哈哈大笑,直接将龙鳄石弓竖在地上,直接背对着天荒主城跪了下来,而黄金牛摇晃着身体,出现在傅远山的身边,也跪了下去!

  看着跪着的两人,秦宇是跪也不对,不跪也不对,三人之中唯有他最清醒…这一跪,那么,不管日后如何,两人都将成为他的异性兄弟,但让秦宇无奈的是他对两人还不太了解,特别是傅远山……

  可若不跪…这么多人看着,岂不是让两人难堪?

  犹豫了片刻,秦宇还是跪下了,一切等他们两个酒醒之后再说吧。

  “苍…苍天在上,我…我黄生死,愿与王…王星辰、傅远山…结…结为兄弟,从此,吉…吉凶相照,祸福相依,生…生死相托,今日一拜,苍天厚土,实鉴此心!”黄金牛跪在地上大声喊道。 秦宇撇了眼黄金牛,心中疑惑,这家伙到底是醉是醒?若是醉了怎么还在用黄生死这名字?若不是醒的…没道理会结拜啊,压下内心的念头,也照着念道:“苍天在上,我王星辰,愿与黄生死、傅远山

  结为兄弟,从此,吉凶相照,祸福相依,生死相托,今日一拜,苍天厚土,实鉴此心!”

  “苍天在…在上,我傅远山,愿与…与黄生死、王星辰结为兄弟,从…从此,吉凶相照,祸福相依,生…生死相托,今日一拜,苍…苍天厚土,实鉴此心!”

  就这样,在数十万修士的见证之下,秦宇、黄金牛、傅远山结拜了…

  “哈哈,走…走…喝…喝酒去!!”黄金牛哈哈大笑,扶着石矛站了起来…

  “走!哈哈,喝酒!我们就去…君…君临酒楼喝!”!”傅远山满脸兴奋,站了起来将龙鳄石弓收回,便要朝着天荒主城走去。

  秦宇脸色抽搐,只得跟在后方。

  在无数修士的注视下,刚刚结拜的兄弟三人直接进入了天荒主城……无人敢阻挡,全部都为其三人让出了一条路… 一个来历极其神秘,拥有着弑杀圣境凶兵的张狂之辈,外加一个黄龙老祖的弟子,一个吞天老祖的弟子,三人结拜…从今往后……这三人谁敢招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