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三十八章 庞管家的理由!

作品:超能仙医|作者:肉丸|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4 23:14:28|下载:超能仙医TXT下载
  最新网址:

  这一剑非常决绝。

  只可惜,唐锐并不会让他如愿。

  当!

  伴着一声脆响,叶君临只觉虎口一麻,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长剑已经断为两截。

  唐锐提着承影剑,冷冷瞥向叶君临说道:“你做了那么多荒唐事,以为一死了之,就可以为你赎罪了吗!”

  “你还要我怎么样!”

  叶君临突然爆吼,眼底猩红一片,比起先前沉稳狠辣的叶家主,现在的他,更像是一头走投无路的困狮。

  怒火冲天,却无可奈何。

  “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

  唐锐耸了耸肩,目光转向一旁的叶小器,“小器,你做决定吧,不用有什么顾虑,任何的后果,我都能帮你担住。”

  后面这句话,不止是说给叶小器听,更是说给新八旗众多代表听的。

  岳振苍与贺家代表相视一眼,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宁家的宁司晨等人,则是当即垂下了脑袋。

  他们本想借叶家之手,彻底除掉唐锐这个心腹大患,没想到被唐锐强势翻盘,此刻唐锐又意有所指,他们自然觉得是在针对宁家。

  “多谢锐哥。”

  叶小器点点头,目光炯炯,“我只希望,十年前父亲在叶家受到的委屈,能报应在他的身上。”

  叶君临闻言脸色巨变。

  爆吼声比刚才更加响亮:“就算你是承影剑主,也不能把我逐出叶家,只有家主,才有这个资格!”

  他不畏惧死亡,但他怕的是,自己曝尸荒野,入不了叶家的祖祠。

  “剑主确实没有资格。”

  这时,严逢春突然开口,“但剑主有资格更改叶家家主的人选!”

  叶君临的脸色再次僵住。

  唐锐也被这句话吓了一跳,好奇的开口询问:“严师傅,我能这么做吗?”

  “当然没问题。”

  严逢春恭敬的欠了欠身,“百年前叶家能够崛起,就是受到了那一代承影剑主的庇荫,从那之后,叶家人立下重释,代代子嗣都要以承影剑主为尊,别说是区区一个家主之位,倘若剑主想要叶家消失,叶家人也不能有半句怨言。”

  说话间,周围的叶家人都尽皆变色,生怕唐锐借这个机会,对他们打击报复。

  就算他们无视老祖宗的规训,但唐锐身后是京城武协,子弟万千,没有了叶君临和三大高手庇护的他们,根本就不是对手。

  “好。”

  唐锐大笑一声,“那我现在宣布,叶家家主,由叶小器接任!”

  尽管这是大家意料之内的结果,但听到之后,还是震撼了不少人。

  不说新八旗,哪怕是整座京城,都从未出现过这样年轻的家主吧!

  “锐哥,我没想过要做家主。”

  万众瞩目之下,作为焦点的叶小器却瞬间局促。

  拍了拍他的肩膀,唐锐笑着说道:“没想过,不代表你做不好啊。”

  “剑主说的没错。”

  严逢春也站出来力挺,“小器少爷,先前您也听到了,老家主原本也是打算让君明来继任家主之位的,如今由你来继任,想必君明在天之灵,也会感到欣慰的吧。”

  这话显然让叶小器犹豫了。

  半会儿,他的目光总算坚定,点了点头道:“那好吧。”

  “谁同意你来接任家主了?”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来统率叶家,在场的叶家子弟们,你们能容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还有新八旗的各位代表,你们与我叶家交情匪浅,难道就眼睁睁看着叶家葬送在这小子的手里?!”

  叶君临像是炸毛的鸭子一样,疯狂大叫,试图做最后的努力。

  然而,冷漠的各家代表,沉静的叶家子弟,让他的咆哮如孤木难支,很快就消沉下去。

  严逢春漠然的看过来,轻飘飘道:“按家主所说,现在的你已经被叶家除名,今后叶家如何发展,就不劳你费心了。”

  “你!”

  仅说出一个字,叶君临便一口怒血堵在胸口,接着哇一下喷了出来。

  他也曾幻想,自己人生的终点会是什么模样,但怎么也不会想到,会以这样的结局收场!

  一败涂地!

  比杀了他还要痛楚的一败涂地!

  “不止除名。”

  叶小器目光凌厉,“父亲丹田受损,不能聚气,你也应该受到同样的下场!”

  说罢,他一个欺身上前,长剑如闪电般刺了叶君临一下。

  转瞬后,叶君临便单膝跪地。

  丹田像是被捅破的气球,真气一下就泄掉一半。

  “滚出叶家吧!”

  冷冷抛下这句话,叶小器平静转身。

  看着那毫不设防的背影,叶君临却由衷的感觉无力。

  半小时后。

  大厅内的杀气总算消散几分,新八旗各家族也陆续离开,只剩下四座投票给唐锐的家族代表还留在此地。

  “庞管家。”

  唐锐带着叶小器走过来,微笑抱拳,“还要多谢你那一票,不然我兄弟两个是生是死,还真不好说。”

  庞管家笑了笑,语气却颇有些玩味:“唐会长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投唐会长一票?”

  “庞管家请说。”

  “我朱家愿力挺唐会长,是得一位高人指点。”

  “这位高人的身份,暂时还不能告知会长。”

  “我能说的,是这位高人点拨我们,唐会长除了修为非凡,还有妙手回春,能医好我朱家一位大人物的伤势,所以我们才无视与叶家多年的交情,为唐会长投了这一票。”

  唐锐点点头,原来是因为他的医术。

  而他并没有注意,身后江仙芝、钟意浓等人,全都一瞬间紧张起来。

  “朱家有人受伤了吗?”

  江仙芝颤声问道,“庞管家,你说的不会是战王吧?”

  庞管家笑着拒绝道:“江太太不必挂念,战王身体很好,受伤的是其他朱家人。”

  江仙芝这才松了口气,但还是说道:“庞管家既不想说,那我也不强求了,如若有什么用得到钟家的,还请庞管家随时开口。”

  “好。”

  庞管家从容答应下来,然后向唐锐打了声招呼,这便起身告辞了。

  他们离开的很快,但唐锐心中,却留下一串长长的问号。

  “江姨。”

  唐锐忍不住问道,“您刚才说的战王,难道是镇守神州北域的朱仙战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