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私饭》04

作品:转,舍,离|作者:得了吧|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9-20 15:52:51|下载:转,舍,离TXT下载
  新武林浪是这些年新出的额社交媒体,各种各样的人在里面注册自己的账户把自己装扮成一方侠士。

  各种低劣的拳法用手机拍摄就想吸引粉丝,他们做梦都不会知道后台管控APP的权威正是八大门派。

  不给钱,怎么可能得到真正的认可。

  我们铁沙门在APP上也刷了三百多万粉丝,光我的个人账户父亲也不下血本刷了两百万。

  反观不肯在自己身上用钱的父亲,真正的粉丝数不过2k。还是每年入门的弟子关注的,等不学了离开了自然就取关了。这几年来几乎恒定在2k,这几乎也是这些年在大黄村招生的人数。

  父亲对着我说道:“桥儿拜见前辈。”

  眼前必然是个骗子,但我无奈作衣扶手。

  武林的那点礼数,不能不做。

  “这就是令郎吧,他的视频我在社交APP上看见过。说真的我可以提个建议,你们是请的什么不入流的摄像吧。他不入流,我介绍一个我的金牌摄像团队给你们吧?价格是贵,但贵有贵的道理,不然我这两千万粉怎么来的?”葛苹大笑着说道。

  父亲赔笑这说道:“麻烦前辈赐教。”

  “城贯西拍摄组,他们设备齐全拍出来的武功视频绝对能让你们的什么铁掌门涨粉的啦。”葛苹说道。

  “是铁沙门啦,前辈。”父亲低头尴尬的笑着。

  “哦哦,铁沙啊。不是用手掌的吗?”葛苹说道。

  “招牌是沙炒栗子,手掌只是表演罢了。”父亲赔笑这说道。

  “好了,管你们铁沙铁掌的。我今天来是收保护费的,下个星期天下第一武道会又要开张了知道吗?”葛苹说道。

  “自然是知道,可这保护费又是和解?”父亲说道。

  “以前是以前了,那套现场买卖排行的制度不好用了。市场会爆冷,我们少陵想要操盘。操盘你懂吧?”葛苹说道。

  “麻烦葛苹少侠多做解释,老朽年级大了。听得不是很懂,细说。”父亲说道。

  “这些年火了盘口,现在下注的人实在太多,很多门派会贴钱要求三十秒之内KO的事情,换做以前提前给钱说好三十秒内败了拿那么多银子。但现场一说但打起来万一多过了三十秒,这给钱的一方不就血本无归了吗?所以我们打算改一个规矩,剧本你们知道吗?现在打架先拍剧本再打。给钱多的说话,想演第几秒就演第几名。导演知道吧,你们还可以场外下注。能不能赚就看你们自己了。”葛苹说道。

  我眉头微皱剧本说出来了,那么少陵不都知道了?这样少陵只要下注,赚的可不止是一家的钱。

  “这个我考虑考虑。”父亲说道。

  “想什么呢老头,这些年花了那么多钱培养我。下一届武林盟主肯定是我的,这一届南嘲讽那个老贼两千万量银子想连坐我们都让了。几年我们少陵不打算争第一,但这盘口南嘲讽也答应让我们来做。我跟你说个明白,只要给钱够数这前五我都能给你安排。”葛苹笑着说道。

  “这前五?那么第五要多少钱?”父亲看了一眼我之后连忙说道。

  “不多不多,看在你们那么客气的份上。第五就卖你们五百万吧。我现在手头的档期都差不多慢了,第一是全针南嘲讽、第二是我们少陵葛苹、第三是逍摇百晓生。这个第四第五还没人抢。我们卖你个第四又有什么?”葛苹笑着说道。

  父亲连忙说道:“五百万两银子卖第四可否?”

  葛苹看了一眼说道:“你们这个二线第一的门派拿得出那么多银子?”

  “今年的学费加上房屋的地契绰绰有余。”父亲说道。

  “本来五百万第五的,卖你们一个第四也成。但是说在前头,合同画押写好。我们这里是分两个塞去,我们少陵保着你去第二赛区进前四。决赛你们铁掌门打少陵,你们三十秒内直接爆冷认输。五百万买个最差的第四,你看可以不?”葛苹连忙坐着记录。

  “是铁沙门,当然葛苹前辈说铁掌就铁掌吧。能打的旗鼓相当吗?”父亲连忙说道。

  葛苹搓着小手说道:“你老头屁事多?想打的旗鼓相当是吗?有什么不行的但是要加钱。”

  “多少?”父亲连忙说道。

  “怎么着吧,加两百万。让你们打满三场,但事先说好了。你们最后一场需要跪下来喊:真不愧是天下武功出少陵。”葛苹说道。

  “这,不喊行吗?”父亲连忙说道。

  “当然不行了,七百万买个第四还那么多要求。打满三场我们不累的吗?你知道我们要这个操盘的权利花了多少银子嘛?你不谈,后面多得是门派找我们。你们铁掌门做是不做?”葛苹说道。

  父亲点下了脑袋说道:“做。”

  “那么你们门派谁上场?”葛苹说道。

  父亲一把抓住了我说道:“我儿路桥,希望您到时候多多栽培。”

  “栽培就算了,点拨一下倒是可以。换个摄像吧,诶等等。人家叫城管希摄像组,他娘的给了我们三百万让做宣传就算了,这名字还那么绕口。反正记住我们少陵用的就是他们的免费摄像,你们想要拍的好看请他们就是了。”葛苹骂骂咧咧的走出了房门。

  站在门口的葛苹扭头说道:“请个轿子来送我出去,省得我从你们这里出去被你们蹭了热度。”

  父亲连忙赔笑这说道:“成,桥儿你用手机叫个滴滴大轿。我老了,你们年轻人的玩意我用不来。”

  送走了葛苹,我看着父亲说道:“七百万买第四,爸你没搞错吧?”

  父亲抽着烟点了点脑袋说道:“爸给你举个例子,把如果没有这场叫武林的风口把我推上浪尖。我到现在不过是个卖栗子的,但你不一样。你是我儿子,我这钱花出去不会亏的。未来你要做的,就是把我们铁沙门发扬光大。”

  “人家连我们名字都不会说,到处推销广告。这买卖名词根本就不走心,三场打满还要说什么真不愧天下武功出少陵?这等屁话,我不去。”我连忙说道。

  “儿子,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人家花了肯定更多银子,让人家赚点怎么了。你这第一次入场天下第一武道会就能拿第四啊,这可以换来多少学徒啊。着钱花的不会不值,我这就去抵押房子。”父亲说道。

  一个星期之后,也是我第一次参加天下第一武道会。

  进了塔子坡听风楼,看台之上人潮涌动。

  这是我第二次见到葛苹,一本本子就甩给了我。

  三十二组打到第四,本子上每一组多久打赢对方写的明明白白。

  末尾写着:如不按剧本操作,虚赔付双倍违约金。

  我看了一下,几乎上常常三局。

  看样子葛苹把我们卖了个不知道多贱的价格,这根本就是简单的爬到第四的剧本。

  看完我也明白了,这第一场对战东山拳。

  三场下来,几乎就跟打广播体操似的。

  我第一次上台,虽然父亲教导过很多。

  但我总是下手太重,隔壁东山拳不断的提醒道:“兄弟轻点。”

  这三场打满,东山拳给了个眼神我出掌之后对连忙倒地,捂着胸口喊道:“真不愧是铁掌门。”

  主持人大喊道:“铁掌门路桥胜。”

  我气的一台糊涂,铁沙门又被说成了铁掌门。主持人都被带歪了,这怎么可以。

  我看了一眼台下的葛苹,自然是明白这剧本是谁写出来的。

  首战告捷,记者连忙上来采访。

  我是不知道说些什么,但父亲在远处的眼神告诉我这七百万不能白花。

  无奈的我只能侃侃而谈,这一下台手机就炸了。

  粉丝多了五万,甚至电话都响了。

  当年大学的同学,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开始联系起了我。

  当年的暗恋的女神,也发来了消息问我能不能夺冠。

  我苦笑着回到当然可以,但心明白老爸只买了四强。

  本来只在大黄村出名的我,现在估计是真的要火了。

  32进16赢了东山拳。

  16进8赢了飞龙海。

  8进4赢了崆铜,看样子这个叫崆铜派的今年没打算在这里面花多少钱。居然在八强就打算认输,当然也艰苦的打满了三场。

  4进2对战少陵,这一站必输。

  但是上来的葛苹,我恨得牙痒痒。

  “天下第一武道会,4进2半决赛。由少陵种子选手葛苹,对战铁掌门大师兄路桥。”主人大喊道。

  我气愤的冲了上去就是一击王八拳,结结实实的捶打这葛苹的脑袋和肩膀。

  葛苹大骂道:“你怎么玩真的?”

  “都决赛了不是就应该真一点吗?”我说道。

  “你小子看剧本了吗?违约两倍。”葛苹说道。

  我心一下子愣住了,看着身后的父亲我停下了手。

  而葛苹一拳将我打倒在地,主持人开始倒数。

  我连忙爬了起来,而不敢出手的我接下来被一顿暴打。

  葛苹嘴里嘟囔着:“玩真的,你跟我玩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