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佐掩》01

作品:转,舍,离|作者:得了吧|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22 08:57:14|下载:转,舍,离TXT下载
  (前序)

  作为保安,我现在替小陈站岗。

  小陈为什么还不回来?

  说好的事情,说好的上个厕所为什么拖那么久?

  我身后住户的玻璃门被打开了,女人走了进来。

  女人身后跟着一大堆面无表情的人,这些人里有我熟悉的人、也有完全陌生的人。

  我吓得两腿直发抖,我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左眼。

  左眼被捂住后,眼前就剩下那个女人。

  果然身后跟着的都是鬼,等我反应过来女人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半米左右的地方。

  我张口解释什么,女人从背后拿出了一把菜刀砍在了我的肩膀之上。

  完全没给我反应时间,我能感受到疼痛。

  随后鲜血似乎从我的肩膀喷薄而出,我失去了感觉。

  等我再度睁开眼,我跟在了女人身后。

  我和女人身后那些面无表情的人一样,此刻就那样面无表情的站着。

  女人用衣角擦干净了地上的血迹,随后从一旁抓住了三十寸的行李箱。

  抽了一口腰间的旱烟,若无其事的往小区外面走去。

  我知道这个女人叫乌苏,我不受控制的跟着这个乌苏身后一步一步向前。

  而且这个三十寸的大箱子很眼熟,这个大箱子我真的不是第一次见了。

  我们走在大街上,人群从我们身上穿过。

  没有人看得见我们,我们明明那么多人跟在这个乌苏身后。

  我试着用左眼看,能看见路人和被控制的在乌苏身后的人。

  我用右眼看,却只能看见路人和乌苏。

  我明白我们被乌苏变成了鬼,或者说界定与鬼的一种灵体。

  我想喊救命,但是我无法控制我的身体。

  我开始回忆之前,回忆更多。。。

  (正片)

  我叫路桥,从小我就和普通人不太一样。

  儿童先天白内障并不多见,向我这样单单左眼中间一个白点的就更少了。

  小时候我还不会说话的时候,父母就发现了我眼睛的这个问题。

  他们带着我看过不少医生,但因为我年纪还小医生都不建议手术。

  一句:“等大了再说。”几乎伴随我的童年。

  我也不知道这大了指的什么?

  是等我长大了再说,还是等白内障长大了再说。

  而且手术费也不是当时的爸妈能承担的,因为手术用的人工晶体价格不菲。

  不算手术费光晶体就分三六九等,我这个年纪如果手术就必须用好的。

  而不说好的,我能用的最便宜也要上万。

  赚钱不容易爸妈也没有办法,但村上的老迷信总说我是阴阳眼。

  还让其他孩子别和我玩,那些孩子也总是“阴阳眼”的叫我。

  有大人好奇问我左眼看到的东西有什么区别,我的回答总是左边看什么都比右边白一点。具体有什么区别?其实我也不知道。

  或许是因为出生时就是这样,我一点不觉得我有什么问题。我不会觉得我的左右眼有什么区别,毕竟又不是看不见了。

  开始我也不信什么阴阳眼,直到奶奶去世那年。

  那年我七岁,奶奶被送到了镇里的小诊所。

  我读小学,发现奶奶家没人的时候已经去了几天了。

  回家询问爸妈,爸妈说得了很严重的病。但具体是什么他们总说小孩子不要多问,还嘱咐我如果有人问回答不会传染就行了。

  至于奶奶的事情,之后每次提到爸爸总会哭。我比较懂事就知道要尽量少提,所以我也不会多问。

  那是几个星期后,小时候总是没什么时间观念。

  奶奶被接回了家里,并没有回奶奶家。而是住在了爸妈家的客房由爸妈照顾,果不其然来问我奶奶怎么了的人就越来越多了。

  我也只是奉行爸爸妈妈的话,见到问的就说不会传染。

  奶奶回来后一直在客房里,我想进去看但爸妈总说不行。

  客房门也一直关着,时常能听到奶奶咳嗽的声音。

  那是奶奶回来的第三天,放学回家的我发现家门口围了好多人和花圈。

  我好不容易挤进去,就看见爸妈在大厅里哭。

  地上也有好多花篮,客房的门这次也终于开着。

  但爸妈却不让我进奶奶的房间只让我在大厅看着。

  爸妈说奶奶走了,但我的左眼却能看见奶奶就在客房的床边坐着。

  床上似乎还躺着一个什么人,被白被子整个盖住了。

  我刚想说什么,却看见奶奶慈祥的笑着。用食指顶着自己嘴唇,我小时候和奶奶最亲了。我知道奶奶那是让我不要说,我点了点头把事情烂在了肚子里。

  之后的几天,家里亲戚朋友都来了。

  大家都围坐在大厅里,奶奶的房间只有妈妈会端着水盆毛巾进去。

  其他人都不许进,我这种小孩就更难进去了。

  我一直想进去看看奶奶,我总觉得奶奶有什么话要说。

  但我一直没有机会,直到几天后的一大早。

  特早,我就被叫醒了。

  比上学的日子都要早上许多,爸妈和敲锣打鼓的队伍上了山。

  当时有一副奶奶的大头画像,爸爸就让我举着走在最前面。

  我身后几个中年人抬着一口棺材,我知道奶奶就坐在棺材之上。

  但爸妈不让我回头看,乘着间隙我偷偷瞄了几眼。

  左眼能看见奶奶高兴的坐在棺材上,当然捂住了左眼就看不见了。

  奶奶当时就被这些人抬着,不断的注视着来往的亲戚朋友。

  嘴里念叨着什么,但实在太远了我什么都听不到。

  我看着众人把奶奶的棺材抬到了山上埋在了半山腰,奶奶就站在坟墓前看着大家。并且还是嘘声的看着我,还是不让我说话。

  爸妈开始烧纸拜祭,并且按着我让我磕三个响头。

  还说爷爷奶奶此刻都埋在这里,还让我记得说些什么。比如向奶奶多要几个一百分之类的,我没有多想跪下就磕。

  奶奶似乎想上来护着我的额头,但手刚碰触我的额头就穿过去了。

  三个响头结束,我抬头看着奶奶。

  奶奶的嘴在动,我却什么都听不见。

  我明白了什么,我真的是阴阳眼。

  我只有左眼看得见,并且我不是什么阴阳耳所以奶奶说什么我听不见。

  随后我看见奶奶用手抓着烧成浓烟的纸钱,每抓一把烟就会重新在奶奶手里变成纸钱。

  最后奶奶抓了一大把,揣在兜里和我挥了挥手就散掉了。

  化作浓烟,缕缕飘散。

  后来我放学没事就去后山,但奶奶没有出现过。

  倒是能看见不少老人家,坐在坟墓前似乎等着什么。

  在那之后,我也明白了我真的是阴阳眼。

  也知道奶奶那是去了,坐在坟墓上的老人家或许真的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