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人妻女教師的掙扎(第一章)墮入悲慘地獄前的最後一夜

作品:人妻女教师的挣扎|作者:午夜人屠|分类:其他|更新:2019-08-22 01:10:49|下载:人妻女教师的挣扎TXT下载
  人妻女教师的挣扎(第一章)堕入悲惨地狱前的最后一夜

  人妻女教师的挣扎

  作者:erciyuan2014/07/18发表于:第一版主小说网

  (第一章)堕入悲惨地狱前的最后一夜

  我叫薛爱娃,是一所中学的政治老师,我的爱人是名军人。新第二书包网:shubaoi我原本可以有非常幸福的生活,原本……故事要从我怀第一胎的近五个月后说起。

  我爱人:「爱娃,对不起,这次我一走又要好几个月,没法照顾你和肚子里的孩子。」

  我:「没事,我会照顾自己和我们未出生的孩子的。」

  「薛老师,你怀孕几个月啦?」学校传达室的保安韩荣发到办公室给我送信时,盯着我的胸说。

  「五个月了。」我并不想理他,但想到总有事会需要他帮忙,不能太冷淡。

  「五个月啦?那要好好保胎了,有什么事吩咐我就行了,把薛老师累倒了,流产就麻烦了。」他还特地将「流产」两个字加重语气,听似关心的语言中流露出难以言表的猥琐。

  「我知道了,谢谢。你还有事么?没事的话就不要打扰我们工作了。」我愠怒的说。

  「对,我回传达室了,薛老师有什么事,找我就成。」老韩一边点头哈腰,一边退出办公室,我低着头改作业,并没有理他。就在他关门的一剎那,我瞟了眼他,他也在盯着我看,但似乎眼神却从刚才的唯唯诺诺变得兇狠异常,我心里一惊,又看了一眼,他还是平时那唯唯诺诺的怂样。

  「薛老师,你以后少和老韩接触,要帮忙也别找他。」教数学的王老师说。

  我说:「我知道他作风不正。我也不怎么和他啰嗦,但有些事,找他的确方便很多。」

  「我和你说,老韩这个人已经不能用作风不正来形容了,简直是下流胚子、老色狼、变态。他出去嫖妓,染上了一身性病,有十几种性病,那些大医院都不帮他治。」

  「你怎么知道的?你和老韩看病时遇到的?」教物理的周老师说。

  「滚!犊子。我哥在人民医院泌尿科,老韩和几个朋友让我帮他们找我哥看病,结果查出来每个人都有二十几种性病,除了爱滋病,所有的性病都得了。」

  「咦~~噁心死了,怎么会有这么下流变态的男人?有这么多性病,他快死了吧?」我的冷漠的语气中带着兴奋。

  「我哥说,后来老韩也不知道到哪找的江湖医生给他们治病,到我哥那里复查,结果好了。不过我哥说,以后没有妓女会接老韩他们的客了,就算戴套子也不会接。」

  「为什么呀?」我好奇地问道。

  「得过性病的人会有后遗症的,妓女一看就看出来了。」

  「哦~~」

  「你干嘛偷听办公室里的人讲话?」这时李主任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没有没有,李主任你看错了。」那人说完就跑开了。是老韩的声音!他都听到了!

  李主任进了办公室说:「老韩那个下流胚子居然偷听你们在说什么。」

  我有点紧张起来:「李主任,让学校把老韩开除掉吧?」

  「我和校长提了很多遍,校长总说他老实可怜,算了。薛老师,别害怕,老韩就是个怂蛋,不敢怎么样的。」

  我又想到了老韩走时的眼神,我从没见过那样兇神恶煞的眼神,平时我对学生也很兇,但那种兇和老韩刚才的眼神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老韩刚才的眼神就像百兽之王看着猎物,兇恶中流露出戏虐;而我的兇就像刚出生的小奶猫,因为害怕而装出的,只会「喵喵」的叫。一定是我看错了,整个学校的人都欺负他,他就是个怂蛋。

  为了安胎,我现在就住在六楼的休息室里。我家那里很偏僻,交通不方便,我和老公已经说好要一起努力,在地势好的地方买套大房子,但今天听了王老师说的话后我决定不住学校了。虽然我的房子离学校很远很偏僻,虽然晚上由另一个年轻保安负责,但我还是害怕。我又想到那个眼神,儘管我告诉自己看错了。

  结果我刚下决定,外面就下起了大雨,好大,但我仍然决定回家去住。下班后,我立刻收拾了点东西回家,经过门口时,老韩说:「薛老师,这么大的雨你去哪啊?你不是住校的么?」

  我没理他,直接走了出去,结果刚到车站,我收到信息,我回家的唯一一条路被泥石流封住了,今晚是回不了家了。

  我找了家离学校最近的宾馆:「给我开个房间。」招待的人应该是老闆娘,一个女胖子。

  「身份证。」

  我找了半天,发现身份证丢在家里了,于是哀求道:「老闆娘,我身份证没带,就让我住一晚吧!我是旁边学校的老师,这是我教师证。」

  「薛爱娃。不行,这是国家规定,如果人人都这样不就麻烦了?像你这样漂亮的人妻孕妇在我这被轮姦了怎么办?说不定会被轮姦到流产,我以后的生意怎么做?」

  我知道这些丑女的心理,她们一找到机会就会讽刺侮辱漂亮女人。我平复下心情回了一句:「不给就不给,我家漂亮多了,我生活比你幸福多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滚!」

  我只好回到了学校,我想就多住一晚,再说晚上不是老韩当班,六楼所有房间和五楼通向六楼大门的钥匙,只有我有。我们学校一到五楼有个小电梯,可以容一个人,我一般都坐电梯到五楼再走上去,还是比较方便和安全的。

  回到学校时,我看到老韩在打电话,我赶紧进学校大门,但老韩放下电话,把我拦在门口:「薛爱娃老师,你的信。」说着一脸谄媚的要把信塞到我怀里。

  一时间,早上王老师讲的话我都想了起来,我大叫道:「别碰我!」并将两封信打到地上的积水里。我无意中瞟了眼老韩的眼睛,我又看到了那兇神恶煞的眼神,就像是一只壮年恶虎看一只小兔子的眼神。

  我害怕的快速跑到了学校大楼里,把六楼大门和我房间的门锁好。我边锁边嘲笑自己像惊弓之鸟,老韩的眼神肯定是我心理作用。

  到了晚上,我发现没吃晚饭,但大门都锁上了。我就将我的录影机拿出来,看跟老公拍的在家里和在野外的录影,品味着幸福。我们不想把录影複製到电脑里,这样录影机的幸福录影就是独一无二的了。

  看着看着我就思恋起我的老公,先是精神上想,后来是肉体上想。虽然我是个孕妇,但我也有生理需求,这时,我脱光了所有衣物,穿上结婚时的白色丝袜和高跟凉鞋,看着和老公的幸福画面,开始手淫自慰起来。

  白天时的刺激、空蕩蕩的教学楼、空虚的内心,「啊啊啊……老公肏我,狠狠肏我……老公你快回来吧,你的小娇妻要被人欺负了。」说完我哭了起来,幸好房间的隔音很好,在楼底下放天地响都听不到。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理智似乎也慢慢恢复了。我想起,我今天收了几个移动硬碟,学生的,偷偷摸摸的在那交换,我就收了回来。其他的学生都很害怕,只有一个刺头说:「老师,硬碟要密码的,你肯定想不到的。」

  臭流氓,我就想到给你看!我试过所有的可能都没用,最后我生气的用自己名字的全拼,结果居然进去了:「耶!让你小瞧我。」在人前我是冷若冰霜的女教师,其实我只是和个小女人。

  硬碟里面只有两个文件夹,一个就叫「薛爱娃」,点击进入,里面全是在学校时偷拍我的照片,甚至有不少张裙底风光和偷拍我胸部的照片。唉!现在的学生……而我打开另一个叫「我的目标」的文件夹,里面全都是A片,主要是日本的,还有些是欧美的。片子的名字里充斥着「人妻」、「女教师」、「孕妇」、「调教」、「堕落」、「奴隶」、「地狱」、「绝惨」、「公共厕所」、「肉便器」等不堪入目的字眼。

  我非常生气,我决定明天让他们喊家长来教育他们一下。但我仍将所有A片的名字都看了一遍,最后我发现一个「我的理想」的doc档案,我好奇地打了开来。

  「我的理想

  我的理想就是能肏我班主任兼政治老师薛爱娃,狠狠地玩弄薛爱娃的大贱奶子,并且把她调教成公共厕所肉便器。狠狠的肏到流产,再让无数的男人肏她,肏到怀孕,连小孩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其它几个几个硬碟的密码和内容都差不多,只有刺头张伟的密码不是,但还是给我试了出来,我鬼使神差打出的密码是「公共厕所人妻孕妇肉便器薛爱娃老师」的全拼,其实这些淫蕩下贱的词好多我今天才知道。

  本来我以为张伟硬碟里的内容和其他几个学生都差不多,也是「薛爱娃」和「我的目标」两个文件夹,我原本不想看的,但一想到他的密码名,我的手便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

  『薛爱娃,不要点,赶紧关上电脑去睡觉。』我转头看着门,发现我只是把门反锁,并没有把那三把门栓插上。『把门插上,睡觉。』我的理智不停地告诫我,但我还是点开了,我安慰自己说:「没事,除了这道门还有好几道锁呢!而且是年轻保安小王值班,不是老韩。」

  当我看到照片的一剎那,我的脑袋就爆炸了,都是我的露点照,其中有不少是我在学校小便和没怀孕前月经时换卫生巾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清楚地拍到我光溜溜的下体,新鲜粉嫩的屄口上沾满了殷红的鲜血。

  照片中我的表情很是痛苦凄惨,因为我在从我鲜嫩的小屄中拽出一个大号的卫生棉,根本没有平时那种威严,就像个被人欺负后流产的新媳妇。我一直都有痛经的毛病,一来月经,子宫就像被刀剐一样痛,经血也很多,必须同时用卫生巾和卫生棉,就算这样,我的经血也会沾到我雪白的内裤上。

  有次来月经,我只带了卫生巾没带卫生棉,结果上课时我的经血染红了卫生巾和内裤,顺着我大腿内侧的肉色丝袜流到了我的鞋里。我当时已经夹紧双腿,但没想到是还是被张伟发现了,硬碟里还有这段视频。在课堂上我满脸痛苦的表情,但我却强打精神夹紧双腿讲课,脸上出现了我少有的娇羞与红晕。下课后,我夹紧双腿慢慢地移动到了女厕所,没想到整个过程都被张伟拍了下来。

  张伟的另一个文件夹还有好多H漫,几乎都是凌辱教师人妻的,里面还有许多兽交的影片,因为是二次元的,所以口味非常重,内容也是十分变态,根本不可能发生在现实生活中。

  我越看越热,穿着略带粉色的白色长筒丝袜,躺在床上用手自慰,平时我害怕老公说我性慾强,我只能强压自己的性慾。我边自慰边告诫自己,这是最后一次。电脑里播放着另一个女教师被几个老头凌辱的画面,女教师只能一边发出凄惨的淫叫,一边可怜兮兮的求这些老头不要,结果这些老头们怪叫着:「谁叫你平时看不起我!」反而加重了对女教师的凌辱与虐待。

  这时,我脑海里浮现出我最看那不起的门口保安老男人韩荣发老韩和我打招呼的猥琐模样,每次都直勾勾的盯着我的胸,长得又很丑,满嘴大黄牙的男人,每月那点薪水据说都用来嫖妓了,还得了性病,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治好了。

  我闭上眼睛,脑里又想起了老韩恶虎般的眼神,那是一种要把我吃掉连骨头都不吐的眼神,但鬼使神差的我叫了出来:「老韩,啊……啊啊啊……轻点肏我的小嫩屄,人家怀孕了,啊……啊啊啊……再肏,我要流产了……不要肏我,你得过性病,会传染给我的……啊……人家的小嫩屄要被你肏,人家的嫩子宫要被你肏烂了……」我一时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狂乱之中。

  我在强烈的刺激中似乎听到有人打开房门走了进来,我不敢睁眼,害怕感觉是对的,但我又安慰自己:只有我有钥匙,再说我每天都会把门上的三个门栓插上,这样从外面是打不开门的。

  「睁开眼睛!」这个声音像雷一样劈进了我的耳朵里。

  『这是幻觉,是幻觉……』我睁开眼睛,老韩正用一种兇残的眼神看着我。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