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二)之一

作品:玲玲大师风水灵异传奇|作者:午夜人屠|分类:其他|更新:2019-08-22 01:05:48|下载:玲玲大师风水灵异传奇TXT下载
  玲玲大师风水灵异传奇(二) 作者:LICHEE

  穿着性感短裙的助手小芬告诉何玲玲,有位叫梁太的妇人说有事来找她。新第二书包网:shubaoi

  何玲玲记得梁太就是少妇张伟森太太的母亲,便着小芬请她进来。

  一位衣着性感的中年妇人走进来,何玲玲起座相迎。

  「玲玲师傅,还认得我吗?」

  「你是张太的母亲,伯母,你好。」

  「玲玲师傅好果然记性。」

  梁妇望着全裸的何玲玲嫣然一笑,随即把身上性感的衣裙脱下,一丝不挂的站着。

  「梁太,请坐。」

  梁妇笑笑赤裸坐下。

  「梁太,有什么事呢?」

  「是这样的,我儿子和新抱他们到台湾旅游回来,我新抱阿美就不肯穿上衣服,全身赤裸在家……」

  何玲玲笑笑说:「梁太你也不就是裸体在家吗……」

  「玲玲师傅见笑啦,主要是我新抱整天木木独独,喃喃自语,望着我们好像都不认得,有时又对着我们傻笑,怪怪的……」

  这天何玲玲依地址来到一住宅,开门的就是梁妇,她请何玲玲内进,已有一妇人和一男士在厅中。

  「这是玲玲师傅,这是我儿梁鸿辉,这位是我亲家,鲍太。」

  「玲玲师傅,你好,我听亲家讲你很办法,你一定要帮帮阿美。」

  梁鸿辉见何玲玲身穿连身短裙,贴身的裁剪展现出她曲突婀娜的身材,超短的裙摆把一双修长美白的玉腿表露无遗。

  不过梁鸿辉仍是一脸愁容的说:「玲玲师傅,请你一定要帮帮忙,阿美她……」

  「好,先让我测量一下。」

  何玲玲从公事包取出罗庚,在屋内走了一圈,来到窗户,窗向西南,面向山丘,细看山中有一坟,何玲玲搯指一算,发见阴气堵住此方。

  何玲玲指着窗户问梁鸿辉:「晚上看过去,你看到什么?」

  梁鸿辉摇头说:「没看到什么,有关係吗?」

  「你太太呢?」

  「在房内。」

  「可以看看她吗?」

  「请。」

  何玲玲走房内,看见一少妇全身赤裸、一脸木然地坐在床边。

  「梁太,你好。」

  阿美茫然抬头望望何玲玲,点点头。

  何玲玲端详阿美脸色,再细看她的眼神,轻握她手,发现她手腕戴有一条玉珠手鍊,摸上去,一股阴气凝结,何玲玲连忙心诵般若咒。

  阿美声音细柔地说:「我很倦,我想休息。」

  何玲玲说:「哪我们到廰中谈谈。」

  梁鸿辉生安顿他太太卧床:「阿美,你休息一下吧。」

  何玲玲和梁鸿辉来到厅坐下,梁鸿辉急不及待地问:「玲玲师傅,怎么样?」

  「你太太手腕的玉珠手鍊是怎样得来的?」

  「那是我们在台湾旅游时在一间破庙附近的摊档买的。」

  「嗯,两位伯母,麻烦你们出外买点用品回来。」

  何玲玲吩咐她们要买些什么等等,二妇便外出买物品回来给何玲玲佈法之用。

  「梁生,我先在这里佈置一下,如果你太太醒了,你来告诉我。」

  当阿美醒来后,何玲玲请梁鸿辉把他太太带到厅中来。

  阿美全身不着一丝,三点毕现。

  少妇阿美,二十多岁,肌肤白淨,身材曲突,两乳饱满,乳头挺立,由于尚未生育,腹平无赘肉,臀部圆满,两腿修长,胯下毛茸有緻。

  何玲玲着梁鸿辉把她安坐在沙发上,指示鲍太和梁太分别坐在阿美两旁扶着她。

  何玲玲把身上唯一衣裙脱去,全身赤裸,左脚立地,右脚屈提,左手结定印,右手拈莲花指,口诵大悲心咒。

  梁鸿辉手持刚才由何玲玲加持唸好的大悲水在旁等候何玲玲的指示。

  他看着全身赤裸的何玲玲,只见她两个丰满的乳房随着她唸咒的呼吸而起伏,胯下那那片毛茸直刺眼前,由于何玲玲右脚屈提,阴户打开,红润的阴唇展露无遗。

  梁鸿辉看得心血沸腾,几乎把持不住那杯大悲水。

  何玲玲唸了二十一咒语,阿美本双目紧闭,突然张开眼睛,大叫:「救我。」

  「梁生,快把那杯大悲水让你太太喝下。」

  于是梁太、鲍太和梁鸿辉连忙夹手夹脚把大悲水半灌地让阿美喝下。

  当阿美喝完后,身子一软,梁妇和鲍妇连忙扶着阿美半躺在沙发上。

  「大师,她……」

  「不用惊慌,让她休息一会儿。」

  不一会儿,阿美慢慢甦醒过来。

  「阿美,你醒了。」

  阿美没有理会梁鸿辉,挣脱梁太和鲍太的手,一咕噜跪在何玲玲面前:「求大师救度!」

  何玲玲扶起阿美,让她坐回沙发上。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翠。」

  梁太、鲍太和梁鸿辉听到阿美称自己是小翠,心头凉了半截。

  「你有什么事可以直讲,看我怎样帮你?」

  阿美(小翠)环顾众人,说:「大师,他们可不可以也和我一样不穿衣服?让我感到舒服和自在一些。」

  何玲玲说:「你们就依她脱光衣服吧。」

  对梁太来说,赤身裸体已不算得上什么一回事了,反而穿上衣服她还有点不自在,而且面对的都是自己人,所以她立即便把身上唯一的衣裙脱去,露出一身白肉,虽在亲家鲍太面前裸身,也无尴尬之情。

  鲍太心想在自己女儿面前赤身裸体尚可,但在亲家和女婿面前裸身,感觉总是不自在,有点难为情吧,但看玲玲师傅因裸体作法,身无寸缕面对大家也神色自如,又见亲家梁太已毫不犹豫地脱光自己,鲍太也只好脱光衣服,一脸腼腆。

  反是梁鸿辉,要在自己母亲和外母面前脱光,总觉不好意思,但为救爱妻,也只好照办,不过令他尴尬的是当他看到母亲和外母的裸体,下体竟不自觉地有了反应。

  两位亲家互望对方三点毕露的裸体,鲍太不禁道:「亲家的身材很好呀!」

  梁太五十多岁,但一身白肉,体态均匀,双乳虽微堕但丰硕饱满,两腿腴修,臀肉厚圆,胯下阴毛茸黑。

  梁太也说:「亲家见笑,你的身材也很好呀!」

  鲍太比亲家梁太年轻一两年,也是五十岁多,但平日保养得宜,体态均匀,双乳丰硕饱满只有点微堕,乳头硬突,两腿长腴,臀肉厚圆,胯下阴毛茸黑。

  何玲玲说:「两位伯母的身材都不相伯仲,请坐。」

  鲍太和梁太分别坐在阿美两旁伴着她,梁鸿辉倒坐在一边,何玲玲对着阿美而坐。

  「小翠,现在大家都裸袒相对,你说吧!」

  「谢谢大师,我叫……」

  (未完,待续)

  请继续看(二)之二小翠的故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