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一)

作品:玲玲大师风水灵异传奇|作者:午夜人屠|分类:其他|更新:2019-08-22 01:05:48|下载:玲玲大师风水灵异传奇TXT下载
  玲玲大师风水灵异传奇作者:LICHEE

  (一)

  早上门铃响起,屋内一位妇人去应门,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住衣着性感的女士。我们的网址是,书包的全拼 i后面是点COM

  「我是何玲玲,是来找张伟森先生的。」

  妇人连忙请何玲玲入内,张伟森走上前来。

  「玲玲师傅,你好,多谢你能够来,黄太说你可以帮到我们。」

  张伟森一边说一边打量何玲玲的一身打扮,看得他喉咙不自觉地嚥了一嚥。

  何玲玲身上是一条连身短裙,贴身的裁剪展现出她曲突婀娜的身材,超短的裙摆把一双修长美白的玉腿表露无遗。

  「是张生吗?不用客气,先让我测量一下。」

  「好的。」

  张伟森的眼睛仍打量着何玲玲性感的衣着,尤其她一隻美白长腿。

  何玲玲从公事包取出罗庚,在屋内走了一圈,来到厕门,发觉近厕门有异样,看看厕门是向着厅的,也是对着窗的,何玲玲从看看罗庚指针的摆动,也心知是什么一回事了。

  张伟森有点心急的问:「玲玲师傅,怎么样?」

  何玲玲问取了家中各人的出生年份,屈指计算一下之后,便说:「你太太呢?」

  「她在房内休息。」

  「你们家宅格局不错,现正当旺,家宅中人事业运好,只是……伯母是不是在这里住宿?」

  「我外母日间帮忙照顾我女儿,不留宿的。」

  「嗯,张太平时有没有异样呢?」

  「玲玲师傅指的是什么?」

  「是这样的,贵宅虽然格局不错,但犯太阴,而贵宅又只有张太是较年长女性,故张太因而受到阴气所牵引……」

  「玲玲师傅,实不相瞒,我太太这个月来每晚都会自己脱光衣服,在屋中走来去,又自言自语,甚至赤身走到窗前,打开窗帘,把自己裸体向窗外展示,我们只好拉着她,把她推回房里。」

  张太母亲说:「我听人说在街角拜祭,我前几天拜了,那晚阿英全身赤裸想开门出去,唉……都不知是不是我拜错了什么?」

  何玲玲笑了笑说:「伯母,你没有错,只是效果不理想。」

  张伟森问:「那怎算好呢?」

  何玲玲说:「我到房里看看张太。」

  何玲玲来到房间,张太穿着睡裙卧在床上。

  何玲玲请张太坐起身,端详她的气色,说:「张太太,你自己知道自己发生什么事吗?」

  张太说:「起初我只是感到好像睡极都不足够,后来我先生和妈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但我印象模煳,脑中只有一些零乱片段,好像有又好像没有……」

  张伟森说:「最近的晚上我太太不但脱光衣服,还想冲出大门上街去,我和工人勐力拉按着她,好一会儿她才停下来。」

  何玲玲问:「何时发生?」

  张伟森说:「是外母在街角拜祭之后。」

  何玲玲听了,沉吟之间,再走到厕门附近,突然感到有一股气冲着她,于是她手握金刚拳,心诵般若咒,谁知那股气竟在她身边徘徊,何玲玲急忙脱去身上的连身裙,赤身裸体,左脚立地,右脚屈提,左手结定印,右手拈莲花指,口诵大悲心咒。

  张伟森和张太母亲看得目瞪口呆。

  何玲玲唸了七遍咒语,感到那股气散了后,她才回复过来,穿回衣裙。

  张伟森脸色凝重的问:「玲玲师傅,怎么样?」

  何玲玲说:「实不目瞒,贵宅中所聚之阴气,就在厕间,情况本不太坏,但因伯母拜了街角,引动外在阴气与贵宅阴气互相牵动,情况比较複杂……」

  张太母亲说:「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玲玲师傅,请你帮帮忙……」

  何玲玲说:「又不能全怪伯母你的,若不是贵宅阴气过聚,外在的阴气也未必可以受到牵引的。」

  何玲玲继续说:「目前缠着张太的是一位女郎,由伯母所牵引的就那女郎的母亲,刚才我用睡禅大法暂时封了气场,只能捱得一晚。过后母女二人又会再来,由于已经动了气场,她们再来后果可能更堪。」

  张太母亲说:「玲玲师傅,哪有没有办法啊?」

  何玲玲说:「办法有是有,但要伯母和张生帮手。」

  张太母亲连忙说:「只要阿英好番,要我怎样做都可以?」

  何玲玲便向两人略略解说要做的事情,两人听了,都一脸难为情之色。

  最后何玲玲问:「怎样?若今时不解,张太的情况恶化后,恐怕也无法再阻拦。」

  张伟森和张太母亲两人面面相觑,沉默无语,想到刚才何玲玲裸身作法,面不动容,两人也只好点头示好。

  何玲玲说:「好,明天晩上我再来,届时张生请人把女儿带往亲友处暂住一晩。」

  张伟森说:「好,无问题。」

  翌日晚上,何玲玲再到张宅。

  何玲玲请张太母亲把全屋窗帘拉开,又请张伟森移动沙发,使沙发背着着窗,坐向厕门,然后再把一张椅子对着沙发。

  何玲玲请张伟森把太太带到厅来,着张太坐在椅上,张伟森和张太母亲两人同坐在沙发上,面向着张太。

  到了亥时,何玲玲把全屋的灯熄了,但屋内并不漆黑,因有屋外的灯光映照进屋内。

  何玲玲把张太身上唯一的睡裙脱去,让张太全裸坐在椅上。

  张太三十来岁,虽生了一女,但身材仍前突后翘,两乳丰满挺立,臀圆腿长,胯下阴毛茂盛。

  何玲玲也脱去身上唯一的衣裙,并示意张伟森和张太母亲两人也脱去衣物。

  张太母亲虽是五十多岁,但一身白肉,体态均匀,双乳虽微堕但丰硕饱满,两腿腴修,臀肉厚圆,胯下阴毛茸黑。

  张太母亲为救女儿,甘愿脱光,展示自己裸体在女婿面前,一脸羞红,她见女婿也都脱光,女婿身材健硕,早是她喜爱之属,否则也不会让女儿嫁他,今更见女婿赤体之身,下体更是雄壮,内心竟荡漾不已。

  张伟森看着外母婀娜的裸体,想不到外母的裸体如此标緻诱人,令人心跳心痒,他再看到玲玲师傅已是一丝不挂,上次看见赤裸的玲玲师傅,已是心头一震,只是当时未有细看,今见到裸体的玲玲师傅,肌肤白晢,两乳丰圆而挺,乳头突立,臀肉圆厚,两腿修长,胯下一片茂茸,简直令人看得心血沸腾,张伟森的下体更是昂然翘起。

  张太平日脱衣后会在屋中走来走去,今晚她脱光后乖乖坐在椅上,直望着裸体的丈夫和母亲。

  何玲玲站到张太背后,两脚并立,两手在胸前结莲花印,口诵莲花大士心咒,同时向张伟森和张太母亲两人示意。

  张伟森望着裸体的外母都不知如何好,反是张太母亲轻声说:「阿森,来吧!」

  张伟森把手伸向外母的乳房上,轻轻摸弄着,另一手伸向她的阴户撩拨,然后又和她亲嘴,就好像两夫妻在性爱一样。

  何玲玲这时唸毕咒语,散掌解印,她由张太背后伸手穿过她肩膀摸玩她的一双大奶子,又捋又捏她的乳头。

  张太一边看着活生生的男女性爱,一边身体受到挑逗,渐渐呻吟起来。

  这时张伟森已将张太母亲平卧在沙发上,掰开她双腿,把自己阳具插入她的阴道,一下一下地慢慢抽插着。

  张太母亲自从丈夫去世后,多年未再有男欢女爱,今日为救女儿,甘愿牺牲自己,但性爱的刺激已令她不自觉地「噢……噢……」

  的叫起来了。

  何玲玲这时扶起张太,带她到沙发,何玲玲指示张伟森把阳具从张太母亲体内退出来,两人先离开沙发,然后把张太扶躺在沙发上,何玲玲指示张太母亲伏在张太身上,张伟森从后面插入张太母亲阴道内抽送,何玲玲则用假阳具插入张太阴道出出入入。

  母女二人被四个奶子互相磨擦和阴道充塞的快感串流全身,二人身体抖动,口中不断轻呼淫叫。

  最后张伟森爆发了,在外母体内喷射,而张太母亲时也来了高潮,她「噢~~~」

  的一声长叫,身体抽搐几下便瘫软下来,张伟森连忙把阳具从外母体内退出来,扶起外母离开妻子身上。

  这时何玲玲用的假阳具在张太阴道内抽送也令她来了高潮,她「呀~~~」

  的一声长叫便昏过去了。

  张伟森和张太母亲看到张太昏了,他们在沙发旁很紧张的问:「怎么样?」

  何玲玲说:「不要紧张,你们扶起她,伯母你坐在张太背后扶她半坐,张生你坐在张太前面握着张太的手。」

  何玲玲站到张太身旁,两脚并立,左手结金刚拳放腰间,右手结宝手印,一边唸般若咒,一边在张太头顶上空书写。

  张伟森握着自己妻子的手,望着她赤裸的身体,对于自己妻子的裸体他当然十分熟悉,但眼前全身赤裸的妻子半坐躺在赤裸的外母怀中,秀髮披散,两乳微抖,腹下那片黑茸因呼吸而微微荡漾,十分诱人。

  再加上正在施法的何玲玲赤裸身躯就贴近在他眼前,何玲玲两个丰满的乳房随着她唸咒的呼吸而起伏,她胯下那片毛茸直刺刺在眼前。

  大约过了一刻,张伟森的阳具又再慢慢地勃起来。

  当张伟森的阳具又硬又直时,何玲玲指示张伟森快把阳具直插入张太的阴道内。

  张伟森连忙把阳具直插入自己妻子的阴道内,张太被插得上半身向前昂一昂,何玲玲又指示张太母亲用手摸捏张太的奶子。

  于是张伟森的阳具在自己妻子的阴道内一进一出,每次都是大进大出,而张太母亲则不断摸捏张太的奶子,何玲玲则在张太头顶上空结印书写。

  过了子时,张太张开眼睛,看到自己老公正在肏着自己:「森……老公……呀……」

  张伟森的阳具仍然在自己妻子的阴道内进进出出,张太竟扭动屁股迎着老公的抽插。

  不一会张太感到阴道收缩,长叫「呀~~~」

  一声,全身瘫软下来,这时张伟森也在自己妻子体内喷射了,张伟森把阳具从自己妻子体内退出来。

  这时何玲玲把灯重新开着,张太母亲挽着张太坐在沙发上,张伟森则坐在自己妻子身旁,何玲玲坐在他们对面的椅子上,四人仍是赤身裸体相对。

  何玲玲说:「今晚你们做得很好,缠着张太的母女会离开的,但你们仍要保持今晚这个做法十四天,以加固我所封气场的力量,否则她们再回来就不会只是这样了。」

  张太看见自己全身赤裸,母亲和自己丈夫也是全裸,也见玲玲师傅赤裸无遗,而她脑中好像有些母亲与自己丈夫性爱的模煳印象,她不明的问:「究竟发生什么事?」

  何玲玲道:「张太你给一裸女缠身,后因伯母拜街角,把裸女的母亲也招来,这对裸体母女为廉贞化身,我只好用以裸禅大法以化其气,所以有今晚之法。以后十四天内,由亥时开始,你们三人必须裸体相对,直至寅时为止,记住家中窗帘必须拉开,十四天内,张生与伯母和张太依今晚之法进行裸体性爱不可少于六次。」

  张太听了一脸娇羞,自己竟要和母亲一起和自己的丈夫进行性爱,张太母亲更羞得低下头来,刚才给女婿肏得浪劲,想不到还要给女婿肏,都不知是羞还是喜。

  这时何玲玲起身穿回衣裙并道:「今晚你们休息一下,十四日后我再来看看气场情况。」

  何玲玲离开后,张伟森三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三人都无语。

  最后张太开口:「妈,既然玲玲师傅都说了,我们也只好照办,算是便宜了我老公……」

  十四天后,何玲玲再按张宅门钟,开门的是一位全裸妇人。

  「伯母,你好!」

  「玲玲师傅,请进来!」

  何玲玲进到屋内,张伟森和张太也是全裸的,连他们的工人也是全裸的。

  张伟森说:「我们现在是裸体家庭。」

  张太说:「起初的几天,我们都依玲玲师傅的指示去做,后来感到横竖晚上都是裸体,日间也就索性不穿衣了,有时我们从外面回到家,也自然地脱光衣服,在这十四天里,我们体验到裸体的自由无拘,于是我们都决定以后索性裸体生活。」

  何玲玲说:「很好,想不到连你们工人也都裸体。」

  张太说:「原来她是裸体爱好者,我们真幸运。」

  何玲玲说:「好,让我看看气场如何?」

  何玲玲说完便脱去身上唯一的衣裙,赤身裸体走到厕门附近,左脚立地,右脚屈提,左手结定印,右手拈莲花指,口诵大悲心咒。

  不一会,何玲玲回复立身,散掌解印。

  张太问:「怎么样?」

  何玲玲说:「很好,气场清淨,你们的裸体生活,已使你们的家宅兴旺流通,人口平安。」

  张太母亲说:「多谢玲玲师傅,今次如不是玲玲师傅出手,阿英都不知怎算好,我也不知怎过了。」

  何玲玲说:「伯母,不要客气!」

  张太今日才细看到何玲玲的裸体,说:「玲玲师傅,你的身材很美啊,真令人羡慕了。」

  何玲玲说:「张太太美言了,你的身材也很美啊!」

  张太母亲说:「我这个身体就不及你们了。」

  何玲玲说:「我看伯母给张生肏上不止六次的了。」

  张太母亲听了何玲玲这样说,一时羞得低下头来。

  张太说:「我妈给我老公肏得越来越年轻了。」

  张太母亲说:「不要笑妈啦!」

  这时张伟森说:「玲玲师傅,可以不可以和我老婆、外母合照?」

  何玲玲笑笑道:「好的。」

  于是何玲玲、张太和她母亲一字排开,三人裸身微侧,脸侧向前,挺乳收腰,两手垂放臀后,丰满的双峰直刺于前,两腿前后交叉靠拢,黑茸茸的阴毛聚于胯下三角之间。

  张伟森道:「好一幅三美裸体图呀!」

  (本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