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61

作品:女儿的援交|作者:午夜人屠|分类:其他|更新:2019-08-22 01:05:31|下载:女儿的援交TXT下载
  作者:小雞湯字数:95952017年3月5日

  《六十一》

  “你是…爸爸…?”

  雪怡的眼睛瞪得很大,喉咙抖颤使声线显得沙哑,原来通红的脸颊变成青白,醺醉的酒意在极度惊吓一下子完全清醒过来。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

  “雪怡…”

  我俩之后再没发一言,只目不转睛地望着对方。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没什么可以说,只盼望是一场恶作剧般的噩梦。但那过份真实的感觉,让人清楚一切都是现实。

  “卡擦。”就在天地万物都彷彿静止下来之际,外面响起房卡擦过的声音,房间大门被推开,是小莲和咏珊。她们合力扶着醉得脚步浮浮的文蔚,看到房里的光境一同错愕起来。

  “你们…”

  我的视线片刻被她们摄住,看到三个女孩都平安无事松一口气。然而就在注意力稍一分心的瞬间,呆若木鸡的雪怡突然向着门口拔足狂奔,强行推开门前的三人逃离现场。

  “呜!”

  “雪怡!”我本能地追了上去,雪怡没有等候升降机,直接跑到走廊尽头推开防烟门从楼梯逃跑。我走到去楼梯口时她已经下了两三层,我没有再追,因为我知道即使给我追到,也只会把女儿赶上绝路。

  踏着颓然脚步回到房间,把文蔚安放在睡床上的小莲上前质问我:“我叫你别要在这里耽误,为什么你都不听?”

  “对不起…”我垂下头,知道自己坏了事,小莲继续问道:“你有没对她说过什么?我想办法圆个谎话。”

  我沉声道:“我什么也没有说,但雪怡发酒疯,说了自己是援交女…”

  “这…”这个答案无疑是超过了小莲的预期,即使聪明如她,也没法在如此情况下找到合理解释化解。女孩想了一想,回头去追雪怡:“我试试去路上截她!”

  到小莲也离开之后,房间里只剩下我和两个女孩。文蔚仍在床上昏睡,咏珊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垂头跟我道歉:“对不起…世伯…”

  “没,这不是你的责任…”我走到沙发坐下,尽力平复心情。看看錶,已经是十一点,即使给小莲找到雪怡,两人大慨亦不会回来这里。为了不让妻子独个在家里忧心,我再次站起,向咏珊交带好好看着文蔚便先行离开酒店。

  “咏珊,蔚蔚拜託你了。”

  “嗯,世伯…”

  路上我的心没一刻安静下来,这三个多月我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当雪怡发现我知道她援交后会有什么举动,我是从来不敢想像。

  那秀娟呢?我是否应该告诉她女儿援交一事?作为雪怡的母亲,秀娟是有权知道,我一直瞒着她是对她的一种不忠。如果早点跟妻子商量,她以同性身份去开解雪怡,也许事情不会落至如此田地,我因为害怕被揭穿曾跟女儿做那龌龊的事,犹豫不决而坏了大事。

  很自私,我实在很自私。

  回到家里,秀娟早已在等,她未知道事态严重,特地把煲好的鸡汤给我煮热,我愧对妻子,苦涩着脸向她道歉:“对不起,秀娟…”

  妻子笑着摇一摇头,把热汤递给我,没有过问我今天到过什么地方,我禁不住反过来问她:“你怎么不问我今天在干什么?”

  秀娟取笑我道:“这个还用问?可以令我家爸爸这么紧张的,世界上只有一个人。”

  “秀娟…”

  “我有没猜错?那天你听见雪怡说去除夕派对心情变得那么差,我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妻子坐在沙发上眯起双眼说:“我不是一个精明女人,但女人的直觉还是有一点,我发觉你最近看雪怡的眼光,跟以前不一样了。”

  “我看雪怡的眼光跟以前不一样?”我心惊肉跳,几乎连手上的汤碗都拿不住。

  “雪怡长得那么标緻,你就是怕女儿给别人骗走了吧?”秀娟笑着说,我松一口气,原来还是在乱猜,老婆绝对没有女人的直觉。

  “这怪不得我,谁个做父母的不担心子女。”我叹口气道,妻子笑得更为开朗:“放开一点,我当年也是被坏人骗走,现在还不是过得不错?所以你不用太过担心女儿。”

  “被坏人骗走?你是说我骗你?”我抗议道,秀娟吃吃笑说:“不是吗?你敢说你没骗过我?”

  “不敢…”

  “哦,那即是做过很多亏心事了,快给我如实招来。”秀娟威胁我道。我跟小莲说过的话没法做到,我的确是不敢坦诚认错,看来找天真的要她和文蔚睡在老婆旁边,才可以负荆请罪。

  “雪怡大了,有自己的生活,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反正我相信我们的女儿不会走歪路。”听到秀娟对雪怡充满信任的话,我实在难以想像当她知道真相时的反应。

  “怎样?还在担心女儿吗?今天她说可能玩通宵,有人一定睡不着的了,要不要老婆陪你看电影?爱情片、动作片、还是恐怖片?”妻子翻开几只影碟,我苦恼问道:“有没亲情片?”

  “有,这一套,『我的母亲是我的杀父仇人』。”

  “看别的,拜託,看别的…”

  结果这个晚上我盼望的事情没有发生,女儿没有回家,就连小莲也没有来电告诉我已经找到雪怡。我和妻子坐在沙发上对着萤光幕,直到电影播完也一直呆望空白画面。

  秀娟没看一半已经挨在我旁边睡着,这个曾答应过要让她一生幸福的女人,我真的不想告诉她其实并不幸福。即使让全世界知道真相残酷,也唯有妻子是希望骗她一世。

  我一夜未眠,到了早上八点,身边的妻子才迷迷糊糊醒过来,捽一捽眼问道:“老公,几点了?”

  “八点…”我尽量保持笑容,秀娟从沙发望向里面:“雪怡没有回来吗?”

  我苦涩摇头,妻子举起手打呵欠说:“这有点过份了,待她回来要好好教训一下。”

  “对,是要好好教训…”

  “你没睡好吗?要不要回房睡一会?”

  “不用了,老婆…”

  这个时候我心里只想,只要女儿平安回来,便什么也都不再重要。

  我到洗手间洗个脸让自己清醒一下,看着睡眠不足的通红双眼和乌黑眼圈,脸容憔悴,彷彿一个晚上老了几年。

  回到外面秀娟正准备早餐,新年第一天没有半点迎新的喜悦,三个人的家欠了一个,原来感觉是可以差天共地。

  雪怡不要有事,女儿你一定不能有事。

  好不容易煞到中午,小莲终於来电。我急不及待接下电话,答案还是叫人失望。

  “小莲,找到了雪怡没有?”

  “没有,她的电话一直关机。”

  “没有…”

  “世伯有空吗?我在你家附近。”

  “可以,我过来找你。”

  来到相约的公园,小莲穿着一条淡绿长裙,表情疲惫,看来是为雪怡奔走了一个晚上。

  “蔚蔚没事嘛?”

  女孩摇摇头道:“没事,只是喝多了,今早醒来已经送了她回家。”

  “那太好了,不过你和咏珊两个可以从东尼手上带走她真不简单,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我担心问道,小莲着我放心说:“不怕,昨天是酒店总经理出面要人,她是蔚蔚契爷,听到她出事几乎要把的士高翻转了。还警告东尼敢碰我们一条汗毛,的士高以后也不想要跟酒店续约。”

  “蔚蔚有契爷?”我好奇问道,小莲白我一眼说:“你们这些老男人不是最喜欢认上过床的女孩子作乾女儿?我们经常在那酒店流连,经理看上蔚蔚成了熟客,一星期总要睡她一次。”

  我的头有点痛,原来这是所谓养兵千日,用在一朝。

  无论如何知道各人平安,总算放下心头大石,现在只有剩下雪怡。

  “你放心吧,雪怡不会有事,你的女儿比你想像中的更要坚强。”小莲两手搭在围桿远眺着海面,目光若有若无的不知道望着哪一方向:“昨天一时情急,我也担心她会想不开自杀,但连最难过的日子都煞过去了,我相信没有其他事雪怡是跨不过去。”

  “最难过的日子?”我紧张起来,重覆昨日的问题:“小莲,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昨天你说这段日子受过的委屈和教训,是怎么的一回事?”

  小莲没有直接回答,把话题转到另一边:“那时候设计你去派对,目的当然是要折磨你。你是一个没有勇气的废物,我知道以你的性格,是一定不敢走到雪怡面前。”然后望着我幽幽的道:“但我也有一刻会想,万一真的给雪怡发现,也许不是一件坏事。事情总要有结束的一天,雪怡在世界就只剩下你和伯母,父母的爱,或许可以带她走出迷宫。”

  “小莲…”

  “不说太多了,别以为我跟你很好,在我眼中你仍是禽兽不如的男人。”小莲扬起眉毛,脸上摆着一副轻蔑表情。

  “对,而你在我眼中,永远是善良的小莲。”我慨叹道。

  小莲不理睬我,自顾自转头离开,留下我独个望着茫茫大海。

  “雪怡…”

  这个下午雪怡没有回来,我甚至有种从此以后再也看不到女儿的恐惧,每分每刻,脑里都是她的脸影。

  整天杳无音讯,本来没怎在意的秀娟亦开始担心起来,拨过好几次女儿电话也没有接通。终於晚上九点,等了几个世纪的门铃才响起得救般的铃声。我从没有过如此急躁,冲上去打开家门,期待那并不是一个令人落空的愿望。

  “我回来了,爸爸…”

  是垂着头的雪怡,看到女儿,我的眼眶一瞬间注满泪水。

  “你回来了…雪怡…”

  每个曾有子女出走经验的父母都会知道,孩子平安回家已经是最好结局,你不会责怪半句,甚至不敢过问他到过哪里,生怕触动年轻人纤细的情感。特别当对方是女孩子,这种问题便更难开口。

  雪怡身上穿着的仍是昨天的米老鼠粉蓝外套和丝质长裙,沾上污泥的裙边显示昨夜她也许是在街头渡过,我心痛不已,连忙着她往沙发上休息。

  “吃过晚饭没有?昨天的汤我翻热给你好不好?”秀娟态度和善问道,雪怡没有回答,像个木偶娃娃的坐在沙发上不作一声。我想逗她说话,又怕刺激到她的情绪,儿女走了歪路,有时候父母是比他本人更诚惶诚恐。

  “汤可以了,小心热。”不久妻子把鸡汤奉来,雪怡没有做声接过汤碗,放在青白的嘴边呷了一口,忽然一条眼泪从眼角涌出,直流在乾燥的脸蛋上。

  “没事吧?太热烫到了吗?”妻子大吃一惊问道,雪怡猛力摇头,继续一口一口喝着热汤,眼睛泪水没有停地不断流下。她没有拭抹,只让眼泪滑过脸颊,滴落在身上米老鼠的图案上。

  “雪怡,你没有事嘛?”不知就里的秀娟看到女儿这个样子比我更担心,雪怡把汤全部喝完,抬起头把汤碗递给母亲时,那滚滚而流的眼泪更是有如雨下:“对不起,妈妈…”

  “你干么道歉了?别吓妈妈啊,雪怡你没事吧?昨天发生什么事了?”秀娟被女儿这个不寻常的表现吓得手忙脚乱,雪怡看了母亲一会,把目光又放在我脸上,几秒后,咽呜地说:“女儿不孝,有负爸妈期望,这一年多里…我…我…我在做援交……”

  “援…援交…”妻子听到这个词语目定口呆,几乎不能站稳。我也是吃惊不已,如何没有想到雪怡回来,第一件事便是向我俩告白。

  “对不起…爸爸…妈妈…你们还会认我是女吗…你们还会原谅我吗…对不起…爸爸…妈妈……”

  雪怡泣不成声,而我和秀娟则只有发呆,一时间没法接受这既成事实。

  这天是我家最伤心的日子,妻子没再说什么,连安慰雪怡的话也没有半句,把碗筷收拾好便独个回到睡房。我明白她的心情,如果不是早知道实情,大慨我的反应会比她更强烈。女儿是援交女,世界上没有几个父母能以平常心去接受。

  “洗个澡便好好睡,有什么话明天再说。”我叮嘱女孩一遍,回房安抚秀娟,和猜想一样妻子在床上以泪洗脸,我上前去坐到床边,搭着她的手默语无言。

  “援交女,是不是跟男人上床那些?”秀娟明知故问的向我问道,我苦涩点一点头,妻子忍不住放声大哭:“那不即是妓女?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生一个当妓女的女儿。我以为她至多在外面偷偷认识男朋友,怎知道是去卖淫。”

  我尽力安慰道:“你别激动,先冷静下来,雪怡现在的情绪很不稳,不要让她知道你在哭。”

  “别激动?知道女儿卖淫哪一个做母亲的可以不激动?昨天才说相信她不会走歪路,今天就告诉我她在做鸡了,我家有亏待她吗?有缺少钱她花吗?为什么要做出这种有辱家门的事?我要去打死她!”

  秀娟愈说愈激动,从床上站起想要冲到女儿房间。我赶紧按停妻子不让她走出睡房,她从案头拿起闹钟杂物抛向房门,嘶声大叫:“你滚!立刻给我滚出去!马家没有这样一个败坏家声的女儿!”

  我用力按着妻子肩膀吼叫:“冷静!别让一时冲动坏事,你舍得失去雪怡吗?那是我们唯一的女儿!”

  母爱比天高,口里冲动,其实最伤心的便是她,秀娟听到我的话整个人软了下来,无力地挨着我饮泣:“呜呜…那怎么办?老公,我们以后怎么办?”

  “没事的,我相信雪怡,她一定是有苦衷,她是我们女儿,我们要相信她…”

  我强忍眼泪说。

  秀娟声泪俱下哭了一段很长时间,到筋疲力尽,我把她安放床上盖好被单,摸摸额头微烫,看来是太激动至有点发烧了。

  到客厅倒一杯开水放在床头,总算暂时平伏。我轻步来到雪怡房间之前,木门半掩,静稍稍推开几分,女儿躺在床上,藉着窗外月光倒影,看到那一双明亮的眼睛仍是张开。我放轻力度,轻轻拍门问道:“可以进来吗?雪怡。”

  雪怡身体给被单盖着,手臂搭在被单之上,她缓缓点了一下头,我吸一口气,收拾心情步进女儿房间。

  “妈妈…很生气吧?”雪怡的语气毫无抑扬顿挫,我叹息道:“伤心当然有,毕竟是叫人吃惊的事情。”

  “爸爸,昨天你为什么在哪里?”雪怡继续向我问道,这是进来前预料之内的问题,我坐在女儿的木椅上回答说:“昨天在助养院碰到小莲,下了一场大雨她感冒了,我送她回家。后来打电话给你,听你声音好像喝醉有点担心,於是和她去的士高看看情况。”

  “小莲…有没有跟你说些什么?”

  “没有,她什么都没有说。”

  “爸爸…”雪怡顿了一会,再问道:“你是不是很久之前…已经知道…我在援交?”

  “雪怡…”女儿这个问题叫我很难为,我不知道这是否坦诚一切的好时机。万一反过来刺激了她的情绪,恐怕变成弄巧成拙。

  “为什么这样问?”我没有回答,把问题抛回给她,雪怡淡淡然说:“我觉得爸爸你的反应很冷静,好像不感到意外。”接着从床上爬起来望着我说:“是不是小莲告诉了你什么?”

  “没有,小莲真的什么也没说。我也很意外,但当时的情况你和蔚蔚的安全更重要,其他的事都没心情去多想。”

  “是这样吗?”雪怡没有在这问题上追究,幽幽的转问道:“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

  “失望…应该说是心痛。”我面向雪怡,认真道:“你是我女儿,我很清楚你的性格,你不会为物质出卖身体,到底是什么原因?雪怡,我是你父亲,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是站在你一边,告诉我好吗?让家人一起帮助你解决问题。”

  “对不起…爸爸,雪怡叫你失望了…”

  从郁结语气我明白雪怡不会告诉我什么,也许今天亦不是时候,我没有勉强,祥和说道:“没有失望,马雪怡永远是我家的骄傲,别胡思乱想,好好休息,再大的问题也有解决方法。”

  “晚安,爸爸…”

  “千万别做傻事,爸爸妈妈永远支持你。”

  “我不会的,放心,爸爸,我爱你和妈妈…”

  “我也爱你,雪怡。”

  我站起来替雪怡把被盖到肩膀,女儿合上眼帘,结束这晚父女的对话。

  回到自己睡房,我轻叹一声坐在床上,心情纠结非常。正如小莲所说,事情总要有结束的一天,把问题放到桌面上也许不是坏事,早一天公开,女儿便早一天可以脱离火海。但雪怡的忧郁表情却令我觉得於心不忍,甚至有种即使知道了也不一定能够拯救她的想法。

  『雪怡在世界就只剩下你和伯母,父母的爱,或许可以带她走出迷宫。』

  迷宫,到底一个怎样的迷宫?我发觉这才是最难猜的一个谜。

  之后一天因为是元旦补假,雪怡不用上课,我和妻子亦毋须上班,三个人聚在一个家里,却有种不知道怎样面对其他人的隔阂。秀娟在厨房煮早饭,我在沙发看报,雪怡仍在房里没有出来。大家都没有交谈,过往热闹闹的家庭静得不自然。

  “可以了。”秀娟把三个人份的早餐放在餐桌,平日爱吃的馋嘴女儿没有蹦蹦跳跳地出来。我知道妻子心情仍未平伏,刻意想让她们母女有交谈机会:“你拿给雪怡吧。”

  秀娟像小孩子般甩过头去:“不拿!怎么妈妈煮早餐还要送到面前?”

  “别小孩子气,去逗逗女儿。”

  “不要,错的又不是我。”

  妻子想法很正常,女儿援交如何是错,反过来要父母安抚无疑是不合情理。我自问是个心软爸爸,也便不怕失去父亲尊严地把餐送上。

  “雪怡,起床没有?早餐煮好了。”我拍拍掩的木门,雪怡经已醒来,侧着头呆望窗外风景,我微笑道:“精神有没好一点?”

  “没事了…”

  “那来吃早餐吧,是你最爱的芝士香肠和煎双蛋,卡路里是高了一点,但饿了半天吃多点也没关系。”

  “我…不饿…”

  “别这样子,妈妈一番心意,不吃完也吃一点。”

  “爸爸,替我向妈妈道歉好吗?”

  “没事,已经道了很多遍,连爸爸的一份也搭单原谅了,哈哈。”

  “谢谢你,爸爸…”

  “父女一场别客气,来吃吧,要不要爸爸喂你?”

  “不用了,谢谢爸爸。”

  “干么老是谢谢,我可是带你来这个世界的男人,当然有义务让你吃得饱。来,香肠凉了芝士便不香,味道差远了。”

  结果又哄又宠,雪怡还是没吃一口,看我原封不动把碟子拿出去,秀娟面色明显变差,不发一声把所有食物都丢掉在垃圾堆里。

  之后一整天情况都没改变,看到女儿情况我十分担心,放下生果和清水在睡床旁边,几小时下来才喝了一小口。

  “我忍无可忍了!到底现在是谁做错,还要给我面色看,这么利害就以后不要吃我煮的东西,一世躲在房间连厕所也不要上!”妻子是温驯女人,但女儿援交的打击加上冷淡态度,令多年不曾生气的她怒气沖天。我很明白她心情,在两面不是人的情况下只有各自讨好,希望雪怡可以早日复原。

  接着一天我俩都要上班,知道雪怡应该没心情上学也没打扰她,只说一声便让她好好休息。

  下来的日子没有改善,雪怡每天只吃一份水果和喝一杯水,从早到晚不发一言,情况令人担忧。我以为这将会令妻子的怒气到达临界点,没想到她却意外地态度软化。

  “明天去台湾一星期?”我对秀娟在这种时候提出离家始料不及,妻子郁闷着说:“对,公司有个展览会要去台湾,本来是由其他同事负责,我申请跟她对调了一下。”

  “为什么要这样?现在是家里最需要你的时候。”我不明问道。

  “你错了,现在应该是我需要回避的时候,我知道雪怡是听到我那天说要赶她走的话所以生我气。你说得不错,她一直是个孝顺女,不会无缘无故去做那种事,一定是有苦衷,我做妈妈的没去了解便说那种话是很伤她心。所以我应离开一下,让你可以跟她好好谈谈。”秀娟心软下来,替女儿作出解释。

  “老婆,这种事还是由女人来比较合适吧。”

  “你这个爸爸跟女儿的感情一向比我好,我想她会肯跟你说。”

  “但这样也太委屈你了吧。”

  秀娟叹一口气说:“谁叫我们就只一个女儿,看着她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她就是我的全部,为了雪怡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你太伟大了,秀娟!”我感动地抱着妻子,她反来揶揄我道:“你不是吗?

  二十四孝好爸爸,为了女儿你还不是命都可以不理。“

  “这个当然,但你说什么也可以不要,那老公呢?”

  秀娟没好气说:“这个当然更不用考虑!如果一个老公可以换回一个女儿,我立刻买飞机票送你走,不会有半点留恋。”

  “好绝情啊,老婆。”

  “这是事实,为了女儿,就是把你分一半给别人也没所谓。”

  “喂,说到哪里去了,太过份了吧,老公在你心里真是一毛钱也不值了?”

  “五分都还要想呢。”

  “你太看小人了。”

  “这是合理价钱!”

  秀娟主动让步,我虽然知道是委屈了她,但为了女儿总算是无可奈何中的一个尝试。当晚替她收拾行李,说来结婚多年,这还是妻子首次独个远行。我在整理旅游证件时问道:“这么仓猝,来得及拿入台证吗?”

  秀娟作个眩晕的表情:“老公啊,枉你是公务员,免签台证多少年了?你连这个也不知道吗?”

  我靦腆道:“有这样的事?我也太久没去台湾了。”

  秀娟扭我耳朵说:“不是太久没去台湾,是太久什么地方也没去,我们一家人上次出国是哪时候了?”

  我算算指头,吞吞吐吐道:“没多久吧…不就是刚去过番禺的动物园吗?”

  “番禺?那是雪怡高一时的事,都几年了?”

  “有、有这么久吗?日子过得真快啊…”

  “你这个人老是忙忙忙,家人的福利也没怎理过。”妻子抱怨说:“雪怡说了几次想去日本旅游,你计划一下,过阵子她情况转好,我们一起出外散心。”

  “老婆,你真的很爱雪怡。”我感慨道:“她一定会没事,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开开心心去游行。”

  “那女儿交给你了,老公。”

  “我会尽力的,老婆…”

  牢牢抱着秀娟,我一生人没做过几件值得自豪的事,最正确的,就是娶了这位贤妻。

  离愁别绪,虽说只是几天分别,但对每天相对了二十多年的夫妇来说仍是很不习惯,这个晚上我和妻子相拥而睡,以互相的身体温暖对方,希望回程之日,已经是雨过天青之时。

  次晨秀娟早上七点便出门去机场,我替她把行李搬到楼下搭计程车,临出门前雪怡突然从睡房步出,一脸愧色的向母亲说:“对不起,妈妈,一路顺风,到步后给我和爸爸发讯息。”

  这是一星期来首次看到女儿步出房间,秀娟错愕之余瞬间双眼通红,点头说道:“没事,我会给你们带手信,保重身体,好好休息。”

  送了妻子上车,我打算找小莲几个帮忙开解雪怡,始终她们做着同一件事,可以说的话肯定比我要多很多,能够说服女儿的机会亦比较大。

  可是在我致电小莲的时候,她表示这几天她们在下课后都有探望雪怡,但聊的话始终不多,看来这件事对女儿的打击是比想像中大。

  父女独处,我希望能给雪怡剖开心靡,但女儿并没因为母亲不在而改变态度,还是一整天呆在房里。我明白她并不是怪责当日妈妈的话,而是无法面对我这个爸爸。

  “雪怡,这是爸爸亲自下厨,有超过二十年没进过厨房了,给点面子试试爸爸的味道。”晚上下班我特别到市场去买菜,有了秀娟这位贤内座我从不须为三餐操心,已有多年没有买菜煮饭。这天为了女儿跑进厨房,一试是否宝刀未老。

  我把小桌搬进雪怡房间,铺好热腾腾的饭菜,率先嚐第一道菜:“对爸爸没信心吗?好吧,我来证明味道不差,好好看,色香味美,惹…呜…怎么苦的?”

  我吃了一口,发觉根本不能下咽,不服气挟另一味,靠,臭的!

  “这个喂猫也不吃啊…浪费食物了…”我自谑式的苦笑道:“以前爸爸总说你是地狱厨神,原来我才是暗黑将军。”

  换了平日女儿听这种烂笑话已经笑破肚皮,但这天雪怡面无表情,只呆呆地问我:“爸爸,听到我那天的话,你会不会看不起我?”

  我装傻地把苦味菜挟着口道:“那天的话?没什么,年青人玩疯了很平常,爸爸妈妈那个时候说的更过份。”

  “你…会不会觉得雪怡是个很贱的女人?”

  “怎么会?都说你永远是我家的心肝宝贝,而且那时候是喝醉了吧?酒后之言又怎可以当真?爸爸醉了也说带你去火星探险,结果还不是骗人的话。”我努力安慰,雪怡没再说什么,只垂着头颅不语。

  亲自下厨的菜色无功而回,雪怡连一口也没有吃,算了,其实我也只是吃了两口,之后还呕心地全部吐在马桶里。

  从雪怡的话我知道不可急躁,要慢慢开导。女儿对那天的事仍耿耿於怀,一时没法接受是可以理解。在父亲面前表现淫乱一面,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是很羞耻的一件事。相较不认识的嫖客,家人才是最难过的一关。

  晚上我独个睡在床上,少了妻子温暖,一个人份外寂寥。想着雪怡的事便更无法入眠,辗转反侧地在床榻上转来转去,始终没法进入梦乡。

  “不知道雪怡有没盖好被。”孤枕难眠,挂念女儿情况,步出睡房看看雪怡是否睡得安宁。然而在经过小走廊的时候听到一种微弱声音,起初以为女儿身体不适,慌忙想跑进去,但听清楚,那并不是痛苦的喊叫,相反是一种女性欢愉的音韵。

  『不会吧…』我心房猛跳,屏息静气来到雪怡房前,细心倾听,那声音更为清晰,没错,这是女人在缠绵时的…呻吟。

  “嗯…嗯嗯…嗯嗯…呜…呜呜…嗯嗯……”

  我不敢相信听到的声音,女儿的私隐我知道不能侵犯,但无比欲望叫我没法抑压好奇。静悄悄地推开没有关上的木门几分,偷望房间里动静。

  藉着一弯明月,可以看到女孩躺在睡床,湖水蓝的被单只盖着双脚,身上穿着的居家睡裙随着磨蹭动作变得凌乱。一只手略带激动地扶着床沿,另一只手则伸到下体。睡裙裙摆被掀至小腹位置,暴露出那印上小熊图案的纯绵内裤。当中隆起的形状显示右手正插在里面,并有规律地上下跳动。

  “啊…啊啊…嗯…嗯嗯……”

  毫无疑问每个成年人都会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举动,女儿在自慰。

  “嗯…嗯嗯…嗯嗯…啊!啊啊……”

  “雪怡…”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