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60 续

作品:女儿的援交|作者:午夜人屠|分类:其他|更新:2019-08-22 01:05:31|下载:女儿的援交TXT下载
  作者:小鸡汤字数:5579

  《六十续》

  “小莲…”我沉吟了半刻道:“你刚才说那时候的教训,是怎么一回事?”

  小莲被我这问题愕了一下,不到半秒立刻回复表情:“这个你不需要知道。我们的网址是,书包的全拼 i后面是点COM”

  我明白这个女孩不能硬来,加上当前更重要的是如今雪怡状况,也便先不追究下去,转个话题问道:“好吧,你不想答我不强迫你,那现在怎么办?”

  小莲反问我说:“什么怎么办?女儿这么大了,去除夕派对爸爸有权管吗?”

  “但你知道那个东尼不是好人吧?难道就眼白白看着好朋友有难袖手旁观?”

  小莲赌气般道:“有什么问题?今天本来就有派对,早打算跟男人上床,现在只是做同一件事吧。我也不是大家的保姆,没可能控制她们跟什么人上床,她们那么喜欢玩就随便她们吧,我管不了多少!”

  “你真心这样想吗?安排派对是因为你要过滤客人,监控各人的QQ对话也是为了知道她们跟什么人来往,你做这么多都是为了保护她们。”

  “别把我说得这样伟大,我只是闲着…哈嚏!”

  我从衣架拿起外套披在小莲赤裸的肩膀上,没好气说:“感冒没好就不要光着身子,虽然世伯很喜欢看。”

  小莲满脸通红的白我一眼,我平静说道:“你说是演戏,但我知道你刚才所说的全部都是真话,是你的真情流露。”

  “你凭什么这样说!”小莲嚷叫道,我坚定不移说:“你不必逞强,即使演技再好,装假的话是绝不会流到一地是水!”

  女孩狠狠一掌掴在我脸上。

  小莲口硬心软,在同样担心各人的情况下再次拨起咏珊电话,响了几遍空号,挂线后再打给雪怡和文蔚,全部没有接听。

  “应该是场里声浪太大听不到,又或是玩疯了…”小莲沉声挂断了线,我执起女孩的手央求道:“那不要再等,立刻去带她们离开吧。”

  “我才不会做这种事…哈嚏!”

  感冒,的确很难令一个人保持气势。

  女孩嘴巴虽硬,最终还是没法按捺决定去走一趟。看到我打算随她而行,小莲哼着问我:“你去哪里?”

  “这还用问,当然是一起去!”我理所当然说,小莲不屑道:“你想让雪怡知道你发现她跟男人乱搞的事?”

  “我明白,但这种时候没可能乾着等吧?”我进退两难,小莲哼了一声,从衣橱的暗格中拿出一件长外套着我换上。

  “这是什么?”我不明问道,小莲没好气说:“你一定要去,那很想你的宝贝女一眼便看出英雄救美的是自己父亲吗?”

  我心想有理,也便按女孩说话穿上长衣,小莲替我翻好衣领,警告我道:“小心点穿,这是爸爸的遗物,连妈妈也不知道我藏在这里。”

  我小心翼翼,从衣服尺码看来小莲父亲比我瘦削,还幸这种外套比较松动,身形稍胖也总算合身。

  “你的爸爸身材还不错。”我讨好女孩道,小莲不留情说:“当然!比你高,比你俊,比你利害多了!”

  小姑娘,我根本不是说这个。

  除夕夜街道人多车多,好不容易截了一辆计程车。上车后我致电妻子,抱歉这种日子让她在家里独守空房:“秀娟,我这边出了点事故,晚上回来再跟你说。”

  “嗯,晚饭煮好了,办完事早点回来吃。”

  “好的,对不起,老婆。”

  挂线后,坐在旁边的小莲冷笑道:“好男人,怎么不跟妻子说刚刚花光了钱包里的钱去嫖玩女生,还十分尽兴地做了三次?”

  我懊恼道:“早晚有天我会向秀娟负荆请罪,坦诚认错。”

  “这么难为情的事让我来帮忙吧,下次我们在你老婆的身边做爱,还可以把蔚蔚一起叫来。”小莲像个妖精挨过来嘲弄我,我慌张把其推开:“别来乱,司机都在看,这样会出车祸!”

  在路上我考虑虽然穿上长衣,但始终容易被雪怡识破,到时应该怎向女儿解释知道她在那里和怎么跟小莲一起?

  “的士高在办面具派对,进场时戴上面具,加上里面光线不足,雪怡又喝得那么醉,只要你不做声应该不会给识破。”小莲着我道:“万一被看出的话就交给我来办,雪怡跟她的爸爸一样头脑简单,随便找个藉口也可以骗得过去,她只怕给你知道她在援交,其他的事都好应付。”

  我不会否认小莲的话,我俩父女的确十分好骗。

  “明白,但大家戴着面具,我可以怎样认出她来?”

  小莲叱责道:“每天对着的女儿也认不出,你这种无能父亲就别说自己有多爱雪怡!”

  “只是问一句吧…”我自觉无辜,雪怡的体态我当然不会忘记,但正如小莲所说的士高里灯光昏暗,年轻女生又大都身材相若,要一时三刻找到女儿是有难度。

  “别只顾找雪怡,看到蔚蔚和咏珊也通知我,里面声浪太大听不到电话铃声,手机调较震动拿在手里,什么事也可以即时找到对方。”小莲心思慎密,每一件事都考虑周到。

  来到目的地万豪酒店,的士高设在酒店二楼,门外侍应表示当晚为除夕夜面具派对,男仕入场收费一千,女仕则半费招待。我拿起钱包空无一文,最后的零钱都用作付计程车了。

  “废物!”小莲一个瞧不起人的表情,从小手袋拿出纸币支付入场,我自觉是甚为冤枉。

  接着我俩把侍应交给我们的面具戴上,这种面具并非遮盖整个脸孔,而是露出嘴巴,这更令我担心会否被雪怡认出,但情况危急,也不是考虑这事的时候。反正小莲说得不错,以大学生来说我家女儿是归纳於比较蠢的类别,以小莲智慧即使穿帮亦不难瞒过去。

  准备妥当,我俩推门进场,为了不骚扰酒店住客,的士高的门都是用上隔音物料,才刚推开,那吵杂不堪的音乐便震慑耳朵。

  “好吵耳,这种地方有什么好玩?”我烦嚣不堪,小莲也不跟我解释,提起我的手搭在自己胸脯之上:“现在知道有什么好玩没有?”

  虽然这对奶子今天已经玩上半天,但软玉在手,男人本能还是很自然地搓揉两把,小莲笑道:“尽管摸吧,你的宝贝女也在里面给嫖客搓胸摸屄。”

  我登时咬牙切齿,淫人妻女和妻女被淫的心情果然是差天共地。

  想到雪怡境况我不敢怠慢,把手机拿在手里跟小莲兵分两路。的士高里人头涌涌,大都集中在舞池中载歌载舞,两旁的吧枱反而不是太挤拥。我今天比雪怡早出门,不知道她身穿什么衣服,只能凭发型身高和印像中女儿曾穿过的装扮去找。

  “这个不是…这个也不是…这…雪怡没这么好身材…”场内少说也有数佰人,要逐个找出女儿是相当困难的事,走了大半句钟算是全部看了一遍,非但没有找到雪怡,就是文蔚和咏珊也没有影踪。

  我担心不已,刚才雪怡接电话时听她声音已经醉了七分,应该没有力气在舞池跳舞,加上小莲说这里的老闆早看上她们,好不容易等到这机会,一定不会轻易放过,说不定已经给带到别处地方去尽情凌辱。

  想到这里我心更惊,想致电小莲问她那边有否发现,但因为场内声浪太大没法通话,於是跑到厕所比较安静的地方,怎料看到男厕挂上维修中的告示,并用两只木条架成交叉型封在门外。

  “这种时间厕所不能用?”啤酒有利尿作用,在这种客人最多的时间修理厕所简直是恶作剧。我有种奇怪预感,把耳伏在木门倾听,隐约听到里面有人,是男人的笑声。

  “难道…”我吸一口气,拿走木条,不动声色扭开木门,静稍稍望向里面,只见两个男人蹲在地上围着一名昏倒女子,看来是正在享用他们的美食。

  “嘿嘿,幸好老大是个萝莉控,看上那幼齿小妞,不然我们也分不到这极品美女。”

  “就是,我也觉得这个才是一等好货,不但样貌娇俏,看,奶子又嫩又白,肌肤滑不溜手,靠,连小屄都是鲜嫩粉红,今晚超级饱了。”

  两人笑声猥琐,我怕打草惊蛇不敢轻举妄动,可是当看到丢在一旁的那件绣着米老鼠图案的粉蓝外套,我是即时疯了。

  『哗!这衣服好漂亮,谢谢爸爸妈妈!』

  那是今年雪怡生日时,秀娟给她挑的礼物。

  雪怡!那是雪怡!是我的女儿!

  “吼!”我的理智在一秒间断路,整个人失去理智,也不理后果如何,只用力推开木门,冲上去疯狂地从后拉扯两人的衣领,再一人一拳地轰向他们的后脑。

  “碰!碰!”

  两人正对雪怡上下其手,冷不防受到偷袭,连反应也来不及已经吃我几拳,本能以手护着头颅。我从没有过如此勇悍,拳打脚踢在他们身上,其他一个勉强反抗,嚷着大叫:“喂!你是谁?我们是东尼哥的手下!”

  “我是这女孩的父亲!!”我怒吼着声。

  “父亲?”

  以一敌二认真打的话我肯定不是两人对手,但小脚色也不敢在人客最多的日子在老闆场里搞大事情,加上捡屍属性侵罪一种,听到我是自己正要奸淫女孩的父亲也就没跟我纠缠下去:“操你去死,管不好女儿在打人,有胆别跑,我拉马来活生生打死你!”

  两人落慌而逃后我回头望向女孩,没错是雪怡,她喝得酩酊大醉失去意识,衣衫不整地挨在墙边。上衣被拉至露出胸脯,下身长裙掀起,连内裤也被脱至膝盖。

  “雪怡…”看到女儿惨况我心痛不己,但及时赶到总算是不幸中之大幸,为怕两人回头寻仇,也便不作久留急急忙忙替雪怡整理衣物,立刻揹着她离开厕所。

  “呼…呼…”外面仍是人山人海,我没有考虑,先把女儿揹出的士高来到酒店大堂,确定男人们不敢在大庭广众下生事的环境拨通小莲电话。

  “喂,小莲吗?我找到了雪怡,现在在酒店大堂。”

  “你找到了她?”

  小莲也是立刻跑出来,看到雪怡醉过不省人事,担心问道:“她没有事吧?”

  “还好刚好赶上,但我听他们说东尼挟了另一个女孩,我想是蔚蔚。”

  “蔚蔚?”小莲大吃一惊,随即稳定说:“不怕,我知道东尼爱在自己的休息室搞女人,刚才看到他在场里打点,应该还没有时间碰她,我现在去带她走。”

  “你去?没有问题吧?”

  “没事,我经常在这里订房间,跟经理很熟稔,他们也不想酒店发生这种麻烦事。”

  “那蔚蔚拜託你了,剩下咏珊怎么办?”

  “咏珊酒量最好,没那么容易喝醉,刚才通电话时也很清醒,我想不会有事,待会我拜託经理帮忙一起找。”

  “好吧,那我先带雪怡回家。”此地不宜久留,我打算先带女儿离去,小莲不同意道:“她现在醉成这样子伯母会怀疑,而且可以的话最好也不要让她知道你来过。”说着把一张酒店房卡递给我:“你把她带到房间休息,待找到蔚蔚后我会上来善后。”

  “那…”我看着昏睡女儿,明白给妻子看到是很难解释,於是接受小莲提议,女孩叮嘱我道:“放下她便立刻离开,别要在里面耽误。”

  “好的。”到这时候我是完全相信小莲,确信她不会加害雪怡。揹起女儿跑到升降机,按下房卡楼层。其他住客看我戴着面具,揹起一个醉醺醺的妙龄少女指指点点,确实这情况很难相信我俩是父女关系。

  “805…805号房…是这间…”这个房号在梦中曾见过一次,我居然做那种无耻的梦。小莲没有骂错,我是一只视女儿为玩物的禽兽。

  擦过房卡推门进去,空无一人,我松一口气。虽然说相信小莲,但这女孩真心不好猜,搞不好又弄个惊天大阴谋来教训我这人渣父亲。

  进了房后把雪怡放在偌大睡床,我也拿下面具透一透气。女儿睡得香甜,完全不知道爸爸和同学为她奔走。

  “不会喝就别喝成这样子吧。”望着那酒醉后的绯红脸蛋,呼呼地喷出悠扬鼻息,本来责她不懂保护自己的怒气也气不上头。雪怡经已成年,我不会完全不许她喝酒,但醉得连内裤给脱下了也不知道,还真是叫父母担心。

  “呼…”吸一口气正打算离开,睡得正香的女孩喉头忽然“咕呜”一声像要呕吐,我怕她被呕吐物噎住呼吸道,连忙扶正身体拍抚其背脊让她呼吸畅顺,稍稍用力拍了几下,听“咕噜”的吐出一口憋气这才放心下来。

  小莲叫我别要耽误,但女儿这副模样我怎放心留她独个离去,一方面也担心文蔚境况。看到雪怡脸上全是汗珠,到洗手间打了一条热毛巾敷在她额头。然后到窗户观看路上情况,心里为着小莲能否救出文蔚忐忑不安。

  她们都是援交女孩,但并不代表愿意在失去理智下受到侵犯。人尽可夫,也总有视为心肝宝贝爱她的人。

  然而在我忧心忡忡的时候,身后女孩叫我吓一大跳,睡得安宁的雪怡突然醒过来,迷迷糊糊从睡床起身站到地上,胡言乱语地发着酒疯。

  “咦?我在哪里了?好哥哥不是说给飞雪妹妹玩疯的吗?怎么都静了下来。”

  我大吃一惊,连忙转身把塞在外套袋中的面具戴上不被女儿看到是谁,正想逃离房间,却被雪怡从后扑上缠着:“哈哈,捉到你了,我知道你是大鸡巴哥哥。”

  『雪怡…别…』我想挣脱女儿,但又不敢用力,雪怡体态轻盈,可这样被缠着还是不好脱身。女儿像跟我玩耍一样傻笑傻叫,弄得我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招架。

  “我们来玩吧,别怕啊,飞雪妹妹是援交女,是做鸡的!随便一个男人都可以干我,我最爱跟大鸡巴哥哥肏屄,今晚给你们干一个晚上。”

  神志迷乱的雪怡满口酒气,脚步浮浮。整个人无力地攀附在我的身上,这令我更难把她甩开,左闪右避不让她看到我的正面。女儿却伸手穿过腋下往我的裤裆探索:“让我看看好哥哥的鸡巴大不大,能不能满足飞雪妹妹,飞雪妹妹很淫乱,要很大的鸡巴才能肏得我舒服。”

  『雪怡,别乱,我是爸爸,别这样乱来!』我有口难言,酒气喷到鼻里又臭又浓,把我也薰得头晕欲呕。雪怡乱摸下一手隔着抓住阳具,兴奋得呱呱大叫:“好大的一根,飞雪妹妹爱死了!快给我止痒,人家的小屄要大鸡巴止痒!”

  我思绪凌乱不堪,肉棒给雪怡摸得在裤裆间撑起一个帐篷来。这种情况下居然有生理反应,我自觉惭愧无比,可愈是想摆脱女儿她便捉得我愈紧,终於忍无可忍下冲口而出怒吼了一句。

  “别乱了!雪怡!”

  吵闹的空间一秒中安静下来,雪怡的酒醉彷彿一刹那被噢醒,她停下动作,呆呆地不懂反应。

  “你叫我…雪怡?”

  『糟了…』我亦是不知所措,知道自己做了无法挽回的事。两个人像定格般停住了一会,雪怡慢慢把我转身来。我惊心动魄,完全不会反抗,汗水自额头滴下,直到整个人完全转到女儿面前。

  “嗄…”

  雪怡伸手抚摸我的下巴,像是不可置信地细看我的鬚根,是每天对着父亲的脸形轮廓。

  “这…”

  她的小嘴逐渐张开,是震惊下无法接受的讶异。两只手一起提高,把我架在耳朵的橡皮圈拉开,慢慢将面具拿下。

  我没有制止,因为我知道,已经什么都不能制止。

  那段时间很长,像是慢镜头一样逐秒过去。我的心跳得好快,无言地让雪怡一点一点地把面具移动,直至我的脸孔完全暴露在她的眼球之下。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刻女儿的表情,是被世界上一种最可怕事物吓着的表情。

  “你是…爸爸…?”

  “雪怡…”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