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女兒的援交》2

作品:女儿的援交|作者:午夜人屠|分类:其他|更新:2019-08-22 01:05:31|下载:女儿的援交TXT下载
  《女儿的援交》2

  “唉…”

  在成人交友网站找到雪怡一事叫我愁眉不展,终日郁郁不欢,这样的一个心肝宝贝女竟然如此开放,不但随便认识男人,更污言秽语,为人父母怎不心痛?

  那段日子我一直想着怎样可以说服雪怡,把她导回正轨,但亦知道当面拆破不但不能改变,反而会因为失去面子而使她做出更错的事。新第二书包网:shubaoi

  “到底有什么办法…”这件事我固然不敢问人意见,就连妻子也没胆告之,老婆爱女如命,若然知道雪怡误入歧途,我想一定伤痛欲绝。

  现在唯一方法,就只有装作不知,见步行步,希望可以找到机会救回女儿。

  每天晚上只要看到雪怡回房,我便立刻去书房开啓电脑,期望可以跟她对话。同时亦参考很多跟年轻人沟通的教材,希望说的不会太闷蛋,以免女儿一时嫌烦把我拉黑,没法子继续调查下去。

  我发觉雪怡并非每天都登录交友网站,QQ也很少登入,这令我稍为安心,这孩子应该只是贪玩,还没到堕落的地步。

  一连等了几天,终于再次看到雪怡的头象亮灯,我又惊又喜,按下问候的说话。

  “妳好”

  等了十多分钟,没有回话,望望女儿一直在房间,应该有看到我的讯息,于是多加一句。

  “妳讨厌我了?”

  这次她回了:“没有,有话说吧,看到的”

  “那太好,最近好吗?”

  “还好吧”

  “学校忙吗?”

  又没回了,我发觉这些话对她来说就是所谓啰唆的话,于是硬着头皮换个方法说:“下星期推出的苹果六代,妳想要吗?”

  果然,这次半秒就回我:“想啊!”

  我知道这个话题可以留住她,继续沿路走:“有预订吗?”

  “我哪里有钱,只是学生耶”

  我装作不知说:“妳是学生吗?”

  “19当然是学生了”

  “大学生?”

  “是欧”

  “那太可惜了,有很多新功能呢”

  “我知道,很想要的,叔叔你会帮我吗?”

  我心一跳,说了!想要得到物质的说话。

  “想怎样帮的?”

  “就是借钱给人家买”

  “妳是学生,借给妳有能力还吗?”

  “没啦”

  “这么诚实”

  “大学生不骗人嘛”

  “那即是送了啊?”

  “也不会的,人家会给你好处”

  “什么好处?”

  “陪你逛街看电影的”

  “就这样?”

  “其他要再商量啦”

  “怎样商量?”

  “讨厌啦,谁会直接问的”

  “那拉倒吧”

  “哼,你根本不会买给我”

  “谈好条件会买的”

  “好啦,公价的,牵手五百,用手一千,口二千”

  看到这一堆价目,我的心沉得不能再沉,真的在做,我的女儿真的是妓女!

  我沉痛的按下键盘,这一个字,花了很多劲才能打出来:“没做爱吗?”

  “我不是每个人也做的”

  不是每个人,我不知道这是好消息,还是更坏的消息。

  “那有点贵了”

  “真正大学生耶,不要跟妓女比”

  “怎知道妳有没骗我?”

  “什么不信没好聊的”

  “那算了”

  来到这一步,我觉得要跟雪怡角力,不能太顺她意,否则会惹她怀疑。

  果然十五分钟后,她主动发言:“真的不帮吗?叔叔”

  “条件谈不拢”

  “叔叔,没骗你,我真是很漂亮的,看到我你会觉得有所值”

  “怎知道妳有没说谎,说不定是中年妓女”

  “要怎样才相信啦?”

  “证明”

  “证明是大学生就可以?”

  “是”

  “那你等等我”

  我偋息静气,半分钟后,电脑荧幕突然出现一个小格,雪怡打开了视频?

  再下一秒,映出了一张以贴纸遮盖相片和名字的证件。

  是雪怡的…学生证。

  已经连最后一丝希望也完全没了,虽然看不到名字,但肯定是我女儿的证件。

  只几秒,对方就关了视频。

  “怎样?看到了没有?”讯息再次传来。

  “看到”

  “相信没有?”

  “看不到样貌,也不知证件是不是妳的,可能用别人的证件”

  “你疑心很大,没骗你,我真是很优的”

  “证明”

  “你有点烦耶,等等我”

  视频再次打开,这次映着一个身穿睡衣的女孩,看不到头,只对着颈项以下。

  粉红色的家居睡衣,每天雪怡便是穿着这套睡衣,是她妈妈买给她的睡衣。雪藕一般的手臂,毫无疑问是我宝贝女儿的手臂!

  对方没有做声,双手放在腰际,一剎那把衣服向上掀开,露出一双浑圆的胸脯,没有胸罩,雪白色的娇嫩乳房,点缀着两颗淡红色的乳头。

  我的脑像突然被血液溢满一样,我没想到在这种情况看到雪怡的乳房,八岁后我便没有看过她的裸体,没想到竟然在这儿看到了。

  雪怡没几秒揪回衣服,关掉视频。

  “怎样?相信没有,刚才的是我”

  我的心跳未止,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到这时候我已经没气力再跟女儿讨论,我有立刻冲去她房间,揪着她脑袋狠狠打一顿的激动。

  但不可思议的是,我居然输入了这样的说话:“很年轻的胸部”

  “当然了,都说是大学生”雪怡有点自豪的样子。

  相较于看到她的裸体,我更难受的是她竟然为了促成一宗交易,而给一个素未谋面、甚至没付一分钱的男人观看自己的身体。妳知否妳的身体在父母心中是多么宝贵,就是倾尽家财我也愿意保护的身体,妳可以如此糟蹋。妳真的不明白自己在爸妈心中,是任何事物也不可取代的吗?

  我太心痛了,然而最令我震惊的,是女儿的乳房影像不断在脑中来回呈现,我在想什么?马如城,那可是你亲女儿的乳房啊,怎么你会有龌龊的想法?你现在不是应该全力去拯救她,不让她继续错下去吗?

  那冷封的时间令雪怡不耐烦了,她催促我说:“叔叔还在吗?”

  我尽最大努力按下键盘:“在”

  “怎么不说话了?”

  “没,太久没看到年轻女生的胸部”

  “呵,叔叔好可爱哦,给我买手机,还有很多好处,我会给你很舒服的”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