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女兒的援交》1

作品:女儿的援交|作者:午夜人屠|分类:其他|更新:2019-08-22 01:05:31|下载:女儿的援交TXT下载
  《女儿的援交》1

  打风,心情在谷底,随便写些文字,勿责,亦请别追其他无关的文。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谢谢!

  “不…不会是真的…”

  当看到那最不想看到的名字,我浑身搐动了一下,有种眼前发黑的激动。

  不会的,我心爱的女儿,宝贝的雪怡,竟然是…援交女…

  不会是真的!

  《女儿的援交》上

  我名叫马如城,行年四十八,任职公务员,已婚,育有一女,一家三口算是安稳的一族。

  我的女儿马雪怡,今年十九岁,是一位大学生,对只有一位小孩的我和妻子来说,雪怡就如心奸宝贝,掌上明珠,甚至等于我俩的生命。可以给最好的,我们都给了,可以满足的,家里亦会尽力满足她。纵使明白过份溺爱并非好事,但对着这调皮的乖女,我和老婆仍是每每就範于她的骄纵里。

  所以当发觉女儿竟然是援交女的时候,我的心简直被撕裂了,好比世界末日的降临。

  会发现这个残酷的事实,是在一个月前,当天我的电脑因为零件故障修理,为了查阅邮件,我借了雪怡的手提电脑一用,没想到就看到了不可置信的事实。

  “雪怡的浏览纪录怎么会有成人交友网站…”我知道查阅女儿的纪录是很不道德,但那只是一时随意的举动,自问没什么恶意,却看到了惊人的事情。

  我本来想直接问女儿是怎么一回事,但若被她知道我侵犯她私隐,只怕反被怪责,要知道这个年纪的青年人最重个人空间,雪怡又是女生,触怒了她,恐怕会做出什么大错的事来。

  于是我不动声色,暗中记下网站名称,待日后再慢慢调查。

  两天之后我的电脑也修理好了,我可以开始展开我的工作。登入网站,注册名称,我来到交友的大厅,和想像一样,那是一个不太正派的地方,充斥着各种淫靡的勾当。但我还是抱着希望,雪怡曾浏览此网站也许只是出于好奇,不代表她是在这种地方认识朋友,亦可能她也是把电脑借给同学或朋友,看的根本不是她本人。

  在我和妻子心中,雪怡是个连男朋友也不曾交过的乖乖女,又怎会在这种地方流连,甚至是认识坏朋友?

  那是一个很大型的网站,几万个会员,要找出女儿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何况她亦肯定不会用真名。我在大海捞针的逐一去试,终于在按下雪字搜寻的时候,出现了数佰字相关网名。

  几佰个总算是缩窄了範围,我逐个细看,结果在网名“飞雪飘飘”的头像中,看到熟悉的东西。

  是一个雪娃娃,是我在雪怡十岁生日时,送给她的雪娃娃。

  再细看,背景的白色书桌,完全就是雪怡的房间,毫无疑问这个是雪怡,是我宝贝的女儿!

  我的心很痛,疼爱的女儿竟然真是这种色情网站的会员,但我仍然是相信她,不到黄河心不死,我用各种藉口安慰自己,参加会员可能只是贪玩,不能就此証明雪怡有做败坏家声的行为,我需要确认,虽然后果也许很可怕,可是作为父亲的我,必须要给女儿讨回一个公道。

  “妳好,可以跟妳交个朋友吗?”

  我给雪怡发了一条讯息,这是一个很矛盾的时刻,我渴望得到回覆,但又宁愿永远不要有回覆,第二天查阅没有,第三天,第四天都没有,在快要放弃的时候,我看到“飞雪飘飘”的头像亮了灯,雪怡登入了!

  我心头一震,旋即走出客厅,只有妻子在看电视,女儿果然在房间上线。

  然后回到电脑前,讯息箱中已经收到回信,战战兢兢的打开阅读。

  “OK,QQ:2830524956,加我”

  看到回覆我心又是揪动,竟然这么容易就认识陌生人了,这小妮子到底什么心态?

  我立刻回覆:“我没有QQ号,可以用其他吗?”

  雪怡亦是即时回覆了:“没QQ怎聊天啊?开个户口吧,你第一天泡女生的吗?(藐视)”

  我没法相信知书识礼的女儿竟会用这种语气说话,但为了追查也只有照办,十分钟后申请了户口,我加了雪怡的帐户。

  “妳好”

  “安安”

  “妳是飞雪飘飘吗?”

  “是喔”

  “很高兴认识妳”

  雪怡没有回我,等了五分钟,我再发了一条。

  “在忙吗?”

  “在偷菜”

  “偷菜?”

  “偷菜也不知道?你火星人么?”

  “抱歉,比较少接触”

  雪怡又没理我了,隔了五分钟,再发给她。

  “妳今年多大了?”

  “19”

  “是女孩子吗?”

  “有屄的会是男孩子吗?”

  我头一晕,雪怡竟然会说髒话?

  她又反问我:“你呢?棍还是洞?”

  “我是男的”

  “哥哥还是弟弟?”

  “年纪比妳大”

  “有多大?”

  看到这个问题我有点犹豫,如果直说年龄,也许雪怡会嫌我太老不愿跟我说话,可能更会被她看穿我的身份。

  于是我说了谎话:“我今年30”

  “哦,是叔叔么?”

  “妳讨厌叔叔吗?”

  “还好,说话不讨厌就可以了”

  “怎样算是讨厌?”

  “啰啰唆唆的像老爸”

  这句话令我心死了,原来在雪怡心中,我是啰啰唆唆的老爸。

  “妳很讨厌妳父亲吗?”我怀着颤抖心情问道。

  “我跟我老爸怎样关你屁事!你是泡我还是泡我爸?”

  “没有,只是关心一下”

  “聊天哪有关心家人?你关心我的奶有多大才正常吧?”

  听到雪怡提起自己的敏感部份,我浑身不自在,忽然不知怎回她,她继续骂过来。

  “你有点烦人,要黑你了”

  “黑我?”

  “你真蠢还是假呆啊?黑也不知道?就是切你鸡鸡,不跟你聊呀!”

  “别、别黑我”

  “那说点有趣的来听听,本小姐考虑考虑”

  “我不知道什么是有趣”

  “是闷蛋耶,不跟你聊啦”

  “拜託!别黑我”

  “不理你了,溜的”

  “再见”

  “88你毛毛”

  当雪怡的头像灯变暗,我仍是未能从幻觉中醒过来。

  这个真的是雪怡?真的是…我女儿?

  怀着沉重脚步踏出大厅,妻子仍在看电视,我叹口气坐在沙发上,老婆问我一脸皱眉所为何事,我苦恼的摇摇头。

  “爸爸!”这时候女儿从房间跑出来,脸带兴奋的说:“下星期有新的迪士尼动画上映,我要跟爸爸一起去看的!”

  妻子教训说:“妳今年几岁了,还要爸爸带妳去看卡通片?”

  “女儿在爸爸心里,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嘛。”雪怡亲暱的拥着我说:“好吗?一起去看好吗?”

  “好…好吧…”

  “万岁!我就最爱爸爸了!”女儿欢喜得紧紧抱着我,当那一对软绵绵的胸脯隔着睡衣挤压在身上的时候,我觉得十分感慨。

  我应该关心这对奶子有多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