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十四章 三天,我给你机会!(一更)

作品:纯阳武神|作者:十步行|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21 22:53:23|下载:纯阳武神TXT下载
  (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求保底月票,推荐票。)

  演武厅寂静,只剩下一位六极宗师如汽笛般强劲的喘息声。

  “军……军长!”

  瘫软如泥的李长鸣嘴角溢血,断骨在修复,他难以置信地盯住了演武厅中央,在他眼中,打破第六次人体极限多年的古军长,一位堂堂的六极宗师,此刻居然被人一只手生生压得跪倒在地,双膝都折断了。

  这太玄幻和离谱了,很难让人接受,什么时候年轻一代出了这样的惊世妖孽,有那么一刻,李长鸣都以为自己生出了幻觉。

  七十多年了,古河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以这样的目光仰望他人,是什么时候,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只要在二十年内再进一步,打破第七次人体极限,就算是从省军区进入大军区,也不是没有可能,或许做不到一把手,但二把手、三把手,还是有不小的可能。

  “你敢折辱我!”古河嘶声道,“你是在玩火!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袭击军区长官,你会受到国家的制裁!”

  啪!

  演武厅一片死寂,李长鸣怔住了,古河也怔住了,既而,这位军区政委一张脸涨得通红,滂沱的真气在体内鼓荡,气血如岩浆一般汹涌,但偏偏不能起身,那一只看似普通的手掌,仿佛一座五指山,将他死死压在山下,动弹不得。

  “你……噗!”

  下一刻,古河张口,吐出一嘴带血的白牙,他居然被掌掴了,堂堂六极宗师,在一个年轻人面前跪下,并遭受掌掴,这简直是一种天大的耻辱,倾尽五湖四海,也不能洗净。

  “尸位素餐,公权私用,欲壑难填。”

  苏乞年淡淡道:“一个国家的腐朽,就是从权利开始,一个军队的领导者,你也配。”

  出奇的,听到苏乞年的话后,这位古军长并未动怒,只是涨红的脸色依旧,反而稍稍镇定了下来,并未搭话。

  苏乞年也没有理会,只是继续道:“权力的行使,并不是以可以手握日月乾坤而膨胀自喜,觉得高人一等,我知道你认为我会忌惮,不敢杀你,你是一区军长,位高权重,国家机器的力量非是个人可以抗衡,要考虑后果,所以,我最终会妥协,不过虚张声势,以赢得筹码罢了。”

  古河目光一凝,真是一个妖孽,居然如此洞彻人心,这样的年纪,如非是他掌握观骨龄之法,简直会以为是一个经年磨砺世情的老怪物。

  “所以……”

  顿了顿,苏乞年按在肩膀上的手抬起。

  咔嚓!

  一瞬间,古河向后弹起,折断的双膝脆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续接,弹指间愈合如初,相比于刚刚接上全身断骨,尚未完全愈合,气血大败,勉强起身的李长鸣,一位六极宗师的生命力太强了。

  没有退出太远,只在三十米外站定,古河知道,对于眼前这个年轻人而言,他就算退出三公里也没有用,对方一身极速,绝对在十倍音速之上,远超六极宗师。

  但对方既然松了手,多半是他的话起了作用,道理说得再多有什么用?这年头道理只在嘴上,书上,和普通人的举报信上,个人武力再强,如何与国家机器抗衡,需要权衡利弊,到底值不值得,所以……

  “所以,我给你机会。”

  这时,苏乞年的声音再次响起,古河挑眉,还想谈什么条件不成,现在主动权,可是在他的手中,袭击一位高级军官,还是在军属大院,性质可大可小,不过,只要他开口,再小也是大,再大也是小。

  并且,从进入演武厅的一刻起,就有光子感应摄像头进行了拍摄,并传输到达了省军区加密的系统之中,可谓是证据确凿,当然,会有人进行处理,一些该出现的声音会出现,不该出现的,自然会销声匿迹。

  “你还想提条件?”李长鸣冷声道,只是声音有些嘶哑,“现在,你有谈条件的资格吗?所有的画面都被记录在案,除非是做好这辈子亡命天涯的准备,但可以告诉你,国内,还没有那个极限武者,可以逃脱国家追捕十年以上,一个国家的力量,不是你可以想象的,年轻人,可以给你投诚坦白的机会,希望你珍惜,对于人才,国家都是很重视的。”

  古河没有开口,显然是默认,对于谈判,向来谨慎而思虑周密的李师长,比他更合适。

  人只要一有忌惮,只要不是真正的亡命之徒,古河相信,一个不过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再强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这顷刻间的耻辱,他会慢慢找回来,但不会急于一时,身为一名合格的上位者,审时度势和御下之道,是必不可少的两门功课。

  只是,苏乞年又是什么人,对于那位李师长,他视若不见,看也不看一眼,不等李长鸣心火上涌,他继续道:“我给你三天,动用一切你所能动用的关系和人脉,私人交情也好,你所谓的国家机器也罢,不管你如何冠冕堂皇,公器私用,我在泰州等你。”

  说完,苏乞年就朝着演武厅大门行去。

  古河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所以之后,迎来的不是妥协,而是这种堪称赤裸裸的挑衅与无视。

  这不亚于在戏弄了他之后,又是一个巴掌狠狠掴在他另一边的脸上,一种叫做恼羞成怒的东西,以其数十年的城府,都几乎压制不住,就要爆发。

  而苏乞年却在演武厅大门前止步,背对着他。

  “你们该庆幸,自己不是一个人,但逾越底线的机会,不会有第二次。”

  苏乞年的声音很淡,没有半点情绪波动,但落到古河的耳中,即便对方背对着他,他也难以抑制地生出一种仰望感,仿佛对方的身影比山岳还要巍峨,眉心中居住的神在发颤,这种武道之神,对于气机感知尤其敏锐,这令得古河一些本来到口的话,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这……

  李长鸣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觉得自己向来谨慎,但也许是久居高位多年,很多观念先入为主,眼前这个年轻人,哪里是什么安分的主儿,根本就是一个煞星。

  嗡!

  遥控演武厅的大门洞开,古河面沉如水,对于一位超越六极宗师的存在,他这演武厅虽然可以抵挡十吨级的小当量核弹冲击,却挡不住这样的高手以点破面。

  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涌上心头,直到看那个年轻人的背影消失在别墅拐角,古河念动间,演武厅的大门重新关上。

  “军长!”李长鸣开口,语气苦涩道。

  摆了摆手,古河深吸一口气,一只手轻抚自己的侧脸,沉声道:“我们该记住,这是一次教训,不要被自负蒙蔽了双眼,仇恨不能解决问题,接下来,你该知道怎么做,李师长,就靠你了。”

  浑身一震,李长鸣不顾尚未愈合的筋骨,站得笔直,行礼道:“是!军长!”

  ……

  地市泰州,军属小区。

  凌晨时分,月上中天,苏乞年行走在街景公园中,在他的目光下,沉寂的月球上,除了大大小小的环形山之外,就是许多高科技的武器设施,将整个月球装备得如同战争堡垒一般。

  早先没有注意,此时,随着苏乞年的目光凝视,他渐渐蹙眉,他总觉得,这头顶的月亮,有一种别样的气韵,说是涅槃重生也不像,有些熟悉,又有些似是而非。

  不知不觉中,他走进了军属小区,聂庚午一家已经睡下,只是苏乞年分明感到,那位童年故友,睡得并不踏实。(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求保底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