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续集 第28章、母子乱伦的淫戏

作品:爸爸让我cao妈妈|作者:主治大夫|分类:其他|更新:2019-08-21 22:41:34|下载:爸爸让我cao妈妈TXT下载
  除夕的年夜饭吃得有些郁闷。我们的网址是,书包的全拼 i后面是点COM

  按照往年的习惯,外婆坐在正北的上席,她的左手边是舅舅和舅妈,右手边是爸爸和妈妈,我和表妹坐在外婆的对面。

  外婆说了一番开席的吉利话,给每个人都夹了个菜,一家人就吃起了年夜饭。

  饭桌上最活跃的当数表妹,她一个劲儿地替包括我在内的三位男士夹菜,我呢则不偏不倚地给每一个人都夹了一次菜。舅妈最是郁闷,她本来就不善言辞,跟外婆和妈妈的关系都很一般,现在舅舅跟表妹父女两个又打得火热,她就更显得很孤立了。倒是爸爸很有绅士风度,他故意没话找话地跟舅妈聊上几句,舅妈似乎很领爸爸的情,替爸爸夹了几次菜,她老公反倒一次也没夹。可这么一来妈妈又有些不高兴了,她像是故意献殷勤似的一次又一次地往舅舅的碗里夹菜,舅舅是开心了,我却很是郁闷,一餐年夜饭吃得是一点都不爽。

  吃完饭,咱们一家人全都围坐在外婆的屋里看春晚。在咱们乡下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大年三十的晚上谁也不去别人家串门,不管是和睦的还是不和睦的家庭,每年的除夕之夜都要在一起过,有的是一家人打牌,更多的则是一起看春晚。

  老一辈的人好像都有一种很深的春晚情结,不管是什么节目都看得是津津有味,我和表妹就只爱看相声小品和听明星们唱流行歌曲。

  表妹先是缠着我玩了一会跑得快,她连输了五把之后就没兴趣了,于是走到舅舅身边一屁股坐在了她爸爸的大腿上。

  “婷婷,别这样。”

  舅舅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表妹非但没下来,反而用胳膊搂住了她爸爸的脖子,她撒娇地道:“爸,春晚有什么看头呀!咱们来玩过家家吧!”

  “玩什么过家家?”

  “过家家您都不会玩么?爸爸可真是老土耶!告诉你,我扮老婆,爸爸扮老公,会玩了么?”

  这时外婆开口说话了:“婷婷,大家都在看电视,你不要胡闹好不好?”

  “我怎么胡闹啦?奶奶不也跟表哥玩过过家家的么?还有表哥跟姑妈也玩过的对不对?奶奶跟姑父是不是也玩过了呢?你们都玩过,难道就不许我和爸爸玩么?”

  “婷婷,你别瞎说好不好?”

  舅舅打断表妹的话说道。

  “爸,我有没有瞎说您问问妈妈就是了,”

  表妹在舅舅的怀里偎得更紧了,“对了,妈妈跟表哥也玩过了呢,妈妈您说是不是呀?”

  “臭丫头,你不也玩过了么?”

  舅妈红着脸道。

  “所以既然大家都爱玩过家家,何不一家人全都脱光了衣服一起来玩过家家呢?这样不是比看什么烂春晚更有趣么?”

  “婷婷,你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外婆沉着脸说道。

  “妈,您真的跟姐夫和小新都玩过了吗?”

  舅舅吃惊地问道。

  外婆老脸涨得绯红的没有回答。

  不回答也就意味着默认了!

  “怎么样?女儿没说错吧?”

  表妹说着就去解她爸爸的裤子。

  舅舅先是推拒了一下,见大家都没有说话,他也就任由他女儿脱下了他的裤子。舅舅的肉棒我是见过的,此刻在表妹的逗弄之下很快就勃起到了最大,他那硕大无比的阳具明显继承了外公的优点,爸爸看得是目瞪口呆,妈妈则别过脸去,俏脸儿飞起了一片红霞。

  表妹旁若无人地蹲下身去,她小嘴一张就含住她爸爸的肉棒吮吸起来。

  外婆满脸无奈地看着这一对父女,舅妈脸色很是难看,她充满深意地看了我一眼,我知道她是想要跟我也来玩上一番,可是妈妈却用目光制止了我。舅妈又看了看爸爸,见爸爸根本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她就猛地一下站起身来,一个人走到里屋去了。

  我和妈妈对望了一眼,妈妈肯定看出了我眼里的欲火,她满脸通红地冲我摇了摇头,我只好忍住了没有扑过去干她。

  不一会,外公的房间里传出了舅妈的呻吟声,她竟然跟外公干上了!

  “爸,女儿也想要了。”

  表妹吐出口里的肉棒,她飞快地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挺起下身把她那光洁无毛的小嫩屄递到舅舅的嘴边。舅舅看了看外婆,又看了看妈妈和爸爸,他虽然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伸出舌头舔上了他亲生女儿的嫩屄。

  爸爸很费劲地吞了一口口水,表妹的嫩屄显然让他看得是欲火焚身。说实在的,对我来说表妹的嫩屄虽然也很美,但妈妈的骚屄却更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魅惑力,我干表妹仅仅只是一时的冲动而已,只有妈妈我却是百肏不厌;可对于我爸爸这样的中年男人来说兴许表妹的嫩屄就更具魅力了吧?

  “小新,让你爸爸在这儿,咱们两个上楼去吧!”

  妈妈说着站起身来就往外走。

  “老婆,我也跟你一起走。”

  爸爸也站了起来。

  “姑父,您别走呀,侄女也想跟姑父玩过家家呢!”

  表妹风骚地掰开她的肉唇儿当着爸爸的面就套住了她爸爸的那根大肉棒。

  “老公,你留在这里也好,我和妈妈的老屄你也玩腻了,玩玩侄女的嫩屄也挺不错的啊!”

  妈妈说完拉起我就上了楼。

  爸爸最终还是抵制住了表妹的诱惑,他紧跟着也上楼来了。妈妈口里说是不在乎,其实看见爸爸上楼来她心里还是非常高兴的。

  这一夜我和爸爸缠着妈妈玩了半宿,我们父子两个每人都射了两次精,当然我是贴肉内射,爸爸则是带套射精。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

  照我们家的习惯,初一的早餐都要炖上一大碗肉鸡,里面有红枣、莲子、板栗和桂圆肉。今年虽然也不例外,但是餐桌上的气氛却有些怪怪的,只有表妹一个人最是活跃,外婆端着一碗炖鸡汤到外公屋里去了。

  舅舅没话找话地跟爸爸聊着天,他说话的时候眼睛却老是有意无意地瞄着妈妈,妈妈似乎也有所察觉,她只顾埋头喝着鸡汤,一句话也没说。

  “表哥,昨晚上快活么?”

  表妹突然坐到了我的身边,她的这一句问话把满屋子里的人全都吓了一跳。

  “你说什么呀?”

  我说。

  表妹格格一笑,道:“我是说你们一家人昨晚上在床上玩得快不快活。”

  “你别乱说。”

  “谁乱说了呀?你以为瞒得了谁么?告诉你,昨晚上我可是在你们家门外听了好久呢!”

  “婷婷!”

  舅舅出口制止道。

  “爸,表哥他们可真不爽快,咱们父女两个昨晚上都当场表演给他们看过了,他们却还要遮遮掩掩。”

  “你以为大家都跟你一样不要脸呀?”

  舅妈出言讥讽她道。

  “妈,我怎么不要脸啦?”

  “你当着大家的面就跟你爸爸乱伦性交,还有一点廉耻么?”

  “什么乱伦呀?不就是性交嘛!妈妈您说得那么难听的干嘛呀?”

  “你们父女两个性交那不是乱伦是什么?”

  舅妈的一句话说得妈妈刹那间粉脸儿一阵通红,因为舅妈的言下之意很清楚:父女性交是乱伦,母子性交当然也是乱伦了!

  “那您说兄妹性交算不算乱伦呢?”

  表妹不瘟不火地说道。

  兄妹乱伦?那不是指我和表妹吗?

  我正感到难堪呢,却见舅妈的一张脸儿红一阵白一阵的,分明是被表妹的话给戳到了痛处。原来表妹的这番话是说给舅妈听的呀!

  怪不得舅舅会这么大胆地跟女儿性交呢,原来是舅妈有把柄拿在他手里呀!

  咱们这一家人是越来越乱了!

  “小新,你快点吃,吃完了上楼去写作业。”

  妈妈抬起头来说道。

  “呃。”

  我明白妈妈的意思是要我躲着表妹一点。

  “今天可是大年初一呢!写什么作业啊。姑姑,您别不好意思的了,昨晚上我和爸爸表演了父女性交,现在你们两个也来表演一下母子性交好不好?”

  “表妹,你给我住嘴。”

  我看见妈妈一脸气愤之色,心里不由责怪起表妹来。

  “我有说错么?”

  表妹涎着脸笑道,“这应该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吧?爸爸,您说是不是啊?”

  舅舅没有做声,很明显他也是很想看妈妈的裸体了。

  “表哥,你妈妈长得这么漂亮,别说是男人,就是我这个女人也很好奇地想要看一看姑姑裸体的样子呢!”

  表妹说着又转向了妈妈,“姑姑,您可不可以跟表哥表演一回啊?”

  这个表妹可也真是的,好像性交就跟打牌一样只是一种普通的娱乐活动似的,她装疯卖傻的样子可真让我受不了她。

  “婷婷,你再胡说姑姑可真要生气了!”

  妈妈声音严肃地道。

  表妹伸了伸舌头,她一把抱住了我说道:“姑姑,您真的不愿意么?那我就跟表哥做了。”

  说着她就来脱我的裤子。

  “表妹,我可不想跟你一样疯。”

  “表哥,你怎么能够拒绝一位女士的这种要求呢?你真是太没有绅士风度了!”

  表妹越发抱紧了我,强行地就要脱我的裤子。我连忙推了她一下,却没有推开她。

  “表妹,你别闹了好不好?”

  我手足无措地道。

  “谁和你闹了?我可是玩真的。”

  “大家都在看咱们的笑话呢!”

  “让他们看好了!我就是要表演给他们看的呀!”

  “你跟你爸表演得了。”

  我说。

  “我就是要跟你表演。表哥,你绅士一回好不好?”

  表妹用上身拦着我的双手,她硬是脱掉了我穿在外面的一条棉裤。

  舅舅、舅妈和爸爸都无动于衷,妈妈也一句话不说,她的唇边挂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容,分明是想看我的笑话。

  妈妈真是太过分了!

  这时外婆从里屋出来了,她走过来一把抓住表妹的一只手厉声说道:“你这死丫头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表妹毫不示弱地道:“奶奶,您是不是吃孙女的醋啊?要不孙女让您先弄得了。”

  “婷婷,不许你对奶奶无礼!”

  舅舅终于站起身来说话了。

  “爸,我怎么无礼啦?奶奶本来就跟表哥做过了嘛!妈妈您说对吧?”

  “臭丫头,真是岂有此理!”

  外婆把气发到了舅舅舅妈的身上,她说:“看你们两个怎么教的孩子,长大了可怎么嫁得出去啊!”

  舅舅没有吭声,舅妈却不高兴了,她说:“这还不都是你那宝贝儿子教的呀!他也真会教,连床上的事儿也一并教了呢!”

  舅舅咳嗽了一声说道:“行了,你们也都别闹了,咱们一家人反正都这样了,谁也别说谁。其实不就是性交吗?在国外人家可放得开呢!听说人家西方人把性交纯粹当成是一种娱乐,还有一个国家正准备取消乱伦罪呢!人家活得多潇洒啊!不管是长辈还是晚辈,不管是外人还是家里人,只要是互相喜欢就性交。”

  舅妈“嘿”的一声冷笑着道:“照你这么说,母子父女都可以公开性交喽?那这个社会不就乱套了吗?”

  “那是因为你自己想法不纯,所以才会乱套。在人家西方人眼里性交就跟接吻和握手一样。过去在咱们国家男女之间可以握手吗?现在握个手根本就不算什么了吧?再过个几十年,兴许性交也就和握手一样普通了呢!”

  表妹鼓起掌来,她笑着说道:“爸爸您说得太好了!咱们这一家人也算是走在时代的前面吧,姑姑您说对不对呀?”

  妈妈抿着嘴没有说话。

  “姐夫,咱们两个换妻做~呃,怎么样啊?要不我把婷婷也搭上。”

  舅舅终于说出了他心中早就想说的话。

  “这个~我~我尊重你姐姐的意见。”

  爸爸看着妈妈说道。

  “姐,你愿不愿意呢?”

  舅舅热切地盯着妈妈问道。

  一家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妈妈,我更是又紧张又期盼地看着她,我不知道妈妈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我的心里非常矛盾。一方面我希望妈妈能够拒绝舅舅的建议,我内心深处希望妈妈只属于我一个人,甚至连爸爸也不例外;另一方面我又很想看到妈妈淫荡的一面,我想象着妈妈被舅舅的大鸡巴肏弄的样子,我甚至曾经想象过妈妈被许多男人轮奸,她淫荡地从一根鸡巴上下来又坐到另一根鸡巴上去!我甚至还想象过妈妈跟一条大狗性交,被狗鸡巴肏得淫水直流浪叫不止。

  我实在是有些变态,又有些无聊。

  但是我很清楚,假如妈妈真的做出那么淫荡的事来我肯定会受不了的。

  “弟弟,你刚才的那一番话我觉得也不无道理,”

  妈妈面带微笑地说道:“其实性本来就是人们最基本的一种需要,就跟吃饭睡觉和大小便一样,人们吃饭喜欢经常换换口味,为什么性交就不能也经常换换口味呢?只要是两厢情愿,辈分不同又有什么要紧的呢?我觉得老有老的滋味,嫩有嫩的滋味,跟不同的人性交就可以品尝到不同的滋味。”

  “这么说姐姐是愿意的了?”

  舅舅满脸喜色地道。

  我却有些失望,心想:原来妈妈之所以同意跟我性交,也只不过是想尝尝我这根嫩屌的味道罢了。

  “我还没有说完呢,”

  妈妈继续娓娓地道来,“有的人喜欢吃荤菜,有的人喜欢吃素菜,有的人亦荤亦素,只是喜好不同罢了。对于性我是持开放的观点的,所以老公你大可以放心,只要是你喜欢,妈妈也好,侄女也罢,还有我这个弟妹也挺漂亮挺性感的嘛!她们愿意你都可以去弄。不过我自己却是个素食主义者,我现在一心一意只想跟我的儿子做,当然还有我老公。所以弟弟我只能说一声对不起了,你可以原谅姐姐么?”

  妈妈的话令我感动万分,也令舅舅无比的失望。我感激地看着妈妈,妈妈也正无比温柔地望着我。

  “妈妈。”

  我用力推开表妹,扑到了妈妈的怀里。妈妈紧紧地将我搂在怀里,她公然地和我亲吻着,不是那种一般的亲吻,而是情人之间才有的那种热吻。

  我和妈妈足足吻了有两分钟,等我们分开的时候,我看见表妹羡慕地看着我,她说:“姑姑,我好感动呢!你们母子如此相爱,可不可以跟我们表演一次现场的母子性交啊?”

  “表妹,你又来了!”

  我说。

  妈妈却温和地笑着说道:“小新,只要你爸爸没有意见,咱们表演一回也未尝不可么!”

  表妹跑过去拉住爸爸的手说:“姑父,您就答应了吧!等会侄女也跟您表演一回好不好?”

  爸爸看着我和妈妈平静地说道:“你们幸福我就快乐!让儿子肏他妈本来就是我的主意,我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的。婷婷,说句心里话,姑父也很想和你性交,只不过你爸爸他会不会有什么想法啊?”

  舅舅面色苍白地看着我和妈妈,他眼里流露出一种无奈的神色,他好一会儿才说出话来:“我没有意见。”

  这时外婆走到了舅舅身边,她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母子连心,外婆一定也在替舅舅难过。

  “小新,帮妈妈把衣服脱了吧。”

  “嗯!”

  我一件一件地脱光了妈妈身上的衣物,她里面穿着的是一件粉红色的胸衣,下面是一条几乎什么也遮不住的丁字裤,修长的玉腿上套着一条肉色丝袜,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的高跟皮鞋。妈妈一米六八的个头本来就挺高的了,穿上这双高跟鞋,更衬托得她的身材婀娜多姿,凹凸有致,再加上她一身的肌肤雪白细嫩,看得舅舅眼里都能冒出火来,而舅妈的脸上则流露出无比嫉妒的神色,表妹也一时间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冷吗?”

  我问妈妈。

  “有一点。”

  “到我屋里去吧,”

  外婆说道,“把空调打开就不会冷了。”

  于是我们一家人全都来到了外婆的房间里。妈妈几乎全裸着身子,她脚上穿着高跟鞋,走起路来胸部一挺一挺的,说不出的性感妩媚。

  “小新,妈妈也帮你脱了吧。”

  妈妈说着也动手帮我脱去了身上的衣物,只留下一条三角裤没有脱,我站在妈妈跟前,足足比她矮了半个头。

  “小新。”

  “妈妈。”

  我们母子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妈妈低下头吻上了我的嘴唇,我微微张开嘴迎入了她的舌头,这样公然的母子热吻令我激动不已,以至于我的鸡巴很快就坚挺了起来,隔着裤子顶在了妈妈的腿上。

  “小新,这么快就硬了啊?”

  妈妈格格地一阵轻笑,她用丁香玉舌在我的嘴唇上舔舐着,我也伸出舌头去舔妈妈的舌头,却被她含在口里吮吸起来,她一面吮吸着我的舌头一面将一只手伸入了我的三角裤里握住了我那已然勃起的鸡巴。

  “妈妈。”

  我的手也探入了妈妈的胸衣里搓揉着她的一只乳房。

  “小新,可以喂妈妈吃你的火腿肠么?”

  “嗯。”

  妈妈蹲下身来拉掉了我的内裤,她樱嘴一张就含住了我的龟头。

  满屋子的人都静静地看着我们,我低头看着妈妈,只见她冲我抛了个媚眼,轻轻吮了吮我的龟头,然后又伸出舌头在我的肉棒上来回地舔舐着。

  这时表妹拿出手机在一旁拍起照来,舅舅则隔着裤子摸着鸡巴。

  “宝贝,舒服么?”

  妈妈妩媚地冲我一笑,她问我的同时舌头还在我的肉棒上舔舐着。

  “嗯,好舒服。”

  “你也帮妈妈舔好么?”

  妈妈说着又站起身来,她转过身去将臀部冲我高高翘起着,我轻轻拉开她的那条丁字裤,妈妈的浪屄便暴露在我的眼前,我凑上前去用舌尖在她的那条肉缝上舔舐了一下。

  “宝贝,快舔妈妈的里面。”

  妈妈淫荡地冲我摇着屁股说道。

  “呃!”

  我双手放在妈妈的屁股上轻轻分开了她的臀缝,妈妈的那条迷人的肉缝也随之张开来,露出了一个粉红色的肉洞,里面还在往外渗着水呢!

  我舌尖一递就顶开了那个肉洞,妈妈的里面渗出一股蜜汁来,被我一滴不剩地吸到了嘴里。

  “啊,好爽啊!”

  妈妈撅着屁股浪叫着道。

  表妹走近来说道:“表哥,你把舌头伸进去让我拍个照。”

  我于是将舌尖伸入妈妈的阴道里面让表妹拍了一张帮妈妈口交的特写照。

  “哇!好棒哦!”

  表妹夸张地赞叹着道,“表哥,现在你把鸡巴插进去让我再拍几张你们母子乱伦性交的照片好么?”

  妈妈把手伸到两腿之间主动地掰开了她那蝴蝶形的小阴唇,意思很明显是要我从后面肏进去让表妹拍照。

  我看了看爸爸,又看了看舅舅,两个男人的裤子都搭起了帐篷,舅舅猛吞着口水,他一定是很想代替我吧?

  “妈妈,”

  我分开妈妈的两腿,将龟头抵在她的阴道口处,我们的性器官像是心有灵犀一般,龟头刚挨到妈妈的屄口处她的两片阴唇就张开来,好像是一位热情的妃子在迎接君王的到来。“我要进去了!”

  我说。

  “小新,快插进来,用妈妈生给你的大鸡巴插进来肏你的亲妈妈吧!”

  妈妈淫荡骚媚的浪叫声足以令金石为之熔化。我下身一挺就与她合为一体了。

  表妹脸儿红红的,她收好了手机也脱光了身上的衣物。她身材比例虽然比不上妈妈,但也要算是一位少见的美女了,而且由于年轻,她的皮肤更为娇嫩,处处透着一股浓郁的青春的气息。像她这样青涩的美女对中年男人来说应该更具一种独有的魅力。

  “爸,姑父,你们也都脱了吧,好么?”

  表妹双手托起乳房魅惑地道。

  舅舅喘着粗气开始脱衣了,爸爸却犹豫不决地看着妈妈,在得到妈妈的鼓励之后他也脱去了身上的衣物。

  表妹格格地笑着将两个男人拉到一起,她蹲下身来,一手一个地握住了两根硕大的鸡巴,轮流地放在口里吮吸起来。

  “小新,你去帮舅妈也脱了吧!”

  妈妈回头看着我说道。

  我知道妈妈的意思,她是怕舅妈一个人被冷落在一旁不好。我于是抽出鸡巴走到舅妈身边,舅妈十分配合地让我脱光了身上的衣物。

  我也把舅妈拉到了妈妈跟前,一双手在两个娇躯上抚摸着,两个女人也都托起乳房让我亲吻。

  “妈妈,您也过来吧。”

  妈妈向外婆发出了邀请。

  外婆面色绯红地摇了摇头,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舅舅一把拉到了身边。

  “志农,不要。”

  外婆羞红着脸道。

  “妈,姐夫都肏了您,我也要肏您的屄。”

  舅舅不由分说地脱光了外婆的衣服,外婆不再挣扎,任由舅舅把她搂在怀里,舅舅将硕大的龟头顶在了她的屄口处时外婆“啊”地一声惊叫着道:“志农,你的~太大了。”

  “妈,我轻一点弄好了。”

  舅舅一把抱起外婆将她放在了床上,只见他将龟头顶在外婆的屄口处轻轻地逗弄着,弄得外婆很快就流出了水来。

  “妈,可以了吗?”

  舅舅问道。

  “嗯,你慢一点进~喔,好胀啊!”

  “妈妈,舒服吗?”

  “嗯,你和你爸爸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妈妈又好像回到从前了呢!”

  这时爸爸也面对面地将肉棒插入了表妹的浪屄里,他一面肏弄着侄女的骚屄,一面和她亲吻着。

  “小新,”

  妈妈伸手握住了我的鸡巴,她把我的龟头抵在舅妈的两腿中间微笑着道:“快肏你的舅妈吧!”

  舅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姐姐,你是小新的亲妈妈,还是你先弄吧。”

  妈妈嫣然一笑道:“弟妹啊,我这个妈妈早就让他给肏腻了,小新更愿意肏你的屄呢!”

  我说:“妈妈,您的屄我一辈子也肏不腻。”

  妈妈“噗嗤”一笑,说道:“不腻就好,咱们母子两个天天都可以肏的,所以你还是先肏你舅妈好了。小新,你可一定要把你舅妈肏得舒舒服服的呀,知道么?”

  说话间,她已经把我的鸡巴插入了舅妈的阴道里。我一面肏着舅妈的毛屄,一面将嘴递过去跟妈妈来了个法式热吻。

  三对男女捉对儿肏着屄,满屋子里淫声浪语,场面淫糜之极。

  外婆第一个达到了高潮,她被自己的亲儿子肏得浪叫连声,很快就不行了。

  舅舅拔出鸡巴红着眼睛望着妈妈,妈妈连忙摇手道:“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姐姐不会跟你肏的。”

  “为什么?”

  舅舅恨恨地道。

  “不为什么,”

  妈妈说,“你不是说性交是一件快乐的事么?姐姐只想跟能让我快乐的人做。”

  “姐姐,你怎么知道我就不能让你快乐呢?”

  “因为姐姐的一颗心已经交给我老公和我儿子了,只有他们才会令我感到快乐。”

  舅舅见妈妈的语气十分坚定,他只好又走到了表妹的身后,爸爸知趣地退出了鸡巴,让他们父女两个交媾在了一起。

  “弟妹,麻烦你跟我老公肏屄好么?姐姐想要跟我儿子肏了呢!”

  妈妈这样说道。

  舅妈点了点头,她要我狠狠地肏了她几下,然后又投入了爸爸的怀抱。

  我和妈妈又一次交合了,她还是穿着那条丁字裤,这一次我们面对面地性交,由于她的个头比我高,她踢掉了高跟鞋,赤脚站在地上,我则顶起脚尖跟她交媾着。

  妈妈看出我这样肏她挺累的,于是她在外婆的身边躺了下来,我站在床前操起她的两条玉腿将鸡巴肏进去在妈妈的阴道里来回地抽送着。

  我一心一意地肏弄着自己的亲妈妈,妈妈也将修长的美腿搭在我的肩膀上,她挺起下身迎合着我的抽送,妈妈的阴道里很快就被我肏出了许多的淫液,以至于我的鸡巴在她的阴道里面抽插时发出了“扑哧扑哧”的响声,弄得妈妈满脸通红的很有些不好意思。

  “小新,妈妈是不是很骚啊?”

  妈妈红着脸问道。

  “是呢!妈妈是个骚狐狸嘛!”

  “那你怕不怕妈妈吸光你的阳精呢?”

  “不怕,我本来就是妈妈生的,顶多是把这条命还给妈妈罢了。”

  “我才不要你这样还呢!妈妈要你好好的活着,每天都用妈妈生给你的大鸡巴肏妈妈,让妈妈性福快乐,喂妈妈喝你的蒙牛奶。”

  这时,躺在一旁的外婆已经从高潮中回过神来,她问妈妈道:“云芬,你说什么蒙牛奶啊?”

  妈妈“噗嗤”一笑,说道:“妈,小新的蒙牛奶您也喝过的,怎么反倒问起女儿来了?”

  外婆不解地道:“我哪喝过什么蒙牛奶啊?”

  妈妈格格地笑个不停,她说:“小新,你把奶嘴塞到你外婆的嘴里喂她喝你的蒙牛奶啊!”

  我答应了一声,从妈妈的骚屄里抽出鸡巴又插入了外婆的老屄里。外婆“喔”地一声浪叫,说:“原来是这么个蒙牛奶呀!乖孙儿,快抽出来,外婆的屄里还敏感着呢!”

  我说:“外婆,您不是想喝我的蒙牛奶吗?”

  外婆道:“亲外孙的蒙牛奶外婆自然是爱喝的,不过外婆刚才让你舅舅给喂得太饱了,你还是喂你妈妈喝吧。”

  我于是又将鸡巴从外婆的老屄里抽出来再一次插入了妈妈的骚屄里。

  这时爸爸一把抱起舅妈,也将她放在床上,就在我身边肏弄起来,他快速地抽送了一阵,肏得舅妈浪叫不止,没过多久爸爸也在舅妈的毛屄里射精了!

  “老公,你留着点儿也喂咱妈喝喝。”

  妈妈提醒爸爸说。

  “呃,”

  爸爸连忙从舅妈的浪屄里抽出鸡巴,他走到外婆面前将龟头顶进去将最后的几滴精液挤出来喂到了外婆的竖嘴里。

  不一会舅舅也在表妹的嫩屄里射精了,他抱着表妹走到床前,也抽出鸡巴将沾满了精液的肉棒塞入了外婆的老屄里抽送了几下。

  最后就只剩下我和妈妈了,我小心地抽送着,并不急于很快就射精,我只想慢慢地体会着跟妈妈性交的快乐,妈妈似乎也和我所想的一致,她星眸微闭,玉颊生春,一双修长的美腿紧紧地缠在我身上,我们这一对母子都沉醉在乱伦性交的快乐之中!

  我只愿时间停留,这一刻成为永久!

  妈妈,我好爱好爱您!我的整个身子都是从您的阴道里生出来的,现在我自然无法全部地回到生我的地方去,但我要把我身上最精华的部分交给您,让您快乐,给您欢愉;我自然无法再重回您的子宫,用我的双眼去领略我出生之地的美妙风景,但我可以将龟头插入到您的子宫,用马眼去领略,用精液去重游故地!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之是在全家人的眼皮底下内射了妈妈,当我抽出鸡巴后,妈妈大张着双腿,让我射入的精液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来,大家都静静地看着,谁也没有出声。

  妈妈的俏脸儿变得通红,她自然是有些害羞的,因为她阴道里流出来的可是她亲生儿子的精液啊!')##ThefilewassavedusingTrialversionofChmDecompiler.DownloadChmDecompilerfrom:(结尾英文忽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