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续集 第25章、其乐融融一家人

作品:爸爸让我cao妈妈|作者:主治大夫|分类:其他|更新:2019-08-21 22:41:34|下载:爸爸让我cao妈妈TXT下载
  昨天妈妈还跟爸爸通过电话,爸爸说可能要到阴历二十八才能回来,没想到他却提前两天就回来了。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

  爸爸敲门的时候妈妈正坐在我的鸡巴上,咱们母子两个正情意绵绵地说着话呢!

  听到是爸爸在敲门,妈妈连忙站起身来围了条浴巾就去开门了。

  虽说让我肏妈妈原本就是爸爸的主意,可让他一回家就看见我们母子乱伦性交总是不大好,所以我赶紧穿了条内裤在身上也跟着出去了。

  妈妈走到门口,她把爸爸让进屋来之后又随手关好了门。

  “老公,可想死我了!”

  妈妈上前搂住爸爸就亲吻起来。

  “老婆,怎么你在洗澡啊?”

  一阵亲吻之后爸爸看着妈妈说道。

  “是呢!”

  妈妈将爸爸带回来的行李包放在墙角,又替他取下了围脖,然后问道:“老公,你不是说还要过几天才能回来的么?怎么提前回来了?”

  “我因为临时弄到了一张飞机票,所以就提前回来了。怎么,不欢迎啊?”

  爸爸穿着一身深灰色西装,脸上风尘仆仆的,神情略显疲惫。

  “谁说不欢迎了呀?我就问问嘛!你见过妈妈了么?”

  妈妈一面说话一面又帮着爸爸脱下了外套。

  “见过了。我给你妈带了件毛衣,她老人家还挺高兴的呢。老婆,怎么大白天的就在洗澡啊?”

  “爸爸。”

  我过去打了声招呼。

  “嗬!原来你们母子两个在洗鸳鸯浴啊!小新,你又长高了呢。”

  爸爸走过来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

  “怎么样,跟你妈有结果了吗?”

  “什么结果啊?”

  爸爸的话让我听得是一头雾水,有听没有懂了!

  “我是说你有没有把你妈妈的肚子搞大呢?”

  “还没呢!”

  我说。

  真想不到爸爸说的是这事儿,看起来他也同样在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呢!

  一阵寒暄之后,妈妈要爸爸跟咱们一起洗澡,爸爸自然是答应了,他说这一路舟车劳顿,正想洗个澡消除一下旅途的疲劳。于是妈妈帮爸爸脱光了身上的衣物,一家三口就进了卫生间。

  妈妈取下围在身上的浴巾,她见我下身穿着条短裤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小新,在爸爸面前还怕羞么?”

  说着她伸手一拉就脱掉了我的短裤。半年不见,爸爸的鸡巴还是那么粗大,而我的鸡巴却又长大一些了。

  “嘿!老婆,你儿子的鸡巴长得挺快的嘛!是不是每天肏屄肏的呀?”

  爸爸开玩笑地道。

  妈妈轻轻打了爸爸一下,说道:“你说啥呢!哪有你这样做爸爸的呀?”

  爸爸哈哈一笑道:“像我这样做爸爸的,天底下应该没有几个吧?”

  “还能有几个?也就只有你这一个罢了。”

  妈妈说着就开始帮爸爸洗起澡来,洗到鸡巴时她一把抓住我的肉棒说道:“你们父子俩比比看。”

  我说:“肯定是爸爸的大了。”

  妈妈将我和爸爸的鸡巴凑到一起比了比,长度我已经很接近爸爸的了,可论到粗度我却还差得远,不过硬度呢爸爸却比我差多了。

  “怎么样啊老婆?还是儿子的鸡巴更对你的胃口吧?”

  爸爸说。

  “错错错!是老公的鸡巴更对我的胃口,”

  妈妈说着低下头去用舌头舔了舔爸爸的龟头,接着她又冲我翘起屁股浪声说道:“至于儿子的鸡巴么,应该说是更对我的屄口呢!”

  哇操!妈妈的意思是要我当着爸爸的面跟她性交呢!

  爸爸见我神色尴尬地看着他,便道:“你还愣着干嘛?快肏你妈啊!”

  “呃。”

  我上前一步,龟头凑过去找准了位置轻轻一顶就肏了进去。

  妈妈“喔”地一声浪叫,张口就含住爸爸的鸡巴吮吸起来。

  我们父子的两根鸡巴就这么同时插在了妈妈的上下两张口里了。

  “老婆,我的鸡巴怎么好像还是不够硬啊?”

  爸爸有些无奈地道。

  妈妈吮吸了几口爸爸的那根有点发黑的大鸡巴,她安慰着道:“老公,你是长途跋涉太累了吧?要不咱们先洗个澡休息一下,晚上再弄怎么样?”

  “那小新呢?”

  爸爸问。

  “他这几天弄的还少么?”

  妈妈微笑着站起身来,随着她这一起身我的鸡巴便滑出了她的阴道。

  “那也要尊重他的意愿啊!”

  爸爸说。

  “老公你也太民主了吧?连这种事情也要征求他的意见呀?”

  妈妈又笑着回头问我道:“宝贝,你爸让我问你呢!你还想不想继续肏妈妈的屄啊?”

  “呃,那我今晚上可不可以跟你们一起睡啊?”

  “这个还用问吗?”

  爸爸摸了摸我的头笑道,“没你帮忙,爸爸还真搞不定你妈妈呢!”

  洗完澡我们一起上床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妈妈已不在身边。我和爸爸穿好衣服下楼来,只见妈妈跟外婆正在厨房里忙活着准备晚餐呢!

  “妈,您去休息一会吧,这里的事儿就让我和云芬来做好啦!”

  爸爸一向都挺会讨好外婆的。

  “不用不用,你和小新一边歇着去,厨房里可不是你们男人呆的地方。”

  外婆轻推了一下爸爸说道。

  晚餐的菜肴很快就被端上了桌,今天的晚餐还真是挺丰盛的:一碗水煮鸡,一碗清蒸鱼,一碗风干牛肉,一碗青菜和一碗汤。汤是我最爱喝的薯粉鸡杂汤。

  到了吃饭的时候也不见舅妈下楼来,于是我问道:“舅妈呢?”

  “她呀,又回娘家去了!”

  外婆没好气地说。

  “不是昨天才去的吗?”

  我说。

  “她大哥大嫂回来了。”

  妈妈解释说。

  舅妈不在我还真免去了许多尴尬。吃完饭我们一家人围在外婆的房间里看了一会电视,边看边拉家常,时间过得真快,一下子就到了晚上九点多。

  “云芬啊,煜杰今天也累了,你们还是早点上去休息吧。”

  外婆对爸爸倒是挺关心的呢。

  “嗯,您也早点睡吧。”

  妈妈说,“对了,爸爸那还用我帮忙么?”

  “不用了,你们去吧。小新,你今晚上就跟外婆睡吧,别吵了你爸妈。”

  “外婆,我~”我一下傻眼了,心想:外婆可真是的,今晚上我还想跟爸妈玩3P呢!

  妈妈看了看爸爸和我,她微微一笑说道:“妈,小新好久没见到他爸爸了,就让他陪陪他爸爸吧。”

  “呃,这样也行。我是怕他会吵着你们呢!”

  外婆说道。

  跟外婆道了晚安,我们一家三口就上了楼。房间里早已开好了空调,屋里暖洋洋的可舒服了!

  “老公,我来帮你脱衣吧。”

  妈妈说着就脱光了爸爸身上的衣服,爸爸的鸡巴软软地垂着,规模倒是不小。

  “妈妈,我也要您帮我脱。”

  “好好好,我的小老公。”

  妈妈格格地一笑,又把我脱了个一丝不挂。

  “现在你们谁来帮我脱呢?”

  妈妈站起身来微笑着道。

  我说:“爸爸,您个头高,您就帮妈妈脱衣服;我个头矮,我就帮妈妈脱裤子吧,好不好?”

  妈妈“噗嗤”一声笑了:“你呀,便宜尽让你占了!”

  于是我和爸爸分工合作很快就脱光了妈妈身上的衣服,我故意留着丝袜没有脱,妈妈修长的美腿配上那条黑色的网状丝袜显得尤其性感。

  “老公,亲一个。”

  妈妈双手托起胸前的那一对丰乳冲爸爸媚笑着道。爸爸一低头就含住了妈妈的一个乳头吮吸起来。

  “妈妈,我也要亲。”

  我说。

  “宝贝,你亲妈妈的下面好啦!”

  妈妈说着分开了两条玉腿,她的阴毛不是很多,只在阴阜部位稀稀疏疏的生有一些,下面的那条肉缝紧紧地合拢着,两片蝴蝶形的小阴唇露在外面,看上去很美。

  我钻到爸妈两个人之间,舌尖一递就舔到了妈妈的小阴唇。妈妈的娇躯微微颤抖了一下,那两片蝴蝶翅膀被我舔得一下子就张开了,我的舌头顺势又伸入到了她的阴道里面。

  “啊,好爽!”

  妈妈轻扭着娇躯,下面又湿了!

  “老婆,下流了吧?”

  爸爸呵呵一笑说道。

  “嗯,下流了呢!你们父子两个欺负我一个,还能不下流么?”

  爸爸伸出一只手来摸了摸妈妈的阴户,他说:“岂止是下流呀,简直就是淫水泛滥嘛!”

  “老公,咱们快上床去弄吧,淫妇想要挨肏了呢!”

  妈妈竟然自称是淫妇,实在是骚到家了!

  于是战场又转移到了床上。

  妈妈一手握住一根鸡巴,她先亲了亲爸爸的,又舔了舔我的,然后淫笑着说道:“你们父子两个谁先上啊?”

  爸爸说:“小新,你鸡巴小一点,还是你先上吧!”

  我自然也要客气一番的,我说:“爸,我跟妈妈昨天还弄过的,还是您先上吧!”

  妈妈格格地笑了,她说:“你们两个倒客气起来了!这样吧,你们两个一起上。”

  “一起上?那谁肏屄啊?”

  爸爸问。

  “两个人都肏屄,好么?”

  “老婆,你儿子的鸡巴比以前长大了好多,一屄两屌你受得了吗?”

  “谁说一屄两屌了呀?一屄一屌不行么?”

  “一屄一屌?那不是还有一个屌得歇空吗?”

  “傻瓜!老公,我是说咱们把外婆叫上来,这样不就是一屄一屌了么?”

  “老婆,你可真会开玩笑耶!老人家的玩笑可是不能随便乱开的呀!”

  爸爸有些吃惊地道。

  “谁跟你开玩笑呀?老公我说的可是真的呢!我问你:你想不想肏我妈呢?”

  爸爸脸涩涩地道:“老婆,你不是耍我的吧?”

  “老公,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儿子早就肏过他外婆的屄了呢!小新你说是不是啊?”

  我无比兴奋地点了点头,看来今晚上不是3P而是4P了!

  “可是,”

  爸爸有些犹豫地说,“你妈她愿不愿意啊?”

  “你放心,我妈对你这个女婿一向都是宠爱有加的,只要你愿意就行,她没有不肯的。”

  爸爸又道:“可我这根肉棒不是太顶力啊!”

  妈妈“噗嗤”一声笑了,她说:“你这个人呀就是爱替别人着想,说不定我妈爱的就是你这根鸡巴呢!”

  妈妈说完就披了件棉衣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妈妈上来了,她说:“我妈她还挺害羞的呢!这样吧老公,先委屈你一下,你把眼睛给蒙上,等你肏了她的屄就没事了。”

  这主意正合了爸爸的心意,他也觉得跟岳母娘裸裎相见挺尴尬的,于是就用枕巾盖在了头上。

  妈妈又再一次下楼去了,这一回外婆总算是跟在她身后上来了,她脸儿红红的,别扭得像个新婚的小媳妇。妈妈叫我帮忙替外婆脱了衣服,她自己则趴在爸爸的下身上用口吮吸舔舐着那根肉棒。

  “妈,您可以上来了!”

  妈妈扶着爸爸的鸡巴对外婆说道,那东西虽然还不是太硬,但插入应该没问题。

  外婆光着身子站在床前,她看了看爸爸的那根肉棒,说:“妈还是下去吧,这样怪羞人的。”

  妈妈说:“您都这样了,还推辞什么嘛!是不是嫌你女婿的鸡巴不够硬啊?”

  “你都说到哪去了!”

  外婆像是下定了决心,她说:“也罢,你们可不许笑话我!”

  说着,她往手心里吐了口吐沫抹在下身上,然后跨骑在爸爸的身上就用她那老屄去套爸爸的鸡巴,一套却没有套进去。

  妈妈在一旁说道:“妈妈,您下面还没充分湿润,让小新先帮您弄一弄吧!”

  外婆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我知道她是同意了,就走到她身后挺起鸡巴肏了进去。

  “喔!”

  外婆满足地叫了一声。

  我扶着外婆的大白屁股抽送着鸡巴,双手从她身子两侧绕过去玩弄着她那一对稍稍有点下垂的大奶子。外婆的里面很快就被我给弄出了水来。

  我说:“妈妈,可以了吗?”

  妈妈伸手在外婆的屄口处摸了摸,“可以了。”

  她说。

  于是我又抽出了鸡巴,妈妈用手套弄了一下爸爸的肉棒,对外婆道:“妈妈,您现在试试看。”

  外婆红着脸点了点头,她娇躯往下一沉,只听得她“啊”地一声浪叫着就跟爸爸交媾在了一起。

  “舒服么?”

  妈妈问。

  “嗯,好舒服!”

  妈妈于是掀开了蒙在爸爸头上的枕巾说道:“老公,你快看啊,你岳母娘还挺性感的吧?”

  “妈,”

  爸爸叫了一声,神色有些不大自然。

  外婆“嘤咛”一声,便用双手蒙住了脸,她坐在爸爸的鸡巴上害羞地道:“让你笑话了是不是啊?”

  爸爸坐了起来,他拿开外婆的手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说道:“不,妈妈,您能够主动上楼来,煜杰真的非常非常感谢您!”

  “可是~妈妈又老又丑的,你很失望吧?”

  爸爸双手扶着外婆的腰鸡巴不停地往上挺着,他说:“妈妈,您一直都这么漂亮,一点都不老!”

  外婆娇羞地道:“好女婿,你不嫌妈妈也就罢了,还说什么漂不漂亮啊!”

  爸爸说:“您可能还不知道吧,我头一回看见您还以为看见神仙娘娘了呢!想不到老天有眼,居然让我干到了您,这不是在做梦吧?”

  外婆慢慢也放开了,她说:“真的么?你那么英俊潇洒,妈妈也很心动呢!”

  爸爸轻轻地吻了一下外婆的嘴唇,外婆红着脸看了看我和妈妈,她说:“你们可别笑话我呀!”

  妈妈也一把抱住了我说:“妈妈,我不也让自己的亲生儿子给肏了么?哪里还有资格笑话您啊!”

  外婆于是回应着爸爸的亲吻,他们越吻越热烈,两个肉体紧贴在一起,爸爸的一双大手在外婆全裸的娇躯上四处游走抚摸着,外婆则疯狂地扭腰摆臀,这一对女婿和岳母就在我们母子俩的眼皮底下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乱伦性交!

  “小新,快把你的鸡巴插进来,妈妈想要跟宝贝亲儿子性交了!”

  妈妈显然发起骚来了,她躺在爸爸的身边,双腿高举,挺起下身冲我浪叫着道。

  她那穿着网状丝袜的一双美腿格外撩人心弦,两腿间的肉缝微微张开着并且流着淫水。不用说我,任谁看到妈妈这一副妖冶淫荡的骚模样也会忍不住扑过去肏她的。

  我叫了一声亲妈妈,就扑到她身上挺起下身将已然勃起的大鸡巴插入了我亲生母亲的骚屄里。

  这时爸爸也在妈妈身边躺了下来,外婆骑在他身上又挺又摇地耸弄着。

  她说:“好女儿,你不是说煜杰的鸡巴硬不起来么?妈妈怎么觉得他好硬好硬的啊?”

  妈妈“噗嗤”一笑道:“真的啊?您让我看一看。”

  外婆于是抬起下身,只留一个龟头在里面,果然爸爸的鸡巴硬邦邦的像根铁棒似的。

  “好神奇耶!”

  “真的呢!”

  我和妈妈都看得目瞪口呆了!

  “老公,这是怎么一回事啊?你的病什么时候治好了呢?怎么我都不知道啊?”

  妈妈伸手捏了捏爸爸的阴茎根部,脸上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也不知道啊,兴许只是暂时的吧?”

  爸爸一个翻身将外婆压在了身子底下,“妈妈,我不管了,哪怕只是昙花一现我也要跟您肏个痛快。”

  “好女婿,亲丈夫!”

  外婆被爸爸的鸡巴肏得浪叫不止了!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说:“妈妈,我知道爸爸的病是谁治好的了!”

  “是谁?”

  妈妈问。

  “是外婆啊!”

  外婆本来是闭着眼睛在享受着爸爸的肏弄,她一脸陶醉的神色,显然是被爸爸弄得非常的舒服,听到我说的话后她睁开眼睛看着我说道:“外婆哪有什么法子可以治好你爸爸的病呀?”

  妈妈也说:“是啊,你是在瞎掰吧?”

  我说:“妈妈,可能连外婆自己也不知道她可以治好爸爸的病呢!您想一想看,外公都已经半身不遂了,唯独鸡巴还是那么硬,会不会是外婆身上有一种特异功能,凡是跟她性交的男性鸡巴都可以变得非常坚挺的呢?”

  妈妈恍然大悟地道:“是呢!你说的确实很有道理。”

  外婆道:“我哪有什么特异功能呀,你外公的鸡巴一向就是很坚挺的。”

  妈妈说:“按说爸爸的年龄也不小了,一般的男人到了他老人家这个年龄性功能都已经不怎么行的了,何况他又瘫痪在床上呢?妈,说不定您的屄水真的可以治疗男性的阳痿不举呢!”

  爸爸一边肏着外婆一边说道:“妈,真太谢谢您了!想不到我林煜杰还有雄起的一天呢!”

  外婆一面迎合着爸爸的肏弄一面说道:“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了,也许是你头一回跟岳母娘性交太兴奋的缘故也不一定呢!”

  妈妈说:“不管怎样,这几天您就辛苦一下每天跟他肏屄好么?”

  “哎呀,这咋行啊?那样妈妈不成了淫妇了么?”

  “妈,您这是在帮他治病嘛!”

  爸爸越肏越兴奋了,他说:“儿子,咱们父子俩比试一下怎么样啊?”

  我问道:“怎么比试呀?”

  爸爸道:“你肏妈妈,我肏外婆,看谁在一分钟之内肏的次数多,怎么样?”

  “嗯!”

  妈妈“呸”地一声道:“你们两个可真无聊。”

  话虽这么说,妈妈和外婆还是摆好了挨肏的架势——两个人都高举着双腿露出下身,等着我们父子俩开肏呢!

  哇操!真是够淫荡的!

  规矩很快就定下来了:由妈妈负责计时,外婆负责喊开肏。随着外婆的一声令下,我和爸爸的两根鸡巴分别在妈妈和外婆的屄里快速地肏弄着,我们一边肏一边数,屋子里淫声浪叫地响成了一片。

  时间一到,妈妈大喊一声:“停!”

  爸爸一百零五下,我一百零八下,最后我仅以多肏了三下而惊险胜出。

  “儿子,还是后生可畏呀!”

  爸爸说。

  外婆被爸爸方才这一阵猛肏弄得是气喘吁吁,她此时松了一口气说道:“煜杰,其实你也不算输,你们两个这么比本来就不公平。”

  我不服地道:“怎么不公平?”

  外婆笑着说道:“你爸爸的鸡巴比你的要长,每肏一次屄鸡巴移动的距离也相应的要长一点,花费的时间自然也会要多一些。”

  我说:“爸爸的鸡巴顶多就比我长了两公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呀!”

  外婆道:“只肏一次当然可以忽略不计,可是一百多次下来就会有区别了。你们的胜负本来就只有三次而已嘛!”

  哼!外婆有了新欢就忘了我这个旧爱啦!平时在妈妈面前她都是帮我说话的,现在却帮着爸爸说话了。

  这时妈妈说话了:“行了,你们父子两个就算打个平手好么?”

  我虽然不服,可既然妈妈也这么说了,我也只好作罢。接着我又提议妈妈和外婆比一比。

  我说:“你们两个坐在我和爸爸身上,看谁一分钟之内套弄的次数多怎么样?”

  外婆“哎呀”一声道:“这样好羞人啊!再说我一个老太婆哪里比得过你妈妈呀?”

  妈妈格格一笑道:“妈,您就比一比嘛!反正是肏屄,这样比着肏屄更有趣嘛!”

  外婆犹豫了一下,说道:“那我就跟我亲外孙肏。”妈妈“噗嗤”一笑道:“您可真会选肏屄对象呢!小新的鸡巴短小一些,您这样是不是也不公平呢?”

  外婆道:“算了吧你!妈妈比你大一截,年龄上更不公平呢!”

  妈妈说:“年龄越大越有经验呀。”

  外婆道:“这又不是比技巧,经验有什么用啊?”

  第二场比试开始了!

  这一次由我负责计时,爸爸负责喊开肏。爸爸一声令下,妈妈和外婆便耸动着娇躯套弄起我和爸爸的鸡巴来。

  半分钟过去了,妈妈和外婆此起彼伏的,两个人肏屄的次数都差不多。但接下来外婆就不行了,到四十秒时她已经明显慢了下来,妈妈却还是那么快。又过了十秒钟,外婆趴在我身上动不了了,她口里喘着粗气浑身瘫软地达到了高潮!

  “闺女,妈妈不行了!”

  妈妈格格地浪笑着道:“妈,您可真是老了呢,怎么这么不经肏啊?”

  这一场比试是高下立判。

  接下来咱们一家人中场休息了一会儿,在妈妈的建议之下我们又开始了第三场比试。

  这一次由妈妈帮我口交,外婆帮爸爸口交,不计时间,我和爸爸谁先射精谁算输,妈妈和外婆则比谁先让口交对象射精算谁赢。

  可以说我和爸爸的比拼主要靠实力,妈妈和外婆的比拼则要靠技术。

  这可是一场胜负难料的比试!')ThisfilewassavedusingUNREGISTEREDversionofChmDecompiler.DownloadChmDecompilerat:(结尾英文忽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