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续集 第24章、久旷的怨妇

作品:爸爸让我cao妈妈|作者:主治大夫|分类:其他|更新:2019-08-21 22:41:34|下载:爸爸让我cao妈妈TXT下载
  “舅妈!”

  我大吃了一惊,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小新,怎么你跟外婆睡觉也是光着身子的么?”

  舅妈说话的时候唇边挂着一丝暧昧的笑容。

  “我~我刚刚才脱的裤子~”“哦?那你这东西上面黏黏糊糊的又怎么解释呢?”

  舅妈将那只握过我鸡巴的手摊开来放在鼻子上闻了闻。

  “舅妈,我~”撒谎本来就不是我所擅长的,我一时竟说不出话来了。

  “小新,你不会告诉舅妈说是你打手枪弄的吧?这味道可不光是男孩子精液的味道喔!”

  我不知所措地看着舅妈,心里一阵紧张,脑袋里顿时一片空白,在那种情况下我根本无法自圆其说了。

  “小新,你可真行呀!连外婆都敢肏呢!”

  舅妈看着我的眼睛说道。

  “我~我没有~”“你不用抵赖了,事实明摆着嘛!小新你也用不着害怕,舅妈也不是什么外人,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么!这样吧,午饭后你到舅妈的屋里来,舅妈有话跟你说。”

  舅妈飞快地说完了这些话就出去了,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她出去之后我越想越害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只恨自己太没用了,简直比蠢猪还要蠢!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是一小会儿,妈妈进来了,她看见我失魂落魄的样子立刻就明白了,她说:“小新,刚才你舅妈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我点了点头,把刚才的事情经过对妈妈说了一遍。妈妈的脸色十分的凝重,她小声地问我道:“她有没有说起妈妈呢?”

  我说:“这倒没有。”

  “嗯,不过以你舅妈的精明,她很快就会明白过来的。小新你千万不要承认,就说没有这回事知道么?反正她也没亲眼看见,你不承认她也没办法。”

  “可是~我刚才并没有否认啊!”

  一想到这里,我心里又骂自己是蠢猪了!要是我聪明一点的话结果也不至于这么糟糕了!我这个人读书还可以,不!现在看来是读书把自己给读成书呆子了,连最基本的应变能力都不具备。

  妈妈站在床前想了想,然后她出去了一下,不一会她和外婆一块进屋来了,妈妈简短地将事情经过跟外婆说了一遍,她说:“妈妈您看这事儿该怎么办好呢?”

  外婆不慌不忙地道:“玉兰她不是说要小新午饭后到她屋里去么?这就好办了!她无非是想跟小新玩玩,乖孙儿啊,到时候你一定要见机行事,把你舅妈给肏得服服帖帖的就没事了。”

  “妈,这怎么能行啊!”

  妈妈轻轻跺了跺脚说道。

  “这有什么不行的呀?”

  外婆反问道。

  “小新他还是个孩子呢!”

  “孩子又怎么啦?咱们两个都让他给肏了,也不在乎多肏一个舅妈呀!”

  “这不一样的,”

  妈妈说,“小新跟咱们那是有感情的,跟他舅妈那算个啥呀?反正我不同意!”

  妈妈的话让我十分感动,因为我知道她是非常地在乎我所以才会这样的,在她看来,外婆是自己人,我跟外婆发生肉体关系倒也没什么,而舅妈就不同了,她们两个本身就合不来,让我去肏舅妈就好像是挖她的心头肉送给舅妈一样的让她难以接受呢!

  “你怎么像个孩子似的一点都不懂事呢!”

  外婆说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吃什么干醋啊?小新又不是女孩子,他肏了玉兰又不会损失什么,难道你想要玉兰把咱们的丑事往外说才好么?”

  “这种事情她就算是往外说了别人也不会相信的,再说玉兰她也不是这种吃里扒外的人啊。”

  “你懂什么?人心隔肚皮,玉兰她跟咱们一向就合不来,就算她不会有意说出去,时间长了也难保不会漏出点口风来。小新,这事你听外婆的,下午你就去舅妈屋里,她若是真的想要你肏她,你就把她给肏了。”

  “外婆,我~我不想去。”

  我说。

  其实肏不肏舅妈我倒是无所谓,只是一来妈妈没同意,二来我也怕对不起舅舅。

  外婆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着妈妈说道:“你看吧,这都怪你,你不同意他当然不好去。”

  妈妈忽然看着我问道:“小新,你想肏你舅妈么?”

  “不想。”

  我说。

  “是真的不想还是故意说来应付妈妈的呢?”

  “妈妈,我说的是真话,我可以对天发誓的。”

  “嗯,你不用对天发誓,妈妈相信你。”

  妈妈俯下身来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小新,你去吧,听你外婆的话,要是舅妈真的想要你肏她你就肏她得了!”

  “妈妈,我不想去。”

  我说,这一回我是真的不想去了。

  “小新,外婆说的有道理,你是个男孩子,就算你肏了舅妈也不会损失什么的。”

  “妈妈,我只想肏您和外婆。”

  “这个妈妈知道,只要你是真心对妈妈的就行了,你明白么?你看妈妈不是也跟你外公肏过了么?”

  说到这里,妈妈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

  我知道妈妈对于跟外公性交的事儿一直都有些耿耿于怀,于是就趁机安慰她道:“妈妈,那不一样的,您那是在帮外婆的忙嘛!”

  “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可是昨天却~却差一点达到了高潮~哎呀小新,妈妈是不是真的是一个淫妇啊?”

  我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妈妈的问话呢,一旁的外婆帮我解了这个围,她说:“傻丫头,哪有女人跟男人性交不会产生快感的呀?”

  “可那是爸爸啊!”

  妈妈红着脸说道。

  “爸爸又怎么啦?爸爸难道就不是男人啦?我跟你说,别说是你爸爸,就算是一条狗,你让它弄上几弄也会有高潮的呢!”

  “哎呀妈妈,您真是的,谁会跟狗做啊?”

  “我只是打个比方嘛!昨天要不是你爸爸先射了,你肯定会达到高潮的,这正好证明你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呀!”

  “妈妈,这么说弟妹她也是情有可原的喽?”

  “唉!她常年一个人也真的挺不容易的,所以咱们家小新去满足她一下也未尝不可,我只是担心她~唉~”外婆连连地叹着气道。

  “妈,弟妹她应该不会在外面乱来吧?”

  妈妈说。

  “谁知道呢?但愿如此吧!”

  中午吃饭的时候舅妈很晚才从楼上下来,她身上穿着一套棉睡衣,头发很随意地垂在肩上,整个就一居家农妇的打扮。其实我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舅妈,发现她长得并不难看,她的皮肤很白,身材略显丰满,若是好好打扮打扮的话,说不定还是一位美女呢!只是她穿衣的品味实在是不敢恭维,在我的印象中她好像从来没有穿过一件时尚一点的衣服,全都是土里土气的,跟妈妈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就说这一天吧,中午妈妈穿着的是一身全黑的皮装——上身是一件皮夹克,拉链只拉到一半,露出里面的深紫色高领毛衣,下身是一条皮短裤,脚蹬一双黑色的长筒皮靴,短裤和皮靴之间露出一截修长的美腿儿,腿上套着一条纯黑色的羊毛裤袜。她那一头秀发扎了一个发髻,下半部分垂下来像一条马尾巴。她这一身黑色的装束衬托出她的皮肤越发的雪白粉嫩,再配上她那迷人的身段,优美的胸部和臀部曲线,连我这个儿子也看得是目瞪口呆,我几乎不敢相信我眼前的这位美女竟然是我的妈妈,而且还被我的鸡巴给征服了!

  巨大的反差令舅妈看上去更加显得有些土气,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舅妈才那么讨厌妈妈的吧?

  这餐中饭吃得很沉闷,舅妈只顾低着头吃饭,一句话也没说,连头都很少抬起来;妈妈呢好像也提不起说话的兴趣,她心里大概还在为待会儿我的任务而烦恼生气呢!外婆平素最爱唠叨,这会儿也一声不吭地吃着饭,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我就更是尴尬了,既不敢看舅妈,又不敢看妈妈,找外婆说话吧,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一餐饭吃得实在是无聊之极。

  舅妈第一个吃完,因为等会还要洗碗,所以她就在一旁干坐着。

  “舅妈,今天的碗让我来洗吧。”

  我讨好地道。

  “不用了,你们远来是客,怎么好让你们动手啊!”

  “弟妹,你就让他做一回吧!他平时在家里懒得要死,也该让他锻炼锻炼了。”

  妈妈说道。

  “不行!”

  外婆说话了,“他一个男孩子怎么能做这种女人做的事儿呢?玉兰你就上楼去休息吧,云芬洗一次碗也是应该的。”

  听外婆这么一说,舅妈也就不再客气,她起身就上楼去了,打我身边经过的时候她轻轻扯了一下我的衣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说道:“小新你怎么吃得这么慢啊?菜都凉了呢!”

  舅妈一离开,妈妈就打鼻子里哼了一声道:“骚货!就这么一会儿都等不及了呢。”

  外婆也看着我说道:“小新你慢慢吃,吃完饭再休息一会,不用理她的。”

  吃完饭我本来想帮妈妈一块洗碗的,可是却被外婆给制止了,她重男轻女的思想十分严重,在她看来男人洗碗那叫没出息。

  我被外婆拉到屋里去睡了个午觉,大约三点钟的样子外婆叫醒了我,我于是上楼来到舅妈的房门口,我轻轻地扣响了房间的门。

  “谁呀?”

  舅妈在屋里问道。

  “是我,小新。”

  “门没关,你推门进来就是了!”

  “呃。”

  于是我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外间是表妹的卧室,有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梳妆台和一张写字台。我又走进了里屋,只见这间卧室里有一张一米八宽的床,床对面是一个梳妆台,床的左侧靠墙摆放着一套浅灰色的布艺沙发,右侧一整扇墙全都做成了挂衣柜,柜子一共分为两层,上面一层是存放换季的床上用品的,下面的挂衣柜起码有一米八高。

  我进去时舅妈正躺在床上,她房间里开着热空调,温度起码有二十度以上。

  “舅妈。”

  我叫了一声。

  “小新,你到床边来,舅妈身上有点痛,你可不可以帮舅妈按一下摩啊?”

  她掀开身上盖着的薄被,于是我便看到了她那只穿着一套黑色半透明丝质内衣的丰满娇躯。

  哇操!没想到舅妈的一对乳房比妈妈的还要大呢!因为内衣的束缚,中间露出一条深深的乳沟,看上去十分的性感。

  舅妈趴在床上,让我先替她按摩背部。她身上的肉挺多的,而且又松又软,摸起来很舒服。

  我一颗心扑扑直跳,毕竟眼前的这位美女是我的舅妈啊!

  “小新,看你热得都出汗了!你把外衣脱了吧。”

  舅妈微笑着坐起身来开始帮我脱衣了,脱得只剩内衣裤时她停了下来。

  “现在帮我按按大腿吧。”

  她说。

  舅妈说着仰面平躺在了床上。她的下身仅有一条黑色的三角裤,而且还是半透明的,一眼就可以看见她那里面生着浓密的阴毛。

  我双手颤抖着帮她按了一会儿大腿,强烈的诱惑令我的肉棒顶起内裤搭起了帐篷。舅妈的身上发出一股浓郁的香水味,那味道很俗气,但却可以勾起我的欲望,我觉得都快要窒息了!

  这时舅妈伸出一只手来隔着裤子摸到了我的肉棒,她魅惑地道:“小新你真不老实,是不是对舅妈有所企图了呀?”

  我说:“没有。”

  “没有么?那你这东西怎么这么硬了呀?”

  “舅妈,我~”“傻孩子,你不用怕,舅妈又不会吃掉你,”

  她把嘴凑到我耳边轻声说道:“帮舅妈把内裤脱了吧!舅妈让你弄好么?”

  “舅妈,不要~”“你怕什么嘛!你不是连你妈妈和你外婆都嬲过了么?”

  “舅妈您别乱说,我~我没有~”“你还想抵赖么?那我问你:你要是没有肏过她们,为什么现在会在这里帮舅妈按摩呢?”

  “我~”我实在是无言以对了!

  舅妈突然自己脱掉了内裤,将一双肥美的大腿分开来,于是我便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她那女人身上最为隐秘的部位!

  我的天啊!她的阴毛竟然是如此的浓密,密密麻麻地绕着阴道周围生了一圈。

  咋一看我吓了一跳,可仔细一端详却又觉得非常诱人。外婆的是白虎屄,光溜溜的十分性感,整个阴户看得一清二楚;妈妈的是蝴蝶屄,只在阴阜部位生了些许的阴毛,肥厚的大阴唇和蝴蝶形的小阴唇同样也是一目了然;而舅妈的阴道口则被浓密的阴毛覆盖着,给人一种神秘感,因此也更显得淫荡妖冶。

  尤其是现在,舅妈的屄口处明显已经有淫水流了出来,周围的阴毛被打湿了黏成一团,一看就让人觉得她已经是春情勃发,欲火如焚了!

  “小新,快上了舅妈吧,舅妈让你肏好么?”

  舅妈冲我挺起毛屄的骚模样让我血脉喷张,我再也忍不住了,于是脱下了内裤,将已然勃起的鸡巴凑过去顶在了舅妈的屄口处。

  “小新,你真是人小鬼大呢!难怪连你妈妈这样的美人儿都对你动心了,你这根鸡巴好棒啊!快插进来肏你的亲舅妈呀!”

  我架起了舅妈的一条腿就将鸡巴肏了进去。舅妈“喔”地一声浪叫,她又脱掉了内衣,拉起我的手就放在了她的那一对大奶子上。

  “舅妈,舅舅跟表妹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一面肏弄着舅妈一面这样问道。

  “大概就这几天吧!你问这个做什么?”

  “万一舅舅知道我肏了舅妈,那我就死定了。”

  我说。

  “你不用怕,舅妈会保护你的。”

  舅妈说着一个翻身就骑到了我的身上,她又扭又挺又摇的,弄得我差一点就射了出去,“你知道么,你舅舅跟你表妹两个也乱伦了呢!”

  “啥?”

  我吃了一惊。

  “都怪婷婷那骚货,是她主动勾引了她爸爸。”

  “真有这回事啊?”

  “我亲眼看见的还能有假啊?所以我一生气就提前回来了,可那小骚货却硬是不肯回来。”

  原来如此啊!

  我不由同情起舅妈来,说到底她也是个受害者,难怪她一发现我的秘密就如此主动地来勾引我,她是想要以此来报复舅舅吧?

  “哼!他们做初一我就做十五,我陈玉兰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舅妈恨恨地道,“小新,往后舅妈就做你的女人好不好?”

  “嗯!”

  “好外甥,还是你疼舅妈。”

  舅妈坐在我的鸡巴上套弄了一会后又从我身上下来,她趴在床上翘起屁股让我从后面肏进去弄她。用这种狗交的姿势性交舅妈似乎很有感觉,我才弄了不到五分钟她就泄身了!

  “小新,你可真厉害,舅妈被你弄得爽死了~啊啊~这样不行~换一种姿势吧~啊啊啊~”她又换做了平躺着的姿势,我趴在她身上又一通猛顶狠肏,嬲得她浪叫不止,我也感觉快要射精了,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于是赶紧抽出鸡巴说道:“舅妈,您上了环吗?”

  “没有呢!小新你只管射好了,舅妈都不怕你怕什么呀?”

  我说:“万一你怀上了怎么办?”

  舅妈冲我妩媚地一笑,说道:“怀上了就生下来啊!小新,想不想要舅妈替你生个孩子呀?”

  “不想。”

  我说。

  “真的么?”

  “那样不是乱伦了吗?”

  “乱伦就乱伦!他们父女乱伦都不害臊,咱们两个又没有血缘关系,你怕什么嘛!”

  “不行的,舅妈,我看还是别射了吧?”

  我说。

  “你这样憋着怎么行?要不舅妈用口帮你弄出来?”

  “舅妈,您不怕脏吗?”

  我把湿漉漉的鸡巴挺到她嘴边说道。

  “傻孩子,这都是舅妈自己的淫水,有什么脏不脏的啊!”

  说着她小嘴一张就含住了我那根依然坚挺的大鸡巴,我像肏她的骚屄似的在她口里抽送着鸡巴,我感觉龟头一阵酥麻,忍不住“啊”地一声叫出声来,一股热精冲出马眼射到了舅妈的口里。

  “唔唔~”舅妈吞食着我的精液,好像在品尝什么美味佳肴一般,她伸出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舔舐着,我右手握住了鸡巴用力地将射精管里的精液全都挤了出来,然后龟头在她的脸颊上抹了抹,将残留在马眼处的少许精液抹在了她的脸上。

  “小新,谢谢你!”

  “您干嘛要谢我呢?”

  我说。

  “舅妈好久都没有这么爽过了,你知道么?”

  “您前一阵不是还在舅舅那里吗?”

  “别提你舅舅了,他现在对我根本就没兴趣,每次做爱都是应付罢了,一点情调也没有。对了小新,你老实交代你跟你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呀?”

  “我~我跟我妈妈真的没什么的。”

  “舅妈都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你还不肯承认么?傻孩子,舅妈不会说出去的,真的!”

  她见我还是不肯承认,于是又说道:“你跟你外婆总是有一腿喽?不然你鸡巴上的那股味儿是哪里来的呀?”

  我说:“舅妈您别问了好不好?”

  舅妈“噗嗤”一笑,说道:“这么说你是默认啦?好啦我不问了,舅妈才懒得管你跟谁肏过呢!不过你得答应舅妈,我需要的时候你就过来好么?”

  “嗯!”

  “小新你真是舅妈的好外甥!”

  舅妈说着就将我抱在了怀里。

  我觉得在舅妈屋里呆的时间够长的了,于是便跟她告辞了出来。我刚要下楼呢,就见对面咱们家的房门打开了,妈妈从里面走出来一把将我拉进了屋里。

  “你怎么在里面呆了那么久啊?”

  妈妈责备我说。

  我说:“我做完就出来了,又没有耽误时间。”

  “哼!你还真的跟她做啦?”

  妈妈拉长着脸道。

  “妈,不是您叫我跟舅妈做的吗?”

  “那你老实说你在她里面射精了么?”

  “没有。”

  我说。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妈妈不相信地“哼”了一声,她伸手过来就脱了我的裤子,然后一把握住了我的鸡巴放在鼻子下面闻了又闻。

  “哼!你还敢说没有射精么?”

  妈妈生气地看着我说道。

  “妈,我又没说我没有射精呀!”

  “你~你想耍赖么?”

  “谁耍赖啦?我真的没有在舅妈的屄里射精啊!我只是射在她的口里了嘛!”

  “算你还有一点良心!宝贝,快跟妈妈去卫生间,妈妈帮你洗一洗。”

  妈妈不由分说地就拉着我进了卫生间,她打开了浴霸,然后脱光了我身上的衣服,又将她自己的衣服也给脱光了。

  妈妈往手心里挤了些沐浴液,然后握住我的鸡巴就搓洗了起来。我刚射过精的鸡巴被她这么一搓就又勃起来了。

  妈妈打开莲蓬头对着我的鸡巴冲洗着,完了又凑过鼻子闻了闻,她似乎还是不满意,于是又帮我洗了一次,这一次她搓出了许多的泡沫后并不急于用水冲干净,而是转过身去冲我翘起了屁股说道:“宝贝,快把你的肉棒插到妈妈的屁眼里来。”

  我说:“妈妈您不是不喜欢肛交的吗?”

  妈妈“呸”地一声道:“谁要跟你肛交了?妈妈是要用肛门帮你洗掉那上面的骚味儿呢!”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啊!

  我于是掰开妈妈的臀缝,将坚挺的鸡巴插入了她的屁眼里。嘿!里面可真够紧的,夹得我的鸡巴很有感觉的呢!

  “你怎么不动啊?”

  妈妈说道。

  “呃。”

  我于是抽送了几下,感觉真的好爽。妈妈这已经是第二次让我肏她的屁眼了,不过这一次只肏了几下她就让我抽了出来,她又再一次帮我涂上了沐浴液用手搓洗了一遍,然后把我按在一条小矮凳上,这一次她用骚屄套住了我的鸡巴和我弄了起来。

  “妈妈,您这是帮我洗鸡巴还是我帮您洗骚屄呀?”

  我调侃她道。

  “这不都一样么?”

  妈妈搂着我的脖子娇躯一上一下地套弄着我的鸡巴,她说:“宝贝,你舅妈的屄骚么?”

  “没您的骚。”

  我说。

  “我哪里骚啦?”

  我说:“您哪都骚呢!”

  “宝贝,妈妈再骚也只在儿子面前骚。”

  “那外公呢?”

  “妈妈那是帮外婆的忙嘛!”

  妈妈红着脸道,“你要是不喜欢,妈妈就不再做了好么?”

  “不要,我喜欢看妈妈跟外公性交的样子。妈妈,外公的鸡巴又粗又长,嬲起来是不是很爽啊?”

  “呃,有一点啦!不过没有跟我宝贝亲儿子肏屄的爽。”

  “妈妈,我的鸡巴又没有外公的大,怎么会肏起来更爽呢?”

  “傻孩子,你的鸡巴又白又嫩的,样子好可爱呢!再说你勃起来的时候鸡巴特别硬,肏起屄来格外的舒爽。”

  “妈妈,下次您再跟外公性交的话记得可千万别让他在里面射精了啊!”

  “这个妈妈知道,”

  她说,“妈妈去买了一盒避孕套,下回外婆再让我跟外公性交的话,我就让他戴着套子做好么?”

  “那要是爸爸回来了呢?”

  我又问道。

  “让你爸爸也带套呀!”

  妈妈说道,“从今天起妈妈只让你一个人内射好不好啊?”

  “那爸爸会不会有意见啊?”

  “不会的,要我帮你生一个孩子这也是你爸爸的主意呢!等我怀上了你的孩子再让他内射也不迟啊!”

  “妈妈,为什么我射了那么多的精子给您,您都还没有怀上啊?”

  “兴许是妈妈年龄大了的缘故吧!”

  妈妈坐在我的鸡巴上,我们母子两个一边说话一边性交,妈妈有意放缓了性交的节奏,她似乎很享受这种亲子之间的感情交流,而我也才射过精没有多久,只想好好享受跟妈妈肉体结合的快乐,并不想过早地射精。

  我们母子正说着话呢,就听见外面的房门被敲响了。

  “咚咚,咚咚。”

  “谁呀?”

  妈妈大声问道。

  “查岗的来了。”

  门外的人这样说道。

  是爸爸的声音!

  原来是爸爸回来了!')##ThefilewassavedusingTrialversionofChmDecompiler.DownloadChmDecompilerfrom:(结尾英文忽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