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续集 第22章、乱成了一锅粥

作品:爸爸让我cao妈妈|作者:主治大夫|分类:其他|更新:2019-08-21 22:41:34|下载:爸爸让我cao妈妈TXT下载
  在咱们农村,几乎每家每户的青壮年劳动力都出去了,留在家里的非老即小,所以平时的生活十分单调,相互之间来往得很少,附近山上即使是大白天也难得看见人,只有到了春节期间才会突然热闹起来。

  白天无聊,我和妈妈喜欢去爬山。在咱们乡下到处都是山,山虽然都不怎么高,但树木葱郁,空气清新,是最好的天然氧吧。最令人高兴的是平时山上很少有人,只可惜此时正值冬季,天气实在是太冷,否则的话就是我和妈妈最好的野战场所了。

  这一天我们一口气爬上了山顶,只见到处是野草丛生,却不见高大的树木。

  我倒没什么,妈妈却已是气喘吁吁的了。

  “小新,好累啊,咱们休息一会儿吧。”

  “呃,好吧。”

  “你还有水么?”

  “没有了,刚才上山的时候给我一口气全喝光了。妈妈,您口渴了呀?”

  “有一点。”

  妈妈说道,“别看这山不高,爬起来还真有点费劲呢。”

  “妈妈,这座山有名字吗?”

  “当然有名字。”

  妈妈说。

  “那叫什么名字呢?”

  “好像是叫什么清泉岭吧。”

  “哦?既然叫清泉岭,那就应该有泉水啊!妈妈,您知道哪里有泉水吗?”

  “我也不清楚。小新,咱们找找看好么?”

  “好啊!”

  我说。

  我们在山上转了一圈,并没有看见什么清泉,我说:“妈妈,我想要尿尿了,您等我一会。”

  说着我就拉开裤拉链,从里面掏出鸡巴来,我正要尿尿呢,妈妈就过来了,她伸手握住了我的鸡巴,笑着说道:“小新,你这儿不就是一口清泉么?”

  我嘿嘿一笑,说道:“清泉算不上,骚泉还差不多。”

  妈妈在我面前蹲下身来,她伸出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舔舐了一下说道:“管他是清泉还是骚泉,妈妈现在口渴了,你喂妈妈喝点儿吧。”

  我说:“妈妈,这也能喝呀?”

  妈妈轻轻一笑,说道:“妈妈还没有喝过小新的童子尿呢!今天正好口渴了,就来尝尝我儿子的尿好不好喝。”

  妈妈一张嘴就含住了我的整根鸡巴。

  我说:“妈妈您真的要喝呀?”

  妈妈口里含着鸡巴不便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我说那我要尿了,于是就打开了尿道口的闸门。我怕呛着妈妈,所以放慢了尿尿的速度,妈妈含住我的鸡巴就像含着一根吸管似的,只见她一口一口地吞咽着,发出“咕哚咕哚”的声音,居然真的将我拉出来的尿液全都喝了下去。

  “妈妈,味道不好吧?”

  我说。

  “呃,还行。”

  妈妈喝完了尿,又伸出舌头在我的肉棒上舔舐起来。在妈妈舌头的挑逗下我的鸡巴很快就勃起来了。

  “妈妈,好舒服啊!我想肏您的屄了,可以吗?”

  妈妈吐出口里的鸡巴,她格格一笑道:“怎么,又想肏你的亲妈妈啦?”

  我扶着鸡巴说道:“好妈妈,您让我肏好不好嘛?”

  妈妈笑着说道:“好妈妈才不会让自己的亲儿子肏屄呢!小新,叫一声骚妈妈吧!”

  我说:“骚妈妈,亲儿子想肏亲妈妈的骚屄了。”

  妈妈站起身来,她四顾看了看,“小新,那边有一块大石头,你坐到石头上去,妈妈坐在你身上弄吧!”

  于是我坐在了石头上,妈妈脱下了裤子坐在我的腿上,她挺起骚屄轻轻一凑一套就没收了我的鸡巴。

  我说:“妈妈,这地方会不会有人来呀?”

  妈妈妩媚地一笑,说道:“你放心好啦,这地方不会有人来的。再说了,就算是有人上来,大老远的咱们就可以听见的。”

  我心想:妈妈说的不错,这山上遍地都是一尺多深的野草,若是有人上来,难免会踩得野草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妈妈坐在我的鸡巴上套弄了一阵,由于山上风大,刮得我们的下身有些冷,我不停地用两只手在妈妈的屁股上抚摸揉搓着,可是这样还是不行,妈妈于是说道:“小新,咱们还是回家去弄吧,这里冷死人了,你的鸡巴都冻成冰棍了呢!”

  我也感到实在是太冷了,妈妈的阴道里面都弄不出水来,我的鸡巴也冻得失去了知觉,于是我们母子两个起身穿好了裤子就下了山。

  回到家里时是下午三点,舅妈不知道上哪里去了,我去外婆屋里看了看,只见外婆正在帮外公接尿呢,妈妈这时也走进来了,她可能是看见外公的鸡巴有些不好意思吧,脸红红的就赶紧走到外间去了。

  我说:“外婆,要不要我帮忙呀?”

  外婆说道:“乖孙儿,不用了,你外公已经尿完了呢。”

  我说:“我帮您拿尿壶吧!”

  外婆说:“你是男子汉,不能做这种事情的。”

  说着,她又叫妈妈说,“云芬啊,你过来一下。”

  妈妈在外间应了一声道:“妈妈,什么事啊?”

  外婆说:“你还没小新懂事呢!你快过来把尿壶拿去倒了,再帮我拿一块湿毛巾来。”

  “呃!”

  妈妈磨蹭着走了过来,她接过尿壶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她又重新走了进来,手里拿了一块湿毛巾。

  “妈妈,给您。”

  妈妈递过毛巾说道。

  外婆白了她一眼,说道:“你也是你爸爸的亲闺女,平时你工作忙也就罢了,现在放假了,你也可以帮你爸爸做点什么嘛!你来帮你爸爸擦吧!”

  听外婆这么一说,我和妈妈可都傻眼了。

  “外婆,”

  我说,“让我来帮外公擦吧。”

  “不行,这种事情你一个大男人是不能做的,你懂不懂?”

  这时妈妈说话了,她说:“小新,你出去一下,这里就交给妈妈好啦。”

  我说:“我不出去,我想陪外公说说话。”

  说完我搬了条凳子在外公身边坐了下来。这时外婆已经让出了位置,妈妈无奈地坐在床边,她犹豫着伸出手握住了外公的鸡巴,然后开始帮外公擦起鸡巴来。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于是问外婆道:“外婆,舅妈上哪儿去了呀?”

  外婆起身去关了堂屋的大门,她回过来说道:“你舅妈她今天回娘家去了,要明天才回来。”

  “哦!”

  我这才放下心来。

  妈妈似乎也松了一口气,她帮外公擦了一会儿鸡巴,外公的鸡巴经妈妈这么一擦早已坚挺如一根铁棒了!

  “妈妈,这样可以了么?”

  妈妈说。

  外婆鼻子里哼了一声道:“你平时难得在你爸爸身边尽孝,今天正好有这么个好机会,你就不能多帮你爸爸擦一会儿么?”

  妈妈红着脸看了我一眼说道:“妈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您看小新在这里呢!这么做会不会有点不妥啊?”

  外婆“呸”了一口说道:“有什么不妥的呀?你跟小新屄都肏过了,现在帮你爸爸擦一擦鸡巴就不妥了么?”

  妈妈“哎呀”一声道:“妈妈,您瞎说什么啊!我跟小新哪有~”外婆打断妈妈的话说:“你也别装模作样的了!其实你爸爸都已经知道了。那天我和小新在外面性交,这死老头子耳朵尖,什么话都让他给听去了。云芬啊,你爸爸这辈子吃了很多苦,到老来享福的时候却不曾想落下个半身不遂,他现在别的福也享受不了了,就是这根鸡巴老是不肯安份,你可不可以用口帮他弄一弄?”

  妈妈粉脸儿胀的通红,她坐在那里一声不吭的,既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全然没有了往日在我面前的那种进退自如的从容之态。

  “云芬,算妈妈求你的好么?”

  外婆一只手按住妈妈的脖子将她的头推向外公的鸡巴,妈妈求助似地一把抓住我的手,我看了外婆一眼没有说话,于是妈妈的嘴巴被推到了外公的鸡巴边,她万分无奈地张开了小嘴含住了那根硕大无比的鸡巴。

  “这就对了嘛!”

  外婆满意地松开了手,“老头子,女儿帮你口交,你舒服么?”

  外公吃力地点了一下头,他的眼睛里放着光,嘴巴蠕动着说了些什么,我却一个字也没听懂。

  “嗯,满意就好!云芬呐,你爸爸说谢谢你呢!”

  外婆走到了我的身边说道。

  妈妈有些害羞地冲着外公笑了笑,她说了声不用谢,就低下头去卖力地帮着外公口交起来。她时而上下套弄,时而含着个大龟头吮吸,时而又吐出口里的鸡巴,伸出舌头在龟头和棒身上来回的舔舐着。平时妈妈帮我口交的时候,我只顾着享受,却没有注意到原来她口交的动作竟然有这么丰富,此刻在一旁看着她帮外公口交的样子竟是如此的性感,我的鸡巴不由得勃起到了极点!

  “小新,是不是也想要了呀?”

  外婆在我脸颊上亲了一口道。

  “外婆,妈妈的口交技术真是一级棒呢!”

  我说。

  这时妈妈停了下来,她朝我这边看了看,说道:“妈妈,您就帮小新弄一弄吧,他那东西都不安份了呢!”

  外婆故作扭捏地道:“这样合适么?”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

  妈妈轻轻一笑道,“您又不是没有帮他弄过,您的骚屄都让他给肏了呢,口交算什么呀!”

  “小新,你想不想要外婆帮你口交啊?”

  外婆问我说。

  “嗯,想要。”

  我说。

  “想要的话就快把裤子脱下来呀!”

  “呃。”

  于是我脱下了裤子,重新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外婆在我跟前蹲下身来,她先是用舌头挑逗了一下我的龟头,舌尖抵在我的马眼上弄得我好痒,接着又含住了我的两颗蛋蛋。

  妈妈一边含弄着外公的鸡巴,一边看着外婆帮我口交,她的脸上露出一种淫荡的表情,一看就知道她已经情动了。

  “外婆,妈妈的下面肯定已经出水了呢!”

  我说。

  “哎呀,小新你别乱说。”

  妈妈害羞地道。

  外婆吐出我的鸡巴,她调笑着道:“云芬啊,女人出水很正常的嘛!妈妈的里面也出水了呢!你看你儿子的鸡巴这么白这么嫩的,我每次含在嘴里都怕含化了呢!”

  外婆站起身来,又对妈妈说道:“咱们娘俩把裤子都脱了吧。”

  说着她三下五除二地就脱光了身上的裤子,衣服仍然穿在身上,由于天冷,肉色的羊毛袜也还套在腿上,下身那女人最隐秘的部位却已经裸露在外面了。外婆见妈妈还没有脱,她就走上前去替她也脱了,妈妈腿上穿着的是一条黑色的网状羊毛袜,配上她那一身雪白粉嫩的肌肤显得既高贵典雅又妖艳性感。

  外婆脱下妈妈的裤子之后,她顺手在妈妈的阴道口处摸了一把,“云芬,你这不是出水了么?”

  “妈,您怎么也为老不尊了呢?”

  妈妈娇嗔着道,她脸红红的煞是好看。

  “什么为老不尊啊!女人出水是好事嘛!云芬,你到床上去帮你爸爸弄一弄好么?”

  妈妈红着脸儿说道:“那不好吧?”

  “有啥不好的呀?”

  “这可是父女乱伦的事儿啊。”

  “你连母子乱伦都做过了,父女乱伦又打什么紧?”

  外婆说道,“我记得你是上过节育环的对吧?”

  “可是我已经把环给取掉了呢!”

  “为什么呢?”

  外婆惊讶地道。

  妈妈满脸通红地道:“我跟老林说好了的,准备替儿子生一个孩子呢。”

  “可是你们母子交配就不怕生的孩子不健康么?”

  “妈妈,女儿在医院有熟人,可以通过定期体检确认胎儿是否有畸形的。”

  “可是这种事情也难保有看不准的,万一生下个畸形儿怎么办?”

  “妈妈,就算是正常的夫妻交配生孩子也不能保证就百分之百健康的,我~我想赌一下。”

  妈妈语气坚定地说道。

  我不由得大为感动,妈妈对我可真是太好了!

  “好啦,既然你们夫妻都已经决定了,妈妈也不好反对。云芬你算一算看,今天是否是安全期呢?”

  “呃,这个~好像是安全期吧。”

  “你确认么?”

  “嗯,可以确认。”

  妈妈说。

  “这就没问题了,”

  外婆轻轻推了妈妈一下说道:“你看我这老屄让你儿子给肏了,这件事儿我一直觉得有些对不住你爸爸,你现在就子债母还,跟你爸爸做一回好么?”

  妈妈为难地看着我说道:“小新,你看怎么办啊?”

  我心里清楚妈妈其实也是很想尝一尝外公那根大鸡巴的滋味,只是碍于我的情面有些不好意思罢了,再说我其实也是挺想看一看妈妈被外公的大鸡巴肏弄的骚模样,于是我说道:“妈妈,我没意见的,您就顺从外婆一回,跟外公做一次吧。”

  妈妈白了我一眼,说道:“这可是你说的!”

  说完她就爬到了外公的床上,只见她跨身骑在外公的下身上,双手分开骚屄口套住了外公的大龟头,然后身子向下一坐!

  “呀,妈妈,爸爸的鸡巴好大啊,撑得我里面满满的。”

  外婆格格一笑,说道:“乖女儿,你爸爸的鸡巴跟你老公的比谁的更大呢?”

  妈妈轻轻地“呸”了一口,说道:“妈妈您越来越不像话了!您想知道谁的更大么?等到过春节时您的女婿回来了,您自己亲自试一试不就知道啦?”

  外婆“哎呀”一声道:“你这孩子也真是的,越来越没规矩了!”

  我忍不住在一旁插嘴道:“外婆,外公的鸡巴比我爸爸的还要大呢!”

  外婆伸手摸了摸我的头,笑道:“是么?这就好了。”

  我奇怪地问道:“什么这就好呀?”

  妈妈坐在外公的鸡巴上耸弄着道:“外婆的意思是你爸爸的鸡巴对她来说正好合适呢!”

  “去你的,谁是这个意思了?”

  外婆回头拉着我的手说:“小新,外婆的里面有点痒了,咱们婆孙两个也来玩一会儿吧!”

  于是外婆让我坐在椅子上,她呢就坐在我的鸡巴上,我从她的衣服下面把手伸到她的胸口玩弄着她的两个奶子,外婆的奶子虽然已经有点下垂了,但手感依然很好。

  “小新,外婆的亲外孙,你的鸡巴好硬啊,戳在外婆的骚屄里面爽死了!”

  这时妈妈在床上也说话了:“爸爸,好爸爸,您的鸡巴好大呀,女儿的浪屄被你撑得舒服死了!”

  我听着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于是说道:“妈妈,我现在肏了外婆,我也是您的爸爸了呢!外婆您说是不是啊?”

  外婆浪笑着说道:“是呢!你现在是外婆的小老公,你妈妈就是你的女儿了。”

  妈妈哼地一声说道:“小新是外婆的老公,妈妈也是你外公的老婆呀!咱们现在是平起平坐,最多就是叫你一声弟弟罢了。”

  妈妈话没落音,外公已经在妈妈的一阵套弄之下开始射精了!妈妈一阵浪叫着说道:“妈妈,爸爸他射了呢!”

  外婆道:“你爸爸是太激动了!行了,你可以下来了,你爸爸射完之后总要睡一会儿的。”

  妈妈于是抬起下身从爸爸的身上下来了,她叉开两条腿站在床前,拿起方才的那条湿毛巾帮外公擦着鸡巴上的粘液。外公射在她里面的精液从她的阴道口处流出来,滴在了床前的地板上。

  我看着妈妈那骚模样实在是忍不住了,就推开外婆说道:“外婆,您稍等一下,我想要肏妈妈了。”

  外婆别看在妈妈面前颐指气使的,对我却是百依百顺,她从我身上下来,我走到妈妈身后扶着她的臀部就肏了进去。

  哇操!妈妈的里面实在是有够滑的!一方面是外公刚刚在她阴道里面射了精,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外公的鸡巴太大了,把妈妈的阴道给撑开了。

  “小新,妈妈的里面是不是有点松啊?”

  妈妈浪笑着说道。

  “是呢!跟外婆的差不多了!”

  我说。

  “这都怪你外婆嘛!硬要我跟你外公做,结果被外公的大屌给撑大了。”

  外婆一听不服气了,她撅着嘴道:“你被你爸爸的鸡巴肏得那么爽怎么就不说了呢?小新,外婆的屄里也痒了,你也肏一肏外婆的老屄吧!”

  说着外婆也趴到了床前,将她的大白屁股冲我翘了起来。

  好家伙!两个骚屄同时都要我肏呢!

  我说:“一个是大老婆,一个是小老婆,两个老婆每人五十下吧。”

  说着我先在妈妈的骚屄里面狠狠地捅了五十下,然后又走到外婆身后鸡巴一捅就肏了进去。

  外婆“哦”地一声浪叫着道:“好女儿,你替妈妈生了个好外孙,乖孙儿的鸡巴长短大小刚好跟外婆的骚屄配成一对儿,外婆最喜欢我亲外孙的嫩鸡巴了!”

  妈妈这时已经擦干净了外公的鸡巴,那根勃然大物此刻已经软了下来,妈妈用口舔弄着那上面残留的精液,口里说道:“妈妈,想不到您会这么骚呢!”

  外婆不甘示弱地道:“你比我更骚呢!母子乱伦,父女乱伦全都让你做完了!”

  妈妈大羞地道:“您还说呢,这都怪您嘛!硬要我跟爸爸做。”

  “嗬,吃完了葡萄就说葡萄酸口呀?那你说你和小新母子乱伦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啊?这总不能怪我吧?”

  “您不也跟小新做了么?”

  我看着妈妈和外婆这一对母女斗着嘴皮子,心里觉得挺好笑的,她们斗她们的,我只管享受着她们这一对母女花的娇美肉体,从地下到床上,在接下来的这一个多小时里我享尽了人间艳福,乱尽了人间人伦,最后我在妈妈的阴道里面射精时外婆也要我留一半射给了她。')##ThefilewassavedusingTrialversionofChmDecompiler.DownloadChmDecompilerfrom:(结尾英文忽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