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狂神重生

作品:武极狂神|作者:梁家三少|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6:57:23|下载:武极狂神TXT下载
  神武大陆,东域,云州,云武城李府内。

  “青瑶,你好狠的心!”

  李狂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浑身大汗淋漓。

  “啪!”

  突然,什么东西掉到地上打碎了。

  “夫人,哥哥醒了,夫人,哥哥醒了。”

  紧接着脚步声响起,李狂见到一道模糊的背影飞快的向屋外冲去,一只瓷碗在地上摔的粉碎。

  他随即向四周望去,只见这是一个房间,自己正躺在床上,额头上忽然传来一阵疼痛,连忙伸手一摸,头上竟是绑着一层绷带。

  “这是……怎么可能……我不是死了吗?”

  李狂的内心之中掀起了涛天巨浪,一脸的惊骇与不可思议。

  他真的是被吓到了,自己不是正在渡劫吗?

  仙武天劫,一旦渡劫成功,他就是神武大陆万年以来第一个武破虚空,飞升仙武界的武者。

  “一剑穿心啊,这是为何……”

  是她,林青瑶,神武圣地千年来的绝世天才.。

  是她,一剑东来,将正在全力渡劫的自己斩于飞仙剑之下,仙武路绝。

  那飞仙剑,正是自己上穷碧落下黄泉,为她寻来绝世仙铁,耗时三年零两个月,最终祭炼而成。

  剑成之日,风云变色,一剑飞仙,异象惊世,比起自己的绝世刀,也丝毫不逊色。

  李狂乃是绝世狂神,一刀绝世,压的整个神武大陆无数强者低头,然而,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死在了自己亲手为林青瑶炼制的绝世仙剑之下。

  这时,房门外传来急速的脚步声,一名白衣中年妇人焦急的冲了进来,看是走得急了,一不小心,被门槛绊了一下,要不是身旁的青衣少女连忙伸手扶住她,她已经扑倒在地了。

  “狂儿,你终于醒了。”

  那名妇人冲了过来,一把便将李狂抱在了怀里。

  “娘……娘亲……?”

  李狂一阵茫然,下一刻,一股强大的记忆突然从他的脑海深处涌了出来,冲击的他眼前发黑,差点晕了过去。

  “狂儿,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妇人连忙问道。

  “没……没事……娘亲,我没事!”李狂有些艰难的说道,这个妇人,还真的是自己的娘亲,准备的来说,是自己这具身体的人的娘亲。

  他重生了,重生在了一个与自己同名同姓的废人的身上,这个少年,也叫李狂,这个世界也还是神武大陆。

  但是,时间已经过去了至少五百年,因为,在这个身体的记忆里,神武圣地的圣主,名为青瑶圣主,威震神武大陆六百年,高高在上,俯瞰天下。.

  青瑶圣主,林青瑶。

  青瑶圣主,以一介女流之身,压倒神武大陆无数世家,大族,大教的老怪物,老古董,成为了一个时代的神话。

  在当下,她林青瑶是无敌的圣主,这是属于她的时代,而自己,只是一个废物而已。

  “狂儿!”

  轻声的呼唤,将正在出神的李狂唤醒了过来。

  “你都昏迷了一天一夜了,可是吓死娘亲了,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那娘亲可怎么办?”

  妇人喜极而泣。

  站在白衣妇人身旁的一名紫衣少女也在抹眼泪。

  “娘亲,我这不是没事了吗?”

  李狂笑道,他融合了这具身体的灵魂记忆,这个妇人,名叫凌映雪,乃是神武大陆东域,云州,云武城李家的前家主夫人,也是自己的娘亲。

  现在,他是神武大陆,东域,云州,云武城的李家废子李狂,不再是前世那个脚踏乾坤,一刀绝世,傲笑天下的东武狂神了。

  前一世,他是一个孤儿。

  这一世,他有娘亲。

  前一世,他死在挚爱的手上。

  这一世,他获得了新生。

  六百年啊,恨天夺我六百年,从头再来又如何,神武圣主又如何,他日我依旧是一笑乾坤震的东武狂神。

  林青瑶,你给我等着!

  ……

  神武大陆,是武者的天下。

  武者的境界可分为练气、煅骨、洗髓、先天、真武、玄武、天武、圣武、神武,九大境界。

  每一境界分为十层,每一层便是一重天。

  前一世,李狂一人一刀,横扫十方无敌手,败尽天下英雄,何等风光,何等绝世,而这一世,自己竟然在一个废人的身上重生了。

  这具身体实在太废了,体内竟然连一丝武道元气都没有,要知道,这个身体已经十六岁了啊!

  在神武大陆,十六岁还修炼不出武道元气,那就是彻彻底底的废人。

  而现在,已经不是三年前了,自从三年前,李狂的父亲,李家的家主李逸尘为了李狂冒险进入云龙山脉去寻找那传说之中的神药,一去不归之后,二叔李破天便上位了。

  就在一年前,二叔李破天如愿以偿的成了李家的家主,然后,李狂母子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狂儿,你老实告诉娘亲,到底是谁害你在东郊狩猎场坠马的。”凌映雪脸色凝重的看着李狂说道。

  融合了这具身体的记忆后,李狂对白衣妇人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娘亲,没人害我坠马,只是我不小心从马上掉了下来而已。”李狂看了一眼凌映雪,淡然说道。

  在他融合的记忆里,李狂很清楚的记得,是现在的李家家主李破天的二公子李傲在自己的马鞍上做了手脚,让自己坠马,摔伤了脑袋,被抬回了李府。

  凌映雪看着脸色苍白的李狂,不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李狂自小便修炼不出武道元气,受尽了嘲笑与讥讽,他父亲还在的时候,他是家主之子,那些人有所忌惮,自然不敢对他怎么样。

  但是现在,二叔李破天上位,他们一家在李家的地位一落千丈,恐怕整个李家已经容不下他们母子了。

  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你们干什么,这里可不是你们能放肆的地方。”一名青衣老仆想要拦住闯进来的那些人。

  “哼!”

  为首的那名年轻人冷笑一声,直接一挥手便将那名老仆抽出了两丈开外,撞倒了一张桌子,摔的头破血流。

  “李傲,你……”

  李狂一见那人便莫名的生出了一种厌恶的感觉。

  来人正是二叔的二子李傲。

  这李傲可是练气八重天的武者,只是随便挥一挥手那名老仆便承受不住了,要是动真格的,这名老仆恐怕已经一命呜呼了。

  “小小的一个奴仆也敢阻拦本少爷,真是不知死活。”

  李傲趾高气扬,他身后还跟着五、六个凶神恶煞的家伙。

  “李傲,你这是什么意思。”

  凌映雪冷冷的盯着李傲说道。

  “哼哼,什么意思?这里已经不适合你们母子住了,我来是请你们母子离开李府,搬去别院。”

  李傲大声说道,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

  “什么……”

  凌映雪闻言,不禁脸色一变,她其实早就已经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一天,但是,她却是想不到李破天竟是那么急着要赶他们母子走。

  “好吧,明天我们母子便搬到别院。”凌映雪惨然一笑。

  “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们夫人,夫人可是云王的女儿,你们就不怕云王怪罪吗?”凌映雪身旁的少女楚月儿说道。

  “哈哈,云王?云王有那么多的子女,而你家夫人乃是贱婢所生,他老人家还记不记得你家夫人还另说了,想拿云王出来压我?真是可笑。”

  李傲大笑了起来。

  云王,乃是东圣皇朝坐镇云州的王者。

  神武大陆,可分为东西南北中五大地域,五大地域之中,又数中域高手辈出,大教云集,是整个神武大陆的中心。

  东圣皇朝,便是神武大陆东域最强大的势力之一,与东武仙宗,邪道盟,青玄道门合称东域四大顶尖势力。

  四大顶尖势力之下,又有大大小小无数的势力。

  云王,在东圣皇朝的地位不低,是云州最强大的存在,而凌映雪只是云王酒醉之后与一个侍婢所生的女儿,在云王府,根本没有什么地位,甚至连奴仆都不如。

  要不然,云王也不会将女儿嫁到这偏远的云武城了。

  “你们……”

  楚月儿又惊又怒,又无可奈何,要是在三年前,谁敢闯进这里?但是现在,哎!

  “可恶!”

  李狂大怒,这个家伙竟然敢羞辱母亲,实在该死,要是前世,自己一只手指就能捏死这个家伙。

  “我们李族不养废物,你们母子马上搬走。”李傲盛气凌人,他带来的那些人也神色不善。

  “但是现在是晚上,狂儿到底也是你的堂弟,现在又受了伤,你就不能让他在这里再呆一晚?”

  凌映雪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道。

  “不行!”

  李傲冷漠的说道,他等这个机会等的太久了,能将昔日高高在上,自己只能仰视的家主夫人和家主少爷踩在脚下,这种感觉实在太爽了。

  凌映雪还想要再说。

  “娘亲,不用求他们,我们走!”

  李狂勉强站了起来,他怒瞪着李傲,就是这个家伙害的自己坠马,现在又来羞辱自己两母子,要将自己两母子扫地出门。

  今天的屈辱,他日将百倍奉还。

  李狂捏紧了拳头。

  “狂儿,你怎么起来了?快快躺回去,你的伤还没有好呢。”凌映雪连忙走过去扶住李狂。

  李狂摇了摇头,神色无比坚定的说道:“娘亲,我们走吧,迟早有一天,我们还会回到这里的。”

  他的眼神坚定无比,自己今天失去的,他日一定要夺回。

  “好!”

  凌映雪看着李狂坚决的表情,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四周,这可是自己住了十几年的地方啊,她眼睛一红,留下了一行清泪。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衣物首饰什么的东西之后,凌映雪便与楚月儿扶着李狂一步一步走出了李府。

  除了那名摔得头破血流的青衣老仆福伯和楚月儿外,其他仆从都没有跟着他们离开李府。

  因为其他的仆从都知道,李狂一家,已经彻底在李族失势了,被新的家主扫地出门了,谁还愿意跟着他们?

  前一世的李狂,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

  这个世界,力量才是一切啊。

  ……

  云武城,城主府!

  府内后院的一个亭子里,一名紫袍老者正在独酌。

  这时,轻微的脚步声响起,一个黑衣人快步从外面走来。

  “城主大人!”

  来人来到亭子前,躬身向紫袍老者行礼。

  紫袍中年人正是云武城城主,洪烈!

  “什么事情!”

  城主洪烈一边斟酒一边说道。

  “回禀大人,就在刚才,李府将凌映雪母子赶了出来。”黑衣人小心说道。

  “哦?”城主洪烈闻言依旧神色淡然:“继续盯着吧!”

  “是!”

  黑衣人领命,转身离去。

  “有意思,那李破天是要对那两母子下手了吗?”

  就在黑衣人走后,一个声音忽然响起,然后,一个手握羽扇的白衣中年人走进了亭子里,坐到了洪烈的对面。

  “方先生怎么看?”

  城主洪烈抬头看向那白衣中年人。

  “对我们来说,李家不是越乱越好吗?哈哈!”

  那方先生大笑道。

  “不错!不错!”

  城主洪烈也笑了。

  那方先生忽然收起笑容道:“马上将这个消息传给云王府,那李狂虽然是个废物,但到底也是云王的外孙,要是知情不报,那云王怪罪下来,也是麻烦。”

  “嗯!”

  城主洪烈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