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零一章 你居然指望他们回来?

  天阳道人把紫风跟默言师父,各自放在水面跟冷面闭关处。

  而他来到了火面闭关的地方。

  心有所感,居然这么准,紫风都有点佩服他师父了。

  就是默言师父都有点佩服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不是罗影给他地址了。

  然而,真不是。

  当年他心有所感,依然是直接前往了默言所丢失的位置。

  当然,这其实是一种天赋神通。

  就好比默言师父的空间天赋一样。

  他们一门没别的就有点,就是容易出天赋神通。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上帝为他们关上了一扇门,便会为他们打开一面窗。

  至于默言师父的门,可能没关紧,又或者魔修南萱带钥匙了。

  这时候天阳道人在火面闭关处,不由得道:“解决了他们,也不用去管四月天那些人了。

  自在。”

  对,这也是他脱离所有人的计划。

  身边跟着那么多人多不好。

  尤其是四月天一直在,还得时刻提防中毒。

  还是回去闭关的好。

  这时候火面闭关的地方突然一亮。

  随后火面的身影出现在天阳不远处。

  “啧啧,居然是这等自毁根基的手段,就算活着又有什么用,能活多少天?”天阳道人摇头叹息。

  火面一出现,就吐出了一口鲜血,他自然也看到了天阳道人。

  但是身体太虚弱的他,并没有看清天阳的脸。

  随即立即问道:“你是谁?”

  天阳道人来到火面跟前道:“想听一个秘密吗?”

  火面不解,这个人有病吧?

  但是他需要时间,自然点头:“什么秘密?”

  天阳道人道:“还记得当年你年幼时,所喜欢的那个女孩吗?”

  火面一愣,随后开始回忆过往,可能人之将死,记忆非常清楚。

  很快他就想到了,当年喜欢却不敢上前搭话的仙子。

  火面道:“你什么意思?”

  天阳道人道:“其实当年她也……”

  天阳道人没有继续说下去。

  火面皱眉:“也什么?”

  天阳道人,叹息一声:“也……”

  随后伸手一划,直接了却火面。

  火面身亡。

  天阳道人悲天悯人道:“保持好奇心离开这个世界,会让你死的更有意义一些。”

  至于水面跟冷面,死法都有些类似吧。

  不过默言师父有些异样,如果能在他们全盛期的时候,击杀他们或许更有成就些吧。

  可惜,他又不蠢。

  不过全盛期,就得让四月天动手了。

  紫风不够格。

  但是现在紫风跟默言师父都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怎么回去?

  不来接他们了?

  这还真的是……妙啊。

  这时候魔修南萱,虚弱的问四月天:“你不担心吗?这么久他们都没回来。”

  四月天颇为惊讶的看着魔修南萱:“你居然会指望他们会回来?”

  魔修南萱不解。

  这什么意思?

  四月天道:“不可能的,他们离开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五光十色宗就是这样,我跟天阳一起长大,后来看着陨星长大,最后看着紫风那些人长大,早就看透他们了。

  不然我怎么说他们有实力单身?

  他们真的是凭实力单身。

  我觉得魔修默言也有这方面的倾向。”

  魔修南萱:“……”

  ————

  江左这个时候看着那三个鬼修死去。

  真别说,对方的果断让天劫都慢了半拍。

  这些人要是活下,天赋好点,运气好点,还真会有点成就。

  不过也就一般般吧。

  天劫面前自杀求生,就意味着没有了追求至高天境的资格。

  就是区区大道天成也不可能。

  但是有时候很多人只是追求活下去,江左可以理解。

  不过他们死了,对江左他们来说也确实是好事。

  因为天劫空间中,还没凝聚出来的劫云,貌似一下子没有之前的气势。

  人少了,确实有好处。

  当然,前提是劫云还没完全出现。

  完全出现了,那就没办法了。

  想到这里,江左就直接飞了起来。

  说起来天劫空间的最上面是什么,他还真不知道。

  现在去看看或许有所收获。

  然后静月她们就看着江左一直往劫云方向飞去。

  没有人知道他要干嘛。

  蓝月道:“为什么那些人不好好渡劫呢?”

  苏琪道:“大概好好渡劫都要死吧?”

  蓝月问道:“这个飞上天的也会?”

  苏琪一愣,貌似不会。

  不过她看着这个人感觉怪怪的。

  静月碰了碰苏琪道:“干嘛?他你老公啊?感觉你看了好多眼了。”

  苏琪摇头:“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觉得,我们应该认识他。”

  静月道:“你觉得认识我的人,会把我埋了吗?”

  苏琪无语:“……”

  之后苏琪问道:“师姐,你说这个人会不会是我们圣地的某个弟子?”

  静月一愣:“应该不至于吧?”

  但是想想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但是还是那句话,圣地的弟子会把她埋了吗?

  肯定不会啊。

  这时候蓝月突然问道:“如果不认识,那么他埋你干嘛?”

  一语惊醒梦中人,还真是这个道理啊。

  然后静月问道:“我当圣女,当的好好的,得罪谁了?”

  这个就没人知道了。

  不过面太广,不知道怎么猜,比如会不会是直播界某人妒忌,然后下如此之手?

  但是,没人可以回答这个问题,能回答这个问题的,通常都不会告诉她。

  不过静月对男候补圣女的身份,倒不是那么热衷。

  她还是很好奇破晓是谁。

  主要破晓有可能就是妹夫,不然她也不怎么在意。

  “要是他是你老公就好了,”静月叹息,然后饶有兴趣的问道:“话说要是真是你老公,到时候跳出来给你给惊喜,你会不会开心?”

  苏琪翻白眼,道:“不想去想这个问题,不想比较。

  没人比得上。

  说起来我好几天没回……”

  还没等苏琪说完,静月直接打断道:“好了,渡劫了,其他事之后再说。”

  蓝月倒是一直看着天劫,现在天劫好像有点迷茫。

  对,江左不知道跑哪去了。

  现在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蓝月道:“那个人要是跑没了,会怎么样?”

  静月道:“应该是天罚改天……完了,要死。”

  蓝月不解:“为什么?改天劫不是更好吗?”

  静月把苏琪推过来道:“天罚我们有可能会躺过,但是天劫我们要自己渡过去,三个人联合的天劫啊,很凶的。”

  蓝月无语,不过她也没看到这位圣女有什么遗憾啊。

  实际上静月还真的不遗憾。

  天罚太危险了,那是要苏琪冒险的事。

  那种不确定,始终会压着她们难以喘息。

  但是天劫不一样啊。

  天劫静月甚至可以为苏琪挡生挡死。

  她对自己有着足够的信心。

  那是在圣女密室杀出来的信心。

  这种一切还在掌控中的感觉,可比面对天罚无法预测来的舒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