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58

作品:先驱大骑士|作者:圈纹|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14 06:46:12|下载:先驱大骑士TXT下载
  姜尚说着便是离去。

  子竹这刻俏脸满含着笑意,看着姬发说道。

  “你干嘛这么神神秘秘地,出什么事情了?”

  姬发见着子竹神情,听其言语,心头便是明白,昨夜之事这丫头定然是毫不知情,当即见姬发苦笑了笑,说道。

  “你先进来再说。”

  姬发说着便是将子竹给引进了房间,这刻的二人形势是丝毫不同于以往,以往姬发是见着子竹就是有种想逃的冲动,然而,这刻却是事情局势不同。

  “你快说啊,究竟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还有,昨夜翠柳湖畔听说被人以斗气之力给摧毁了,是不是你干的?”

  子竹显得很是焦急,见姬发拉上房‘门’就是问道。

  “翠柳湖畔?”

  姬发一听,神情就是一愣,暗想自己可是记得清清楚楚,自己遇袭可是在集市之处,怎的到了翠柳会畔去了,可是这心头正寻思这,猛然间便是面‘色’一变。

  “原来如此。”

  姬发这刻说道。

  “你究竟在说什么呀?我怎么都听不懂,你还没有回答我呢,究竟出什么事情了?”

  子竹见着姬发这般一前一后的神情异样,心头更是着急,猛拉了一把姬发说道。

  “看来你当初对我说的那些话可是应验了。”

  谁想,姬发却是神情严肃不已,看着自己便是说着这样的话来,这点倒是使得子竹心头顿生几分疑‘惑’,心头也是寻思起来,回忆自己当初究竟是说过那些话来了。

  可是这么一想,只见子竹也是面‘色’一变。

  “你是说我王兄他对你们动手了?”

  子竹当即便是问道。

  “倘若我想的没错的话,应该就是这样,因为,在这朝歌之地,能够一时间‘抽’出那么多修炼者的出了这朝歌城内的那些斗气家族只怕也就是你这么一个王兄有这个实力了,你想,这皇城之内修炼者高深的人究竟是多少,只怕是不下五十,这样一个巨大的数字,就是朝歌城内的那些大家族可能也没有这么个实力才是。”

  姬发提醒着说着。

  “可是,不应该啊,我王兄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动手了呢?他没在没有完全‘摸’清你们底细在没有完全确定你们究竟是否会不利于他的时候是不会轻易下手的。”

  子竹倒是极为了解子辛,当即便是迟疑着说道。

  “虽然如此,但是君主之心本就是难以策断,你又是怎的会认为你王兄不会按常理出牌呢?”

  姬发反驳说道。

  “就算是这样,那你们该是怎么办?”

  子竹愁眉问道。

  “告诉你,现在我大哥很有可能就是落到了你王兄手中。”

  姬发这时候却是说道。

  “什么?你大哥已经落入我王兄手中?”

  子竹不由吃惊道。

  “嗯,现在我还不知道我大哥生死,刚才你说的翠柳湖的事情却不是我,原本我还不知道这件事情,看来,那翠柳湖畔的状况应该是你王兄派出去的另外一拨人去对付我大哥所造成的。”

  姬发说着便是将昨天晚上遇袭之事给子竹说了一遍,说完之后姬发却是冷静下来,目光直直看着眼前的子竹。

  子竹倒是被其看着别扭不已,但是从姬发的神情之中子竹倒是品出来一些味道。

  “你叫我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

  子竹当即便是问道。

  见着子竹问及自己,姬发心头猛然就是一松,但是神情依旧严肃,同时点了点头。

  “我现在不知道我大哥生死,所以,我想假若我大哥还活着,应该就是被你王兄给关押在皇城之内。”

  姬发说道这处,却是停顿了下来。

  “所以你想让我帮你打探一下你大哥的消息?”

  对于子竹,虽然‘性’子大咧的很,但是为人却是聪明伶俐,当即便是明白姬发的用意。

  只是这刻明白姬发的用意,心头却是不怎的舒服,暗想着,姬发只有这个时候才会想到自己的用处不成?

  “正是如此,子竹公主,姬发在这里请求您能够帮我这么一个忙,往后姬发定然感‘激’不尽,虽然我知道,其中一方是你的王兄,但是我只是想要救出我的大哥罢了。”

  姬发说着,神情第一次在子竹面前‘露’出了恳求之‘色’。

  “可要是你大哥已经被我王兄击杀了怎么办?”

  子竹心头极为的不舒服,当即便是说道。

  “可要真是这样,那么我就...”

  姬发一听,便是面‘露’狠‘色’,可转眼一见子竹,却是立马收敛神情,言语也是打住。

  “真是那样你会怎么样?与我翻脸,还是要拼了‘性’命为你大哥报仇?”

  子竹一眼便是瞧见了姬发的神情,当即便是追问道。

  “这...”

  被子竹这么一问,姬发当下便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在这个问题上本就是没有考虑的那么仔细,不过,在姬发心头确实是有着这么一个想法,一旦知晓自己的大哥被自己给杀了,那么他与子辛就是拼个同归于尽也是要被姬考报仇,然而,这一点想法之中却是忽略了子竹的存在。

  不知道是为何,子竹这么一问,当即姬发便是觉得很是为难,犹犹豫豫之下,迟迟没有回应子竹的话。

  子竹却是神情复杂地看着姬发,眼中有些闪烁,然而,这番片刻便是掩饰了一下,只见子竹转身过去,不再看着姬发,说道。

  “说吧,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子竹的这个举动立马使得姬发就是一愣,姬发看着子竹的后背,心头虽然急切地想要让子竹应该去怎么做,然而,现在的姬发却是脑中有个不明思想在努力抑制着自己的话语。

  “算了,我知道你很是为难,我根本就是不应该今日叫你来,子竹公主,刚才姬发所言,还请公主见谅。”

  姬发深吸了一口气,神情有些无奈,但心头却是略微轻松地说道。

  姬发突然之间就是改变了主意倒是使得子竹很是意外,她是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姬发竟是这般说辞,不过,相比较之前姬发的那些言语,子竹心头却是有些欣喜,姬发现在的表现至少说明了一点,在姬发心头还是在意自己的想法的。

  “你今日让那人领我前来,不就是想让我帮你做什么不是?怎么现在突然之间就是改变了主意?”

  子竹问道。

  “之前的确是这么想的,但是,就在刚才我想过了,起初由于心头很是急切我大哥的安危,所以考虑不周,却是忽略了你的感受,抱歉。”

  姬发说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却是做到了凳子之上,沉默了下来。

  子竹听着姬发这些话,心头更是甜蜜的很,当下俏脸之上便是‘露’出甜甜地微笑。

  “看在你还知道这么想的情况下,我就帮你这个帮,只是具体应该怎么做你得与我说声。”

  子竹来到姬发面前笑着说道,这刻的心情已经是丝毫不同于刚才那般‘阴’霾伤心之况。

  “算了,我已经想过了,你就别管了,再者你刚才也是说的对,一旦我知道了我大哥死在了你王兄手中,我该如何办?一者你我虽非至亲朋友关系,但也多少有些‘交’情,由此,我却是如何还能够叫你帮我这个忙,但是我在这里也是与你说明白了,一旦我大哥遇难的确是与你王兄有着关系,那么我将不惜一切代价报复于你王兄。”

  姬发当即心头一横,却是说道。

  说着这番话,姬发心头很是忐忑,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这番话听在子竹心头却是如何作想。

  子竹一听,面‘色’不由又是一变,静默了良久,两人之间都是没有言语,姬发是在等待着子竹的反应,而子竹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姬发的话。

  “那么一旦那是真的,你将如何对我?”

  子竹这刻小心翼翼地问道。

  “呃。”

  子竹良久说出了这么一番话却是让姬发不由就是一愣,看着子竹迟疑不敢言语。

  “到时候你说会怎么样?这一切都是在于你,那是我与你王兄之间的仇怨,却并非是与你,这与你有何干系,只是你若要与你为敌,那也便是由得你去罢了。”

  姬发避开了子竹的目光说道。

  虽然子竹很是不想承认这点,但是正如姬发说的那样,一旦自己王兄与姬发发生不可弥补的冲突,虽然从实力上看来姬发是根本没有可能胜过自己王兄,但是自己却也是只得站在自己皇室的这方,也就是说自己会选择与姬发为敌,而不是帮助姬发与自己王兄作对。

  只是子竹却是并没有考虑清楚,姬发之言却是在提醒着自己,一旦发生冲突,想怎么处理与姬发的关系不是在于姬发的态度,而是完全在于子竹的态度,也就是子竹可以选择不帮助任何一方,只与自己做一个‘交’情并不深的朋友便是,子竹可以让姬发与子辛两人去斗去。

  “是啊,既然如此那么看来我刚才是有些自作多情了。”

  子竹苦笑着,今日的感受是一阵接着一阵的转换,还真是滋味万般千态。

  姬发并没言语,也许是从子竹的话语之中听出来了一些什么。

  “不过你大哥的事情我倒是可以帮你打听,仅此而已。”

  子竹又是说道。

  子竹的意思很是明显地在表明态度,自己能够做的界限也就是在这里,同时也似乎是在刻意提醒着姬发什么一般。

  姬发愣愣地看着子竹,依旧没有言语。

  子竹已经走了半个时辰之久,姬发心头知道,自从与子竹认识到现在,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对于这丫头的‘性’子倒是知晓一二,这么多日子竹都是来找自己,可是没有一天是这般心情离开的,长呼一口气,暗自自责自己并没有考虑清楚这其中情况就是行此鲁莽之事,后悔不已却又是无可奈何的很。

  “姬发兄弟,怎么样了?子竹姑娘答应了么?”

  姜尚将子竹送出去这刻才回来,当即见着发愣坐着的姬发就是问道。

  姬发一听姜尚这话不由就是有些苦涩,这件事情姬发并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只是子竹最后那般言语应该算是同意了,但仅仅是帮自己打探罢了。

  “嗯,应该算是吧。”

  姬发说道,神情很是无奈与苦涩。

  姜尚也是从姬发神情之上看出来了一些端倪,但是心照不宣,当即就是笑了笑说道。

  “那么这样就可以很快知道你大哥的确切消息了。”

  姬发再次苦笑。

  “对了姜兄,从昨夜我便是来到这穆家,却是没有与穆家管事者道声感谢,这倒是失礼的很,不如姜兄为我引见一下却是如何?”

  姬发这刻想起这事,不由就是说道。

  姜尚一听,当即就是一笑。

  “哈哈,姬发兄弟看来与这穆家倒是有几分缘分,这不,我刚才为了送子竹姑娘出去却是忘记了这事,你不提我还差点忘记了去。”

  姜尚哈哈说道。

  “哦?却是何事?”

  姬发当即就是一疑‘惑’问道。

  “你且随我前来,到了你就知道了。”

  姜尚向来是如此,强烈勾起了姬发的好奇心之后却是残忍的不将结果给说出来告诉姬发,这点是害的姬发老是心头痒痒地很。

  然而,知晓姜尚的脾‘性’,姬发只是苦笑连连跟着姜尚出了房‘门’而去。

  穆家之大却是难以模状,只是此刻姜尚领着姬发来到了穆家引闲堂之内,这引闲堂不过是个雅称罢了,是穆家接见那些引见而来的客人罢了,现在的姬发对于穆家来说正是这么一个身份。

  两人站立于引闲堂之内,却是迟迟没有见到他人,姬发想着引闲堂周围看了看,引闲堂规模倒是与自己见过的一些正堂差不多,但是听着姜尚说起这并不是穆家的正堂,只是这引闲堂之内到处散发着一股股的檀香木之气,沁人心脾不已,姬发努力吸了几口就是觉得心头畅爽不已。

  “呵呵,姜兄,这就是你引见的那位小兄弟?”

  就在姬发感受着引闲堂之内的沁人气息之际就是听得一声爽朗笑声传至而来。

  姬发当即就是脑中一个‘激’灵忙看向了声音传来方向,正是引闲堂的里屋之处。

  姬发这刻目光之下出现一与姜尚年纪差不多的中年人,看中间人奇事非凡,‘精’气十足,端的就是一个干练之人,而且,姬发还能够隐约从这中年人身上察觉到一丝丝的斗气气息,然而让姬发心头惊奇地却是,对于眼前的中年人,他并不能够看出来这中年人的修为究竟是如何?可是定然是在自己之上不差,这姜尚修为本就是高过于自己,可这中年人应该还在姜尚之上,同时,这刻姬发也是明白了姜尚之前所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想必,自己想要见见这穆家家主,这穆家家主定然也是同样与姜尚说过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