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47)

作品:国中理化课|作者:午夜人屠|分类:其他|更新:2019-12-24 09:49:28|下载:国中理化课TXT下载
  国中理化课【第四十七回】2019年12月23日今天就是民雄国中一年一度的运动会了,我们都带够了钱,随时准备在比赛空档时从侧门叫小贩丢食品饮料进来,毕竟为了个人信息和饮食安全,校园内不能设立贩卖机嘛。

  干你娘的连7-11都快要卖槟榔了(此处纯属个人臆测),学校内连含糖饮料都舍不得卖,现在还在吵什么贩卖机的,完全没意义啊!运动会除了个人项目,大家更要争取精神总锦标和竞赛总锦标,精神总锦标是看哪个班的学生加油最热烈、到处乱跑的情形最少,竞赛总锦标则是以各项目第一名获得6分,第二名5分,依次递减到第六名得1分,最后以总合分数排名,所以愈多人得名、得愈高得名次就愈有机会获得竞赛总锦标。

  我的个人项目比完了,三级跳远跳出了10公尺22公分的成绩,荣获第四名,帮班上获得了3分积分,虽然说世界纪录是18公尺多,但我这小短腿能够跳出10公尺多,已经很令人刮目相看了,学校第一名是12公尺多将近13公尺,可是他身高185左右,完全没练习,是靠天赋跳的。

  不要紧的,我已经很满足了,班上同学也都没预料到我能帮班上得分,而他们不知道这是我用几百次的抽筋换来的。

  “哟~~~陈嘉年你还会得分啊。”

  陈昱豪为了这年度盛事,翘了他学校的课,和一伙小混混大摇大摆晃进学校,到处串门子。

  唉,他的母校贵为嘉义县第一八嘎冏集散地,明年却要停止招生了,实在令人错愕。

  “嘻嘻。”

  我有一搭没一搭地回他,心里虽然很不爽他在补习班时常欺负我,但表面上我们还是朋友,何况我还睡过他前女友那么多次。

  这个“嘻嘻”

  是打从内心的开心,因为他女友爱上颜睿弘的体贴和大肉棒被拐跑了,看陈昱豪平常嚣张跋扈,现在还不知悔改改变待人接物的方式,我实在乐见他的堕落。

  就在团结为一个个项目加油而拉近我和班上同学的距离时,一个修长的女性身影靠近了运动场,她每走到一个班级前,除了吸引男学生的目光,也总会有几个学生雀跃着跑出班级掌握,然后从她手中的大袋子中接过饮料和零食。

  原来是李祯真老师来慰劳我们了,想到几个月之前她曾没钱加油而车子顾路,我把整个月的零用钱捐赠给她吃饭,她现在已经赚到钱了,出手之阔绰果然是补习班名师的风范。

  想到她现在慢慢地事业起飞了是牺牲那么多色相换来的,我的心中一阵酸楚。

  “来,陈嘉年,选一样饮料和一样零食。”

  老师一下子就走到我们班了,我开心地向她展示着我的奖状,她也不可置信地问:“三级跳远不是很难练吗?”

  “所以我前两天才翘了补习班麦老师的数学课啊。”

  其实那天是跑到李法家接受她妈妈的搾精洗礼了,马的,如果这件事是昨天发生的,我一定腿软到没办法获得名次。

  “吼~~~我要跟麦老师说。”

  李祯真老师开玩笑道。

  “老师您留着自己吃啦,我不用了。”

  “拿去啦,多出来的我带回家也是很重。”

  老师吃力地提高袋子让我选择,胸部因为用力而一抖一抖,胸罩的形状印在上衣的长袖薄衬衫上不说,钮扣之中的缝隙看进去还可以清楚看见老师的红色胸罩。

  “那就金莎巧克力三颗装,还有健酪吧。”

  我拿了零食和饮料,可是我更想要老师用身体慰劳我啊,都多久没和老师那个了,何况老师今天穿那么辣。

  不过我拿完之后老师就又忙着到别班去找其他有在我们补习班上课的学生了,我有点落寞地回到座位上坐好,椅子是我们自己从教室搬到运动场旁边的。

  很快地最后的重头戏来了,先是国中一年级女生班的大队接力,然后是男生班,接着是二年级女生和男生,最后才是三年级女生班和三年级男生班的大队接力。

  由于学校还是偷偷以社团班、音乐班、艺才班、舞蹈班的名义进行能力分班,所以这几个成绩比较好的班级其实关系都不错,在大队接力时都会互相鼓励,我和几个死党便围在跑道边帮李法她们班加油,而不只是帮自己班上选手加油而已。

  李法她们班其实实力是偏弱的,在那一组六个班当中一开始就不利,在倒数第二棒的李法接棒前已经落后第五名快10公尺了,离第一名的班级更足足有半圈跑道之多。

  很快地即将轮到李法接棒,我不敢直接跑到离她太近的地方,但还是大声叫出:“7班加油、法法加油!”

  希望没有人知道法法就是指眼前这个170公分高的美少女,不要被人知道我和她过从甚密。

  神色紧张的李法,本来身体侧身微蹲往后看着队友,听见我的呼唤后转身过来,看见了我,紧张的神情被微笑取代,随即又转身过去等待接棒。

  以前李法总是把长发扎个马尾,今天为了跑步,她把浏海往上扎成冲天炮头,露出整个额头,还有明显的美人尖,看起来相当可爱。

  咦?李法旁边的不是简宜臻吗?没想到和李法同样棒次的还有她,那个把李法裸照到处散步的鸡巴人。

  刚想到这里,简宜臻已经接完棒冲出去了,没想到身高160公分不算高的她跑起来颇快,难怪被安排在倒数第二棒,活脱脱的球形闪电啊。

  李法接棒时她们班已经稳居最后,我们也只是意思意思过来加油增加两个班级之间的感情,没有人会期待她们班逆转。

  可是奇迹就是在几乎没有人认为会发生的状况下,被少数持续努力并相信奇迹存在的人创造出来的。

  只见李法迈开长腿,像吃了禁药一样,不仅步伐大,换腿也快,一脸认真地狂奔,脸颊上明明没什么肉却也因为剧烈跑步而整个都在抖,转眼中已经连续追过两棒变成第四名了,不知道是我加油奏效还是她对简宜臻的不爽,跑步的速度比练习时快上许多,跑道旁的加油声也因为这戏剧般的过程而逐渐沸腾了起来。

  听见突然变得热烈的加油声,暂居第三的简宜臻回头看了一下,看见李法一脸“老娘怼死你”

  的表情,赶紧回头继续逃命。

  就在即将交棒给最后一棒的弯道上,李法超前了简宜臻,而因为肾上腺素分泌过多得到失控的反效果,因紧张而换脚不顺的简宜臻竟然还跌倒了!平常放学后留下来练习交棒练得最勤的七班,在交棒上完全没有瑕疵,“你看过傍晚六点的民雄国中吗?”

  我没看过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可是留下来练三级跳远的我最清楚李法她们班的努力,我们一起看过好几次傍晚的校园。

  最后一棒冲出去时,李法班已经是第三名了,而且离第二名不到5公尺,多亏李法这一棒追近了将近20公尺,让最后一棒也获得了信心加成。

  最后在终点前她们班反超前面的选手获得了分组第二名,最后在18个班级中总成绩第五,爆冷门拿到名次,最后也获得了竞赛总锦标和精神总锦标的名次。

  不过名次还没出来之前,大家就已经为她们班出色的表现开心不已,本来和班上同学颇有隔阂的李法,习惯性地跑完之后自己在一旁休息,今天也因为杰出的表现而被同学簇拥着,包含我们在贝德补习班的女同学,大家开心地围着李法,更在成绩发表后牵着李法的手开心地又叫又跳。

  我看着李法慌张地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一边很是为她开心,一边心情有点复杂,长得又正、身材又好,头脑杰出,父母亲都是大学教授,现在还多了一堆朋友,简直是人生胜利组。

  而跌倒的简宜臻就凄惨了,不仅没人过来关心安慰,还理所当然被当作战犯,我远远地就看得出她身边的空气变得很是沉重。

  我们班则也是两项总锦标都获得名次,和李法班是唯二同时在两项总锦标都获得名次的班级。

  今天就在开心的氛围中结束学校的活动,然后早先一步走进补习班的理化教室趴着休息等待上课。

  “滚开啦…”

  我的肋骨被戳了戳而惊醒,只见一个我不太熟的同学板着脸站在我身边。

  “你今天不是坐这边吧。”

  耶干,对齁,上周因为课堂活动的结果,我这一个月要坐在李法、杨思妤、范怡妗身边才对。

  我把书包搬到李法身边,她也趴在桌上,微笑地看着我。

  看来她已经掌握到微笑的要领了,不再像以前一放松就板着一张脸。

  累了一天,今天由于运动会提早放学,离上课还有一个多小时,我面向李法的方向趴着闭上眼睛休息。

  过了一会,我张开眼睛看见她还没睡着,而是趴着面向我的方向,睁着大眼睛在看我,“看三小…”

  我脱口而出,其实没有任何不悦的意思,纯粹是国中生避免害羞的方式。

  不过一开口我就后悔了,因为李法是很不会察言观色的小孩,如果她误以为我在生气就不好了,刚要解释,她接着道:“看你缘投啦(台语)。”

  哈,她也会这招,我这才放下了心。

  幸亏她不是说“看我懒叫像薯条”,这样的话我就要回说也不看看我的薯条可是可以让妳欲仙欲死的。

  说来奇怪,明明两天前才和李法老妈交战多次还获得了无上的快乐,现在看到李法我却完全不感到尴尬,只觉得看见她很开心,我是不是往变态沉沦了啊…我很少听到李法说台语,在李法生涩又可爱的台语口音中,我进入了梦乡,直到理化课开始。

  只是今天不是由李祯真老师的声音作为上课的开场白,而是汪江城主任的跳票解释。

  我醒来才发现李法坐在我右手边,而我左手边是杨思妤,后面则是范怡妗,再后面就是空的课桌椅了;而本来位置偏后的汤宸玮和陈昱豪都坐到了前面摇滚席,期待着李祯真老师另一次的精彩表演,看来大家都已经协调好位置。

  “各位同学,主任答应大家要找新的助教,已经征询了阿诺、皮卡丘的意见,不过阿诺在忙着拍魔鬼终结者6:黑暗宿醉,不是,是黑暗宿命,皮卡丘也只回了『皮卡皮卡』,暂时都不能成行;不过我们姑且还是请到了邓紫棋来当助教,而新的助教已经应征到了,还在培训中,下周绝对会出现。”

  汪江城主任脸部红气不喘地继续唬烂着,果然是老江湖啊,台下的同学也被他风趣的言语逗得哈哈大笑。

  于是紫棋姐又拉长着人中走了进来,然后模彷起樱桃小丸子中美环的鼻音:“大家今天也请多多指教。”

  姑且就当作是低配版邓紫棋蒙混过关了。

  这节课已经是期末考前的倒数第二堂课了,李祯真老师一开始就发下考卷让我们练习,一方面也顾及到我们运动会刚刚才结束,让提早写完的同学多点时间休息。

  由于贝德补习班对平常考的成绩也非常重视,所以严格杜绝作弊的机会,已经写完的同学如果要趴着休息,必须把考卷交到老师那边先让她批改,避免假藉休息的机会作弊偷改答桉。

  我不太在乎如果多检查几次可以挽回几分的差距,毕竟今天真的是累爆了,我就先交卷休息了。

  “简宜臻妳确定不再检查一下吗?”

  老师皱着眉头提醒了一下。

  “反正都不会写…”

  简宜臻懒洋洋地回到坐位就趴着睡觉了,她身边都是平常和她没有往来的同学,上起课来也特别没劲。

  为了节省时间,李祯真老师和紫棋姐手上都分别有考卷在忙着批改,李祯真老师拿出一张今天平时考的空白卷,对简宜臻说:“妳找一个同学教妳,在全部考卷改完前,妳这张考卷的分数和刚刚那张取平均值当作今天的成绩,不然妳几乎要拿0分。”

  哇,要是这张小考0分,那周末势必要来理化辅导,等于剥夺她准备其他科的时间,这样不就两头空了,总统和高雄市长都…我是说全部科目都会受到影响,果然是太可笑了啊。

  “那我找陈佩如。”

  简宜臻嘟着嘴道。

  最新找回“她跟妳差不多,我还在烦恼要怎么办咧。”

  老师没好气地回答,眼睛还盯着考卷加速批改。

  “那杨思妤好了。”

  亏她还有脸皮找杨思妤啊,杨思妤也因为李法的事赌烂她到不行耶。

  “我自己都还没写完。”

  杨思妤冷冷地道。

  平常好脾气的她难得露出这么恐怖的脸,我看就算她写完了她也会找借口不教的。

  不过老师并不知道她们这一挂在冷战的事,只是说:“是找人教妳,不是找人告诉妳答桉,杨思妤跟妳那么好,这样不行。”

  同时杨思妤也哼了一声表示友情已是明日黄花。

  老师还在状况外,喃喃道:“妳的成绩太烂了,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不如…”

  “带到河边?”

  汤宸玮接着道。

  “什么啦…”

  老师不懂华农梗,呆萌呆萌地皱着眉头。

  我倒是觉得汤宸玮的吐槽和搞笑常常都戳中我的笑点,以前和他关系不好时,他说什么玩笑话我都觉得他在针对我,现在自己能力变强了,不再那么自卑,倒觉得他是个不错的朋友,或许真的是我自己也需要改变心态吧。

  于是我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李祯真老师也随即“啊”

  一声,接着道:“太好了,陈嘉年一定不会放水告诉妳答桉,他这两个章节也学得不错,就让他教妳吧。”

  “老师,我…”

  我刚要抗辩,老师又接着道:“你一定是要说,老师,我、我乐于接受这个任务对不对,老师先替简宜臻谢谢你了。”

  马的不能睡了,我呲牙咧嘴地看了杨思妤和李法一眼,她们笑着看了看我,然后回过头去检查自己的考卷了。

  我和杨思妤换了位置,我坐到走道边,而简宜臻搬了椅子坐到我旁边,听着我的讲解。

  不过为了避免被其他人听到我的解说,我们都放低音量交谈,甚至用起了笔谈。

  “这一题齁,要看元素在第几周期,才知道它比八隅体多还是少几个电子,多一个电子就会有丢掉一个电子的倾向,而丢掉一个电子之后就会带一个正电。”

  我懒洋洋地看着考卷上的问题解说着。

  “上次的事是陈昱豪叫我做的。”

  简宜臻小小声地说。

  “早就猜到啦。”

  我毫无感情地应着。

  “我很有诚意要道歉。”

  她嗫嚅着道。

  “跟我说干嘛,受伤最严重的是李法。”

  我本来心情还不错,想到她可以这样为了恶作剧散布李法的裸照,脸色阴沉了起来。

  “公开作恶、关门道歉,这是哪一国的道歉方式?”

  即使压低了声音,坐在我右后方的范怡妗也还是听到了我们的谈话,啐了一啐,讽刺道。

  “不然怎么道歉你们才愿意相信我的诚意?我已经知道我是属于反派的一方了,陈嘉年和李法愈来愈顺利,我却什么都不顺,我不会再和主角作对了…”

  简宜臻红着眼眶说出心里话,而我这才惊觉原来我看起来像是电影或小说的主角啊?其实我不这么觉得,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的主角,只要做的不是违背良心的事,都不必要去迁就其他人的想法;何况,真正的反派是到死都不会知道自己是反派的。

  “说得简单,李法因为妳,被全校人看见全裸还被内射的画面,妳不用玩那么大,妳就在这班上表演就好。”

  哇靠,范怡妗发起狠来,连我都害怕啊!“等一下,内射不内射的,有没有人问过我的意见…”

  才刚要抗议,转身看到范怡妗微扬的下巴,一副谁有意见就宰了谁的表情,我把刚到嘴边的话吞了下去。

  “有必要这样吗?”

  简宜臻张大着嘴巴质问道。

  “这样才能确定妳道歉的诚意,还有求和的决心。”

  范怡妗别过头去不再理她,埋头写自己的考卷。

  简宜臻看着范怡妗和杨思妤两个曾经的青梅竹马,现在形同陌路甚至是仇人的表现,彷佛下了决心般,把裤裙和粉红色的棉质内裤脱下,为了让自己的行为看起来合理一点,简宜臻嘴里喃喃念着“失去电子带正电变成阳离子,得到电子带负电变成阴离子,阴阳离子化合成不带电的化合物…”

  然后躺在没人坐的那一排座位地上,自己抱着屈起而张开的双腿,让阴部用最大的幅度羞耻暴露着,青蛙的姿势躺着。

  “妳要干嘛?”

  我不敢直接正眼欣赏她的阴部,更不敢二话不说就上,便问道。

  “我现在是反派坏人,书也念不好,跑步也输了,好像阴离子;你是正派的好人,思妤和怡妗都站你那边,李法也爱你,就好像阳离子,所以赶快正负离子结合,中和掉我的负能量吧。”

  简宜臻噙着眼泪,自己掰开大腿内侧的大阴唇屈辱地说。

  马的,听起来好像是我们联合起来欺负她一样,我突然有点不爽,看了她的小穴一眼,然后不甘示弱地说:“我陈嘉年就算是憋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动妳…”

  等等,那片毛茸茸的阴毛里头,两旁略有色素沉淀的褐色大阴唇之间,小巧精致的小阴唇,还有粉红色的阴道口怎么那么赏心悦目呢?再仔细一看,之前在我家就已经看过简宜臻的性器官,当时是隐约只有一个小洞,现在洞口已经比之前明显,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破处了。

  想到这里,罪恶感稍稍降低,本来嘴硬不想对她怎么样的感觉也已经抵抗不了“真香定律”,我正想脱裤提枪上马,却又想到这会不会又是什么诡计,警觉地褪下内裤,露出已经变硬的大屌,躺在地上说:“我怕又被妳阴了,妳自己骑上来证明妳是自愿的。”

  简宜臻随即跨坐在我身上,但怎么弄就是没办法让阴茎进入她的阴道,大概是她刚破处那边的洞口还很小,而我随着发育期鸡鸡愈长愈大,真的有一点点粗吧。

  简宜臻就像处男找不到洞口一直往尿道那边戳,我的龟头一再从她尿道附近顶到极限,然后才从阴蒂滑开,她也一直随着龟头戳到阴蒂而“疴疴”

  的闷哼。

  “我戳不进去,你来啦…”

  简宜臻红着脸,双手按在我胸膛上,示弱道。

  我看她不再像有什么盘算,便让她躺下,以传教士体位跪在她双腿之间,扶着阴茎就要进入她的小穴,但就像她自己尝试的一样,龟头总是在穴口叩关却进不去,只是一直把她的小阴唇撑开,然后一用力马眼就从她的阴蒂滑过。

  奇怪,我端详着她的外阴,确实有个洞口,而且小阴唇已经充血往旁张开,杂乱的阴毛和褐色的阴唇之间粉红色甚至略显苍白的阴道口更是愈看愈顺眼,外阴也布满她自己流出的淫液了,可怎么就那么难插进去…会不会是我不够硬,毕竟虽然她下半身的生殖器已经是成熟甚至淫靡的形貌,但比起李祯真老师或瑜姐,甚至李法或李法妈妈,简宜臻的上半身根本是幼儿体型,让我实在有点意兴阑珊。

  “快进来,我快不行了…”

  简宜臻呼吸愈来愈急促,我想起她上次在我家没被插入,但是阴蒂却很容易达到高潮,大概是刚刚龟头好几下滑过她的阴蒂,又在外阴到处戳戳划划,充分刺激到她的敏感带了吧。

  “奇怪,进不去妳的小穴…”

  这次我对准阴道口再用力一次,总算成功进入简宜臻的身体,同时龟头两旁受到的阻力是前所未有的,肉棒也受到相当强力的挤压。

  “我自己用手指进去没问题啊。”

  靠北,手指的尺寸是肉棒能相比的吗?我等到肉棒习惯了她紧窄的小穴,脑袋才稍有余力再问道::“妳是说妳是被自己的手指破处的?”

  “嗯。”

  这时候的简宜臻由于第一次被手指以外的大家伙进入小穴,只能避着眼睛承受着。

  靠北,那姑且不论我是不是给她破了处,至少我也算是她第一个男人啰?看着这原本让我恨之入骨,现在却被臣服在我肉棒下哀叫着的少女,我的气已经消了一大半了,不过我抗拒不了生物的本能,既然肉棒已经进入了她的阴道,就不顾一切地开始轻轻抽送着。

  “等等!等等!啊!”

  我都还没插到底,才在阴道口进入一点点的附近开始抽插,刚要把抽送的幅度加大,简宜臻就一脸惊恐地直挥着双手表示不要。

  还没弄懂她的意思,我的肉棒就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从她体内喷出,我赶紧退出肉棒,随即看到的是简宜臻的小穴附近像尿尿般喷出了透明的液体,可是液体的源头并不是尿道的开口。

  我不知所措地到处张望,“潮吹。”

  紫棋姐没有出声,只用嘴型告知我发生了什么事,然后继续低头改她的考卷。

  简宜臻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双腿之间被自己弄湿的地板,虽然量不很多,但对国中小女生来说也是够羞耻的了,连忙拿面纸擦了一下。

  “还要继续吗?”

  我极力压抑心中的激动,尽量让语气听起来平静一点,以免让简宜臻发现我是真的很想干她,这种插没两下就高潮的极品骚货哪里找啊!“嗯。”

  在得到她的同意之后,这次我比较掌握到她阴道口的角度,比上次容易地进入了小穴,但还是感觉阴茎随时有被夹碎的危险。

  “啊!”

  几乎我每次抽插简宜臻都敏感地叫出声音,连最前面的汤宸玮都露出贼贼的笑容转身看了看我。

  “妳不要叫那么大声,人家会以为我在欺负妳。”

  我停下腰部的动作,小声在她耳边道。

  “你本来就在欺负我。”

  简宜臻张开眼睛看了我一眼,随即双手放在我的背上。

  被她这么一说,彻底地激发了我的兽性,我不顾这不过只是她第一次接受男性的肉棒进入体内,把李法之前教我的技巧全用上了,更利用她的性感带在阴蒂和阴道口附近的特性,用龟头撑开她的穴口只在洞口附近抽插,马上就迎来她的第二次高潮。

  平常再怎么恶劣的女性,高潮时还是相当可爱的,我双手按在她略微隆起的A罩杯胸部,像在欺负萝莉幼女般拼命冲刺,这次目的不在于让她高潮,而是要满足我自己的欲望,也不是多想要用肉棒教训她,而多半是因为她紧窄又温热的阴道激发了我的生物本能。

  我用力把肉棒撑硬,一下下插到底,也不在乎简宜臻发出不绝于耳的哀叫声,只顾着帮以后的表兄弟们开路,让龟头深入她那从未有人到达过的小径,从而逐渐把它开辟成康庄大道。

  “到了!到了!”

  简宜臻撕心裂肺地求饶着,双手更推着我的胸膛要我轻一点,可是她推不到我的下半身,我的冲刺丝毫没有因为她的求饶而减缓。

  “轻一点啦。”

  拿着考卷要去交卷的范怡妗走过我身旁,拍拍我的屁股提醒道。

  呵,以前考卷都写到最后一刻,检查再检查的范怡妗也会提早交卷啊。

  想到她们三个闺密(陈佩如这胖妹就不要算了)都和我发生过了亲密关系,范怡妗更让我射精在小穴里面;杨思妤虽然还没让我进入过小穴,却让我肉棒插过了肛门;而现在简宜臻也在我胯下浪叫连连,随我处置,我感觉人生走到了巅峰!人生有没有走到巅峰我不确定,但我肉棒现在是真的到达了巅峰,随着不知第几十下的抽插,我的龟头插到了简宜臻的花心,马眼正热切地和她的子宫颈接着吻,下半身的酥麻和温热让我感觉随时都有可能射精。

  我把简宜臻的双腿扛到肩上,这样能够插得比较深,而也真的感觉龟头又挣脱一圈束缚,那是简宜臻的子宫颈口!龟头刚刚突破了第一次接纳男根的阴门,现在又接连插入了简宜臻的最深处,感觉就好像连续两次夺走她的处女身,这征服的感觉让我爽到承受不住,要是能够这样在马眼毫无阻碍的情况下,把精液直接射进她的子宫之内,我对她的恨意就烟消云散了。

  冤家宜解不宜结,正当我打定主意要用体内射精弭平这些恩怨,马眼做好喷出精液的准备,冒着让萝莉怀孕的风险满足我的兽欲时,杨思妤也经过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背道:“你不要真的射在人家里面啦。”

  从刚刚范怡妗和杨思妤的表现,看来她们还是很关心这曾经的闺密,很珍惜这八年的友情的,小学六年到国中的两年,哪次不是争吵后又和好呢?我看了看李法,她也嘟着嘴看着我,看来大家都原谅简宜臻了,倒只有我一个人是坏人啊!“我本来就没打算真的内射啦。”

  我憋住刚从阴囊涌出,即将喷入简宜臻子宫的精液,悻悻然回应着。

  我的座位被她们三个人围在中间,要是这次不顺她们的意,我这个月都别想要有好日子过了,我表面从善如流,心里面干到极点,把即将发射的肉棒拔出小穴,离开简宜臻第一次性交的敏感身体。

  我握着阴茎瞄准简宜臻的阴部,虽然没能播种在她里面,但射在穴口意淫也是很令人兴奋的。

  也就在肉棒刚离开简宜臻的穴口瞬间,白色浓精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喷出来了。

  我把马眼对准简宜臻刚刚潮吹的外阴,把一股一股的白色块状精液喷洒在她那看起来淫荡不堪的乌黑阴毛之上,没人想的到其实在那么淫荡的肉穴外表之下,她的小穴才第一次被肉棒进入。

  我的精液洒满了简宜臻性感的生殖器附近,大阴唇和小阴唇之间的凹陷处都被精液填满,除了我有意识地避开穴口不让她有受精的危险,简宜臻的阴部到处都沾染了我的味道。

  杨思妤感激地向我微笑着,然后把面纸递给简宜臻,范怡妗也帮简宜臻拿着内裤和裤裙让她穿上,随即两个人把简宜臻夹在中间,毫无保留地把考试重点都教给她,三个人似乎是和好了。

  我看着远处用羡慕眼光望向这边,体重即将破百的陈佩如,心里暗道:“这个绝对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