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46)

作品:国中理化课|作者:午夜人屠|分类:其他|更新:2019-12-23 11:11:14|下载:国中理化课TXT下载
  国中理化课·第四十六回2019年12月22日就在我右手即将搆到面纸盒的时候,门铃声突兀地响起,阿姨惊恐地比了个“嘘”

  的手势作势让我不要出声,然后和我一同竖起耳朵听着外头的动静。

  “老师,抱歉那么晚还打扰,我们有个问题想要问,但是email又说不清,言词辩论比较能讨论出真谛嘛,哈哈。”

  一个男生的声音在门口隐隐约约传了进来。

  “老师,真的很对不起。”

  另一个女生的声音也传了进来,天啊这阵仗是怎样,大概是李法妈妈,也就是法律学系的陈湘宜教授在学校内指导的研究生吧,看来由于住得离大学近,所以她允许学生有问题时可以来找她讨论。

  客厅灯还开着,阿姨装作不在是不可能的,她应了一声,然后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在阴道内装满精液还没清理的状况下和学生讨论问题。

  我看着面纸盒边的医药箱,那是刚刚阿姨帮李法包扎膝盖伤口时,用完还没收起来的,我赶紧拿了个创可贴,然后在阿姨惊讶的眼神中,拔出已经被挤到穴口附近的阴茎,此时阿姨的阴道一张一阖地收缩着,在阴道收缩时阴道口就像火口湖般积满精液,但阿姨的阴道一舒张,我白浊的精液便又在即将溢流出来的瞬间又流回阴道深处。

  我知道再一会儿,等阿姨高潮后的子宫恢复原来大小,精液就会无可遏制的四处横流了。

  我在精液流出阿姨阴道前把她双腿阖上,强制关上刚刚被我偌大龟头撑开的阴道出口,只剩下一道处女般的细缝,然后把创可贴沿着阿姨小穴的肉缝纵向贴紧,姑且先挡一下即将泛滥成灾的精液,然后把阿姨的性感内裤递给了她。

  一时脑袋空白的阿姨没有其他方法,只好乖乖接受我的帮助,仅用OK绷封住穴口,然后套上内裤和短裤就走到门前应门,而我则穿好衣裤躲在隔壁房间,但由于走廊没开灯,所以即使我探出大半个身子,门口的学生们也不会发现我这个刚刚才强制内射她们刑法教授的不速之客。

  “老师,我们有问题要请教。”

  一开始出声的男研究生开口道,他身边竟然还有五、六个男女研究生,个个都颇有气质,谈吐温文儒雅。

  男研究生看着眼前穿着清凉的美女教授,眼睛除了求知欲,还多的是炙热的孺慕情感,只是这单纯的少男却不知道她们老师是在小穴内装满精液还没清理的状况下和他们讨论问题的。

  “不好意思,老师今天身体不太舒服,明天你们再找老师讨论好吗?”

  满脸红潮,状况显然有异的阿姨,想要就这样搪塞过去。

  学生们也察觉教授的异样,赶紧就要告退。

  这怎么行,难得可以亲眼看见大学女教授在众目睽睽之下承受精液从小穴偷偷滴出的公开处刑,而且观刑者还是自己的学生,我赶紧延长处刑时间,想也没多想就走了出去,嘴里说着:“阿姨,资源回收垃圾丢哪?”

  同时亮出刚刚撕开OK绷时留下的两小块垃圾。

  “这是丢纸类回收还是一般垃圾啊?”

  我走到已经气到脸都歪了却还勉强保持镇静的阿姨面前,明知故问地举起手中的垃圾问道。

  “丢一般垃圾就好了。”

  阿姨稍微扭动着大腿,一副局处不安的模样,可能是精液已经濡湿OK绷慢慢流到大腿上了,虽然今年12月的天气不如往年寒冷,但精液流在大腿内侧还是冰冰凉凉的,何况它会沿着大腿、小腿一路滴到脚踝,那滋味就像蚂蚁在身上爬却不能抓一样难受啊。

  “这位是?”

  一个女研究生问道。

  “我是陈教授女儿的同学,来讨论功课的。”

  我比发财市市长还会说谎般轻易编出一大篇谎话,等等,电视新闻传来他即将请假3个月专心选举不理市政,我错了,这世上很难有人比他还会说谎…“你有不会的可以问我啊,我是自然组转法律系的,文科理科都在行喔。”

  一个亲切的大姐姐道,不过看她姿色平庸,我就没有和她讨论健康教育的冲动了。

  一伙人在李法家门口一阵尬聊,终于结束了话题,研究生们一边走向机车还一边讨论着他们的问题,而李法妈妈则是在他们发动机车离去后才慌忙地同手同脚冲进屋内,赶紧脱下短裤,我这才发现短裤裤档已经被精液浸湿了,要是刚刚多待两分钟,陈湘宜教授裤档三角地带当众被精液弄湿的画面就要成为刚刚那些研究生的年少阴影了。

  短裤都这样了,内裤更是一片狼藉,她性感的紫色内裤裤档已经全部都湿了,创可贴也因为潮湿而变色,失去黏性之后更是在阿姨脱下内裤时随即脱落了下来,随着创可贴的脱落,体内的大量精液也啪搭啪搭滴在内裤上,阿姨这才连抽好几张面纸摀住阴道口,让我的子孙都光荣阵亡在面纸上。

  “你真的很皮!”

  阿姨一边气鼓鼓地挺胸站在我面前,一边下半身赤裸,双手一直摀住阴部的模样实在很不协调,但无庸置疑地非常性感,我竟然感觉到又要硬了!“算了,不跟刚破处的处男计较。”

  阿姨转身过去,背对着我双膝微屈,查看着自己阴道还有没有精液流出。

  我看着阿姨结实白皙的屁股,还有这挺出下体的淫荡动作,终于无法再忍耐,肉棒又硬了。

  白目就白目到底吧,我不管阿姨的想法,自己拉下短裤,掏出肉棒就对着阿姨性感的背影打起手枪。

  “你在干嘛?”

  阿姨初步清理了阴部,确定一时半刻不会再有精液流出,一转身就看到我在打手枪,好气又好笑地看着我。

  “阿姨太性感了,我忍不住。”

  整个晚上大概只有这句说的是实话,我贪婪地视奸着李法妈妈隐约从阴毛下缘露出的性器官。

  “好啦,毕竟我也到了三次,你才射了一次,对你也不公平。”

  话说完,阿姨自己把胸罩脱了下来,一丝不挂地站在我面前。

  等等,妳别欺负我数学不好,妳三次我一次我吃亏,阿再干一次不是变成妳六次我两次吗?这样算有弥补到我吗?“到你房间。”

  阿姨温柔地牵着我的手,一手拿着自己脱下的衣物,然后两个人像奸夫淫妇般偷偷走进李法哥哥的房间,对面就是李法的房间,不知道她睡了没。

  这次我躺在床上,全程由阿姨帮我服务。

  阿姨趴在我身上舔着我的乳头,舌头之灵活不愧是在讲台上口若悬河讲解刑法理论的知名教授,早就已经硬了的肉棒不用任何接触,光是她的这个技巧就几乎要让我射出来了。

  我放松地躺在床上,刚享受完她对我乳头的攻击,阿姨随即骑上了我的身体,她双脚踩在床上,胯蹲在我身上让阴道一寸寸吞没我的肉棒。

  明明刚刚才用鸡蛋大的龟头开拓了好一阵子,阿姨的阴道却像从没被进入过的处女蹊径似地,又是那么难以插入。

  说来矛盾,阿姨阴道这时一边抗拒着老公以外的肉棒进入,进入后却又全力夹紧揉搾,丝毫不怕等等又被其他雄性的DNA侵入占领。

  刚刚是我驾驭着阿姨的身体,现在变成阿姨骑乘着我,像在教训我刚刚多次的恶作剧般,她用小穴展示了大人值得尊敬的地方,一下下不断地让我领教大人的厉害。

  “爽不爽?”

  阿姨娇笑着扭动着腰肢,啪搭啪搭的撞击声伴随的是我龟头的深入,感觉每一次都将马眼凑到花心和子宫颈口进行深吻。

  “爽、爽,阿姨真的好漂亮又好厉害。”

  我只能绷紧肉棒希望它尽可能胀大撑满阿姨让她也享受到至高无上的高潮。

  李法妈妈心中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但显然她完全投入了和女儿男朋友的性交当中;平常她接受的伦理道德教育当然不允许她这样,可是她身体的表现骗不了人,何况现在女儿就在对面门内,她为什么干得下去?我也没有余力多想了,阿姨在肉棒还插在体内的状况下转身180度,这一扭几乎把我的精液扭了出来,但我还是振作忍住,让她又在我肉棒上用背后骑乘位骑了几十下。

  我欣赏着阿姨结实健康毫无瑕疵的屁股,还有在她肛门之下正被我龟头不断勾出的粉红阴道壁,我双手扶住她的屁股保持生殖器的接合,然后我仰起了身子,让她顺势趴在床上,然后我从背后扶着阿姨性感的大屁股,同时卖力抽插着阿姨紧窄的潮湿阴道。

  阿姨像头母狗般左右摇着屁股,确保她的阴道每一部分都能被我龟头的冠状沟划过,而我也在她性感的身体上获得了无比的愉悦。

  “再快一点!”

  她从侧面拍拍我的大腿,我不敢让她失望,挺着肉棒狠狠冲刺着,同时握着她吊钟般性感垂下的乳房,那滑嫩的触感实在令我流连忘返,我中指抚摸着阿姨的乳头,其余手掌的部位盈握着阿姨的奶子不断握紧再松开,然后抓住阿姨的乳房前后左右搓揉。

  最新找回肉棒有插入的尽头,我的欲望却没有,回想着阿姨的包容和温柔,我好想把整个人都塞到阿姨体内,可是奈何我不管多么努力地冲刺,能进入阿姨阴道内的始终只有我的肉棒,连阴囊都塞不进阿姨里面,只能前后晃动着撞击阿姨的阴蒂,彷佛在宣泄我的不满。

  “又到了!”

  阿姨这次高潮让她爽到仰起上身,然后上半身颓然瘫软,只剩屁股翘高如肉便器般任我玩弄,她的意识则要好一阵子才能恢复。

  我抱着这完美无瑕的高级成人玩具,不断欣赏着肉棒进进出出女朋友老妈小穴的淫靡画面,实在好想在浑圆的屁股上咬一口留下代表我的印记,就像我故意内射在她体内留下我的味道一样,这是一股淘气的占有欲的宣泄。

  不过内射可以掩盖痕迹,屁股上的咬痕可不行,我只是想想罢了,此时李法妈已经恢复意识,示意让我用正常位冲刺。

  李法妈妈双手环抱着我的上半身,让我埋头在她充满体香和乳香的胸前,只剩下半身如海狗般呆板却快速地冲刺。

  “阿姨,我这次还想再射里面。”

  我撒娇般地提出要求。

  “好啦。”

  阿姨也像满足小孩淘气要求般的母亲,用一个无可奈何却又充满包容的温柔语气回答道。

  “射了,射了…”

  我喃喃道着,满足地释放全身的力气,以往的虚伪、委屈,所有人世间的负面情绪,都在射精的这一瞬间与我无关,我只是享受着世上至高无比的快乐,整个人瘫软在李法母亲的怀里,任由她的阴道挤压着我的肉棒,彷佛永远都不会满足般搾取着精液。

  太可惜了,这竟然是别人的老婆,我惋惜地揉捏着她的乳房,同时让精液自然地不断射出,灌满她刚刚好不容易才清空的蜜壶。

  尽管我再努力想让肉棒在阿姨阴道内多待一阵子,但射精完后的阴茎就是那么不争气,被紧窄的阴道一寸寸地推出体外,我只能依依不舍地倒数着任由我占有阿姨身体的证据逐渐被抹灭。

  在阴茎被推出体外的瞬间,阿姨仰起上身随手抽了几张面纸用大腿夹住防止精液流出,然后趴在我软趴趴的阴茎前舔弄着,除了清空我尿道内残余的精液,也细心地帮我下半身都用舌头清理干净。

  “国中生的精液味道真不错。”

  阿姨擦了擦嘴角,满意地和我并肩躺在床上,左手轻抚着我已经精疲力尽的小豆皮寿司,我也把右手放在阿姨阴阜上,中指轻轻放在小腹下的肉缝中来回轻轻滑弄着。

  “技巧也很好,不愧是和李法交手过的对象。”

  我本来几乎要在这温馨的气氛中累到睡着了,听到这一句,连忙否认道:“没有啦,阿姨,我真的没和李法怎么样耶。”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刚刚那些鬼话吗?李法正在接受治疗,身体的检测数据都已经出卖她了,黄体激素和动情激素的数值都因为被你内射而有明显改变,这是骗不了人的。”

  明明刚刚满溢着温柔接受我各种要求的阿姨,性感的身体现在虽然还是一丝不挂,嘴角露出的冷笑却让我的心情瞬间跌落到冰冷海底,右手也没心情再染指阿姨的肉缝,尴尬地停下了动作。

  正当我紧张到不知该如何圆谎时,阿姨突然以两边膝盖在床面受力,面无表情地跨坐在我身上,阴部就紧贴着我的小腹,彼此的阴毛融为一体,看起来就像又在进行交媾一样,但这次我的心情却真的像即将被处刑的犯人似地开心不起来。

  “以前就算了,我不追究,李法这熊孩子能交到男朋友我也为她高兴,但你记住,为了李法好,为了疗程顺利进行,你以后好自为之,不要再内射李法,最好连和她那个都尽量避免。”

  听到这里我总算稍稍宽心,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勇气坦然接受女儿已经和男同学做爱并被内射多次的事实,也许是事情发生了就想办法解决,实事求事的法律人精神吧。

  “阿姨,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影响李法的身体。”

  这也许是今晚我第二句诚心的话语吧,我诚挚地希望之前干的傻事不会拖累李法的治疗进度。

  “没关系,反而是我要抱歉,我限制了李法的身体自主。”

  阿姨收起了刚刚寒芒四射的可怕神情,又恢复了温柔的样子。

  没想到李法的妈妈那么开明,难道学法律的都是这样理性?“对你也不好意思,你和李法的快乐小活动要被限制了。”

  阿姨苦笑地接着说,不过本来未成年性行为就是不对的,被禁止了我也无话可说。

  “你不嫌弃的话,以后有需求时,只要门口停的是这辆白色凯迪拉克,你随时都可以要阿姨帮你解决…”

  阿姨俯身告知这个几乎可以让我又变硬射爆她的消息,我实在爽到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记住,只有这辆凯迪拉克在才可以找我,不管是打手枪、口交还是无套性交甚至内射都可以,但你一定要忍住对李法的欲望,无论如何都不准再射精在李法阴道里面,其他玩法倒是不完全限制,但是也尽量避免。”

  听到阿姨的玩具宣言,我紧贴着她阴户的阴茎又不争气地变硬了,紧挨着阿姨性感的浑圆屁股翘起,陷进了阿姨的屁缝里面。

  “这次想怎么玩?”

  阿姨狐媚的眼波闪动,熟练地往后一把就握住我的肉棒轻轻搓揉着,却没真的想要征询我的意见,而是随手塞入她的阴户内就自己摇了起来。

  马的,都不知道谁是谁的玩具了,在变换多种体位后,我冒着虚脱而死的危险进行今晚第三次、24小时内的第五次射精,这次为了帮我刚刚差点被吓出病的小心脏压压惊,我要求射在阿姨嘴里,还要她用舌头把精液均匀涂抹在口腔包含牙齿之间,然后全部吞下。

  阿姨瞪了我一眼,不过看在我也让她高潮了九次的份上,她跨蹲在我下半身前,一边自己搓揉着阴蒂一边洗吮着我的龟头让我把精液射在她舌头上,然后充分品尝完精液的味道后才全部喝下。

  这次完事后她总算放过我了,拿着自己的衣物,全身赤裸地拉开一条门缝,作贼般偷偷摸摸确定李法那边没有动静,这才蹑手蹑脚走下楼去洗澡去了。

  我裸着下半身躺在床上回想着和李法的一切,好心疼这个小姑娘,但是想到她和她母亲完美诱人的身体,我竟然还有余力再勃起!下次符合李法妈妈说的可以来找她的条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我大胆地穿上裤子走到楼下浴室,想试试看阿姨说的话算不算数,我敲了敲门:“阿姨…”

  “什么事?”

  澡洗到一半的阿姨围着浴巾、戴着浴帽来开门,虽然已经看过她的身体,也占有她多次,但是这若隐若现的身体曲线还是让我蠢蠢欲动。

  “你看!”

  我调皮地一把拉下短裤和内裤,硕大的充血肉棒忘却不了眼前的丽人,“唰”

  地又满血复活弹了出来。

  “吼~~~你还要啊!?”

  阿姨瞪大眼睛,随即苦笑着拉开浴巾,露出刚刚才刚清洁完的美妙身体,阴毛还因为潮湿而紧贴在小腹。

  “帮我介绍一下这里的环境。”

  我从背后进入阿姨阴道,然后不断抽插着,配合着她寸步难行的步履一步一步打量着李法家的规划。

  “这是厨房,我会的料理很少。”

  阿姨看着平常为心爱家人打理餐点的地方,阴道内却被一个外人从后面抽插着,不知道她作何感想。

  “这是储藏室。”

  阿姨打开了一扇门,为我介绍着。

  “阿姨的子宫则是我精液的储藏室。”

  我充满着恶意挑逗道。

  “哼,又不是只装你的精液。”

  阿姨虽然享受着我的抽插,却没忘记她是别人老婆的事实,反驳道。

  我扁了扁嘴,但至少现在阿姨的阴道是我在使用的,我还是满意地抽插着。

  “这是客厅,啊、啊,你知道的。”

  总算绕了一圈,我得意地看着在我肉棒抽插下话都说不好的李法妈妈。

  “外面呢?哪边有宵夜可以吃?”

  我用肉棒的突刺方向控制着阿姨前进,总算像在赶羚羊似地把阿姨赶到门边,不过我不是在赶羚羊,而是在干你娘啊,我心中充满对李法的愧疚。

  但既然以后李法不能再满足我,由她老妈来代劳不是天经地义的吗?“你不是的吧?”

  李法妈露出惊恐的表情,但我已经打开了门,而她也没有勇气主动离开在身后充满活力冲刺的年轻肉棒,便让我带着她在住宅区小小逛了一圈,幸亏已经是子夜一点多,外面除了偶尔呼啸而过的夜游学生们,已经没有住户的踪迹,我便这样解锁了野外露出还无套抽插女朋友老妈的成就。

  “好了啦,别玩了。”

  终于在阿姨的抗议之下,我们回到了李法家门口,她收养的小黄狗李荣浩看到我们回来,兴奋地摇着尾巴,也不知道也没有看懂我们在干嘛。

  “快好了、快好了…”

  我让阿姨双手扶在门板上,趴在李法家大门口,然后拼命在她噘高的屁股后方冲刺,最后在刚刚那些研究生伫立讨论问题的地方射精了,全部射在阿姨体内,随即又滴出了体外,这一次我已经射不出浓稠几乎块状的精液了,全部都是几乎没有颜色的透明稀薄液体,而且在拔出肉棒瞬间就从阿姨阴道口流出,滴得整个门口都是。

  “好久没有这么疯狂了。”

  阿姨拉着我走进浴室,慵懒地伸了伸懒腰,和我就像情侣般帮彼此身体洗了干净,然后我才上楼睡着,隔天和李法一起坐车上学,总算解决了李法彻夜未归的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