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十六章 暴毙

作品: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作者:月下高歌|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0-10 19:14:15|下载: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TXT下载
  “母亲!”季景眼疾手快的扶住了秦氏。

  “主母,主母……”魏氏与李氏也围了过去。

  秦氏双目紧闭,面色煞白的倒在季景怀中。

  “母亲……”季媚与季茵一脸担忧,两个人忍不住红了眼眶。

  宋婆子用力的掐着秦氏的人中穴,她不停的唤着秦氏:“主母,主母,你醒一醒啊!”

  秦氏一点反应都没有。

  宋婆子吓得脸色都泛了白。

  她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木板之上本应该是季妩的名字,是她亲眼看着人写上去的,怎会突然变成季蔓的名字?

  季伯言凝神看着秦氏说道:“还不快去请大夫。”

  “是。”阿碧匆忙转身离开。

  几个人手忙脚乱的将秦氏抬了回去。

  这边季妩还没有醒,那边秦氏又昏了过去,弄得府中下人手忙脚乱的。

  季伯言看着众人将秦氏抬了回去,他凝神看着化为废墟的祠堂,面色一沉缓缓说道:“接回阿蔓的事先缓一缓吧!”

  季州跟着秦氏离开了。

  季景面色不佳,他拱手看着季伯言说道:“父亲,此事断不可信,说不定是有人故意以此陷害阿蔓,还是先将阿蔓接回来再说,庵堂那种地方怎可久待。”

  季伯言视线落在季景身上,他长叹了一声:“阿景,家中三番两次发生诡异之事,这次的事就更为蹊跷,说不定真是季家诸位先祖显灵。”

  季景徒然睁大了双眼,他一脸焦灼的说道:“父亲,正是因为此事怪异超常才不可信啊!”

  季伯言没有开口。

  那几个刺目惊心的字,犹如刻在他心头一般,令得他整个人惴惴不安。

  秦氏也好,还是季景也罢!

  他们关心的只是季蔓。

  而他身为季家家主,关心的季氏一族的生死荣辱。

  季景面色一变,他试探性的说道:“父亲莫不是真动了将阿蔓逐出家族的心思?”

  季伯言看了季景一眼:“事关季氏一族的生死存亡,我绝不会掉以轻心。”

  语罢,他提步就走。

  徒留季景一个人站在那里。

  “父亲!”季景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看样子父亲真的动了这样的心思。

  阿蔓一个弱女子,若是被逐出家族,又身负邪祟之名,如何活得下去,只怕唯有死路一条了。

  母亲最疼阿蔓,若是阿蔓有个三长两短,母亲可如何是好?

  季伯言他们一走,季妩便出了木桶。

  房中少了阿朱与阿绿,她觉得舒服多了。

  任谁也不喜欢两双眼睛时时刻刻的盯着自己。

  她坐在妆台前,麻姑将她的头发细细的擦干。

  赵婆子给她端来一碗参汤。

  季妩慢条斯理的搅动着碗里的参汤。

  赵婆子已经将方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季妩。

  季妩垂眸一笑:“这次可多亏了魏氏。”

  若不是魏氏发现秦氏的动作,及时告知了她,让她有所准备,这会子晕过去的只怕就是她了。

  麻姑笑着说道:“谁说不是呢!”

  赵婆子关心的却是旁的事,她凝神看着季妩问道:“娇娇,家主可会把阿蔓娇娇逐出家族?”

  她到底是家主疼爱了多年的嫡女。

  季妩抬头看了赵婆子一眼,她勾唇一笑:“想来他心中定是不忍的。”

  一时之间,麻姑与赵婆子凝神看着季妩,两个人眼中满是担忧。

  在她们的注视下,季妩漫不经心的说道:“所以此事还需有人助力。”

  麻姑与赵婆子满目不解。

  季妩喝了一勺参汤,她淡淡一笑:“莫要忘了他不仅是我们季家的家主,更是我们季氏一族的族长,此事可由不得他。”

  赵婆子瞬间心领神会,她看着季妩淡淡一笑:“娇娇,奴明白了,奴这就去安排下去。”

  “有劳婆婆了。”季妩微微颔首。

  赵婆子转身走了出去

  屋里只剩下季妩与麻姑两个人。

  麻姑凝神看着季妩问道:“娇娇准备如何处置阿朱与阿绿?”

  季妩放下手中的参汤,她淡淡说道:“此事不用我出手,自会有人出手的。”

  她说着一顿,接着又道:“你等着看吧!”

  东方已经吐白。

  季妩让麻姑睡在一旁的软榻上,她转身上了床榻。

  她躺在榻上妖娆一笑。

  此刻秦氏只怕连死的心都有了。

  钱大夫很快便来了。

  秦氏并无大碍,只是一时惊吓所致才晕了过去。

  钱大夫给她开了一些定安神定惊的药便回去了。

  得知秦氏并无大碍,季伯言正准备离开。

  秦氏突然睁开了眼,季伯言就在她榻边,她伸手拽住季伯言的衣袖苦苦哀求道:“夫主,木板的上的字断可不信,定是有人处心积虑想要害阿蔓。”

  季伯言冷冷甩开秦氏,他凝神看着秦氏问道:“是谁要害阿蔓?”

  秦氏一噎,一时答不上来了。

  她总不能说是季妩那个小贱人吧!

  没有证据她就是说了,季伯言也不会信的。

  “我虽不知是谁,可定是有人害阿蔓,还请家主彻查清楚,此事绝非诸先祖显灵,一定有蛛丝马迹可寻,届时一定能还阿蔓一个清白。”秦氏满目祈求的看着季伯言。

  “哦!”季伯言随口应道。

  他凝神看着秦氏问道:“你怎的如此笃定?莫不是你知道些什么?”

  他有意试探秦氏。

  秦氏一口否认:“我能知道些什么?我只知道阿蔓是冤枉的。”

  魏氏与李氏都在秦氏房中守着。

  李氏缓步上前盈盈一福:“家主,主母说的不无道理,还请夫主彻查一番,免得冤枉了好人。”

  秦氏面带感激的看了李氏一眼。

  魏氏也上前说道:“夫主,妾也是这般想的,若是真有人作恶而不彻查,只怕还会生出别的事端来。”

  两个人说的话十分合秦氏的心意。

  木板上原本写的是季妩的名字,骤然变成了阿蔓,除了季妩还会有谁这样做!

  此时此刻,秦氏恨不得将季妩挫骨扬灰。

  季伯言还未开口。

  吴生突然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

  季伯言抬头朝他看了过去:“发生何事了?”

  吴生一脸慌乱,他双手一叉沉声说道:“家主,也不知怎的阿朱与阿绿突然暴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