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六章 是我

作品: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作者:月下高歌|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9-20 15:52:40|下载: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TXT下载
  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秦氏已察觉到季伯言的不悦,她深知她方才做的有些过火了,她知道季伯言是个心软了。

  所以一进季伯言书房,她便哭了起来,她泪眼模糊的看着季伯言说道:“夫主,阿蔓可怎么办?”

  她也是急糊涂了,一时忘了季伯言根本没有跟她说过占卜结果一事。

  季伯言淡淡的看着秦氏:“夫人在这府中还真是只手遮天。”

  秦氏面容一僵,她这才想起这个茬儿来,她垂眸说道:“我也是关心阿蔓。”

  顿了顿她才接着又道:“还有阿妩。”

  季伯言脸上闪过一丝讥讽:“你何时关心过阿妩,你关心的只有阿蔓吧!”

  秦氏抬头看了季伯言一眼,她哭着说道:“夫主,事到如今还是先想想怎么办?这件事过不了几日就会传出去,到时候阿蔓可怎么办?”

  秦氏哭的伤心欲绝,这一次可丝毫没有掺假。

  “怎么办?”季伯言声音徒然一高:“你不是早就想好怎么办了?或打发到乡下的庄子,或送到庵堂里去。”

  秦氏难以置信的看着季伯言,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她喃喃唤了一声:“夫主!”

  “莫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安得什么心思。”季伯言坐在桌案后,他冷眼看着秦氏缓缓说道:“邪祟之名落在阿蔓头上也不过是罪有应得罢了,阿妩怎么办,阿蔓就怎么办,明日便将阿蔓送到乡下的庄子去。”

  “夫主这话何意?我安得什么心思,你说我安得什么心思?”秦氏凝神看着季伯言,她一脸委屈的说道:“我所思所想皆是为了这个家。”

  说着她眼泪滚滚而落:“阿蔓怎么能去乡下的庄子呢?”

  “阿妩去得,阿蔓怎么就去不得?”季伯言一脸厌恶看着秦氏,他指着秦氏说道:“你不就是想如此陷害阿妩吗?”

  “夫主,我没有!”秦氏用力的摇着头。

  季伯言一下子站了起来,他冷眼看着秦氏说道:“你真当我好糊弄?阿妩怎会中毒?又怎会又刺客去刺杀阿妩?我心知肚明的很,我之前没有发作不过是顾着季家的颜面,可你一次又一次太让我失望了。”

  “夫主,你我夫妻二十载你怎能如此疑心我?”秦氏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她心中一惊,果然季伯言已经知道季妩中毒一事。

  可在此之前,他却是从未提过,可见季伯言早已不信任她了,还处处提防着她。

  季伯言面上没有半分松动,他沉着脸说道:“要不把阿蔓送到乡下庄子,要不你与阿蔓一起去乡下的庄子。”

  季伯言并非半点也不在意季蔓,他知道这件事不可避免的会传出去,为今之计也只能让阿蔓去乡下避一避风头。

  “夫主,你不能这样对我,更不能这样对阿蔓。”秦氏嘶声力竭的喊道。

  季伯言再不看秦氏一眼,他提步就走。

  “若邪祟之名落在阿妩头上,你也会把她送到乡下去吗?”秦氏看着季伯言的背影低声吼道。

  季伯言扭头看了秦氏一眼:“难道你忘了,阿妩已经在乡下的庄子一住就是十三年吗?”

  “夫主……”任由秦氏如何呼喊,季伯言都未曾回头,只留给秦氏一个冷漠的背影。

  秦氏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失声痛哭起来。

  地上的积雪还未融化,寒风如刀子一样横扫着大地。

  “姐姐!”季妩嫣然一笑,她一改往日胆小怯懦的模样,她眼波流转笑盈盈的看着季蔓压低声音说道:“母亲不是一直想把邪祟这顶帽子扣在我头上吗?”

  季蔓徒然瞪大了眼,她一脸震惊的看着季妩,心中更是翻江倒海。

  季妩一向以胆小怯懦的模样示人,她从未见过她这幅模样,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双眼灿若星辰寒意流转,让人不敢直视。

  更令她震惊的是她竟然知道母亲的用意。

  季蔓当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姐姐,你不是想知道是谁害你吗?”季妩咯咯一笑。

  在季蔓的注视下,她声音低沉的说道:“是我!”

  “什么?”季蔓一下愣在那里,她一脸恶毒的看着季妩,声音颤抖的说道:“是你害我。”

  季妩漫不经心的看着季蔓,她微微颔首。

  一时之间,季蔓只觉得怒火攻心,她素手一挥指着季妩说道:“我就知道是你指使赵元害我。”

  “咳咳……”说着她剧烈咳嗽起来。

  季妩笑的花枝乱颤,她慢悠悠说道:“母亲不是想害我吗?如今也不过是报应罢了。”

  她说着一顿,在季蔓吃人的目光中,接着说道:“姐姐你可还好?如今你可是祸乱家宅的邪祟了。”

  “季妩,我杀了你……”季蔓死死的看着季妩,她胸膛剧烈的起伏着,挣扎着想要从榻上坐起来。

  季妩缓缓站了起来,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季蔓。

  她嘴角含笑故意刺激季蔓:“我就站在这里,姐姐来杀我啊!”

  季蔓双目喷火,她再无一丝理智,她疯了一样朝季妩扑了过去。

  “啊……”季妩一下被她推倒在地,她笑的妖娆却故作惊慌失措的大声喊道:“姐姐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杀了你这个贱人。”季蔓骑在季妩身上,她双目喷火如疯妇一样狠狠的掐着季妩的脖子。

  “咳咳咳……”季妩笑盈盈的看着季蔓,她眼中没有半分惊恐,口中却大声喊道:“姐姐,求求你不要杀我……”

  说着她用力一推,季蔓狼狈不堪的摔在地上。

  麻姑扭头看了一眼,她一把推开了门,大声喊道:“救命啊!快来人救命啊!”

  两个人配合的天衣无缝。

  季伯言前脚才出了书房,季妩的呼救声便传入他耳中。

  季伯言面色一变,他匆匆走了过去。

  “阿蔓!”秦氏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她一刻都不敢耽搁起身就外走。

  “姐姐,你来杀我啊!”季妩躺在地上,她笑靥如花的看着季蔓,微微上扬的眼角一片讥讽。

  “季妩,我今日一定要杀了你!”季蔓已经急昏了头,她四下扫了一眼,拿起一个花瓶对准季妩狠狠地砸了下去。

  无人看见季妩冷眼看着季蔓,她眼中没有半分惊恐。

  “阿蔓,你这是做什么?”季伯言一进来便看见这惊心动魄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