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九章 讨要我的东西

作品: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作者:月下高歌|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9-14 20:46:08|下载: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TXT下载
  季妩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站在她背后的竟是高寅。

  夜黑风高,高寅穿着紫色的衣袍,外面罩着宽大的黑色狐裘,他足足比季妩高了一头,他漫不经心的看着季妩,嘴角微微上扬:“怎的,你不认识我了?”

  季妩怔怔的站在那里,听高寅的口气是专门来寻她的,她实在不知高寅来找她的目的。

  杀人灭口乎?

  她兀的一惊,猛地打了一个激灵。

  “郎君,郎君是何人?”她瞬间回过神来,她带着一丝探究,小心翼翼的看着高寅,声音含着颤抖,脸上全然都是陌生的神色,一副从未见过高寅的模样。

  高寅勾唇冷冷一笑,他伸手扣住季妩的下颚,面带讥讽的说道:“若不我帮你回忆一番我是谁?”

  他直勾勾的盯着季妩,泛着冷意的脸上含着几分怒火。

  他这个人一向最恨欺骗。

  而她竟敢骗他!

  季妩楚楚可怜的看着高寅,喃喃说道:“我真不知郎君是谁。”

  她眼中闪动着泪光。

  “哼!”高寅冷冷一哼:“季家阿妩你少在我面前装柔弱。”

  高家的侍卫岂有等闲之辈,不过半日便将麻姑查了出来,顺藤摸瓜找到了季妩。

  这可真是让高寅大吃一惊。

  说来寻亲的小乞儿竟是季伯言的庶女。

  她既不是来寻亲的,一个深闺女子半夜出去为的又是什么?

  还敢将他的狐裘给当了。

  季妩梗着脖子,她死不承认:“郎君何意?阿妩不明白?”

  高寅双眼一眯,他扣着季妩下巴的手骤然施力:“你不是来临淄城中寻亲的吗?”

  他双眸犹如天上的寒星透着丝丝冷意,逼得季妩不得不看着他,下巴传来的疼痛令得季妩眉头一蹙,巴掌大的小脸皱成一团。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承认她见过他。

  一个深闺女子半夜三更外出,这足以令得她名声扫地,若叫秦氏她们知道了,必会拿这个大做文章。

  季妩泪盈于睫,她一瞬不瞬的看着高寅,那副模样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她将上一世季蔓她们的手段用的淋漓尽致,她声音颤抖含着惊恐:“我真不知郎君在说些什么?”

  高寅勾唇一笑:“你当真不知吗?”

  说话同时他缓缓松开了季妩的下巴。

  季妩微微颔首。

  高寅也不恼怒,他漫不经心的扫了季妩一眼转身就走:“那我就去找季大人问一问,家中庶女深夜私自外出为的是什么?”

  他这是在威胁季妩,而且是不加掩饰的威胁。

  季妩面色一变,她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淡淡的看着高寅的背影,低声问道:“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高寅脚下一顿,他慢慢转过身来,嘴角含笑的看着季妩:“你现下认识我了吗?”

  季妩几步上前对着高寅盈盈一福:“见过贵人。”

  她这幅姿态令得高寅极为舒适。

  季妩知道如他这样的人向来都是说一不二,若真叫他去找季伯言,那她苦心经营的一切就会毁于一旦。

  她大仇未报如何能甘心。

  高寅凝神看着季妩,他缓缓说道:“那夜你私自外出为的是什么?”

  他从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巧合,所有的一切皆是处心积虑的谋划罢了。

  那夜,他去那里为的是陆离,她呢?

  季妩心中十分后悔,她不该让麻姑把那件狐裘拿去当了,可如今后悔已经无用了。

  她抬头小心翼翼的看了高寅一眼说道:“那一晚,我心中烦闷怎么也睡不着,想着从未逛过临淄城,便偷偷的溜了出去,至于哄骗贵人实属无奈,还请贵人高抬贵手。”

  “方才我就不该救你,就该让那人杀了你。”高寅面无表情的看着季妩,这话拿去哄骗三岁小儿尚可,难道他会分辨不出真伪来吗?

  若说出去闲逛也该去热闹繁华的东街不是吗?为何会去那般偏僻的地方。

  难道说她的目的也是陆离?

  高寅眼光一凝,他目不转睛看着季妩,眼中满是探究。

  江陵已经将她查的一清二楚。

  她不过季家一个胆小怯懦备受冷落的庶女,如何得知陆离的事?

  季妩低低的垂着头,她满目委屈的看了高寅一眼:“这便是实情,贵人想让我说什么不妨直说,我照着贵人的话说也就是了。”

  高寅居高临下的看着季妩:“所言不尽不实,我这个人最恨别人的欺骗,你可知欺骗我的下场是什么?”

  他语调平和,说的波澜不惊。

  季妩浑身一僵,她兀的抬头一瞬不瞬的看着高寅,她深知于他来说毁了她不过一句话的事。

  她眼波流转,几番思量,她缓缓问道:“贵人今晚出现在这里为的又是什么?”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说出陆离的事来。

  高家势力遍布,高寅知道陆离的是不足为奇,可是她呢?

  她一个深闺女子,又一直养在乡下的庄子,她是如何得知的?

  所以她只能转移他的话题。

  高寅近前一步,季妩全然在他的阴影之下,两个人形成鲜明的对比,他淡淡的扫了季妩一眼,一句话也不说转身就走。

  徒留季妩一个人在寒风之中。

  季妩一惊,她匆匆走到高寅前面,在高寅的注视下,她缓缓跪在高寅面前,重重的将头磕了下去:“求贵人高抬贵手,饶阿妩一次,阿妩定没齿难忘贵人的大恩大德。。”

  高寅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江陵说她胆小怯懦。

  他为何在她身上看不到一点胆小怯懦?相反有主意的很。

  见高寅不开口,季妩缓缓抬头看着高寅,她眼中有祈求,有无助,亦有不甘极为复杂,在这些之下还有一丝入骨的冷冽。

  高寅看着这样的她,他心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好奇。

  她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在这幅柔弱的外表下又有着怎样的秘密?

  季妩心中不安的很,比起虚空道长她更惧怕高寅。

  “你是知道我身份的吧!”片刻,高寅吐出一句这样的话来。

  季妩不敢在哄骗高寅,他是高家唯一的嫡子盛名在外知道他不足为奇,她微微颔首:“若阿妩猜测的不错,贵人应该是高家的人吧!”

  高寅勾唇一笑:“你果然知道。”

  可以说日日都有人在他面前搭台唱戏,尽管他们目的不一,可他已经见惯虚假的嘴脸,纵然她掩饰的极好,可他又如何分辨不出来。

  季妩没有开口。

  “甚好!”高寅的话令的季妩一头雾水,她满目不解的看着高寅。

  在季妩的注视下,高寅狭长的双眼微微一眯:“我是来讨要我的东西,三日后,你若是能物归原主的话,我便饶了你这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