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章 去请

作品: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作者:月下高歌|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9-04 15:51:09|下载: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TXT下载
  庞戎一撩衣袍一脸羞愧的跪在公子策跟前:“属下愚钝,未曾抓到纵火之人,还请公子降罪。”

  公子策依旧眉眼未动,他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看着庞戎淡淡说道:“你起来吧!敢对孤出手之人,又岂是等闲之辈。”

  语罢,他面上闪过一丝嘲讽。

  刑部这些人如今是越发办事不利的,也不知道脑子里装的是什么,竟然会找上赵元,找他作甚?

  让他占卜一下凶手是何人。

  如今赵元名声在外,无论是真是假背后之人如何不惧?

  他们自然要杀人灭口的。

  “多谢公子。”庞戎从地上站了起来。

  公子策双眼微眯,他勾唇说道:“赵元那厮如何了?”

  在他的注视下,庞戎拱手说道:“回禀公子,那赵元似真有些本事,他仿佛早知晓有人会对他不利一般,趁着夜色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家,纵火之人并不知此事,怕是以为赵元已经葬身火海之中。”

  公子策忽然来了兴致,他语音拖得长长的:“哦!”

  他嘴角一勾:“这么说赵元还真有些本事了!”

  至少在庞戎看来确实如此,庞戎拱手说道:“是。”

  能事先占卜出有人对公子不利,又早知自己又灾祸避了出去,在庞戎看来这样的人确实有大能。

  “也罢!待孤明日清醒之后亲自将他迎入府中。”公子策双眸一点一点沉寂下去,他深邃如夜空的眸子中掠过一道寒芒。

  事情越来越有趣了,他甚是欢喜。

  季伯言受了伤自然无法去上早朝,索性昨晚他已经告过假了。

  天还未亮,季妩便醒了。

  也不知赵元那里如何了?

  她所料应该不错。

  她都能想到的事,那人自然也能想到,坊间皆传他命悬一线,她却是不信的。

  那人心思深沉,谋略无人能及,这世间谁能伤的了他!

  想来他也想到了,便是为了揪出幕后之人,他也不会坐视不理。

  赵元应该性命无虞才是。

  季妩缓步来到桌案前,提笔写下一封信。

  今日季家便会有人上门去请赵元,在秦氏她们看来赵元是绝对不会应允的。

  她即便派人,也不过派人走上一遭,做做样子罢了,因为她们想请都根本不是赵元,而是清风观的虚空道长。

  她一出生便说她乃是不祥之人的虚空道长。

  过些日子她得会一会这个虚空道长才是,看看他到底是何方高人!

  “娇娇。”季妩房中一亮灯麻姑便走了进来,看来她比季妩醒的还要早。

  季妩伸手把信交给了麻姑,在她耳边低语几句。

  麻姑连连点头。

  季妩收拾了一下便去了厨房。

  她亲手给季伯言煮了一碗软糯可口的鸡丝粥。

  天才亮她便去了清风居。

  “父亲,我是阿妩你醒了吗?我给你煮了粥。”季伯言的房中亮着灯,季妩隔着门轻声说道。

  季妩知道此时正是季伯言最难受的时候,一个人刚刚摔倒的时候还不觉得疼,可渐渐的会越来越疼。

  季伯言本就醒着,他声音低沉的说道:“阿妩进来吧!”

  直到季伯言开口,才将软榻上的季景惊醒了。

  昨晚,季景简单的用了些晚饭便守在季伯言榻前,直到熬不住了才在软榻上睡下。

  “父亲你觉得如何?”季景睡眼朦胧的走到季伯言身旁。

  季伯言面色不佳,一脸的虚弱。

  赵婆子推开门,季妩走了进来。

  “我好多了。”季伯言看着季景说道,他抬头朝季妩看了过去。

  看着季妩他嘴角一弯脸上多了一丝笑。

  季妩拿沾了水的棉布给季伯言擦了擦脸,将他扶了起来:“父亲,昨晚你就没有吃什么东西,用些粥吧!一会还要吃药呢!”

  季伯言抬头看了季景一眼说道:“你累了一夜回去歇息吧!今日就不必去学堂了,赵元那里我自会派人去的。”

  “是。”季景微微颔首转身离开。

  季妩搅动着碗里的粥,挖了一勺吹了吹才递到季伯言嘴边。

  季伯言满目慈爱的看着季妩正准备吃。

  “父亲。”就在那个时候季蔓也提着食盒走了进来。

  季妩与季伯言同时朝季蔓看了过去。

  “阿妩妹妹也给父亲煮了粥啊!”季蔓柔柔一笑。

  “姐姐。”季妩起身放下手中的碗对着季蔓盈盈一福。

  “父亲,你可好些了。”季蔓一脸关切的看着季伯言问道。

  季伯言微微颔首。

  季蔓几步走到季伯言跟前,季妩赶紧给她让出地方来,她垂眉顺目的站在一旁。

  季蔓瞥了一眼桌案上的那碗粥,笑盈盈的说道:“妹妹给父亲煮了鸡丝粥啊!可父亲有外伤在身那些都是发物,于父亲伤口不利。”

  季妩连连点头一脸自责:“是阿妩思虑不周险些害了父亲。”

  她几步上前收起那碗粥。

  季蔓一笑从食盒里取出一碗粥来,她缓缓说道:“我亲手给父亲炖了当归粥,里面有当归,红枣,此粥具有活血止痛的功效,给父亲服用再合适不过了。”

  她舀了一勺吹了吹递到季伯言嘴边。

  “姐姐说的是。”季妩轻声说道。

  季伯言抬头朝季妩看去,看着季妩手足无措的模样,他缓缓说道:“我这会嘴里没有味道,就想进些咸味的东西,还是吃阿妩的那碗粥吧!”

  季妩瞬间抬头朝季伯言看了过去。

  季蔓握着勺子的手一僵,一时之间她脸色难看极了。

  “父亲,还是用姐姐的当归粥吧!于身体有利。”季妩笑笑说道,她一脸天真无邪,眼中满是关切。

  季伯言心中微微一动:“无妨,先吃了你这碗,一会再吃那碗也是一样的。”

  季妩甜甜的一笑。

  季蔓努力克制住心中的怒意,她十分僵硬的勾了勾嘴角:“父亲说的是,妹妹还不把你的粥拿出来。”

  季蔓慢吞吞的给季妩让出地方来。

  季妩拿出粥一勺一勺喂着季伯言,父女两人相视一笑,气氛格外的温馨。

  一旁的季蔓看着这一幕简直要气炸了,她还要极力保持自己嫡女的风范,脸上的假笑连她自己都快看不下去了。

  季妩怎不知季蔓心中的恼怒,季蔓越是生气,她越是要笑,气炸了她才好。

  不过片刻,秦氏,魏氏,季媚还有季州都来了。

  秦氏丝毫不顾及自己的脚伤,脸上全是关切,季妩赶忙给秦氏放让开地方,她几步上前好一番嘘寒问暖。

  季伯言喝了季妩的粥,自然吃不下季蔓的当归粥了。

  他环视一圈开口唤道:“吴生。”

  “家主有何吩咐?”他声音一落吴生便走了进来。

  季伯言看着众人说道:“吴生你备些厚礼去请赵天师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