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三章 应验

作品: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作者:月下高歌|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28 16:08:07|下载: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TXT下载
  第二日一早,季伯言便去上早朝了。

  季妩并未贪睡,她早早的便起来了,用过早饭之后她正准备去给秦氏请安,怎料秦氏派人过来传话,她今日身子有些不适就不用她们过去请安了。

  季妩垂眸淡淡一笑。

  李氏与季茵去了庵堂,秦氏一计不成,又开始作妖了。

  她身子不适可也是邪祟的缘故?

  “娇娇,娇娇……”季妩正在用茶,麻姑忽然惊慌失措的走了进来。

  季妩抬头朝她看了过去,麻姑上气不接下去的说道:“娇娇,整个临淄城都传开了,昨夜公子策遇刺命悬一线。”

  赵婆子,阿朱与阿绿都在房中。

  麻姑的表现太过激动了。

  季妩看了她一眼垂眸说道:“公子洪福齐天想来定会无恙的。”

  麻姑也察觉到自己有些过激,她微微颔首不在言语。

  只是她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沸腾,时不时的看上季妩一眼。

  如今的娇娇可真是神了,竟有预测未来的神通。

  公子策遇刺这般大事如何瞒得住,整个临淄城中已经传开了。

  街头巷尾多有人小声谈论。

  却是还有一个人不知。

  已经过了两日,赵元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临淄城。

  他当日说了那般大话,难不成等着公子策派人来拿他不成?

  也不知那一日他是怎么了?

  只是收到一封没头没尾的信,竟敢那般大放厥词。

  想来他是被什么迷了心窍。

  赵元已年过四十,这临淄城中谁不知他整日坑蒙拐骗的,他日日在临淄城中摆摊却甚少有生意上门,所挣的银钱不过可勉强果腹,以至于如今连一房妻妾都没有,唯有三间瓦房罢了,穷困潦倒的很。

  他站在院子背着包袱正准备离开。

  “赵元,赵元……”忽的,素日里与他在一处鬼混的朱成也不等他开口,便推开门走了进来。

  赵元扭头朝朱成看了过去,他皱眉头还未开口。

  “赵元你这是要做什么?”见赵元背着包袱,朱成大声询问道。

  赵元长叹了一声,他压低声音哭丧着脸说道:“我能干什么?我自然是逃命去。”

  朱成眉开眼笑的看着他,一脸兴奋的说道:“你逃什么逃,今日临淄城已经传开了,昨晚公子策遇刺,如今命悬一线,现下你可是临淄城中,世人所称道拥有鬼神莫测之力的大天师了!”

  朱成话音还未落,赵元一把拉住了朱成的手臂,他用力之大都把朱成捏疼了,他凝神问道:“你说的话可当真?”

  他一脸紧张的看着朱成,大冷的天他激动的头上除了一层汗。

  “比珍珠还真,此刻你的摊位已被人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皆是来找你求问吉凶的。”朱成拍着赵元的肩膀说道:“兄弟你要发财了。”

  “哈哈哈……”赵元将手中的包裹往地上一扔,他仰天大笑了起来,一副标准的小人得志的模样。

  “以后兄弟要多多仰仗兄长了。”黄成往后退了一步,他郑重其事的对着赵元拱手一礼。

  黄成比赵元年纪小了几岁,也是这临淄城中的混子,两个人一向称兄道弟,可没少一起喝花酒。

  “好说,好说……”赵元伸手拍着黄成的肩膀,两个人对视一笑,脸上满是毫不掩饰的得意。

  “大天师,我们赶紧走吧!莫要那些人等的太久了,那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黄成眉开眼笑的看着赵元。

  “然也!”赵元挺胸抬头一扫方才的落魄,他一甩宽大的衣袖缓缓说道:“待我更衣之后便随你一起去。”

  黄成在外面等着。

  赵元在屋子里换衣服,他心中实则是有些不安的,毕竟公子策一事并非是他占卜出来的。

  他换了一身崭新的道袍,手中还拿着浮尘,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他心中的那些不安随即一扫而光。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如今他可是人尽皆知的大天师了,先风光了眼前再说。

  赵元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黄成随即迎了上来,他一副讨好的面孔看着赵元说道:“公子策向来言出必行,待他无恙之后一定会迎兄长入府为上等门客的,到时候兄长可要拉小弟一把啊!”

  “这是自然。”赵元重重的拍了拍黄成的肩膀。

  那日赵元当众拦下公子策的车架,在场围观的人可是不少,如今他预言应验,他的名头便随着公子策遇刺的消息已然传遍了整个临淄城。

  他往日摆摊的地方已经被前来占卜吉凶的百姓围了个水泄不通。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便是如此!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消息在季家传来起来,李氏与季茵一入庵堂便不药而愈。

  邪祟一事在府中越演越烈。

  几乎所有人都信了府中真出了邪祟,一时之间人心惶惶,说什么的都有。

  季妩才回来了几日,府中便发生了这样的事,且不说她原本就背负了一个不祥之名,虽没有人敢开口,但多数人心中已然认定季妩便是那个邪祟。

  这便是秦氏的意图,季妩心知肚明的很。

  让季妩担忧的是另一件事。

  赵元在临淄城中混迹了多年,如今骤然成名就如同穷人乍富。

  穷人乍富是很可怕的,名利之下多数人都会迷失自己,若是一个人心智不坚的话难成大事,自然也不堪重用。

  季妩怕赵元就是一滩烂泥,纵然她有心扶持他,却也要他自己争气才是。

  季妩让麻姑出去了一趟,找了几个叫花子注意着赵元的一举一动。

  赵元与黄成才走了一般,赵元眼光一凝,他忽然停了下来。

  黄成满目不解的看着他问道:“赵兄你怎么不走了?”

  赵元眼波一转,他一甩手中的拂尘沉声说道:“天机可是随意便可参透的?万物万事皆讲究一个缘字,我岂可随意为他们占卜。”

  语罢,赵元头也不回转身回家去了。

  “赵兄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黄成在后面喊道。

  任他如何呼喊,赵元都没有回头。

  接下来的几日,赵元谁也不见,他闭门不出,前来问吉凶之人皆无功而返。

  赵元并非什么高深之人,他想的是他说的越少,便错的越少。

  这几日他一直在冥思苦想到底是何人把那封信丢在他桌上的?

  他究竟有什么目的?

  赵元想的头都大了,却是想不出一丝端倪。

  他唯一可以确定的人,若是那人真有什么目的,一定会再度找上他的。

  对于他的表现,季妩很是满意,他没有被突如其来的名利给冲昏头,而是在一鸣惊人,万人追捧之下依旧可以保持清醒的头脑,如此已极为不易。

  大王已经下旨,七日之内务必将刺杀公子策的凶手给拿下。

  如今刑部忙翻了天,所有人的脑袋都别在裤腰带上。

  这两日秦氏一直病着,都免了她们请安。

  季妩去看了秦氏好几次,秦氏面色不佳,神思有些恍惚,大夫来过说秦氏染了风寒,可秦氏的表现一点也不像染了风寒。

  因此府中流言更甚。

  李氏与季茵既然已经痊愈了,秦氏便差人将她们悄无声息的接了回来。

  季伯言并未免了她们的禁足,所以她们还在梧桐苑里关着。

  是夜!

  因着秦氏病着,季伯言宿在了魏氏房中。

  魏氏说起秦氏的病,还有李氏与季茵的病,再度提及请法师入府做法师的事,只是季伯言并未答应。

  这两日季妩沉默的很,她一直在想该如何将赵元收为己用。

  如今正是赵元得意的时候,便是她贸然找上去说那封信是她写的,只怕赵元也不会承认,此时赵元便如久旱逢甘霖,他怎肯放弃触手可及的名与利。

  她还得想个稳妥的法子才是。

  夜很深,所有人都睡了,季妩才上了榻。

  “走水了!快来人啊!走水了……”季妩才合上眼还未睡着,府里骤然响起一阵惊呼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