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1)

  妈妈和未婚妻沦为他人胯下之奴(二十一)果不其然,白芷阿姨第二天一早便以公司有事为理由急匆匆地走了,吴凡对此并没有丝毫的表示,只是冷笑地看着阿姨性感的背影。

  这天晚上,穿着T恤但下身赤裸的吴凡坐在沙发上,一条半硬的大鸡吧已经比我勃起最巅峰时还要粗长,他招了招手让旁边全裸的婉玉坐到了他的鸡巴上,婉玉见状,喜笑颜开地扭着自己结实的小麦色蜜桃臀,像一条发情的雌豹般扑向了吴凡的大鸡巴。

  她先用小嘴小心翼翼地湿润了一下吴凡的龟头,随后像捧着宝贝一般扶着吴凡的巨龙,对准自己早已湿润的幽深蜜穴,毫不犹豫地坐了下去,随着鸡巴的整根没入,我彷佛能感觉到吴凡的大鸡吧正挤压婉玉的子宫口。

  没等吴凡有什么指令,婉玉便自己摇动着肌肉紧实的腰肢,控制着自己的巨臀吞吐着吴凡的巨龙。

  因为家里没有外人而再度全裸的我看着眼前未婚妻和少年表演的活春宫,下体的鸡巴又不争气地翘了起来,但是和吴凡的武器一比,无论是粗细还是长短我都相形见绌,心底的自卑感又更浓烈了一分。

  “凡凡主人,溪奴,也想要主人的鸡巴嘛,溪奴的小骚逼已经痒得不行了~”

  这时,身旁同样全裸的妈妈却像是久未性爱的怨妇,跟吴凡这个比她儿子还要小一轮的少年撒起了娇,这发嗲的程度就连我也是前所未见,我实在是想不到原本冰山美人一般高傲的妈妈竟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而吴凡却没有回应妈妈的撒娇,反而一巴掌扇到妈妈的奶子上,发出了一声响亮的皮肉碰撞声,泛起了阵阵乳波。

  她那洁白的巨乳上瞬间浮现出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子。

  “主人……”

  妈妈可怜巴巴地望着吴凡的大鸡吧,被他的一巴掌打得有些发懵。

  “别忘了今天下午我们的游戏,输了就要受罚骚逼你活了这么久还是不知道么?今天晚上你的身体还要用来慰劳下面的流浪汉呢,怎么能在这里浪费体力?

  赶快跟你的王八儿子去准备准备吧,主人还要玩小玉骚逼呢。”

  吴凡说着,捏了捏婉玉因为重力下垂的小麦色巨乳,又惹得婉玉发出了诱人的浪叫。

  妈妈听到这番话,更是面如土色,扑通一声跪倒在吴凡脚边,任凭婉玉和吴凡结合处的淫液溅得她一身:“不,主人,主人请您放过溪奴好么,溪奴不想去公厕给流浪汉肏逼啊,主人您放过溪奴吧,溪奴愿意给主人介绍溪奴的闺蜜让她们也一起来服侍主人。”

  旁边的我听了之后更是疑惑了,只知道吴凡马上要让妈妈下楼去“慰问”

  楼下公园的流浪汉,但不知道跟我有什么关系,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过我唯一知道的是妈妈从很久以前开始其实就有洁癖,让她去公厕和流浪汉做爱还不如让妈妈去死。

  想到这,我心中有些不忍,但神使鬼差之下我并未出声,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场景。

  “嘿嘿反正我已经让人通知了这些流浪汉了,到时候如果没人过去的话他们之后可能会集体过来家里哦~如果他们找我的人要钥匙我的人可没办法拒绝这些可怜人呢,”

  吴凡嘿嘿一笑,一边抚摸着婉玉分明的腹肌,一边慢条斯理地说道“不过嘛,给你个机会哦,反正只要有人下去就行了对吧,你可以求求我们的玉宝贝,要是我们的小骚逼愿意代替你下去那你就不用下去咯~”

  “卧槽这TM太阴险了吧”

  旁边的我一脸懵逼,没想到吴凡这么狠。

  令我没想到的是,在我印象中从未求过人的妈妈,却是跪着爬到了婉玉的脚边,匍匐着哀求道:“玉儿,阿姨平时对你也不差,也从未亏待过你,不知道……”

  “不要。”

  妈妈的哀求换来的却是婉玉冷漠的两个字,随后她就再也没看妈妈一眼,专心扭动着自己的翘臀取悦吴凡。

  吴凡对着妈妈笑了笑,摊了摊手,随后也不再看趴在地上可怜万分的妈妈,专心玩弄着身前婉玉的美肉。

  “还不走?再不走你以后都别想吃到本少的鸡巴。”

  过了一会,吴凡看着依旧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美妇人,冷冷地说道。

  妈妈娇躯一颤,只好咬着牙起身,回她和吴凡老公的闺房换衣服去了。

  “那我……?”

  妈妈走后,留下我站在旁边,一脸懵逼地问道。

  “你到时候只要负责和你的母狗妈妈一起下去就行了,下去之后会有人跟你说应该怎么办的。好了快滚吧,你老婆的小穴还等着本少的滋润呢。”

  吴凡像是赶苍蝇一般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打发我早点出门。

  ......半小时后,我站在电梯内,欣赏着旁边高挑性感的美肉妈妈:今天的妈妈画了一个非常浓的艳妆,深深的眼影,大红的嘴唇,还有那不知道是什么牌子,闻起来就让人性欲大开的香水;至于她的衣服,穿得和昨天的婉玉基本上一模一样,只是衣服和小热裤的型号似乎比婉玉昨天穿的还要短上那么一号,再加上妈妈那大得令人窒息的两坨洁白肉山,上身薄薄的白T恤也仅仅比那种抹胸要长上一点点,妈妈毫无赘肉的白皙小腹展露无遗;而下身那件牛仔热裤甚至连妈妈的美臀都不能完全遮住,就好像是一条三角内裤一样,有一半以上的臀肉露在外面,好不淫荡。

  啊对了,还有一个和婉玉昨天穿着不太相同的地方,就是妈妈修长紧绷的美腿上穿着一条薄如蝉翼的黑丝,那丰满的玉腿上闪烁着黑丝的诱人光芒,使得妈妈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那种街头廉价的站街女,饥渴而又淫荡。

  我带着妈妈一路走向吴凡交代好的那座公厕;深夜里路上只有稀稀拉拉的行人匆匆走着,但无论是加班到深夜的下班族,还是路边有气无力乞讨着的乞丐,无一例外都会在我和妈妈走过时致以回头礼的问候(对妈妈是惊艳加淫欲的猥亵目光,而对我则是羡慕嫉妒恨的牙痒痒)。

  终于,我和妈妈来到了吴凡指定的公厕门前,此时的公厕门口一片寂静,一块“正在清洁”

  的标牌立在门口,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我环顾了一圈也没看到吴凡所说的那个会跟我说该干什么的人。

  正当我疑惑之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厕所中传了出来:“你们是王家程和林梦溪母子么?”。

  伴随着高跟鞋的“哒哒”

  声,一个高挑的女人从男厕所中款款走出,这个女人身着一件标准的OL正装,上身的巨乳把女士西服和里面的衬衫衬托出一个惊人的幅度,通过胸前敞开的能看到内里那黝黑神秘的幽谷。

  下身则是一条极短的OL短裙配上跟妈妈腿上相似的薄丝袜,她的裙子也只能包裹的住那结实的小翘臀。

  这个女人的黑丝玉足上,则是一双黑色的足足有5cm的绑带高跟凉鞋,这个凉鞋的存在使女人看上去更像是出来卖淫的妓女在玩制服诱惑,而不是一个真正的秘书。

  而我却意外地发现,眼前这个女人,的肩膀,似乎比一般的女人要宽上许多,再加上黑丝下裸露出来的大腿上,能清晰地看到肌肉线条,我猜测她应该也属于跟婉玉一个类型的健身女人。

  “咦?你不是……?”

  旁边妈妈的突然出声让我不由侧目,听她的语气妈妈似乎认识眼前这个比妈妈年轻一些的美妇人。

  “嘘——”

  还不待妈妈说完,这女人笑嘻嘻地对着妈妈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而妈妈似乎也有点怕她,我似乎感觉妈妈性感的身躯抖了一抖,乖乖地闭上了嘴。

  女人迈着标准的模特步向我们走来,在旁边的椅子上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双腿外张着,毫不顾忌自己的短裙被掀到大腿根部。

  她看了看手上的手表,似乎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干完了,可累死老娘了,为了帮这小母狗清理接下来几天她晚上的住所老娘可是忙活了将近一整天呢,”

  女人转了转自己的美足,似乎很是疲惫,“反正时间还早,刚好这个小骚货在这,让老娘看看吴凡小主人调教女人的功力吧,过来,婊子,用你的骚舌头给老娘把脚按摩按摩。”

  女人就像是天生的女王一般,彷佛在对自己的宠物发号施令。

  而妈妈也格外听话,立刻就跪了下来,像母狗一般爬到了女人台起的脚边,用檀口小心翼翼地解开绑带,将高跟鞋叼到一旁,开始小心翼翼地用自己柔软的舌头舔舐着女人不知道穿了多久的黑丝。

  “你可是母亲哎,在自己儿子面前这么骚贱真的好么?”

  女人似乎有意羞辱妈妈,用另一只脚拍打着妈妈的脸庞,轻蔑地问道。

  “回主人的话,梦溪现在是吴凡主人的性奴,只要吴凡主人开心梦溪的肉体就是主人的玩具,您称呼梦溪为母亲真的是高看梦溪了,梦溪不配作为一个人的。”

  妈妈低着头,专注地服务着女人的玉足,说出的话使她原本比女人还要高出一些的肉体在女人的脚下愈发卑微,而这似乎也刺激到了我的肉棒,看着生我养我,曾经那么高傲的母亲卑微地舔着另一个女人的丝足,我的小兄弟不争气地起立行了大礼。

  “咦?看着妈妈舔别的女人的脚会让你这么兴奋么?小骚货你的儿子可真是一个大变态啊哈哈哈。”

  妈妈的头似乎更低了,我的心里似乎被什么东西狠狠重击了一般,感觉有些窒息。

  不过现实的残酷还没有结束,眼前的女人眼珠一转,看着我戏谑地说道:“嘿嘿我突然想到一个好玩的事,我们来做个交易怎么样小宝贝?”

  “什么交易?”

  “老娘我天天给人肏也是有点累了,昨天还为了让这个厕所的管理员把这里给我们几天去给他日了整整一天,所以现在嘛,我想看看活春宫嘿嘿,”

  女人说着,用脚拍了拍妈妈的脸颊,又指了指自己裙根里的神秘之地,示意妈妈去舔裙内那素未谋面的骚穴,妈妈回头看了我一眼,不知是在想什么,随后乖乖地跪爬到女人的两腿之间,把脑袋探进了她的裙摆中。

  女人用自己的肌肉腿夹紧了妈妈的头部,接着说道,“至于活春宫的主角嘛,就是小宝贝你和你的骚妈妈咯~如果你能自己脱下你妈妈的衣服,然后表演出一场让我满意的春戏(不过还是不能射精哦,最后的精液你必须要拔出来自己撸明白么?),我就下场和你妈妈一起接客,不然的话,嘿嘿,你想想你亲爱的妈妈每天晚上都要一个人接待这附近所有的流浪汉,如果我没记错她和我们吴凡小主人玩的游戏的赌约似乎是…连续一个星期来着?”

  在女人裙摆间卖力舔弄的妈妈忽然一颤,似乎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但女人只是微微用了一些力,那双比婉玉还要结实的肌肉腿就把妈妈的脑袋夹得无法动弹。

  “我……”

  “啊对了,虽然吴凡小主人说你是肯定不能跟你妈妈玩体内射精的,但是我可以小小做个主哦,如果你让我满意了,等我们每天晚上接完客,我允许你用你那可怜的小舌头给我和你妈妈清理完身子后,可以无套内射一次哦~~怎么样,是不是很有诱惑力?如果阿姨没记错的话你那个淫贱的未婚骚妻可也是阿姨这种身材呢,不过阿姨应该比她还要正一些呢,说不定内射阿姨之后你就彻底爱上阿姨不要那个破鞋了呢。”

  这女人捏了捏自己的巨乳,又微微掀起一点自己的衬衣,那线条分明而又光滑白皙的腹肌一闪而逝,我脑子一热,脱口而出:“这个交易我接了。”

  “嘻嘻那就好,不过下次记得要叫主人哦,现在阿姨我才是你们的主人呢~”

  “儿子,不要,唔……”

  妈妈听到我答应了女人的要求,突然发力挣脱了她的肌肉腿,但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又被塞回了女人的胯间,不仅脑袋被女人的黑丝肌肉腿夹得紧紧的,她还把两只丝袜玉腿压到了妈妈的肩上:“妈的骚货,老娘好心好意帮你分摊压力,你还敢跟老娘反抗?”

  不过转眼间,她又换上了一副邻家大姐姐般的笑容,对我勾了勾手指,“来吧,小宝贝,给主人看看你是怎么日你妈妈的~”

  “妈妈,对不起了,为了让您待会减轻一点压力……就算妈妈心里的人不是我,我也想为妈妈做点什么……”

  我轻声嘀咕着,抚摸着妈妈牛仔裤下的翘臀,妈妈似乎也听见了我刚刚说的话,僵硬的屁股也渐渐放松了下来。

  我引导着妈妈褪下了她的牛仔热裤,把它交给了我们母子眼前的主人保管,随后我趁机欣赏着妈妈雪白结实的臀部,说实在的,虽然我也和妈妈进行了几次禁忌的母子乱伦,但却从未细细观察过我亲身母亲的美艳肉体。

  细细观察之下,我发现妈妈的臀部其实并不像婉玉那样是后天锻炼出来的蜜桃臀,反而像是天生美臀,而且再加上妈妈的皮肤也是那种雪白的类型,所以这一只臀部相对于婉玉那种天生巨大又后天锻炼成的蜜桃臀来说,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更何况妈妈今天出门穿的是一条由细绳编成的丁字裤,仅能看到雪白的细腰上有一圈黑色丝带,其余的早已陷入妈妈的臀沟,那一根细绳或者说是丝带,对妈妈已经被肏黑的后庭没有任何遮挡,借着路灯的昏黄灯光,我能看到妈妈的的黑色小菊穴在不停蠕动着,似乎暗示着即将被自己亲生儿子在野外肏的她是多么紧张。

  “妈妈,儿子要来了哦~”

  我探手摸了一把妈妈的淫穴,发现就在刚刚舔穴的功夫妈妈的骚穴已经一片泥泞,刚好也就省去了我为妈妈进行前戏的功夫。

  由于妈妈的头部被女人的肌肉腿夹得紧紧的,她无法进行言语上的表示,但还是努力台起屁股,将自己的小丁拨到了一旁,双手撑开自己的骚穴,似乎在欢迎自己的亲生儿子进入他的降生之地。

  ……一番云雨之后,我按照命令握着自己沾满妈妈淫水的鸡巴站在旁边的树丛边撸了出来,妈妈也在女人的命令之下把自己脱得只剩一双高跟鞋和那双丝袜。

  而最让我惊艳的则是这位神秘的女人的裸体。

  她也和妈妈一样,把自己脱到只剩黑丝和高跟鞋,当她脱下自己的西服和衬衫后,我惊奇地发现她也和妈妈一样,没有穿内衣,那一双最少E罩杯的巨乳挺立在空气中,白皙的皮肤和胸前那两圈彻底乌黑乳晕形成鲜明的对比,同样乌黑的粗长乳头上还挂着两颗小小的铃铛;视线下移,她小腹处的腹肌比婉玉还要线条分明,腰腹处也看不出丝毫赘肉。

  在小腹下方的浓密阴毛被剃成了爱心的形状,在大腿根部还能看到丝丝银光。

  也不知是女人的淫水还是妈妈的口水。

  “根据我们吴凡小主人的安排呢,我已经在四周通知我们的流浪汉主人了呢,现在我和姐姐你呢,会进入男厕所,一人进入一个厕间,进入之后我们需要躺在便池里,主动把大腿掰开,把我们的骚穴和菊花毫无保留地展示给恩客们看,懂了么?至于做妓女肉便器的注意事项,相信吴凡主人应该早就教过姐姐了吧,对于每个流浪汉主人都要按照最高标准接待哦。”

  女人把玩着妈妈的巨乳,把妈妈的乳肉捏成各种不同形状,漫不经心地吩咐着,而妈妈不敢有丝毫反抗,只能咬着牙默默地忍受着乳头传来的快感。

  “那我呢?”

  站在一旁,鸡巴还在外面流着透明液体的我不由问道,我发现最近好像我总是那个被无视的人。

  “你就负责给来的恩客们发安全套嘛,最后还要给恩客们你妈妈的写真作纪念,以及每个人2元做报酬懂么?作为婊子的儿子就要做好当乌龟的准备呢。

  然后如果有主人需要你做一些辅助,你也要好好做哟~不过话说回来,你妈妈的奶子手感可真好呢,这么好的奶子你自己没享用到反而送给吴凡主人了可真是可惜哈哈哈。”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