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0)

  2018/07/12妈妈和未婚妻沦为他人胯下之奴(二十)“啊,主人,我不行了,就这样吧,我的精液快要射干了。”

  某户人家的客厅中,一个赤身裸体的年轻男人躺在地上,两只坚硬的乳头被带着跳蛋的架子紧紧夹住,一根粗大的振动棒连根没入他的菊穴之中,发出响亮的嗡嗡声。

  而他的身前,站着一位身着黑衣的SM女王。

  这位SM打扮的美妇人穿着一件黑色皮质紧身束腰,其上是一件四分之一胸托,将她那白皙而又巨大的爆乳衬托得更加挺拔,肉山上的两颗黑色颗粒傲然挺立着,周围巨大的深褐色乳晕上满是淫荡的凸起。

  至于她的下身,则是由两条细细的黑线组成的丁字裤。

  这条丁字裤不能起到任何遮挡的作用,她那阴毛浓密的下体毫无保留地暴露在空气中,反而是那条丁字裤深深地陷入隐藏在黑色森林中的缝隙,以及那硕大无比的丰臀中。

  这名熟妇浑圆笔直的玉腿上,是一双黑色的渔网袜,紧紧的袜子勒着白皙粗壮的大腿,丝丝美肉透过网间空洞向外溢出,不仅没有丝毫的肥腻感,反而更添一份诱惑。

  视线再往下移动,则是一双纯黑的尖嘴高跟鞋,其中一只正踏在男人如擎天柱一般勃起的肉榜上,轻轻摩擦着,黑色的鞋面上则是一块一块的白色斑块,似乎都出自于男人的鸡巴。

  此时男人的鸡巴在女人高跟鞋的摩挲下正痉挛着溢出白色液体,但似乎已经到了极限,男人的脸上露出愉悦又痛苦得矛盾表情,不断哀嚎着向居高临下的女人求饶。

  这正是在玩SM游戏的我和丈母娘白芷。

  白芷阿姨看了看我的鸡巴,似乎也感觉我已经被榨干了,恋恋不舍地放下了脚,又恢复成了那个虽然才正式见面没多久但对我百依百顺的肉奴隶白芷阿姨。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看了一下之后发现是婉玉打来的电话,“啊,老公,玉儿,妈妈,和,和吴凡待会就,啊,就要回来了,大概还有一个,一个多小时哦~”

  听着电话里婉玉带着娇喘的声音,我就知道她肯定是和妈妈在什么地方被吴凡玩弄着,甚至是和不同的野男人性交。

  一想到婉玉和妈妈这两个我最亲近的女人被一群有一群肮脏的男人压在身下娇喘连连,我的内心就升起一股无名的欲火,下体已经软下来的鸡巴又渐渐硬了一点。

  阿姨看到了这个变化,乖巧地跪了下来,含住了它帮我一下一下地用小嘴清洁了起来。

  刚刚进行了连续射精的龟头现在正处于敏感状态,被阿姨柔软灵活的香舌一挑逗,那刺激让我不禁“嘶”

  得一声大吸了一口凉气。

  “老公,你,啊,你没事吧?”

  婉玉一边发出着诱人的娇喘,一边还关心地问着。

  “没事,没事,刚刚一不小心刮了一下,哈哈哈”

  这边的我也在跟婉玉极力隐藏她妈妈正跪在我的胯下像一只小母猫一般为我口交清理着性器官。

  我低头看着胯下的美熟女熟练地舔舐着我鸡巴的每个缝隙,她那淫荡的红唇包裹着我的鸡巴,形成了一个淫糜的形状。

  她似乎心有所感,嗦着肉棒,扬起头媚眼如丝地看了我一眼。

  我被这背着老婆偷食别的女人,特别是这女人还是老婆的妈妈的快感所征服,才在丈母娘的高跟美足下射出精液的鸡巴又是一阵抖动,马眼又艰难地挤出了几滴透明液体……收整好后没多久,我和丈母娘相依坐在沙发上,她似乎知道自己的准女婿无法抵挡自己的魅力,再加上刚刚鸡巴已经到了极限,并没有继续玩弄我的身体,只是一只手拉着我按在她胸前的肉山上,示意我随意玩弄,另一只手伸进自己的裙子玩着自己的小妹妹。

  我揉捏着柔软的乳房,在丈母娘耳边轻语道:“我的小骚货丈母娘,女婿我还没满足你么?”

  她脸一红,我感觉到其胸前的两颗葡萄似乎又硬了起来,“你个小冤家,阿姨可是很久没有尝到年轻肉棒了呢,哪有这么容易就满足了,再加上小主人你的鸡巴还早射,阿姨可以说是才被勾起了性趣呢,不过你的这几天可不能再纵欲过度了哦,今天只是给小主人尝尝阿姨的身体,过几天阿姨就帮你开始治疗早泄~~”

  白芷阿姨靠在我的肩上,笑道。

  正在我们两个人打情骂俏之际,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我估摸着应该是婉玉和妈妈回来了,便主动前去开门。

  当我打开门的那一瞬间,眼前香艳的场面差点刺激得我鼻血直喷:我心爱的未婚妻婉玉,上身穿着的是一件短小的白色T恤,这件T恤短到只有一般T恤一半的长度,而且还比普通白色T恤更加的薄,玉儿那性感的腹肌线条,以及小麦色皮肤,毫无遮掩。

  而且我的玉儿今天似乎并未穿胸衣,那一对性感的深褐色乳晕透过T恤,清晰可见。

  她的下身,则是一条长度已经不能称之为“裤子”

  的牛仔短裤,即使是从正面看,这条短裤也跟三角内裤的形状有得一拼,她的大腿根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更别说是婉玉那巨大的彷佛专门为后入式而生的淫荡翘臀了,我敢肯定,如果从背后看去,她性感的臀部最少有一半以上是暴露在外面的。

  而另一位美妇人,则同样让我血脉喷张,自然,她就是我妈妈。

  妈妈今天穿了一件非常特殊的旗袍。

  这身旗袍的上半部胸口处,是一条很大的深V开口,直接开到妈妈胸部以下的位置,而透过这条V字缝,我能看到妈妈今天也没有穿胸衣,那两坨巨大的雪白乳肉就这么颤巍巍地顶在胸前,两颗激凸更显淫荡。

  至于她的下身部分,旗袍的侧边开衩直接开到了妈妈的腰部,不出意外,我骚气淫荡的妈妈也没有穿内裤,如果动作稍微大上那么一点点,或者说有一阵稍微大一点点的风,那妈妈性感的臀部毫无疑问绝对会分分钟被路人看光。

  而她俩此时,全部都面色潮红,似乎在忍受着什么让她??们很兴奋的事。

  我疑惑地仔细看了两眼,发现吴凡正站在她们的后面,他两只胳膊分别伸向妈妈和婉玉的臀部,从其轻微的抖动来看,我估计她的两只手正在抠弄着妈妈和婉玉的小穴或者菊穴吧。

  “小程,是不是你妈妈他们回来啦?”

  正当我瞪着吴凡那张嬉笑的脸时,白芷阿姨的声音随着脚步声传了过来,而吴凡却并没有任何想要收手的迹象,甚至妈妈和婉玉也只是被动地在承受着这一切,也丝毫不顾被白芷阿姨看到这一幕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

  随着脚步声的逐渐靠近,我的心也悬到了嗓子眼,眼前的未婚妻和妈妈依旧在享受着这个比她们小了很多的少年的玩弄凌辱。

  就在这时,眼前的婉玉忽然娇躯一颤,面部的潮红达到了顶峰,随后紧绷的身体瞬间松弛了下来,只是她的性感小嘴,却是紧紧抿着,不敢发出丝毫声音,相比之下,妈妈却是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呻吟,随即也是松了劲,只是似乎比起婉玉却有一丝让我莫名其妙的颓然。

  吴凡对我无声地笑了笑,示威似的摇了摇左右手那几根沾满了淫水的手指,还放进嘴中嗦了又嗦,似乎在跟我说:“你这个阳痿男,老子当着你的面玩你的妈妈老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想到这,我的下体不争气地又顶起了帐篷,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让出了门口,吴凡拍了拍妈妈和婉玉的翘臀,发出了“啪啪”

  的声音,随后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屋。

  又是一顿丰盛的晚餐之后,穿着一件家常长T恤,下身不知道穿了什么或者穿没穿的妈妈去了厨房洗碗,婉玉则陪着吴凡在沙发看电视。

  我正准备坐到婉玉旁边,和他们一起看电视,或者说欣赏吴凡怎么玩弄??

  我未婚妻,白芷阿姨便凑了过来,要我和她下去散散步。

  虽然白芷阿姨承诺以后会永远当我的性玩具,但是她毕竟是我的丈母娘,真要提出什么要求我也不敢回绝,便穿好了衣服和她下了楼。

  走在楼下的小公园内,白芷阿姨首先开了口,“小程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呀?上午肏阿姨逼的时候就感觉你似乎有点心不在焉,是不是最近和我们玉儿闹矛盾了?”

  阿姨这一出口就让我有些猝不及防,脑子闪过出门前吴凡过来和我说话的场景:当时我正在房间拿东西,吴凡突然跑了进来,道:“儿子,记住,如果有机会,把在你身上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说给白芷那个老骚货听,明白了么?”

  我顿时愣住了,这是发生了什么,我记得吴凡原本对白芷阿姨的那几个主人老公还挺忌惮的呀?“啊?这是为什么?”

  我疑惑地问道。

  吴凡顿时轻蔑地白了我一眼,慢条斯理地说道:“你见过哪个主人让宠物办事还要跟宠物说明原因的?说白了,在这个家里,那三个骚逼至少还有供本少取乐的价值,你呢?本少能留你在这个家里看本少怎么肏坏你家女人骚逼就不错了,还真把自己当人了?你要记住,你只是本少和本少性奴们的一条狗,让你干什么你就给本少干好了,说不定本少还能大发慈悲让你那根早泄的小鸡巴尝尝女人逼的感觉。好了,跪下,给本少看看你做狗的决心。”

  虽然我被说得面红耳赤无地自容,但是心中的奴性以及对吴凡身后背景的恐惧却逐渐占据了上风,膝盖不自觉地就软了下来,跪在了这个比我小了很多的少年面前。

  “好了,把爸爸的大鸡吧掏出来舔硬了,爸爸待会还要享受老婆和乖儿媳的骚逼和小菊穴呢。”......我理了理思绪,脑海中闪过这段时间的经历,虽然其中有很多都是我心中的奴性造成的,但还是不自主地心酸了起来。

  我扑到白芷阿姨那高耸的胸部之间,放声大哭了起来。

  阿姨明显也是被我突然的大哭弄得有些懵,但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四处张望之后扶着我走到了一处没人的草地上,坐了下来,让我躺在她结实饱满的大腿上,胸前的两坨饱满唾手可得。

  随着我的叙述,虽然因为那两坨巨大的乳肉遮挡使我看不见阿姨的表情,但是我能通过她不断紧握的拳头看出此时她心里有多气愤。

  “事情就是这样……阿姨,对不起,是我,是我对不起婉玉,是我太没用了不敢去反抗……”

  我还没说完,就看到白芷阿姨脱下了身上的T恤,露出了那白皙的乳房和两团深褐色的乳晕,随后弯下了腰,准确地将乳头垂入了我的嘴中,堵上了我的嘴。

  “阿程不要慌哦,阿姨不怪你,阿姨说过阿姨是你的肉玩具的话也不会收回,阿姨的骚逼你要是想肏女人了随时来肏~你说的那个吴凡,阿姨好像听说过,他家里的能量确实不是你想反抗就能反抗的了的,他爸妈据说是非常护短的家长,你要是真反抗了说不定结果还会更糟糕。这样,阿姨明天回去一趟,求求阿姨的那些主人,这一次不论阿姨付出什么代价也要把你们救出来。”

  听到阿姨说的话,我本来因为吴凡的安排而忐忑不安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

  “不过现在,就让我们享受一下野战的快感吧。还是一样,小主人你想怎么玩阿姨就怎么玩,把你最近的压力都放出来吧~~”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