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9)

  妈妈和未婚妻沦为他人胯下之奴(十九)接下来的一个上午,我和白芷阿姨尝试了足交,肛交,以及婉玉同款的臀缝交,还有各种各样的性爱姿势如观音坐莲,老汉推车等。

  直到我和白芷阿姨都感觉肚子饿到抗议时,她才意犹未尽地从我身上下来。

  根据她的话说,一直以来玩弄她身体的都是些五六十岁甚至年龄更大的大叔,老头,他们的鸡巴即使在面对白芷阿姨这样的绝世骚货时除非用药,不然也不一定能完全勃起,这种鸡巴的活力自然没有我这种年轻人的鸡巴来的爽了,虽然她感觉我有轻微的早泄症状。

  记住地阯發布頁“放心啦,早泄就交给阿姨吧,阿姨会把我的准女婿调教成让女人哭爹喊娘叫老公的性爱机器的~”

  想到白芷阿姨当时一手握着我的阴囊,一手插着我的肛门,边嗦我的鸡巴边说的话,我的心头就一阵火热。

  于是就在性欲被我这根“年轻鸡巴”

  完全勾引出来的白芷阿姨的榨精之中,一个上午就过去了,由于我实在饿极了,再加上冰箱里也没什么菜,我们俩决定出去下馆子。

  不过当我看到这位准丈母娘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件双穴齐入的双阳具内裤穿在身上,并且就这么不戴胸罩地套上了一件低胸连衣裙时,我还是被她的豪放大胆所惊到。

  “喏,随你怎么玩,阿姨现在就是我宝贝女婿的肉玩具哦~”

  出门前,她丢给我一个粉色的小巧遥控器,留下发愣的我在风中凌乱,“没想到丈母娘被调教得这么彻底了哇”

  我在心中哭笑不得。

  记住地阯發布頁在吃饭时,白芷阿姨又和我说了一些她和婉玉以前的事,我这才知道,婉玉口中所谓的母女丼,其实事实并不像她说的那么简单。

  婉玉的前几任男友,在得知白芷阿姨的身份后,无一例外地都将他们二人当成是自己的禁脔,自己的性玩具,而不是一个真正的人,稍有不如意就对婉玉大打出手,对白芷阿姨也是将其当做自己的精盆。

  虽然每一次白芷阿姨也都任其索求,自己也主动献身跟婉玉一起被他们亵玩,但是把他们打发走之后她总是会求自己的那些主人们警告他们不要再接近婉玉。

  我这才知道白芷阿姨是多么爱自己的女儿,但这也引起了我的担心,她的爱女心切,很有可能会成为吴凡掌控她身心的重大砝码。

  不过这些担忧我并未对她明说,因为我不敢确定白芷阿姨用身体的代价得来的的背景是否真能,或者说真的愿意扳倒吴凡父亲的公司,就算他们愿意,这其中涉及到的利益变动,也不知道会让白芷阿姨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对了阿姨,”

  我刚想说什么,就被白芷阿姨轻轻捂住了嘴:“阿姨什么的太老了,就我们两个人我的小老公不换个称呼么?”

  看着她充满着欲望的眼神,我嘿嘿一笑,改口道:“小骚货,昨晚你和我妈在房间里干了啥呀今早进去之后房间这么混乱?”

  “你不都猜到了么?我们干了呀?别告诉我你没看到床头柜那么大一个双头鸡巴”

  记住地阯發布頁说到性爱的话题,阿姨似乎两眼都在放光,有些意犹未尽地说道:“你可不知道,你妈妈真是一个万古难遇的尤物,”

  “小骚货你也是呀~”

  我调戏着眼前的美妇人。

  “讨厌,别打断我呀,昨晚你妈妈可是被阿姨我肏得潮吹了好几次哟~别看她整天一副冷冷的冰美人样,私底下可是个和阿姨不相上下的彻头彻尾的骚货呢,对了,你知不知道你妈妈和阿姨我本来就认识呀?”

  阿姨回忆着,却突然问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问题。

  “哎?是么?我还真不知道呢”

  “嗯……是么,唔,其实吧,你妈妈以前,在阿姨我这,做过外围女哦~”

  白芷阿姨沉吟了一下,说出了一个令我震惊万分的事实。

  “哎?!!!”

  记住地阯發布頁由于太过惊讶,我没收住声音,一声惊疑引起了四周顾客的围观。

  我向他们点了点头致以歉意,待他们不再关注我这里时,我才继续等待阿姨的下文。

  “我记得似乎是一两年前?当时我助理突然过来跟我说有一个很美很有气质的少妇想要过来应征小姐,由于她的气质和那种愿意出来卖的女人实在相差太大,手下人都拿不定主意,我也就过去看了看,不过当时我还不知道她是我女儿男朋友的母亲。当时看到她以后我也是被惊到了,像你妈妈那么美的女人为什么会想要过来卖,我开始的时候甚至以为那是扫黄他们派来的卧底,抱着试探一下的想法,我让她在我们一群人面前把衣服脱光不许遮掩做自我介绍,没想到你妈妈只是迟疑一下就答应了。之后还让她当着我的面自慰了一下,也是没多少犹豫。”

  阿姨说到这,顿了一下,有些抱歉地看着我:“阿程,你不会怪阿姨当时对你妈妈的侮辱吧?”

  我摇了摇头,“怎么会,毕竟我们小骚货现在是我的人了嘛,怎么会怪你呢~”

  嘴上说着,我把手里的遥控器开到了最大。

  记住地阯發布頁“咿!!”

  阿姨吸了一口凉气,嗔怪地瞪了我一眼,强忍着下体两个骚穴内的玩具带来的快感,继续说道:“因为我们这比较敏感嘛,为了最大程度杜绝内奸,所有应征者过来之后都要如实地报上自己的所有家庭信息以供我们查验,这时候我才知道你妈妈过来应征卖逼是因为你爸爸……”

  “我爸爸?”

  听到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词,我这才发现最近被吴凡这么一搅和,我已经记不太清这个很久未出现在我视线中的男人了,留在脑海中的只有一个大概的轮廓。

  我不禁叹了口气,神情有些低沉“对,当时你爸似乎欠了几十万的赌债,但他并未悔改,借了高利贷又继续去赌,最后林林总总欠了一个黑帮几百万,他实在没办法,走投无路之下就想到了这个许久没谋面的妻子,但是当时你妈妈并没有这个能力去还几百万的欠款,先是拼拼凑凑还了几十万,之后去求黑帮老大被允许用自己的身子抵一百万的欠款,于是你妈妈当时被那个黑帮一群头头几乎没日没夜地轮了三个月,好像他们还强迫你爸爸在旁边看着,但是还剩一两百万怎么都凑不齐,然后你爸就告诉你妈妈说来我们这卖逼来钱快,说真的,别怪阿姨多嘴,你爸这种渣男老娘看到了早就一脚把他的命根子废了,你妈妈真是太爱你爸了,即使这样还是愿意为他出来卖,啧啧啧。然后阿姨我就跟她说了我的身份,帮她把那一百万给还了,本来想让她回去的,结果你妈妈死都不愿意,非要在我这卖来还我人情,”

  白芷阿姨说到这,不禁苦笑了一下“我当时又不敢让你妈妈真像我们那的小姐那样按指标拿分红,怕到时候万一你知道了会恨我们家玉儿,就偶尔让她在人手不足的时候出去接了几个客人,大部分时间都是当我的私人二秘给我玩的,”

  记住地阯發布頁说到这,看我似乎有些疑惑,白阿姨又解释道,“阿姨我其实是双性恋呢,而且女王和性奴都能驾驭的了,不过一般情况下还是当女王比较多,只有在和某位主人玩的时候会给他的老婆当性奴~~不过你妈妈当时真的很拼呢,很多花样一直跟着我的大秘都不是很敢玩,结果你妈妈还主动要求,弄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

  白芷阿姨一直有些不好意思,我摸着她早就脱下高跟鞋伸到我裆下调戏我鸡巴的美足,安慰道:“没事,阿姨,我不怪你,也不会怪玉儿的,既然妈妈没跟我说过这事,说明她应该是并不会怪你们,不过阿姨,你还没告诉我你和妈妈昨晚都干了些啥呢~~”

  “别急嘛,阿姨正要说呢,哈哈哈,别挠阿姨脚心嘛,那是阿姨的敏感带呢,阿姨,阿姨要忍不住了,再,再不住手阿姨就要去了~”

  说着说着,对面的美妇人忽然面露潮红发起了骚,原来是我故意恶作剧地挠了白芷阿姨如玉般美足的足心。

  记住地阯發布頁我充耳不闻,继续把玩着阿姨的美足,她只好强忍快感,继续说道:“其实也没啥,就是玩了一波轻度SM~一两年没见你妈妈还是一如既往地骚呢。我刚开始提到的那个双头龙还记得不?你妈妈可是在阿姨老娘胯下潮吹了好几次呢,那大波手感,啧啧啧,打起来真爽,还有那浪叫,真看不出来你妈在床下是个冰山美人。”

  阿姨一边说着老妈的骚话,一边媚眼如丝地看着我,我被这位熟女的淫荡刺激得淫心大动,一只手玩弄着阿姨的骚脚,另一只手不断调着她下体两根巨大震动棒的振动频率,没过一会,就看到阿姨的脸变得更加潮红,扒在桌上捂住了檀口,发出“呜呜”

  的声音,身体不断地颤抖——她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在餐厅大堂高潮了!

  不知为何,在我把阿姨玩到高潮之后,她似乎更加依赖我了,清理完痕迹结完账回去的路上,她就像是我的女朋友一样,挽着我的手臂,时不时用她柔软的大奶子蹭着我的胳膊,我感受着那两团柔软和柔软中的一点坚硬,又是鸡动万分,回到家之后刚进门就把这个绝世骚货扒了个干净扔到了沙发。

  我居高临下看着沙发上的全裸尤物,嘿嘿一笑,并未扑上去行那男女之事,反而握住阿姨那秀丽的美足,放在嘴边轻轻品尝,她似乎被我弄得性致大发,咯咯地笑着,一只美足却突然挣脱我的大手,挑衅般地勾住我的下巴,一脸攻气地说道:“我的小冤家,要不要尝尝阿姨的女王服务,这可是特供给阿姨的女婿小老公的哦~”

  她的这一勾勾起了我的奴性,我毫不犹豫地跪了下去,爬到沙发旁边,低着头说道:“请主人随意处置性奴。”

  阿姨似乎有些惊讶于我的熟练,随后也就释然了,她换躺为坐,一只美足踩在了我的头上,另一美腿翘着二郎腿,“我的小宝贝真乖,主人先去换个衣服哦,小骚货把衣服脱光了把下贱的小鸡鸡弄硬了跪在门口等主人哦~”

  原本任由我随意凌辱玩弄的下贱美肉突然变成了高高在上冷艳不可轻犯的女王大人,而原本能在她身上随意驰骋的大鸡吧却变成了等待发落的小鸡鸡,这样的角色转变深深地激发了我的奴性,这种极大的落差让我的鸡巴瞬间坚硬如铁,不得不说,白芷阿姨不愧是阅男无数的妓院老板兼头牌,能准确地把握到每个男人心中不同的痛点,加以刺激。

  我听话地脱光了衣服,跪着爬到了房门口,等待着这个美艳女皇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性感体验。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