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番外1)

  【妈妈和未婚妻沦为他人胯下之奴】(番外一)【番外婉玉的彻底沦陷·一】说明一下,从这里开始往后是adEnd剧情,一如既往的挤牙膏式更新QAQ最近很忙,这东西只能闲时码上一码,忙起来真的一点码字的“性”趣都没了TT——因为持续性高潮之后的疲惫而沉沉睡去的我并不知道,几乎就在我进入梦乡的同一时间,婉玉的面部突然因为巨大的痛苦而扭曲了起来。

  她死死地咬着嘴唇,强行终止了仍在进行的直播,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吵醒我。

  挣扎了一会之后,似乎痛苦慢慢消失了,她重新站了起来。

  如果我还有选择的话,我一定不会让刚刚的自己就这么睡过去了吧,因为婉玉本身的人格,又一次挣脱了出来。

  她抿了抿嘴唇,解下了下体的双头彷真阳具。

  顿时,一股巨大的水流从她的蜜穴,顺着大腿肌肉的缝隙流了下来。

  她嫌弃地把这个东西扔在了一边,爬上床,帮我解开了身上的缚具。

  她趴在我身上,小心翼翼地伸出香舌,一点一点地轻轻舔舐着我身上刚刚射出来的大量精液,一滴清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了下来。

  “阿程,对不起,玉儿是荡妇,玉儿不配做你的妻子,但是,玉儿不想和你分开,就算不能和你做爱,但是能一直看着你玉儿就很幸福了,老公,对不起。”

  玉儿一边舔着精液,一边喃喃自语。

  “咳咳”

  突然,两声清脆的咳嗽声打断了婉玉的动作。

  听到这个声音,她娇躯一颤,就这么跪着,慢慢地转过身来,看着眼前的少年,手还下意识地想要去找衣服蔽体。

  “你……你怎么?”

  婉玉下意识地发问道,不过在问完这句话之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苍白了起来,低下了头,不敢看着面前的吴凡。

  “我为什么进来?婉玉姐姐你们玩这种游戏的时候可是忘了锁门呀嘿嘿,要不是骚逼梦溪阿姨正在和你妈妈玩一些别的东西,估计他们俩都会敲门进来哦。

  还好进来的是我呢,你是不是要感谢我?”

  吴凡一脸玩味地看着婉玉,不温不火地说道。

  听到“婉玉姐姐”的称呼,跪在床上的玉儿把头低得更低了。

  “主人,不是,玉奴……”

  婉玉想要解释,面前的吴凡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带着长链子的狗环。

  他把环的一头递给了婉玉,道:“玉儿姐姐,别急,我们出去说吧,喏,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说话的时候,他的那个“你”咬得特别重,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婉玉的脸上闪过一抹决然,咬了咬牙挺直了身子戴上了眼前的狗环。

  吴凡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转身开门走了出去,而婉玉小心翼翼地下床之后,像母狗一样趴在了地上,在吴凡身后爬了出去,任由那对奶子在空中来回碰撞。

  吴凡像牵着宠物狗一样把我的未婚妻牵到了客厅的沙发处,让婉玉坐到沙发上,自己也坐在了她的旁边。

  婉玉低着头,看着自己已经被调教得敏感淫荡的奶子,默不作声,吴凡也似乎在思索如何开始话题,气氛一时陷入尴尬。

  “婉玉姐姐,你现在应该暂时恢复了对吧?”

  过了一会,还是吴凡首先打破了沉默。

  婉玉娇躯一颤,昂起头来望着眼前的男孩,满脸苍白和绝望,似乎知道了对方已经察觉出了什么,缓缓点了点头。

  “姐姐的嘴和小穴一样诚实呢,我还以为你会辩解一下的说。”

  吴凡嘟起嘴,像个正常的小孩一样撒了个娇,可是他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婉玉下身被手遮住的私密部位。

  “我本来呢,也就没想着要用这个药来控制住你们太久,这东西作用很强大,配合一些暗示,能创造一个副人格来代替主人格使其对用药者言听计从,不过每个人的身体都会有耐药性和保护机制,这东西用多了身体会起免疫反应同时会自发地排除那个第二人格。再加上姐姐你刚刚的一些下意识动作,如果还是我那个母狗玉奴的人格,那是肯定不会做的,她的第一反应肯定是过来舔老子的肉棒邀功吧。”

  吴凡摊了摊手,状似无奈地解释道。

  “所以?你现在想怎么办?灭口?”

  婉玉双手遮住三点,冷冷地问。

  “哎呀姐姐对我这么防备干嘛,你的小穴和奶子我又不是没见过,又不稀罕。话说回来,这次我本来是一个人在房间太无聊想来玩玩我的玩具,不过既然你醒了,那我们来做一个交易吧?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不过你放心,灭口这种事我哪做得出来,我只是一个孩子,这样会给老爹他们惹麻烦的~~”

  吴凡笑嘻嘻地说。

  “什么交易?”

  婉玉依然一脸戒备,没有丝毫放松,好似随时准备鱼死网破。

  “嘛,我刚刚也说了,我本来就没准备用这种药来彻底控制你和梦溪阿姨,一个只会讨好主人的贱货我也不稀罕,毕竟只要我想的话,一般的女人还是不在话下的不是?我想和你做的交易就是,我们来打个赌,如果姐姐你能在三分钟之内,让我射精,从此之后我不再会来你们家骚扰你们,会彻底滚出你们的视线,同时再给你们留个十万块钱作为补偿……嘛,这是我的极限了,攒了这么久生活费也就才十来万吧。”

  吴凡说出的话让婉玉有些吃惊,完全不明白这个人小鬼大的少年到底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

  “那我要是没在三分钟之内让你…射呢?”

  婉玉明显有些意动,皱着眉头思考这其中会不会有陷阱。

  “那这样的话,嘿嘿,其实姐姐你也不会失去什么,我只要求你在现在这个人格下发誓你以后会永远听我命令,做我的肉便器这样。无论我让你干什么,让你去给谁干,你都不能犹豫要立刻执行这样。”

  吴凡笑眯眯地说出了他的条件。

  还未等婉玉表态,他又接着说道:“姐姐你先别急着拒绝哦,你仔细想想,你要是赢了,不仅你,你老公,你未来的丈母娘,你妈都会得救,不会再有任何人去干涉你们。反之要是你输了,你也不会失去任何东西,因为反正现在我想肏你你也只能给我肏你说是不是?你这样平白得来一个有可能拨云见日的机会,多好?”

  婉玉抿着嘴,又做了一会激烈的思想斗争,随后怯生生地问道:“那……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反悔呢?”

  “我?反悔?姐姐,你还没认清楚状况么?就算我是在玩你,你能反抗么?

  你现在还有反抗的资本么?你老公已经是一个早泄绿帽奴了,他妈本来就是一个骚母狗。你妈虽然有点实力,但也是一个婊子,真正的婊子,那个烂穴生下来就是给男人玩的,而我也快要得到你妈了。你说,就算我想反悔,你能反抗么?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万一我真的良心发现呢?啊不过,说的就好像我真的会输一样,我玩过的女人可是不少呢。”

  吴凡就像这个家的主人一样,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上,一脸鄙夷地看着面前身材健硕但却一脸怯懦的少女。

  “啊对了,如果你真的想有一点保证,也可以啊,我们把过程直播算了,这样有那么多观众看着,说不定我就不敢反悔了呢?”

  吴凡一脸玩味地看着婉玉,一只手还伸到了婉玉的挺巧巨乳上,挡开了她的手,肆无忌惮地把乳肉揉捏成了各种形状。

  婉玉的身体本就因为连日来不断地做爱而变得比以前更加敏感,乳首被刺激之下原本冷静的思路瞬间被快感打破,嘴里无意识地发出了淫荡的呻吟。

  “好……好啊,直播就直播,啊,别再玩弄我那里了,我要不行了。”

  在快感的冲击之下,婉玉已经无法再冷静思考了,竟然答应了这个明显是在调戏她的要求。

  吴凡明显也被婉玉的表态弄得有些惊讶,可能是没想到原本只是随嘴一提的想法竟然被眼前陷入发情状态的女孩给答应了。

  不过他也是反应迅速,立刻就答应了下来,嘴里还不忘羞辱着脑袋陷入空白的婉玉:“那就这么说定咯,不过婉玉姐姐你让我别再摸你哪里呀?你不说我怎么知道该停哪里呀?”

  虽然潜意识里感觉似乎有些不太对,但是急切想要冷静下来的婉玉还是说出了口:“奶子,啊……乳头,别再摸我乳头了,要是,要是我输了,以后我,我都是你的,还不是想,想怎么玩,都行。”

  要是在一般的时候,思维正常的婉玉肯定不会轻易说出这种已经类似奴隶宣言的话来,不过才从药物状态中脱离就被吴凡的进入打了个猝不及防的她现在思维还有点混乱,再加上作为敏感带的乳首一直在被吴凡的小手刺激着,所以她整个人的思路依旧是有些偏向性奴人格,还未完全扭转过来。

  “哈哈,那就不摸咯~”

  吴凡真的听话地松开了双手。

  不过骤然从快感中解放出来的婉玉明显有些空虚,突然停止的快感反而更加激起了身体的本能求爱反应,她只能低着头,咬牙强忍着乳头处传来的阵阵瘙痒,一时间仍然无法去做任何思考。

  吴凡笑了笑,拿出手机摆弄了一下,却发现因为客厅的灯是关着在的,所以手机的前置摄像头很难显示出画面,他皱了皱眉,四处看了看,当其视线转到阳台的时候,一个轻微的弧度浮现在了他的嘴角。

  “婉玉姐姐,你看,现在客厅这么暗,手机的前置摄像头很难把我们的情况拍的清楚呢,这样怎么让别人作见证呢?再加上咱们开灯又会引来你妈妈的疑惑,我们去阳台吧,那里光线好一点。”

  他把打开的手机给婉玉看了看,正在强忍心中欲望的婉玉哪肯想太多,又一次答应了下来,起身就想往阳台走。

  吴凡眼里露出果不其然的神色,扬手一巴掌拍在了婉玉傲人的褐色蜜桃巨臀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皮肉碰撞声,一阵臀浪把吴凡看得目眩神迷,心里更加坚定了要让眼前的野性美人彻底臣服的想法。

  而婉玉则因为很长一段时间没走路再加上连天的性爱,脚步早已虚浮,这么一巴掌下去,整个人都四肢着地摔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吴凡才施施然站了起来,牵着婉玉的狗链走向阳台。

  “这世界上哪有主人还没动母狗就想带着主人跑的,现在你还没赢我呢,也就是说你目前的身份依然是本少爷的一条便器母狗,姐姐急什么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