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6)

  第16章正当我和婉玉在出口东张西望之时,一个灵活柔软的肉体突然从后面环抱住了我,两团具有明显触感的肉球在我的背后挤压着,我甚至能感觉到这两团肉球前端凸起的硬物。

  我被吓了一跳,勉强回过头来,发现背后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没错,就是我的丈母娘,白芷。

  如果真要用一个字形容丈母娘这个人,那可能就是“性”吧,任何一个男人看到我这个丈母娘,第一反应一定会是想跟她做爱:大约一米七几的高挑身材,皮肤白皙得宛如玉一般润滑,一件紧身长裙刚好遮到臀部,F到G罩杯的巨乳被紧身布料包裹得显露无疑,胸前那两点激凸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被勾勒在衣服上,巨型的乳房往下,腰肢陡然收紧,到臀部再猛地凸出,形成一个标准的S型。

  可能婉玉的臀部就是遗传她妈妈吧,这件本来可以包到膝盖上部的裙子在她巨乳和丰臀的作用下,堪堪到达臀部底端,感觉只要丈母娘稍稍弯一点腰,其臀肉就会满溢而出。

  而她的雪白玉足上,穿着一双全透明的高跟鞋,雪白的足尖点着大红色的指甲油,使本来如仙一般的女人多了一股淫荡的风尘味。

  我近距离端详着我这位丈母娘的面孔,下体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

  感受到下体尴尬的异动,我的脸不禁一红,有些不好意思。

  白阿姨似乎也察觉到了我的尴尬,玉手似乎无意间拂过我坚硬的下体,随后轻轻松开了我,往后退了一步,眼里有些莫名的意味:“好久不见啊小王,阿姨没吓到你吧?”

  她掩嘴一笑,巨大的胸部一颤一颤的,这股风尘味让我的下体又坚硬了几分。

  我不由得回想起上一次见到丈母娘的时候,也是被她的风韵刺激到一柱擎天,惹出了不小的尴尬,也让我患得患失了好一阵子,生怕恶了这位未来的丈母娘对我的第一印象。

  “怎么会,怎么会,阿姨保养的还是这么好,还是这么惊艳呀~”

  我由衷地恭维道,希望以此掩饰刚刚勃起的尴尬。

  “小王嘴还是这么甜呢,”白阿姨说着,舔了舔嘴唇,“年轻人精力旺盛又不是什么坏事,别紧张,阿姨懂,走,咱们去找玉儿,然后去你家。”

  白阿姨揶揄一笑,引开了话题,让我带着她朝我和婉玉约定的地点走去。

  ……“哎呀,亲家母,好久不见啊,啧啧啧,身材还是这么好。”

  白阿姨一进门,就给了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我看着两个骚熟丰满的肉体抱在一起,又是心神一荡,一旁的婉玉见到我勃起的下体,不屑地啐了一口,“男人真是下贱,连自己的妈妈和丈母娘都不放过。”

  她看着我勃起的下体,眼里充满了不屑。

  我心里五味陈杂,不知该怎么面对已经不属于我的未婚妻。

  “哎呀,白姐你真坏,两个小孩还没结婚呢,现在就叫上亲家母了,您这身材也是这么风韵迷人呀,妹妹我要是男人,说不定…嘿嘿,好了,咱们先进屋说吧。”

  妈妈眼里闪过一丝淫荡的光芒,转身拉着丈母娘进了屋子。

  这时候,吴凡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妈妈带着丈母娘进来之后,他闻声望了过来,人畜无害地站了起来,小跑到丈母娘身前,一脸天真地打招呼:“阿姨好,我是吴凡。这几天暂住在阿姨家,请多多指教。”“啊你好你好!”

  丈母娘礼貌性地打了个招呼,疑惑地看了妈妈一眼。

  妈妈紧接着上前解释道:“这是我上司家小孩,这几天老板有事紧急出门,就把孩子放在我这了。”“哦!那还请小朋友多多指教了~我是你婉玉姐姐的母亲。”

  丈母娘又重新跟吴凡打了个招呼。

  说罢,还弯下腰,摸了摸吴凡的脑袋。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那对巨乳因为重力的原因垂到了吴凡面前,因为里面没戴胸罩,丈母娘胸前一片春光在吴凡面前暴露无遗。

  在旁边的我清楚地看到,吴凡本来天真的眼睛中陡然绽放出了淫欲的光芒,整个人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而当事人丈母娘却不知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就这么放任眼前的少年欣赏着自己的身体。

  “咳咳,阿姨啊,您才过来,路上一定也累了,赶快去沙发上休息休息吧。”

  一旁的我有些看不下去吴凡这幅猪哥相,轻咳了一声打断了这场面。

  丈母娘也作势拍了拍吴凡的头,起身款款走向沙发,而吴凡却瞪了我一眼,似乎在责怪我为什么要打断他的视觉盛宴。

  “切,果然还是小屁孩,这都等不及,反正你肯定早已下好圈套等着白阿姨上钩了吧”

  我在心里碎碎念着,和婉玉一起,跟在丈母娘后面走向沙发。

  坐在沙发上,妈妈和丈母娘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婉玉坐在她妈妈旁边,低着头一言不发,双手似无意识地摆弄着自己的裙边,吴凡坐在妈妈身上,将那一对巨乳当成了枕头,舒服地靠着,闭目养神。

  我则搬了一个小凳子,坐在了他们对面,盯着丈母娘妩媚的俏脸和妖娆的身段,发着呆,脑海中不禁想象着眼前这个性感的女人待会会怎样臣服在吴凡那和年龄完全不相符的大鸡吧下,这具久经战场的骚熟的肉体又会如何在床上对着比自己女儿都小一轮的男生婉转承欢。

  “唔,妈,阿姨,阿程,我,我先,去一趟洗手间。你们先聊着哈。”

  正当我脑子里不住地意淫丈母娘会被大肉棒怎样凌辱的时候,婉玉断断续续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我循声望去,发现她双手紧捂着下体,脸上一片潮红,低着头有些不敢直面她妈妈,只有从我这个角度能看得到她真正的表情。

  “这…这不是高潮的征兆么?”

  我心里疑惑着,随后突然回过神来,想起那些跳蛋一直在婉玉的小穴和菊花内运作着,一路上也不知道她已经高潮了几次。

  然而婉玉却一直一声不吭,可能是怕惊动了无比熟悉自己的母亲,从而让她察觉到什么。

  “玉儿,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果然丈母娘起了疑心,皱着眉头有些疑惑地问道。

  婉玉摇了摇头,抿着嘴说不出话,我赶忙上前解释道:“没事的阿姨,婉玉可能是这两天有点吃坏肚子,我去帮她拿点药,你就放心吧,我不会让她有什么事的。”

  说着这句话时,我的心里活动有些微妙,一方面有些心疼玉儿,另一方面又忍不住为丈母娘担心,不知道吴凡什么时候便会对这具风骚熟肉下手。

  我拉着婉玉的手,闪进了我们二人的房间,一进房间的厕所,婉玉便毫不顾形象地瘫软了下来,那一双粗壮但却野性的大腿向两边大张着,连衣裙的裙摆由于过大的动作幅度早已掀到腰部,玉儿那性感结实的巨臀也是在我眼下一览无余。

  此时的婉玉已经处在即将失去意识的状态,强撑着不让自己高潮仿佛已经耗尽了她全部的精力,婉玉下体那幽深神秘的黑森林已经是干了又湿湿了又干,此时此刻更是又一股溪流喷涌而出,流了一地,顿时整个厕所都是一股莫名的骚味。

  “玉儿,玉儿,没事吧,是我窝囊,我对不起你啊。”

  看到婉玉这副惨样,我心中仿佛有些东西崩塌了,眼泪也是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我不禁吻上了婉玉微张的嘴唇,将舌头探进她的檀口。

  而玉儿也无意识地回应着我,用她柔软的香舌挑逗着我。

  “吴凡已经把婉玉的口技调教的这么纯熟了么,不知道婉玉的檀口每天要迎接多少次吴凡的大鸡吧呢。”

  品尝着婉玉的香舌,我的心中竟有一种趁家里主人不在场偷吃女主人的禁忌快感,同时在想到婉玉的檀口已经无数次吮吸别人鸡吧的时候,心中有的竟然不是恶心,下体也不自觉地硬了起来。

  “唔,主人,玉奴想要~~呀不对,你不是主人,王家程,你给我滚开!没有主人的允许谁让你动我的!!!”

  似乎是被我的偷吻唤醒了意识,婉玉下意识地想要求欢,但是却发现眼前的人并不是那个拥有大肉棒的主人老公。

  她瞬间清醒了过来,像遇到色狼了一样,反手给了我一耳光。

  我一下子被打蒙了,“这叫个什么事?因为正牌未婚夫不是自己的奸夫于是直接给了一巴掌?做男人做到我这个份上也真是……”

  我的心里仿佛有一万个草泥马飞过,不知该说些什么。

  不过万幸的是,我的房间厕所和妈妈他们的地方很远,中间还有两道门,声音传不出去。

  否则这要是被外面的丈母娘听见,那又不知道要起什么风波。

  “啊!程,对不起,玉儿刚刚有点太激动了还以为你要强奸我,对不起啊程。”

  婉玉似乎这才彻底缓过劲来,又反过来跟我道歉。

  不过这道歉的话让我又不住地苦笑了起来。

  “要不,程,玉儿让你撸出来吧,诺,给你看玉儿的骚穴。”

  说罢,婉玉又张开了那双让我痴迷的肌肉腿,用两根手指撑开了已经黝黑泥泞的骚穴,另一只手握住了自己不小的巨乳,一脸天真地看着我。

  此时的她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女孩在寻求原谅,可是这寻求原谅的方法却更像是一个无比淫荡下贱的妓女。

  我心中哀叹着原本的未婚妻已经被调教到如此淫荡下贱,下体的肉棒却不自觉地硬了起来,涨的难受。

  神使鬼差之下,我解开裤带,握住了高高隆起的肉棒,慢慢做起了活塞运动……当我们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外面的三人已经坐到了餐桌上,除了丈母娘似乎有点玩味的眼神,妈妈和吴凡都仿佛对我们为何在厕所半个小时毫无兴趣。

  妈妈正在忙着端菜上,而吴凡正偷偷欣赏着丈母娘曼妙的肉体。

  “来来来来吃饭了,哎呀去个洗手间都去了这么久,菜都要凉了。”

  妈妈似乎有些抱怨,催促着我们赶快落座。

  坐下后,我看着每个人面前的红酒,似乎猜到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