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5)

  第十五章“对了,亲爱的,咱妈是做什么的呀?每次我想问这事你总是不告诉我,待会要去接她你总得给我点心理准备吧。第二书包”

  回到车上,我看着副驾驶上还没从高潮的余韵中缓过劲来正闭目休息的婉玉,好奇的问。

  “死相,咱们还没结婚呢你就改口了。就不告诉你,你能拿我怎么样?”

  婉玉突然睁开眼,白了我一眼,俏皮地说。

  “怎么样?嘿嘿!”

  我嘿嘿一笑,突然扑到了她的身上,抓起那对大奶子就开始肆意蹂躏,不断调戏着还没有消退下去的充血乳头。

  “啊——!亲老公,不要,玉儿说就是,讨厌,还没玩够玉儿呀!”

  可能是刚刚玩的太激烈了,玉儿没过多久就败下了阵,开始求饶起来。

  “先,先说好啊,我要,要是说了,你可不许,不许笑我或者嫌弃我哦!”

  我依旧在不断把玩着婉玉紧致的乳房,那一对山峰在我的手里形成不同形状,而她也开始娇喘连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那当然,我怎么敢嫌弃我们小玉。”

  嘴上说着,我的手依旧没停,隔着衣服在婉玉坚硬的乳头四周画着圈。

  “你听说过莺歌集团么?”

  婉玉并未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问了一个不相关的话题。

  “听过啊,A省最大的娱乐集团呗,咱们市好几家夜总会和娱乐城都是他们开的吧,怎么了突然问这个?”

  我疑惑地问道。

  “我妈是莺歌集团总裁。”

  她低着头,宁愿看着我把玩她胸部的手也不愿意看着我的脸。

  “我靠!”

  我受到了惊吓,虽然知道丈母娘估计是个女强人,但是没想到来路这么大。

  地阯发佈頁⒋ν⒋ν⒋ν.cδм4v4v4v“这身份有啥不好意思的?为啥说让我不要嫌弃你?”

  我记起玉儿之前奇怪的反应,不由得好奇了起来。

  “我妈没有任何政治背景,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小城市女人做到现在这个位置,而且经营的是夜总会这种所谓的娱乐行业,夜总会那种地方你不会不懂吧?想要平安做下去要么就丝毫不涉及违法违规买卖,但这怎么可能?不玩那种买卖还如何赚钱?要么,不就得有靠山么?顺便一提,我妈今年四十刚出头……”

  听到这,我明白了大半,丈母娘从无权无势的小城女人做到总裁的位置,这其中她一个女人肯定利用肉体来打通了其间种种关系……正当我胡思乱想时,婉玉继续说道:“我妈当年学生时代就被市里面的一个领导看上并包养了起来,然后在一次淫乱party中不知道被谁下种怀孕,那个领导当时是想要我妈把胎打掉的,但是她不舍得自己的孩子孩子还没出生就死了,於是跟包养她的领导求情,然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领导就把她送到一家夜总会当小姐,以怀孕之身接客,然后在大庭广众之下生下了我,后来那个领导倒台,生下我之后身材变的更丰满的她又被之前肏过她的另一个领导买下,圈养了起来,反正后来的事妈妈也没跟我多说,她就靠着肉体一步一步往上爬,坐上了今天的位置,但是没办法,这种企业想要做好不容易,她到现在还是好几个领导的小三,所以……”

  婉玉说着说着就没了声音,盯着我玩弄她身体的手,不敢看着我。

  我双手捧起她的脸,猛地亲了上去,舌头强硬地撬开了她的牙关,向她的小嘴中输送着属於我的津液。

  随着我极具侵略性的强吻,她的身体渐渐软了下来,小嘴开始迎合起了我,柔软的小舌头缠住我侵略进她口腔的舌头,灵活地搅动起来,鼻腔里发出销魂的“嗯嗯”声。

  地阯发佈頁⒋ν⒋ν⒋ν.cδм4v4v4v就这样,车里的气氛陡然间香艳了起来,我用行动向我亲爱的未婚妻表明着我的决心,而她,也沈溺在我的侵犯中不可自拔。

  突然,一阵“咚咚”声在车窗响起,打破了这温馨而香艳的氛围。

  我和婉玉不约而同地看向窗外,却发现是一个年轻的男交警一脸尴尬地站在车外,也望着我们。

  婉玉的脸瞬间就红了,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摇下了车窗。

  “先生,那个,对不起,这里不给长时间停放车辆,我看你们已经在这停放时间过长了,所以,所以就过来看看,如果可以的话,能,能不能快点开走?”

  我发现这个男交警讲话讲着讲着脸越来越红,眼睛游离着但却时不时想我后面飘,我悄悄看了看后视镜,不由笑了,原来在我后面的婉玉装作很热地拉开了连衣裙的领口,将那一大半小麦色巨乳暴露在空气中,透过领口似乎还能隐隐看到那深褐色的乳晕,也难怪这小交警会看到入迷。

  我心里偷笑着,故意沈默了十几秒钟,然后开口道,“抱歉啊警官,我们现在就走,对不住啦。”

  “啊?啊!哦好的,记住下次别再停这么长时间了哦。”

  我的突然说话让小交警瞬间回过神来,想要强装严肃来遮掩他刚刚看我老婆看到入迷的窘态,但是眼神很明显还在往婉玉那里依依不舍地瞟着。

  “走咯!”

  我故意一声大喊,又把小交警吓了一跳,然而,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正当我发动汽车加满油门的那一瞬间,我的婉玉突然一把拉下了自己的连衣裙领口,将两个大奶子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还侧身对着小交警妖艳一笑,让小交警把她整个性感紧致的大奶子看了个光,随后我就一脚踩了油门,开车疾驰而去,留下了一脸懵逼的小交警在风中淩乱。

  “小骚货,最后那一下可真厉害呀。”

  开回主路后,我一脸惊叹地夸奖婉玉。

  “老公,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就突然想把自己的身体给陌生男人看,所以,所以,老公,对不起!”

  说到最后,婉玉自己都说不下去了,又低下了头,看着自己深邃的事业线,不好意思了起来。

  “哈哈没事,我都说了,无论我的宝贝变成什么样,都是我的好玉儿!”

  地阯发佈頁⒋ν⒋ν⒋ν.cδм4v4v4v“哦?是么,既然你这么喜欢我,那为什么刚刚还要肏我,还要插进吴凡主人专用的骚穴?你这个绿帽贱男人!你这让我回去怎么跟吴凡主人交代?”

  忽然,婉玉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用冰冷的语气喝道。

  我心里陡然一惊,差点没握住方向盘,车子出现了一阵剧烈地摆动,引起了后面司机不满地鸣笛。

  我调整好车子后,扭头看了看婉玉,却发现此时的她已经不再是刚刚那个强硬推倒我的淫荡娇妻了,她又变回了那个被吴凡的大鸡吧彻底征服的玉奴。

  我的内心空落落的,虽然我知道婉玉的肉体可能已经不再属於我,她那曾经令我流连忘返的骚穴也变成了吴凡大鸡吧的专属形状,但是,刚刚那一小会,我知道她的心是属於我的。

  可是现在,我的婉玉又一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身心都臣服於吴凡的骚贱母狗。

  不过,玉儿这一次的恢复,至少说明了她还未完全被吴凡的药所控制,或许她的心底仍留有一丝清明,这让我本快要绝望想要就此沈沦的心里又燃起了一丝希望的火种,一些想法悄然开始萌动。

  “对不起,玉儿,是我不好,是我精虫上脑,想你的小穴了,所以……玉儿,对不起,我是绝对不会把我们做爱的事情跟吴凡说的,你原谅我好么?”

  虽然不知道婉玉是不记得是她推倒的我还是她故意把脏水泼到我的身上好之后祈求吴凡的谅解,但是我依旧义无反顾地顺着她的话把锅接了过来,眼下,讨好未婚妻是对於我最重要的事。

  “唔,也只能这样了,我这吴凡主人的骚逼被你这根下贱的小鸡吧肏了已经是事实了,现在先暂时原谅你,晚上回房间我再和你算账!记住,如果你敢跟吴凡主人多说一个字,你给我等着瞧!”

  婉玉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随后扭过头去望着窗外,开始自顾自地把玩着自己的乳头和小穴,不再说话。

  我自嘲地笑了笑,随后专心地开车。

  到达机场后,我对了一下航班,发现离丈母娘的那一班到达还有一个半小时。

  “老公,跟我来,刚好妈到这还有一会,我要来教教你怎么做一个称职的绿帽奴!”

  语罢,婉玉拉着我,四下探查了一下,确定没人之后,溜进了机场残疾人卫生间,锁上了门。

  我们二人进去之后,婉玉四处扫了一圈,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看向呆立在一旁不知未婚妻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的我。

  “老公,该怎么做还用我教你么?衣服脱光,跪下。”

  婉玉笑吟吟地看着我,然而嘴里说的话却使她像是一位冷酷的sm女王。

  不过这条命令确实让我也兴奋了起来。

  地阯发佈頁⒋ν⒋ν⒋ν.cδм4v4v4v我乖乖脱掉了所有的衣服,浑身赤裸地跪了下来,用膝盖挪到了婉玉的脚边,五体投地跪伏在地上,等待婉玉女王的下一步指示。

  “来,小贱货,先把你射进本小姐逼里的下贱精液都给我舔出来,吴凡主人专用的骚逼里不能有别人的精液!”

  婉玉脱下了一只高跟鞋,用那性感的美足拍了拍我的脸,然后把脚搭在了水池边,露出下体泥泞不堪的骚穴。

  这骚穴因为在之前的小树林射完精之后并未清理,现在散发出阵阵精液和淫水混合的淫骚味。

  我没有丝毫嫌弃地把脸凑了上去,闻着外人看来腥臭对我来说却香甜的玉儿的骚穴,毫不犹豫地舔了上去。“嗯~贱货老公的舌头真会舔~里面也要舔到哦,要把玉儿骚穴里你所有下贱的精液全部清理出来哦~嗯~”

  随着我舌头的侵略,婉玉发出一声又一声销魂的呻吟,按着我的脑袋使我整个脸都贴到已经被吴凡肏黑了的骚穴上。

  舌头刚一探进玉儿的小穴,我就感觉到了来自她体内更深处的震动感,在这震动的作用下,小穴内壁一下又一下挤压着我的舌头,这种不同於鸡吧的感觉给了我一种新奇的感觉。

  我控制着舌头在玉儿的小穴里四处探索,听话地消灭着任何一点我之前残存下来的痕迹,力求还给吴凡一个干净的骚穴。

  舔了大概十多分钟,我的舌头已经有些酸痛了,婉玉终於拍了拍我的脑袋,示意我离开她高贵的骚穴。

  我乖乖挪到一旁,只见她又坐在了马桶上,小手指了指面前的地面,命令道:“贱货老公,过来躺在这。”

  我四肢着地爬了过去,按照婉玉女王的命令躺在冰冷的地板上。

  “啪”的一声响,刚躺好的我脸上就被婉玉的美足扇了一耳光,一股火辣辣的疼痛伴随着屈辱的快感刺激着我的心脏,下体的肉棒也突然硬了起来,如同擎天柱一般直插云霄。

  婉玉并未满足,那只美足一下一下打着我的脸,摧残着我作为男人的尊严,一时间,空旷的厕所里响亮的“啪啪”声连绵不绝。

  “果然是个贱男人,被别人的性奴用脚打脸都能勃起,当时的我是怎么想的才同意你这种窝囊废当我的老公占有我的身体?啧啧啧,幸好吴凡主人的大鸡吧让我觉醒了。”

  婉玉一边用脚打着我的脸,一边自言自语着。

  她那犀利而又下贱的语言不断刺激着我本就纠结的心,这种屈辱使我的鸡吧更加火热了。

  地阯发佈頁⒋ν⒋ν⒋ν.cδм4v4v4v打了一会之后,可能婉玉的玉足也累了,她将一只脚踩在了我的脸上,另一只脚的脚趾则夹住了我的鸡吧,轻轻地上下做着活塞运动。

  “怎么样,亲爱的,做玉儿的性奴爽不爽?你这小鸡吧也就只有做玉奴的性奴的份了,连给吴凡主人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婉玉居高临下地望着我,淫淫地笑着。

  她的话让我无法反驳,一来,我的鸡吧确实没有吴凡的大,连最爱的小玉的骚穴都无法填满;二来,身为一个男人,我却被女人踩在脚下,只能卑贱地看着自己的女人在别人的胯下婉转承欢。

  想到这,我的下体突然颤抖了起来,一泡浓浓的精液从龟头喷涌而出,喷到了婉玉的美足,玉腿,还有厕所的地面上。

  她眉毛一扬,面无表情地从马桶上站了起来,随后蹲到了我的面前,躺在地下的我甚至能看见她连衣裙里那黝黑的小穴,听见体内马达的嗡嗡声。

  只听“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到了我的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鉆心而去。

  “你这个贱男人,这么快就射了,真没用,谁让你把这么低贱的精液射到本小姐身上的?我真为我有你这样的未婚夫而感到丢脸。快,去给老娘舔干净,把你的脏东西清理好了,别留下痕迹。”

  此刻的婉玉活脱脱就是一位阅男无数的女王大人,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能唤起我的绿奴心理,让我在倍感屈辱的同时却又仿佛沈溺在这变态的快感中难以自拔。

  我未作声,只是乖乖像婉玉的宠物一般爬到她的脚边,细致地舔着她的美足,脚趾缝,脚肚,不放过任何一处皮肤,清理着我刚刚射上去的精液,她脚上微微的脚臭味对我来说却是最好的催情剂,让我刚刚才射完精的鸡吧再度坚硬了起来。

  清理完玉儿身上的精液后,我调转方向,爬向地上的精液。

  婉玉跟在我的后面,时不时给我翘起的臀部来上一巴掌,那清脆的手掌和臀部皮肤碰撞的声音在厕所中连续回响,场面好不淫荡。

  “贱狗,爬快点,赶快把你那下贱的精种舔干净了,我妈马上就到了。”

  婉玉在身后喝道。

  虽然我内心并不反感我这个婉玉性奴的身份,但是我还是做不到直接叫婉玉“主人”,故而我只点了点头,表示顺从。

  …………当我整理好一切之后,时间已经快到了。

  临出门前,我跪在婉玉旁边,她的玉足顶着我的下巴,让我直视着她的脸庞:“贱狗,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一个绿帽狗奴了吧?以后别没事老想着本小姐的身体,本小姐的一切都是吴凡主人的,只有吴凡主人的大鸡吧才有资格享受本小姐的一切,你明白么?别以为主人把你的贞操带解开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婉玉说着,故意抖了抖自己的大奶子,然后用脚拍了拍我的脸,转身开门出去了。

  虽然这种屈辱的绿帽奴身份让我有一种莫名的快感,但我更希望我的未婚妻心中最重要的男人是我,而不是别人;就算她的骚穴已经变成了吴凡大鸡吧的专属形状,但是我依然喜欢我的婉玉,我希望至少婉玉的心依旧在我这。

  厕所里的我不禁握紧了拳头,谁也不知道我此刻的心中在想些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