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4)

  十四“玉儿,你还好么?”

  在主驾驶座开车的我有点担心地问着身边副驾驶上的未婚妻。shubaoi

  今天的婉玉身着一件漂亮的格子花纹连衣裙,这条连衣裙配上她小麦色健康的肌肤,显得别有一番风味。

  她胸前的巨乳高高翘起,在连衣裙下勾勒出一道性感的曲线。

  曲线最高点上,婉玉本就巨大的乳头轮廓清晰可见,尤为淫荡。

  虽然今天婉玉确实穿了内衣,但是胸前这件文胸,或者说胸托,却是只能起到托起乳房的作用,乳晕,乳头,全部暴露在外。

  而她下体的内裤,自然也不是正常意义上的内裤了,她的小穴和屁眼中,有着我亲手放进去的许多跳蛋。

  对,许多,吴凡在临走之前让我把婉玉的前后两个淫洞全部都塞满跳蛋,我自然不太情愿,可是婉玉却主动接过了这些,递到了我的手上。

  我自然不想违背我所爱的女人的愿望,只能乖乖按照吴凡的命令行事。

  而她外面的那条小内裤,则是专门用来防止跳蛋脱落的。

  至於跳蛋的遥控器,则全部被丝带绑在了婉玉的大腿根部,如果有人此时掀开婉玉的裙摆,就会发现她那结实的大腿上,用那种黑色褶边丝带绑上去的许多不同颜色的遥控器,而那小小的黑色内裤,则早已湿透。

  “唔,亲爱的你放心,妈妈不会发现的,毕竟玉儿最近被调教了许多次呢,早就习惯了。”

  婉玉将她的裙子掀开,给我看了看下体。

  我发现虽然她的内裤中不断向外渗水,但是她的表情却完全看不出来丝毫异样。

  “那就好,你自己的身体,撑得住么?”

  我苦笑一声,又关心地询问了一下她的身体。

  “……”

  玉儿的回应却是一阵沈默。

  我好奇地撇过头,发现她闭着眼睛,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我只得继续专心开车,可就在这时,我却听到了一声细若蚊鸣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程…对不起…玉儿是脏女孩,玉儿配不上你…”

  我疑惑地看着婉玉,她也用她的大眼睛望着我,眼里似乎有点湿润。

  (4)(v)(4)(v)(4)(v)(.)(c)(o)(m)我仿佛能感觉到她的眼神似乎与之前有些不同,心里有了一个让我有些不敢相信的猜测。

  “玉儿…你?”

  我的声音有些颤抖,一边开车一边分心关註着我的爱人。

  她的大眼睛中似乎有点羞愧,微微低下头,不敢看我:“程,对不起,之前的事情…都不是玉儿自愿的,我那次吃完饭之后,就感觉好像有另一个人格占据了我的身体,我只能在旁边看着她用我身体所做的一切,但却无力去反抗,只有偶尔才能夺回身体的控制权……”

  “好了,别说了,”

  我打断了还欲解释的婉玉,正想安慰一下她,可没想到她却一下子情绪失控哭了出来,“程,我错了,玉儿错了,玉儿不想离开程,玉儿还想和你在一起呜呜呜。可是,可是大部分时候……”

  我默默地把车停到路边,将她的脑袋揽进了我的怀里,轻声道:“怎么会呢?

  玉儿永远是我最爱的人,无论玉儿变成什么样你都是我的人,知道么?”

  我擦了擦婉玉眼角的泪水,她泪眼汪汪地看着我,眼里还是有些胆怯,似乎真的怕我就此不要她,“真的么,程?”

  “嗯,是的!”

  我肯定地点了点头。

  得到我的肯定的玉儿破涕为笑,随即作出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事:她将头发捋到了脑后,然后直接趴了下来,熟练地解开了我裤子的拉链,掏出了我才被解开束缚的鸡吧,一口一口吸了起来。

  我被她的开放和果断弄得有些无所适从,残存的理智让我赶紧把车子停在路边。

  一切就绪之后,我抚摸着下体那颗散发着清香的脑袋,不知该说些什么。

  “老公,”

  婉玉首先打破了沈默,边吮吸我的肉棒边说道,“玉儿想明白了,今后只要玉儿清醒,无论何时何地,老公想让玉儿干什么都行,玉儿绝对不会有一丝一毫怨言,就算……就算……”

  不知为何,她说到这却忽然有些说不下去。

  我摸着她柔顺的长发,安慰道,“没事,想说就说,不想说就放在心里,我的玉儿无论何时都是老公心里的宝贝。”

  婉玉似乎得到了鼓励,说出了她原本想说的话:“就算老公要和别的女人肏逼让玉儿在一旁服侍,玉儿也不会有丝毫怨言,只要…只要老公别丢下玉儿就行。”

  闻言,我心头巨震,抚摸着婉玉的头,轻声道:“怎么会呢,老公永远不会抛弃我的玉儿,你就放心吧。”

  我看着婉玉的脸庞,原本成熟干练而又带着一丝野性的婉玉经此事情后变得有些小鸟依人了起来。

  虽然和以往有着不小的差距,但是不论哪种气质下得她都显得性感,魅惑。

  放心下来的婉玉开始专心吮吸起了我的肉棒。

  在她檀口熟练的动作以及香舌不时的挑逗之下,我的鸡吧开始逐渐发热,一股射精的沖动慢慢地产生了。

  (4)(v)(4)(v)(4)(v)(.)(c)(o)(m)说句心里话,这段时间婉玉在被吴凡调教之后,她的口交技巧跟以前相比简直上升了一个巨大的台阶,我猜测,现在很多专门服侍男人的妓女,都不一定能有我未婚妻的技巧熟练。

  “玉儿,我要射了!放开我吧。”

  “没事哦,亲爱的,来,射到玉儿嘴里,玉儿不想浪费任何老公你的精液。”

  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听到这话,我哪还忍得住,一声低吼,积蓄了很久的精液,终於找到了一个发泄口,一股脑地从鸡吧里喷涌而出。

  玉儿似乎是没想到我会有这么多“存货”,发出了“唔”的一声低吟,但随即不慌不忙地调整了过来,我能看到她的喉咙在不停翻滚,很明显,她在一下一下地吞着自己老公的精液。

  发泄完之后,她乖巧地用自己的小舌头,帮我清理着肉棒上的脏汙.“程,我们来做吧,刚好离妈的飞机落地还有一会,玉儿想你的大鸡吧了,好久都没跟程做爱了。”

  婉玉了看我,舔了舔嘴唇,眼里满是欲望的光芒,此刻的她仿佛就是最下贱的发情妓女,在寻求着大肉棒。

  “唔,好啊,可是我们这轿车里不太好做。”

  “没事,这附近刚好有一个小树林,我们可以去那做,走嘛,程,让玉儿好好服侍你。”

  玉儿一脸春情荡漾,摇着我的胳膊撒娇道。

  “好好好,走吧。”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把车子停好熄了火,跟着已经迫不及待的婉玉往路边走去。

  我跟随着玉儿来到了一片丛林中,此时的我被眼前的美景震撼住了: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中,稀稀疏疏洒下些许阳光,我的未婚妻站在林子正中间,光斑洒到她的身上,脸上,将原本就性感美丽的婉玉衬托得仿佛是一位仙女下凡。

  而接下来,这位“仙女”却仿佛瞬间堕落为地狱里专门以男性为猎物的魅魔,她毫不犹豫地脱下了身上的连衣裙,露出了内里似淫贱的妓女一般的打扮:她健美的上半身,那大约有D或E罩杯的豪乳傲然挺立在空气中,本就巨大的小麦色乳房,在胸托的作用下,更加挺拔,雄伟;乳房上两颗巨大的葡萄,因为近日来被吴凡高强度高频率地玩弄,早已不再粉嫩,变成了深邃的深褐色,但这样,配合着她小麦色的皮肤和干练的气质,却给人一种“久经人事”的成熟少妇般另类的诱惑。

  她弯下腰,脱下了下身的黑色小内裤,扔在了一旁,随即大大咧咧地坐在了草坪上,然后好爽地呈M字张开了大腿。

  在她那两根结实粗壮的大腿根部,是一片黑幽幽的秘密森林,透过阳光的照射,我能清晰地看见这片黑森林早已泥泞不堪,泛着阵阵水光。

  而她那两根虽然粗壮可却令我一直为之着迷的大腿上,各用一根绑带绑着整整一圈的方形遥控器,每一个似乎都是最大功率运转。

  (4)(v)(4)(v)(4)(v)(.)(c)(o)(m)我还未说些什么,就见将她玉儿修长的玉指放到嘴边,像吮吸男人鸡吧一般吮吸了两口,对我魅惑一笑,然后另一只手摸向了自己的下体,伸出两根手指,探了进去,当她再伸出来之时,手指上带出了一丝丝的粘稠液体,在阳光的映照下拉出了一条淫靡的丝线,而两根手指中间,夹着一个还在嗡嗡作响的跳蛋。

  就这样,一下,两下,三下,我的婉玉足足从自己的小淫穴里掏出了六个满功率运行的跳蛋。

  见状,我心里不由地暗骂吴凡这小家夥的狠毒,因为仅仅是小穴里就被硬生生塞入了六个,那她的屁穴里,又会有多少跳蛋呢?但我却也同时因为塞进这么多跳蛋却依旧面不改色的婉玉而顶起了自己的小帐篷,心中产生一丝不一样的快感,似乎有个声音在悄悄对我说:“你这种小鸡吧男人没有资格拥有婉玉这种性感野性的女人,她就应该成为大鸡吧男人的禁脔,供他们随意淩辱,小鸡吧男人只配在一旁看着自己的老婆被肏,只配服侍拥有自己老婆的男人。”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甩了甩头,驱散了这一丝不对的想法。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看见婉玉依旧在林地中间,赤身裸体,满眼欲望地凝视着我:“怎么了程?亲爱的,虽然玉儿想把身上所有属於那个小鬼头的东西全部摘掉,和你快快乐乐做一次爱,但是玉儿更想让你开心,玉儿屁眼里的跳蛋能让你有不一样的感受,程你不介意吧?”

  玉儿见我忽然间楞住了,不由出声道,说话间,在骚穴上的小手还故意扩了扩,似乎在欢迎自己老公的鸡吧。

  “不介意,不介意,玉儿想怎么样都行!”

  眼前的场景我相信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忍受得了,我“哇”的一声扑了上去,三下五除二地剥掉了自己的衣服,瞬间,林地间出现了纠缠在一起的两条赤裸裸的肉体,散发着原始的欲望。

  我将头埋在了婉玉的一双肌肉腿之间,感受着她肌肉独有的触感,一缕缕骚骚的淫气环绕在我的鼻尖。

  许久都未有亲密接触的婉玉的私密地就这样暴露在我的眼前,我贪婪地嗅着她的骚气,伸出舌头在她的两片肉瓣附近不停打圈,一股股鹹味通过味蕾传递到我的大脑,刺激着我的鸡吧充血,膨胀。

  “啊!亲爱的,你好会舔!给我更多,给玉儿更多!”

  婉玉忘情地大叫,一只手按着我的头不让我走开,另一只手则努力地扩大着自己的阴唇,将她的私密地尽可能多地展示在我的面前。

  舔着舔着,我的舌头渐渐探进了婉玉的骚穴,刚一进去这个温暖的肉洞,我的舌头就感觉到在婉玉体内的某处存在一个振动源,这个振动源造成的强烈震动刺激得婉玉的肉洞内壁在不断收缩的同时进行着有规律地颤抖。

  我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婉玉想要留下屁眼里的跳蛋了,心中对玉儿即使自己受苦也想要取悦我的行为产生了深深的感动。

  “老公,快进入玉儿的小穴吧,咱们的时间不是很多了。”

  我正舔的忘情,婉玉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我闻言,只好放弃了用舌头继续侵犯玉儿的骚浪美穴,转而双膝跪在了婉玉的两腿之间,扶着我早已坚硬如铁的肉棒,对准了玉儿的小洞,腰身一挺,用力插入了进去。

  “啊——!——!好爽!久违的老公的肉棒!”

  (4)(v)(4)(v)(4)(v)(.)(c)(o)(m)婉玉发出了一声骚浪的淫叫,秀美的双足用力地蜷起,似乎我的插入对她造成了极大地刺激。

  但是我却是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我总感觉玉儿的骚穴相较以往变得更加松弛,似乎被吴凡的巨大鸡吧肏到扩张,再也容不下我的小鸡吧了。

  一想到这,我的心里却并未泛起任何正常男人应有的屈辱感,反而有一种自己的老婆已经被别的男人打下不可磨灭的印记的屈辱快感。

  不仅如此,我心里还有一个声音在告诉着我,此时我肏着婉玉的行为,更像是一个野男人,在偷偷享受着别人老婆,而不是一对夫妻正常的性行为。

  这种偷情的快感让我本就坚硬的鸡吧更加涨大了一分,但婉玉却对此没有一点反应。

  我更加确信她的小穴早已被吴凡肏成了他大鸡吧的专属形状。

  想到这,我的心里不禁涌起一股暴虐的沖动,双手抓起婉玉的脚踝,像打桩机一样把我的鸡吧一下又一下地捣入婉玉已然松弛的蜜穴。

  虽然我的鸡吧并没有吴凡的那么大,但是想要完全无视它的大小却也是没有可能,再加上我激烈地挺进,即便是早已被吴凡进行了高强度调教的婉玉也是受不了,高亢的浪叫一声接着一声。

  但经常服侍他们做爱的我却能听得出来,婉玉的叫声比起被吴凡干的时候明显有气无力,毫无那时候的激情。

  “玉儿,我爱你,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永远在你身边!让我用大鸡吧肏烂你的破鞋逼吧!!”

  我心里想象着自己在偷偷干吴凡的女人,嘴上跟婉玉说着一些情话。

  这种两面派的感觉让我有些沈迷其中。

  然而天真的婉玉却完全没有察觉到,她整个人都沈溺於我肉棒的抽插之中,嘴里发出着无意义的哼唧。

  一阵猛烈的抽插之后,我感觉小腹处有什么东西将要喷涌而出。

  我抓紧婉玉的美足,开始加大抽插的力度。

  很快,一阵阵浓浓的精液就射进了早已被吴凡的大肉棒扩张的小穴里,而婉玉的身体也疯狂地向上挺着,大大的眼睛略微有些失神,嘴角流下了一丝透明的涎水。

  在娇妻的淫洞中射出一发久违的精液之后,我抱着婉玉躺在草坪上,下体的鸡吧依旧插在她的小洞里,感受着娇妻的体温,无比享受这片刻的温存。

  “老公,玉儿是不是淫荡的贱女人?”

  缩在我怀里的婉玉忽然扬起了自己满是春意的小脸,小声地问道。

  我一楞,心道:“看来玉儿还是在害怕自己的淫荡会伤到我的心?”

  不知为何,我突然想逗她一逗,遂捏着她坚挺的小乳豆,说道:“当然,某人的小骚穴都被野男人的大鸡吧干松了,老公的小鸡吧进去都没感觉了。”

  说着,我还使劲拽了拽她的乳头。

  “啊!程,对不起,对不起,玉儿不是故意的,玉儿…”

  婉玉听到我的话,急的团团转,眼眶瞬间湿润了,但当看到我嘴角扬起的弧度时,瞬间明白我是在逗她玩。

  “好啊,老公竟然敢欺负玉儿,看玉儿今天不把老公榨干!”

  说着,她像个女骑士一般,强行翻身而上,把我压在了身下,像刚刚的我那样,抓起了我的脚踝,挺动着自己久经锻炼的小蛮腰,用肉穴一下又一下吞吐着我的大鸡吧,像男人强奸女人一样强奸着自己的老公。

  无奈的我只能抱着自己的大腿,顺应着眼前女人的“奸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