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十八章 威胁

作品:申夫人每天都想跑路|作者:半句情诗|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4-08 18:28:42|下载:申夫人每天都想跑路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难道他是打算丢下黎小婉去找那个女人?

  “妈,漫渔失踪了,我得去找找。”申东冉开口解释着,这样的举动在申母看来,很清楚的明白,申东冉的确是爱上了曲漫渔。

  “你打算丢下她?别忘了,现在她是个病人,很需要你的照顾和陪伴。”申母走上前拉住了申东冉。

  “漫渔还怀着孩子,您打算让我对她不管不顾?”申东冉有些无奈。

  “你就那么惦记她?不行,在小婉没有醒来之前,你哪里都不许去。”申母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执意不肯让申东冉离开。

  “好好好,你松开我,我不走,我带她回病房。”申东冉实在是没有办法,眼下也只能暂时先不管曲漫渔,在母亲面前,还算是听话,带着黎小婉回了病房。

  和母亲在病房里陪伴黎小婉的时间对于申东冉来说,从来没有这样难熬过,他坐立不安,在病房中来回踱步,时不时的看看手机。

  幸好此时阿兰还在帮忙奔波,要不然真的会急坏了申东冉。

  “别担心,她一个大活人又不会丢了。”看着儿子着急的模样,申母一脸平静的奉劝着,手中的刀快速的转着,在给黎小婉削苹果。

  “妈,您就让我去看看吧。”眼看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可申东冉却始终都没接到阿兰的电话,也不知道这阿兰的办事效率为什么这样慢。

  如果是自己去调监控,现在怕是早一句知道曲漫渔到底是怎么离开医院的了。

  与此同时,曲漫渔的眼睛上被蒙着黑布,左边和右边分别被两个人夹住了胳膊,让她根本无法动弹。

  眼前一片漆黑,曲漫渔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到底是谁抓走了她,只是这心不停的颤抖着,久久都无法平静。

  “几位大哥,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抓走我,我...我还怀着孕,眼睛现在好难受,可以帮我摘下来吗?”曲漫渔一股子商量的语气。

  本来以为他们会怜惜一下自己,却没想到自己身旁的这两个人丝毫不理会自己。

  “我知道你们一定不是坏人,你们虽然抓走了我,可是却没对我做什么,麻烦你们看在我是个孕妇的份上,行行好,把我脸上的黑布摘下来好吗?”

  眼看着耳边没人说话,曲漫渔没办法只能继续唠叨着。

  “闭嘴,待会到了会给你松开的。”终于,其中一个男人憋不住开口回应道。

  “可我现在真的好难受。”曲漫渔故意装作很难受的样子,可是那个男人却再也没有说话。

  车行驶在路上开的很快,而且一点都不颠簸,曲漫渔虽然看不见,却能够感受得到,这里应该不是什么荒郊野岭,要不然一定会很颠簸。

  申家。

  从阿兰的电话中申东冉得知,原来曲漫渔并不是独自离开的,而是被两个黑衣男子带走的。

  通过阿兰拍摄的监控视频,申东冉发现,这两个男人自己是认识的。

  “爸。”申东冉轻叩着房门。

  “门没锁,进来吧。”隔着门,申东冉听到了父亲的声音。

  只是当父子俩见了面,申东冉还未开口说话,便先被父亲掴了一巴掌:“混账!”

  这一句责备、一记耳光,对于申东冉来说,并算不上什么,因为自己在到来之前,就一句做好了被骂或是被打的准备了。

  “爸,您把漫渔弄哪去了?”申东冉站在原地质问着父亲,他知道,父亲并不会对曲漫渔做什么,但她不在自己的身边,总是觉得不安心。

  “她去了哪和你没关系,你只需要知道,你现在的任务就是照顾好黎小婉!”看到儿子质问自己,申老爷子举起手想要继续打他,但手举在半空中迟疑了很久还是轻轻放了下,只是严声斥责了几句。

  他到底还是疼爱这个小儿子的,不管他怎么忤逆自己,都可以原谅。

  “我和小婉已经分手了,我们...回不去了。”申东冉无力的解释着,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一切,其实当自己和黎小婉提出解除婚约的那一刻,自己就走进了一个圈套当中。

  “你给我闭嘴!申东冉,难道你妈没有跟你说清楚吗?你们三个人的事情我和你妈现在都知道了,我告诉你,你必须去求得黎小婉的原谅。”

  申老爷子怒视着申东冉,他并非执意要黎小婉做自己的儿媳妇,只不过,他也是迫不得已,自己要给黎家一个交代,要给黎小婉一个交代,如果真的眼睁睁看着他们分手,自己的良心也不会好过。

  “ 爸,不要再逼我了,您能理解一下我吗?”申东冉觉得自己此时正行走在崩溃的边缘,他只是想遵从一下自己的内心,他喜欢曲漫渔,这难道有错吗?

  “是我逼你?好,既然你这样说,那今天我就逼你一次,你不是想找到那个女人吗?你不是很担心她吗?如果你肯和黎小婉和好,我保证曲漫渔会相安无事,不然你知道后果的。”

  申老爷子处处为申东冉着想,可是他却并不领自己的情,反而还说是自己逼他,既然是这样的话,那申老爷子也只能继续将错就错了。

  “爸,您为什么执意要让我和小婉在一起呢?我已经不爱她了,就算您强行把我们俩凑在一起,对我来说,也不过是日日煎熬,我们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

  申东冉有些急了,没想到自己把父亲给逼急了,现在竟然用曲漫渔来威胁自己。

  他开始解释着,现在即使父亲认为责任全在自己这都无所谓,他不想提起任何人的所作所为,包括黎小婉之前都做了些什么事情,申东冉一句都没提起。

  不管从前有多爱,现在有多不爱,自己都不想说起黎小婉一个不字,全当是自己弥补亏欠。

  “你难道忘了吗?当初你是怎么和我说的?你大哥他...”

  “别说了,您知道吗?您很偏心,为什么申言末犯下的错误要我来偿还!这么多年,我真的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