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056章 互助会

作品:狂探|作者:旷海忘湖|分类:辣文肉文|更新:2019-08-26 21:35:29|下载:狂探TXT下载
  “什么!?”

  当汽车停在金江道银行门口之后,赵玉突然接到了李珍珠打过来的电话。

  他告诉赵玉,关于大巴车火灾事故的遇害者家属们,竟然真的有在定期参加互助会!

  “现在知道,”李珍珠说道,“至少有10位遇害者家属参加了互助会,这些人全都是那7名遇害者的至亲……

  “还有,他们参加的互助会,就在首尔大教堂,是由教会联合首尔心理学院一起创办的。

  “赵玉,你猜得很对!问题,真的有可能出在这里!我这就派人过去调查,或者……你现在过去?”

  “等一下,”赵玉强行克制着自己的冲动,冷静地说道,“我觉得,现在派人过去,还太早了一些!

  “最好,先不要打草惊蛇。

  “还是……先派人调查资料,从中筛选可疑人员……”

  “嗯……也是……”李珍珠言道,“教堂这种地方,也不适合展开大范围的行动,万一查错了,国情科也承担不起后果。

  “这样吧,我先派人去调查资料,咱们随时联系。你……嗯……你过去吗?”

  “好的,”赵玉说道,“我和丁岚以游客的身份,先过去简单看看……”

  “好吧,你们注意安全,”李珍珠叮嘱道,“我会派一组人过去接应你们!”

  挂掉电话之后,司机立刻调转车头,将汽车开往了首尔教堂。

  “姐夫,不得不说,干这种活儿,我最拿手了!”丁岚自信满满地说道,“说吧,你想要知道什么信息,待会儿,我都能想办法给你搞到手!”

  “真的吗?”赵玉想了想,“我只想要两样东西,一个就是给那些大巴车受害人的家属们进行心理指导的导师是谁?

  “另一个,就是近期所有参加互助会的人员名单!”

  “好的,”丁岚爽快答应,然后好奇地问道,“为什么,你还想要所有参加者的名单?”

  “因为,如果互助会是个关键因素的话,”赵玉回答,“那么前两起案子的关键人物,有可能也在名单之中!”

  “哦……”丁岚领悟,“这么看来,李一燕和权佑东的情况,有可能跟刘丙成一样了?

  “被他们的嘴的人,在遭受创伤之后,也参加过互助会?

  “姐夫,要是盘田贵气真的还活着,而且还是被你抓住的,那你这位国际神探可就真的名扬四海了!”

  “说的什么话!”赵玉绷起脸,“难道我现在还不够名扬四海吗?我现在都名驰宇宙,晃动乾坤了都!”

  大言不惭之间,赵玉从手机上调出了关于盘田贵气的资料,把盘田贵气的模样好好记忆了一下。

  说不定,丁岚的话真的会应验,从互助会之中,真的能找到这张熟悉的面孔!

  首尔教堂距离金江道很近,不到中午12点,赵玉二人已经进入到了教堂之中。

  这是一座巨大的哥特式建筑,有着典型的西方风格,虽然这里并非著名旅游景点,但还是吸引了不少游客参观。

  不过,这倒是给赵玉二人提供了方便,他俩穿着休闲的衣服,背着背包,俨然也是游客的模样。

  进入教堂之后,他们看到了很多西方人,这些人常年在教堂工作。

  赵玉和丁岚不是来参观的,他们径直穿过教堂大厅,去到了后面的厅堂,根据资料显示,那里就是互助会的办公地点。

  他们围着这里转悠了几圈,也没有见到几个人,就算见到一些修女和工作人员,也没有人理会他们。

  “这边,这边……”很快,丁岚认出了一间办公室,遂领着赵玉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

  谁知,这间屋子里竟然也没有人。

  “来,看看这墙上……”丁岚指着墙上的照片说道,“这些人,应该就是这里的神职人员了!看看有没有……”

  “这……”赵玉大体看了一遍,但见照片上的人,大部分都是外国人,唯有几个东方面孔,还都是女的。

  “嗯……你们是……”

  赵玉二人正看得出神,身后却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回头一看,但见一位穿着修士服装的女子,正在好奇地看着他们。

  这位女修士年纪不小,大约60多岁的样子,怀里还抱着饭盒,应该是正要享用午餐。

  “哦……”丁岚故意用中文说道,“我们想来教堂做义工,还有,想要咨询一下互助会的事情!”

  “嗯……”此人果然听不懂,一脸不解。

  丁岚改用英语重复了一边,女修士这才领悟,赶紧用流利的英语说道:“欢迎,欢迎!本周末教堂有个赈灾捐款活动,如果时间允许,可以在早晨6点过来帮忙!”

  “太好了,”丁岚拉着赵玉,“我们非常荣幸!”

  “那……”女修士放下饭盒,从办公桌上找到了一个本子,递给二人说道,“请在上面签字登记吧!”

  “哦……”丁岚接过本子,随口问道,“请问,我们想要参加互助会,也可以在这里报名预约吗?”

  “不,”女修士摆手说道,“互助会是心理学院主管,你们可以去到二楼正对着楼梯口的房间进行预约。

  “不过……”女修士看了看墙上的钟表,“现在这个时间,他们已经下班了,你们可以下午两点再过来!”

  “哦……”丁岚点头,一边熟练地在本子上用假名字登记,一边唠嗑般地问道,“等于互助会的事情,教堂这边并不参与啊?”

  “不,也不完全是,”女修士有礼貌地搭茬道,“有时候,牧师也要过去帮忙做心理疏导的!

  “教会的讲义,和心理疏导有着共同之处,人的精神需要得到慰藉,主的意愿就是普渡大众,我们将互助会社里在教堂,也是这个意思……”

  “是呀,”丁岚莞尔一笑,“信仰可以予人力量,使人变得强大!

  “对了……”说完,丁岚已经登记完毕,遂将赵玉拉到跟前,冲那女修士问道,“请问一下,我们这里有没有来自日本的牧师啊?或者,互助会的讲师里面,有懂日语的人没有?

  “我老公来自东京,只懂日语,这可怎么办呢?”

  “嗯……”女修士怔了一下,说道,“你们是游客,还是长期居住在首尔?在我印象里面,我们教堂里没有会日语的牧师,不过,你们可以去互助会问问吧?

  “心理学院那边会根据情况委派心理导师,或许,能够找到一位懂得日语的导师吧?”

  “哦……”丁岚寻思了一下,当即点头表示感谢。

  赵玉却猛地来了一句:“空你齐娃(你好)!”说完之后,他才意识到说错了,急忙更正为,“阿利亚多(谢谢)!”

  “嗯……”女修士有礼貌地躬了躬身,问道,“二位急着要找互助会,是遇到了什么问题了吗?

  “需不需要,我帮你们找牧师谈谈?”

  “哦,不用了,不用了!”丁岚赶紧说道,“我和我老公,的确遇到了一些问题,但是……唉!难以启齿……所以,我们才大老远地跑到这里来寻找帮助!

  “还是,谢谢您了!”丁岚在胸前画了个十字,“天主保佑!我们先告辞了!”

  说完,她这才拉着赵玉,退出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