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十一章 练舞

作品:预热成长|作者:板栗小橘|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2-23 21:25:04|下载:预热成长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很快,博文和崇济的再次对决在学校里传开了。曾昀巧和李彤儿一起去打水的时候听到林悦祺和一些女生在议论这件事,李彤儿拉着昀巧跑过去问:

  “博文还要跟我们比赛吗?”

  “对啊。”

  “可他们不是输给咱们学校了吗?”

  “说到这个我就来气!”林悦祺气得翻了下白眼,彤儿和昀巧吓了一跳,有点不敢往下问。和林悦祺一起的赵佳思叹了口气说:

  “他们不服气,就来咱们街舞社下战书,而且还规定不能让安宇澈、李楷那些厉害的成员参加这次比赛,而且还点名道姓地让陆蕖隐加进去。”

  “什么?让陆蕖隐加进去?”昀巧震惊了,这关他什么事啊,而且他好像不会跳舞。

  “这明摆着就是欺负人!”林悦祺越说越激动,看这架势,要不是没碰到黄哲锡,林悦祺肯定冲上去跟他干架了。

  昀巧忧心忡忡地回到教室,她看到蕖隐安静地坐在座位上写作业,心情很复杂。她回到位置上,一言不发地拿出下节课的课本。她本来想问蕖隐,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蕖隐写着写着中性笔没水了,他停下来正打算换笔芯,昀巧见状飞快地递给他一支笔芯。蕖隐抬眼看到她递过来的笔芯,他看着她笑了笑说:

  “谢谢。”

  “不用谢。那个……”

  “嗯?”

  “你怎么这么快就开始写作业了?”

  “晚上我得去做别的事,所以作业要赶紧写完。”

  “去练习跳舞吗?”

  “你知道了?”蕖隐很惊讶。

  “嗯,我听到他们在议论了。”

  蕖隐点点头,沉默了。

  “就这几天时间,来得及练吗?”昀巧担心地问。

  “所以才要挤时间嘛,没事。”蕖隐心里也很没底,但还是用轻松的语气回答昀巧,他不想因为这件事影响到其他人。

  此时袁晋海所在的四班也开始传这件事。两个男生在外面就一直说这件事,回到教室还没有讲完。晋海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本来他快要睡着了,可当他听到有人在说蕖隐要去跳舞的事情,他一下子睡意全无。那两个男生一边说着一边经过晋海的座位,晋海伸手拉住其中一个男生。那个被拉住的男生显然被吓了一激灵,但很快缓过来了:

  “咋了晋海?”

  “你们刚刚在说陆蕖隐?”

  “对啊,博文那群衰仔来咱们学校下战书,还要不会跳舞的陆蕖隐加进去比赛。”

  “让他加进去?他又不是街舞社的,他们凭什么要他加进去?”

  “所以才说他们是一群衰仔啊,技不如人就要拉一个没有基础的人凑数。到时候他们赢了就可以好好显摆他们自己咯。”

  “他真的答应了?”晋海有些急了,他知道蕖隐根本没学过舞蹈,去了不是铁定完蛋吗!

  “好像答应了。”另外一个男生想了想说。

  “那行,我知道了,多谢啊。”晋海愣了一下才说。

  “客气了兄弟。”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啊?!

  晋海又急又气,且不说博文跳舞本来就很厉害。就他那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学会一首歌一支舞谈何容易。晋海越想越担心,他甚至很想把蕖隐拉过来骂醒他。他重新趴在桌面上平复心情,就连叶铭阔来班上找他他都没有出去。

  蕖隐在这几天中午、傍晚和晚上都不停地往舞蹈训练室跑,真的是在抓紧一分一秒去练舞。

  中午和傍晚的时候,宇澈和街舞社的其他队员们还能教他动作,可是到了晚上大伙儿都回家了,蕖隐只能一个人反复跟着视频练习动作。他在遇到看不大明白的地方也只能自己去摸索,将视频拉回到某个动作点上反反复复地看。不过值得高兴的是,虽然他从来没有正式学过跳舞,但他从小就被爸爸带去武馆练武,不论是身体的协调性还是悟性都很不错。即使这支舞的动作对于初学者来说很困难,可他学得还算快。

  宇澈和瑾煦一有空就跑过去来看他。宇澈很内疚,他一直觉得是自己连累了蕖隐。现在已经入冬了,天气很冷,但他们每次去看蕖隐都是练得满头大汗。

  宇澈在蕖隐休息的时候把事先准备好的毛巾拿出来帮他擦汗,瑾煦拿出一瓶矿泉水给他喝。宇澈帮他擦汗的时候,擦着擦着,一脸愧疚地说:

  “对不起啊蕖隐,把你也卷进来了……”

  “是黄哲锡让我跳舞又不是你的错,干嘛突然说这些。”蕖隐忙着安慰他。

  “蕖隐,别太勉强自己,累了就多休息一会儿。”瑾煦的语气很温柔,他在蕖隐身旁蹲下,帮他按摩肩膀和腿。

  蕖隐看着宇澈和瑾煦对他异常的好,送水送吃的也就还正常,对他又是按摩又是捶背的,简直就是足浴中心VIP的待遇。蕖隐总觉得怪怪的,心里瘆得慌,他赶紧向他们声明:

  “我真的没事,你们突然对我这么好,我瘆得慌。”

  “你个没良心的,说得我们之前对你不好似的!”宇澈拿毛巾打了他一下。

  “好了,我们也不能耽误你太多时间,你好好休息一下再看着练吧。”瑾煦放下矿泉水和一块毛巾说道。

  “蕖隐,你有没有哪些地方不懂的,我教你。”宇澈蹲在蕖隐身边问。

  “动作没有不懂的了,现在就是多练几遍,熟悉动作和我唱的那一部分歌词。”

  “那行。”宇澈没有动,他还是很担心。蕖隐拍拍他的肩安慰他:

  “放心,我没问题的。”

  “那我们先走了,等你练完我们再来找你一起回家。”

  “好。”

  “蕖隐,要注意劳逸结合,有什么事就跟我们说。”瑾煦不放心地又叮嘱了一遍。

  “知道啦,你们先回吧。”蕖隐被他俩婆婆妈妈的样子逗乐了,他坐在地上朝他们挥挥手。瑾煦和宇澈一起走了,蕖隐在地上坐了一小会儿便马上爬起来继续练。

  又过了一天。

  蕖隐已经把这支舞跳得有模有样了,只是可能他这些天太卖力地练习的缘故,右胳膊做起动作来开始变麻变痛,情况有点像旧伤复发。蕖隐突然有点慌,因为后天就要比赛了。他顿了顿,在心里给自己鼓劲儿,很快打起了精神。他觉得右胳膊的痛感并不严重,就算是旧伤复发也应该能够支撑得过这次的比赛。

  他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可他练个两三遍之后觉得右胳膊更加痛麻了。当年右肩膀受过伤的地方也开始隐隐作痛,他没跳多久就直冒冷汗。他揉了揉那些酸痛的地方,继续跟着音乐练习动作。

  不知道过了多久,蕖隐练到开始头昏眼花。再加上胳膊和肩膀带给他的越来越强烈的刺痛感,他一时重心不稳躺倒在训练室的地上。天花板上的灯光晃得他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头上的汗不停地流下来,有几滴汗还滴在了地上。

  不知躺了多久,他的耳边传来脚步声,他意识模糊地往声源的方向偏了一下头,那个人走到他身旁站住了。蕖隐抬起变得沉重的眼皮,看了好一会儿才看清楚那个人,居然是晋海。

  “晋海,你……”蕖隐想翻身起来,可是根本就没有力气支撑他动弹一下。

  “你在干什么!你怎么搞得这么狼狈!”晋海蹲下来,一脸不屑地看着蕖隐。蕖隐看着他,没有说话,因为他没有力气说话了。晋海看了看倒在地上的蕖隐,冷笑了一声站起来。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他突然抬脚猛地踩住蕖隐的右胳膊。蕖隐只觉得突如其来的疼痛像洪水般一股脑地向自己涌来,他疼得眉头揪在一块儿,眼睛紧闭,拳头越攥越紧。晋海一直在使劲儿,蕖隐的右胳膊被他踩住的那部分疼得就快没有知觉了,开始不住地发抖。他耳边又响起晋海的声音:

  “怎么了?没力气反抗了?你不是一直都很优秀很全能的吗?现在遇到一个你不擅长的领域,就变得这么废了!”他在抬脚之前又狠狠地使了一股劲儿,随即又蹲下来揪着蕖隐的衣领把他上半身拎起来。只是当他看着蕖隐满头大汗喘着粗气的样子,一瞬间心软了。晋海本来还想多骂他几句,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他语气不好的同时还带着一些心疼:

  “搞成这样,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他松开手,往下看了蕖隐几眼,转身离开训练室。他快步走出训练室,可在踏出门的那一刻就后悔了……他站在训练室门外,心里特别纠结,他很想回去看看蕖隐的手,又觉得回去了自己的面子不知往哪儿搁。他在门边偷偷探出头,看到蕖隐还在地上躺着,他的心揪在了一起。他越发后悔自己刚刚的冲动,他在门口徘徊了很久,还是走了。他没有办法,也不知道以什么身份再进去看他。

  蕖隐捂住右胳膊在地上躺了好久才慢慢地站起身来,刚站起来的时候还有点儿站不稳。他轻轻地揉了揉疼到发麻的右胳膊,失落地靠在墙上。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宇澈和瑾煦来了。蕖隐在他们进来的那一瞬间赶紧松开捂着右胳膊的左手。

  “蕖隐,你看我们时间掐得多准,一来就赶上你休息的时候。”宇澈笑嘻嘻地跑过来揽着蕖隐,瑾煦在一旁叠毛巾。瑾煦抬头看着蕖隐的,从他的脸色上看出了些什么:

  “蕖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嘴唇都发白了,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可能是我练得太猛了吧。没事儿!”

  “真的?你没骗我们?”瑾煦半信半疑地盯着他。

  “真没事,想什么呢。”蕖隐虚弱地笑了笑,拍拍他的肩。

  “没事就好,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们说啊。”

  “遵命!”瑾煦被蕖隐逗笑了,拿起刚刚叠好的毛巾帮他擦汗。

  蕖隐又不禁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想起晋海。其实他从来就没有怪过晋海,晋海在蕖隐心里一直都是特别好的朋友,在那年的误会中他也是受害者。只是蕖隐还是很难过,他不知道这个痛苦的秘密还能隐瞒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这条伤痕累累的胳膊能不能撑得过后天的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