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新生

作品:预热成长|作者:板栗小橘|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2-23 21:25:04|下载:预热成长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开学季的阳光是明媚的,也是柔和的,一切事物都充满着未知的神秘。陆蕖隐作为一个即将上高一的高中准新生,早早的来到了自己的学校——崇济。崇济是市重点中学,分初中部和高中部。陆蕖隐的中考发挥稳定,直接从初中部直升到了高中部。

  许多来报道的高一新生安安静静地走在校园里的绿荫道上,似乎谁都不忍打破这份宁静的美好。陆蕖隐一路往高中部教学楼走去,沿途中经过的那些女生们看到他,总是频频回头看他,还兴奋地窃窃私语。他察觉到了周围的那些目光,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和紧张,便加快脚步离开。

  崇济是市重点,自然,聚集在这里的都是些成绩优异的学生,给外校人的本能印象就是书呆子居多;但真实情况却恰恰相反,高中同学和初中同学一样友善活泼。大家的学习成绩好是一回事,可该玩该闹的时候也是丝毫不让人省心的那种。班里的同学们很快就玩开了,开心地打成一片。

  前三个星期过得飞快,在第四个星期的星期五,班主任陈月萍老师过来上班会课,她的身后跟着一个胖胖的女生。陈老师面带微笑地向同学们宣布:

  “各位同学,今天我们班迎来了一位可爱的新同学。那我们请新同学来介绍一下自己吧!”

  但是,在全班同学的热烈鼓掌之下,她并没有说一句话,而是低垂着头,两只手很不自在地来回搓着。当时的气氛有一丝尴尬,陈老师也只好笑着出来打圆场:

  “我们的新同学比较害羞,但是没有关系。她的名字叫曾昀巧,希望以后大家在学习和生活上能够多多帮助她!”

  蕖隐的同桌陈凯丰悄悄地将脑袋凑向蕖隐说:

  “诶,蕖隐。本来我还想着有一个漂亮的新同学能来我们班,结果是一个小胖妹。看来我这高中三年,在咱们班是没有机会脱单咯。”

  “看来你也早有打算,一有长得好看的女生就把我这个老同桌抛弃掉啊。”蕖隐笑着打趣他。

  “哎呦!瞧把你给酸的。咱俩是什么关系,我会是那种重色轻友的人吗?再说了,你要是没有我这么一个好兄弟坐在你旁边帮你镇场子,你身边早就被那群女生挤破地儿了。”

  “这么说,我还应该好好感谢你?”

  “那可不。”

  “我们这节班会课就开始换座位吧,昀巧,你就坐在陆蕖隐同学的旁边吧。”

  老师这么一说,全班都骚动起来。几乎所有同学都转过头来看蕖隐和凯丰,他们俩更是震惊不已。

  “老师,你让新同学坐在这里,那我坐哪里啊?”凯丰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蕖隐想拉他坐下都拉不住。

  “这个问题呢大家也别担心,我已经把新的座位表传到电脑上了,大家可以看着屏幕来调整座位。”

  “可是老师……”凯丰的声音有些发颤。

  “大家就按照这个座位表来坐,没有什么特殊情况的话就不要跟我提条件了。”

  凯丰失魂落魄地坐了下来,蕖隐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

  “没事,不就换个座位吗,咱们以后下课回家什么的还是可以一起啊。”

  曾昀巧从教室后面的储物间里拖出来一套新的多出来的桌椅,将自己的课桌挪了过去。她的手指搬桌子搬得有些发白,蕖隐见状主动上前帮她搬桌子:

  “我来帮你吧,桌子比较重。”

  “嗯。”她似乎没有料到会有人主动帮她,显得很慌乱。她飞快地用眼睛看了蕖隐一眼,脸色从苍白一下子变得通红,目光的停留不超过两秒。

  有一些女生时不时地转过头来看他们,她们的表情很是不爽。特别是林悦祺,她趁着陈老师出去接电话,愤愤不平地跟身边的女生说:

  “看来这位叫曾什么的新同学背景不一般呐!”

  “凭什么呀?陈老师也太偏心了。”

  她周围的那些女生也显得特别的不甘心,时不时就说几句来附和林悦祺。

  这些声音多多少少地传到了陆蕖隐和曾昀巧这里,新同学搬椅子的时候变得更加不自在,时不时磕到旁边的桌椅。蕖隐从她手中搬过椅子,淡淡的看了一眼那些说闲话的女生,她们意识到蕖隐在看她们,声音也小下去了很多。

  新的座位都调整好了,曾昀巧一直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就算是下课,头也是低垂着看课本。蕖隐试图跟她说话,可她就是不肯回一句话。

  “你好啊同桌,我叫陆蕖隐。”

  “……”

  “你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找我就好了。”

  “……”

  “同桌,你倒是理我一下好不好啊?我是长得有多吓人,你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这个时候,曾昀巧却飞快地摇摇头。紧接着,她慢慢地抬起了头。但是,她显得特别紧张,她的目光依旧只是飞速地在蕖隐的脸上扫了几眼,不超过两秒。

  班会课是周五下午的倒数第二节课,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一响,班里的同学把书包往肩上一揽就飞出教室,一秒都没有浪费。曾昀巧低头闷闷的收拾好东西,一言不发地走了。陈凯丰从自己的座位蹿了过来:

  “蕖隐,你跟她有讲话吗?”

  “我试着跟她说话了,可她不理我。”蕖隐有些失落地看了他一眼,继续往书包里塞作业。

  “嗯……现在才发现我的好了吧?”凯丰笑嘻嘻地看着他,抱着书包倚靠在蕖隐后座的课桌上。

  蕖隐无奈地看着他笑了一下,没再多说什么。

  一开始蕖隐还以为曾昀巧只是比较害羞和慢热,就尽力去跟她交流。可是这段时间下来,无论他怎么跟曾昀巧说话,她大部分时候都没有做出回应。有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声“嗯”,再或者就是小心翼翼但又非常迅速地看了他一眼,就没了。

  周一中午,陆蕖隐和陈凯丰去饭堂打饭,看见曾昀巧小心翼翼地端着饭盒在人群中穿梭。她的饭盒里面是满满的一碗紫菜汤,尽管她走得很小心,但饭盒里面的汤还是快要洒出来了。她在经过两个正在说话的男生身旁时,其中一个男生聊得太尽兴了,胳膊肘突然往外面拐。曾昀巧手里端着的饭盒被那个男生的胳膊肘撞掉在地上,她被这一意外的情况吓懵了。那个打翻她饭盒的男生简单地跟她说了一声“对不起”,就推着自己的同伴慌慌张张地走了,只有昀巧一个人孤零零地面对地上的饭盒和撒了一地的汤。

  蕖隐见状赶紧上前问她:

  “同桌,你怎么样,没事吧?”

  她脸涨得通红,一直看着自己的手,轻声倒吸了一口气,蕖隐低头一看,她的右手手背被滚烫的汤泼到了。

  “你的手被烫到了。”

  “……”

  “我带你去医务室检查一下,上点药吧。”

  “不用了。”

  她声音极小地说完,蹲下身来捡起了饭盒,默默地绕开蕖隐走了过去。

  蕖隐很苦恼,毕竟从小到大,他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这应该算是他人生中遇到的第一个在交流上的瓶颈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跟她交流和相处的方式出了问题,才让曾昀巧无法对他和其他老师同学放下心中的戒备。

  周三下午的某个课间,陈老师因为曾昀巧的事情把蕖隐叫到办公室来。

  “蕖隐,跟昀巧相处得怎么样呢?”陈老师声音很温柔。

  “她不太愿意理我。”蕖隐无奈地摇摇头。

  “昀巧很害羞很认生,你尽量跟她多交流交流,一回生二回熟嘛。”

  “老师,我已经很努力地跟她交流了,可还是不行……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陈老师对着蕖隐温柔地笑了,伸手抚平他校服下摆处的小褶子。她很理解他现在的心情,毕竟在昀巧刚转过来的时候,她自己也特别努力地跟她沟通,结果也是和蕖隐一样。那个时候她就在思考,应该找谁当她的同桌会比较合适。最后,她选择了眼前的这个男生。

  “蕖隐,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可能会很难办。不止是你,我也觉得我跟昀巧很难沟通上来。但是我之所以选择你跟她同桌,是因为我觉得你的性格在班里的男生当中是最温和的,而且你为人处事很有耐心很有毅力。现在你们之间的相处存在的只是时间问题,相处久了自然会变好的。老师相信你可以改变她。”

  周五下午放学,蕖隐一个人背着书包,若有所思地走向校门口。他一边走还一边在努力地想一些比较好的办法,可以跟曾昀巧交流和相处。这时,突然有人从蕖隐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并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扑上来揽住他的肩。

  “蕖隐,想什么呢这么入迷。”安宇澈打趣他,还故意凑得很近。

  蕖隐有两个特别要好的好兄弟,安宇澈就是其中之一。他的脸长得很精致,甚至可以说比很多女生的脸长得还要精致。最值得一提的是,他从小就练习舞蹈,参加过许多大大小小的比赛,在学校里是全能舞王。他家的书房里有两个大箱子,装的都是在舞蹈比赛上获得的奖状和奖杯。而且宇澈的性格在三个人当中是最开朗热情的,同时,也是三个人里面最吵的。

  “你回家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啊,自己倒先跑出来了。”瑾煦的声音也从蕖隐的身后传了过来,并走到了他的另一边。

  林瑾煦则是蕖隐的两个好兄弟当中的另一个。每个人最开始见到瑾煦的时候,对他的印象都特别深刻。他的长相特别出众,就算是站在人群里都能被一眼发现。他的五官很立体,大大的眼睛在看着其他人的时候像是在发光,优越的脸型和下颚线充满了男性的魅力。可能他属于那种霸道冷酷的王爵的标配样貌,所以不光是蕖隐和宇澈,几乎所有人对他的第一印象都是凶,长得凶。他们俩一开始跟他接触的时候,他话也特别少,但熟悉了之后才发现他其实特别友善,也特别有个性。平时要么不说话,一说话就很逗。而且他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好看,脸颊上有两个深深的大大的酒窝,很清爽很醉人。他的形象是真的极具反差萌了。

  “我换同桌了,是个新转来的女生。”

  “可以啊蕖隐,我就说你艳福不浅嘛!”宇澈拍了拍蕖隐的肩,无比兴奋地说。

  “算了吧,我可以把这艳福传给你。”蕖隐无奈地抓起他的手扔到一边。

  “怎么了?她有问题啊?”

  “她好像对我们班里的所有人都有很强的戒备心。我想跟她好好的交流,但无论我怎么跟她说话,她都不怎么理我。”

  “这个女生这么有个性啊,连我们这么聪明可爱会交际的蕖隐都拿她没办法。”宇澈开始对蕖隐的同桌有了几分好奇。

  “别,论交际我哪儿比得过您呐。”

  “瑾煦!你快来管管!蕖隐他笑我!”宇澈扑过去抱住瑾煦的胳膊。

  “蕖隐他也就只会笑你,我就不止了,我还会抽你。”瑾煦一脸嫌弃地瞟了一眼宇澈,把自己的胳膊抽了出来。

  “有你们这样对待百年难遇的交际天才吗!”

  “你有办法?”蕖隐有些兴奋地问他。

  “并没有。”宇澈心虚地回道。

  “那你还说得好像有主意了一样。”蕖隐用力地拉了一下宇澈单肩书包的松紧带,带子啪的一声弹到了他的胸,他下意识地捂住了胸口并伸手要去捏蕖隐的脸。

  “她会不会……”瑾煦若有所思地发话了,他们两个同时看向了他。

  “是有什么事情闷在心里吧,可能这些事情是她以前发生过的,让她对自己充满了不自信。现在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她怕这些事情会再次发生,所以跟其他人都保持一定的距离,对所有人都存在戒备心理。”

  “那我该怎么办?”

  “你就在她特别困难的时候帮她,一次不行就两次,时间长了你们自然就可以聊上了。”

  “对啊蕖隐,你耐心那么好,能够跟她聊上只是时间问题。”宇澈搂着蕖隐的肩为他鼓劲儿。

  “好,我再努力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