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025章 昭王夜宴

作品:一朝花事尽|作者:秋风竹|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3-06 07:26:03|下载:一朝花事尽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难得还朝一次,凌励去福宁殿再次拜见了承德帝后,又到吉庆宫看望了母亲程昭仪。

  他不在国都的这些年中,母亲已经老了许多。从她额头鬓角的皱纹,便能看出她在宫中的日子并不好过。他暴打太子凌崇后,她被以教导皇子失责为由,从正二品的宸妃贬为从三品的昭仪。虽未搬出吉庆宫,但一应品阶配置都降了下来,从宫里的物什到她的衣着配饰,无不透露着清寒。

  “母妃可还好?”此刻,凌励握住母亲的手,明知上有皇后、淑妃压制,她不会好过,却还是询问出声。

  “都好。”程昭仪将凌励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一番,见他身上未添新伤,这才笑道,“还好,脸上还只有这一道疤痕。”

  “母妃放心,这些年芦城在孩儿治理下,匪帮蛮寇早没了影子,哪有机会添新伤?”凌励宽慰道。

  程昭仪又问,“这次,你父皇准许你留多久?”

  “父皇说我难得还朝一次,准许过完七夕。”

  “七夕?那就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啊。”程昭仪脸上的笑意越发深刻了一些。

  “嗯,这次时间充裕,我会好好陪陪母妃。”

  “陪我做什么?你每日进宫上下通禀不嫌麻烦啊?”程昭仪顿了一下,道,“你回去多多陪陪月娇。你们成亲这么些年了,连个孩子都没有,哪里像个家……”

  “母妃,我们……”

  程昭仪打断道:“别给我找借口,百姓都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何况你出身皇家,更当重视子嗣。”

  “母妃可是忘了娟娟?过了中秋她就四岁了,聪明可爱得很。待她再大一些,我就送她进宫来给母妃作伴可好?”提及留在芦城的女儿凌娟,向来冷峻的凌励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意。

  程昭仪叹道:“娟娟终归只是个女娃,她母亲出身又低……”

  提及凌娟的母亲芦春,凌励面色又冷了下去。那是一个长得很像沈婵的女子,出身乡野,身份低微,但性情温和柔顺,任他百般挑剔斥责,始终对他死心塌地,温柔以待。在他戍边的清苦日子里,曾给予了他极大的安慰。

  经月积年,待他终于对她有了一丝真心,她却因产后大出血,抛下他和刚出生的娟娟走了。芦春的死,令他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也正是这期间,承德帝带着某种补偿的心理,将三司使董成武的嫡女董月娇指婚给了他。

  “月娇虽说偶尔有些小性子,但也是个孝顺懂礼的好孩子。待她以后当了娘,自然就沉稳起来了。”

  “嗯,孩儿知道了。”凌励不想母亲再多操心,便应下了她的絮絮嘱咐。

  陪着母亲用过午餐,凌励告辞出宫后,又特意去朱雀寺附近的昭王府探望了二哥凌昭。凌励的突然到访,令凌昭十分惊讶。他随即驱散了客堂内一群高谈阔论的门客,将凌励带往他的书房。

  目睹那一个个士子打扮的门客恭谨告退,凌励道:“却不知二哥家里如今也是高朋满座了。”

  “哪有什么高朋?不过是父皇赐封我‘同舒’这么个闲散王爵,这帮希图名利却又找不对码头的家伙就围来讨好奉承罢了。”凌昭摇着手里的青玉卧龙扇哈哈笑过,随即又埋怨道,“话说回来,当年若不是你和太子打架丢了封号,我也不会被他们整天缠着,连寻花问柳都不得自在了。”

  “二哥说笑了,你深得父皇宠爱,封王赐爵是早晚的事,与我何干?”凌励笑道。

  兄弟两人也有几年未曾蒙面,这一落座后,国都边城两地便有说不完的话题。

  傍晚时候,凌昭又召集了门客、家臣,安排了歌舞、盛宴,留着他痛饮一场。

  “边城清苦,三弟这次回来,得好好享乐一番。”凌昭笑着指了旁边一位身影曼妙的舞伎道,“柳姬,你今夜要陪好三殿下。”

  柳姬欣然领命,当即上前偎着凌励,替他斟酒布菜,殷勤体贴。凌励自是从善如流,美人在怀,杯盏往来,酒酣意畅。

  酒过三巡,凌昭道:“听闻三弟今日抱着美人上朝,朝堂为之震沸。”

  “朝堂震沸不假,却并非因为美人。”凌励便将蛮寇袭劫安源、众臣争论远征之事讲述了一番。凌昭听罢连连感叹,“舒世安也真是个奇人,家人遭遇如此惨况,他竟能这般稳得住?不知是惺惺作态,还是真的麻木无情?”

  “他今日是稳住了,明日倒还未必。”凌励冷冷哂道。

  凌昭笑道:“如此说来,我明日到应该进宫去看看热闹了。”

  “对了,我今日入朝并未见到凌崇,他不在国都?”凌励似随意问起。

  “三弟有所不知,自辅国大将军家那位嫁入东宫后,这些年一直无所出。年前突然传了喜讯,赵皇后喜极而泣,说是她在藏龙寺许的愿显灵了。三日前太子妃平安诞下麟儿,太子便遵皇后懿旨,亲自带着一尊丈高的送子观音去藏龙寺还愿了。”

  凌励听后默然,他仰首满饮了杯中酒液,突然便起身告辞。

  凌昭面露诧异道:“我新排演的舞曲《蟾宫纱影》三弟还未见识,怎的就要走了?”

  “先前聊得尽兴,到忘了月娇还在家里等我。此番父皇允准我滞留一月,过几日我再来叨扰二哥。”说罢,凌励推开身畔灵蛇般痴缠的柳姬,径直离开了。

  “奴家无能,没能侍候好三殿下,请王爷责罚。”凌励的身影消失在醉花厅前,柳姬便跪地自责。

  凌昭挥了挥手,笑道:“罢了,不是你的错。除了那死去的前太子妃,这世间本就没有女人能入得了他的眼。”

  “奴家倒是好奇,不知那前太子妃究竟是何等天娇国色,竟会惹得太子殿下与三殿下兄弟反目?”柳姬一脸神往。

  “远不及你。”

  “王爷何必取笑奴家,如此传奇的女子,怎么可能不及奴家?”柳姬一脸不信。

  “天香楼里藏有西溪花会那日的名媛图,改日.你去看看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