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零一章

作品:穿书之我只是个神助攻|作者:南国清秋|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2-09 18:00:58|下载:穿书之我只是个神助攻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罗子原本准备开车回去,半路上接到苏玥玲的电话立马调转方向往她小区赶,一路上连闯了三四个红绿灯。

  苏玥玲联系的锁匠跟罗子几乎同一时刻到,锁匠为了不破坏锁芯,开的速度慢了些,罗子等不下去,拉开锁匠,一脚接一脚地踹向门,锁匠大惊,想阻止他,被苏玥玲拦住了,“人命关天,一会儿锁坏了,您给修一修就是。”

  “碰”的一声,门被踹开,四周墙边掉了粉,有些迷眼睛。

  罗子快步冲进去,在客厅沙发上面找到了晕倒的叶冉冉。

  “丫头!”

  “冉冉!”

  罗子扶起她,她脸上一片潮红,不同于醉酒,那是病态的红晕,苏玥玲摸了摸她的头,滚烫。

  “发烧了,得赶紧送她医院。”

  罗子闻言,立马拦腰抱起她疾步出了门,苏玥玲想跟上,到了门边又停了下来。

  看罗子那样子,交给他应该可以放心,苏玥玲看了眼被踢得隐隐见凹陷的门,“师傅,麻烦你看看锁坏没有?”

  发烧,也不是什么大病,罗子平时要是有些什么伤风感冒,压根儿药都懒得吃,捂着被子睡一觉第二天又生龙活虎,所以这种日常感冒对他来说连病都算不上。

  可是他现在却开着车横冲直撞地往医院赶,心跳得像从嗓子眼儿里冒出来。

  怎么回事,发个烧而已,怎么会晕倒呢?

  他时不时望向副驾驶晕沉沉,毫无意识的叶冉冉,又是一脚油门踩到底。

  医院急诊部的医生见他呼吸急促地抱着叶冉冉急匆匆地走进来,以为是什么大事,连忙让人推了病床将叶冉冉接过去。

  小小的一个,躺在蓝色病床上,罗子的心依旧静不下来,跟在忙里忙外的医生跟前一个劲儿的问,“怎么样医生?她怎么样了?”

  医生连忙将他推远些,“家属不要着急,在外面等。”然后蓝色布帘一拉,便将罗子挡在了外面。

  罗子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能冲动,然后薅了薅头发坐在旁边的凳子上望着布帘发呆。

  苏玥玲等着门锁修好,薛凯焱正好开了车回来,两人一起去了医院。

  叶冉冉已经做完了检查,现在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输液,苏玥玲轻手轻脚地走进病房,三人病房,里面只有叶冉冉一个病人。

  苏玥玲才好出声问,“她怎么样?”

  罗子站起身给他们挪了两个椅子,“刚检查完,医生说就是普通感冒发烧。”

  薛凯焱拉着苏玥玲坐下,苏玥玲摸了摸她的手,温度还算正常,“那怎么会晕倒?”

  罗子叹了口气,手抱在胸前有些无奈,“这傻丫头吃错了药,把安眠药当感冒药吃了估计。”

  苏玥玲听他这么说,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半晌也只能跟着叹口气,薛凯焱抬手拍拍她的脑袋,“人没事就好,别太担心。”

  苏玥玲点点头,“输了液需要住院吗?”

  罗子看着两人之间亲昵地动作,识相的头扭到一边,“不用,输了液烧退了就可以回去了,不过我还是准备让她在这里住一晚,免得那么折腾,万一这烧反反复复的,也折磨人。”

  这心思还挺细,苏玥玲饶有意味地看他一眼,“辛苦了哈罗子,你这比我想得周到多了。”

  “哎哟,”罗子哀嚎一声,“嫂子,我的头够干净了,不用洗,凯哥,你带嫂子回去吧,这里有我看着就行。”

  这话听上去,更像是赶着他们走一样,苏玥玲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薛凯焱,见他眼里也是一片清明,知道他也是心知肚明。

  苏玥玲想了想,正色道,“那不行,她一个女孩子,万一夜里有点什么事儿,你这个大男人怎么照顾?”

  罗子挠挠头,“怕什么,不是还有这么多护士姐姐吗?”

  她还想说点什么,罗子弯下腰,在薛凯焱面前愁眉苦脸,“凯哥,求求你了,你把嫂子带回去吧,女孩子熬夜不好!”

  薛凯焱握了握拳,罗子立马退到三米远,苏玥玲忍不住笑出声,站起来看了眼睡得正熟的叶冉冉,“行吧,要是有什么事,一定要记得通知我。”

  罗子连忙点点头,“一定!一定!”

  回去路上,苏玥玲靠坐在副驾驶位上。

  “你不是因为我那通电话特意赶回来的吧?”她有点担心耽误他什么事,毕竟他做的都是大事。

  “没有,正好也忙完了,就回来了。”

  “好吧。”就算是真的耽搁了,他应该也不会告诉她,苏玥玲视线向前,看着被车灯照亮的前路。

  他看了眼后视镜,变了车道,转眼看见她突然安安静静地坐着,不知道在想这些什么。

  “晚上去参加了一个应酬,谈了笔生意,他们原本想约着喝几杯,结果我接到了你的电话,我就说家里有点急事,便赶回来了。”

  苏玥玲听着听着,扭头看着他眨了眨眼睛,“没什么影响吧?他们有没有生气?生意没搞砸吧?”

  她连问好几个问题,他一时都不知道先答哪个,只好合在一起解释,“没什么影响,深意已经谈成了,两方赚钱的买卖,不会因为这点事影响。”

  苏玥玲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她就说他一般在外边,也是有什么事情的,“其实我该直接给罗子打电话的,当时情急,下意识地就打给你了,你这样赶回来,还好没耽搁什么大事,不然就太不值当了。”

  他一脚刹车停在路边,转过头注视着她,他神色一如往常般冷静,眸色却如苏玥玲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连忙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的一字一句。

  “你找我是情理之中,当时接到你的电话,我很开心,因为在你陷入困境的时候你能第一个想到寻求我的帮助。还有,”他眼里像有深深浅浅的漩涡,苏玥玲沉溺其中,无法自拔。“你要相信你于我的珍贵程度,胜过我现在拥有的一切。”

  都说男人的话不可信,那是掉进蜜罐的剧毒,若是信了,便是万劫不复。

  但是,他的话更像是裹了糖衣的苦药,良药苦口利于病,她是病入膏肓,他却是唯一解药。

  好不容易送走两尊大佛,罗子叹了口气拉过凳子坐在床边,输液瓶中的液体已经过半,他站起身将明晃晃的灯关去两盏,走廊偶尔有人来来往往,格外就是外面的马路上偶尔的车鸣,罗子看了眼还睡得正熟的叶冉冉,这一眼看着就没舍得在挪开。

  已经是后半夜,叶冉冉睡得迷迷糊糊的,觉得后背和屁股睡得有点痛,想翻个身,刚动一动,手上一个温暖的触觉,她睁开了眼,看见正好起身凑上前查看的罗子。

  “你醒了傻丫头?”看她怔愣愣的样子,罗子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怎么,被哥哥我的美貌迷住了?”

  叶冉冉下意识的摇摇头,让罗子有些心伤,她抬眼看了看四周,借着门上那两块透明玻璃传进来的灯光,隐隐约约也看清个大概,“我这是...在医院?”

  “对啊。”罗子去开了两盏灯,证实了她的想法,“你这丫头也是厉害,能把安眠药当感冒药吃,不进医院才怪。”

  叶冉冉也突然回想起了自己的愚蠢行为,“我也是烧糊涂了,两种药瓶看混了......”

  罗子本想问问她为什么会有安眠药,想了想忍下了,端过一旁桌子上刚才趁她输完液去外面买的清粥和小菜,“醒了就起来坐一会儿,都睡了一天,我去把饭菜加热一下就回来。”

  房门“吱嘎”一声,一开一合,叶冉冉目送他走出去,转而抬头看向天花板,医院的装潢入目都是一片白。

  她还以为,之前买的安眠药早已经吃完了。

  微波炉边站着个护士小姐姐,正好在打宵夜,看见罗子端着几个盒子走过来,笑着往旁边站了站。

  罗子打完东西回去,透过玻璃看她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发呆,莫名的,他觉得这个爱笑的丫头其实内心很孤单。

  他突然想起她说起父母时脸上的神情,周身笼罩的便都是这般落寞的滋味。

  罗子拿着盒子的手紧了紧,侧身轻轻推开了门,立马换了副表情嚷道:“哎哟,好烫好烫......烫死我了.......”

  叶冉冉一下子回了神,想下床帮忙,结果腿刚伸下去,他已经飞快的将盒子放在了桌面上,伸手摸着自己的耳朵,一个劲儿的哈气。

  叶冉冉看他滑稽的样子弯了嘴角,忍不住嘲笑他,“哈哈哈,不是说死猪不怕开水烫嘛,罗哥你还怕烫呀?”

  罗子摸着耳朵嘴角有些抽,“丫头,你还是少跟苏玥玲待在一起的好,都跟着她学坏了。”

  叶冉冉笑得弯下腰去,他将三个盒子的盖子一一打开,然后推到她面前,将筷子递给她。

  她接过,习惯性的放在嘴里咬了咬问道:“你不吃吗?”

  罗子坐在凳子上翘了腿摇摇头,“太清淡了,不合我胃口,等你好了,请我吃大餐。”

  “想的美!”叶冉冉吃了口青菜,冲他做了个鬼脸,“对了罗哥,你是怎么知道我出事的?”

  “苏玥玲给我打的电话,说联系不上你,到你家听见电话铃声响却没有人接,这才猜测你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他说的轻描淡写。

  “哦,原来如此。”她扭头似乎找着什么,“那我得给她发个消息,免得她担心。”

  罗子点点她的头,“手机没给你带过来,我已经给她说了,好好吃你的饭,吃完再睡一觉。”

  叶冉冉也很给面子,将他买的清粥和小菜吃得七七八八,罗子扔了盒子,站在走廊的窗边抽了根烟,等烟味儿散了,他才慢慢走回去,她侧身脸朝向桌子已经睡着了。

  他轻手轻脚地关了灯重新坐回凳子上,在她轻缓的呼吸声中闭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