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章 节约和吝啬

作品:七界之都|作者:京城浪子|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18 19:59:57|下载:七界之都TXT下载
  “嗡”,几块阻车钉板从地面下升了起来,直到六块阻车器都已经就位,组成光栅的光束才迅速变淡,四个警卫端着武器从墙内走出,两个人的枪口指向后面两辆车,另外两个人走向头车的后排。还没靠近,其中一人就停下脚步架好了武器,另一个径直走到车门外,抬手敲了敲车窗。

  车窗降下了一条缝,外面看不到内部的情况,只能听到一个阴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有事?”

  车里的声音透着一股阴森,让车门口的人身上一阵发凉,不由自主的紧了紧手中的武器:“你们是干什么的?”

  “路过。”

  “路过?”守卫下意识的提高了音量,大声冷笑道,“这里是新悦区,不对外开放,绕路吧。”

  “当然不对外开放了。”车里的声音透着一股讽刺,“除非……”

  “嗯?看来你也是知道行情的。”守卫送出个心照不宣的眼神,“通行费三万,噪音费两万,夜间干扰费两万,路面维修费三万,一次付清之后,按指定路线行驶,限时通过,超过时限每五分钟加收一倍,路上如果遇到交通意外自行协商解决。”

  “可以。”

  “等等。”守卫目光闪烁,舔了舔嘴唇,“我说的是每辆车。”

  “贪心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车厢里,乌鸦推了推眼镜,似笑非笑的说道,“太贪心的人,到手的东西也会飞走的。”

  “少废话。”守卫眼角一阵抽搐,暗地里做了个手势,城墙上两台机枪随即架了起来,对准了停在门口的车队,“要不交钱,要不绕路,我没时间跟你磨牙。”

  “呵呵,那你稍等,我们商量商量。”乌鸦升起车窗,目光转向米馨,“啧啧,不小心答应的太快,被敲诈了。”

  “不小心,我怎么感觉你是故意的?”米馨叹了口气,也懒得追求真相了,“我看过地图,新悦区是狭长型的,绕路要花不少时间,即便是被敲诈,该交钱也只能交钱了。”

  “那就糟了。”乌鸦摇头道,“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只要让步一次,他们就得会贪得无厌的步步紧逼,现在看只是交三十万过路费而已,等从对面出去的时候,我估计交费的总额不会低于十倍。”

  “我知道,的确是个麻烦的事,但能用钱解决的麻烦就算不上麻烦。”米馨的目光在乌鸦和玫瑰脸上来回游移,意有所指的说道,“还是说,你们其实有其他我不知道的打算?”

  “呵……”乌鸦挠挠头,神秘的笑了笑,打开了通讯器,“赵三爷挺沉得住气啊,不打算活动活动?”

  根本没人回答,通讯器里一片沉默,但乌鸦像是已经听到了回复一样,重新打开车窗伸出手去,一言不发的指了指后面的车辆。守卫一愣,下意识的顺着乌鸦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发现后面第三辆车的车门已经打开了,一个枯瘦的男人下了车快步走来。这还是赵政第一次在乌鸦几人面前露出自己的外貌,一副文质彬彬的气质,和乌鸦一样外形颇具迷惑性。

  “呃……”刚开始的时候,包括城墙上的暗哨在内,所有的守卫都进入高度警戒状态,武器尽数指向了这边,但随着枯瘦的男人逐渐接近,能看得见那些守卫脸上都露出极为尴尬的表情,而周围的暗哨和武器,早就悄悄移向了别处。

  “那个……”负责交涉的守卫是最尴尬的一个,目光游移,期期艾艾的说道,“老板,您怎么来了,您不是通知过两天才来呢吗?”

  是的,新悦区的居民里,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在附近的几家工厂就职,而这几家工厂,恰好就是赵家暗中投资,由赵政代为控制的家族产业。

  好吧,其实没那么恰好,乌鸦敢选择新悦区,正是因为赵政提前和他通过气,介绍了这里的情况,新悦区几乎所有的人都指着赵家的工厂吃饭,赵政的命令在这里虽然不能说像圣旨一样,但也很有权威性,对乌鸦来说,既然有这么便利的条件,当然是不用白不用了。

  “十万过路费,该付还是要付的。”

  对米馨示意在车上等候,乌鸦自己也下了车,一边大声说着,一边笑容满面的走了过去。车辆的隔音效果很不错,根本听不到交涉的声音,坐在车上的人只能看到三人凑到一起,嘀嘀咕咕的在说着什么。

  很快,在乌鸦递过去一张现金卡之后,守卫讪笑着退回了大门,赵政和乌鸦倒是没有马上回头,而是低声商议了几句之后,才各自回转自己的车辆。

  “说好贪心的人到手的东西也会飞走呢?”米馨什么也没有问,只是笑意盈盈的调侃道,“我还以为你打算省下这笔小钱呢。”

  “节约和吝啬看似接近,其实有本质区别,节约的人知道什么时候该省钱什么时候不能省,而吝啬的人不懂这个道理,只会让人觉得厌恶。”笑眯眯的关上了车门,乌鸦笑容一敛,正色的说道,“一会准备换车。”

  “呵,就知道有其他节目,难怪一定要走新悦区。”米馨若有所思的说道,“你信不过逆光团队的人?所以才有意避开他们的耳目?”

  “除了她之外,我谁也信不过。”乌鸦朝玫瑰扬了扬下巴,“包括你的那些心腹。”

  “但是你信得过赵政。”

  “你真这么认为?”乌鸦不置可否的耸耸肩,暗中朝玫瑰使了个眼色,玫瑰白皙的指尖拨弄着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细小花藤,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不知何时,路边不易察觉的角落里,地面下钻出了几根植物的嫩芽,在黑暗中随着夜风轻轻摇曳,嫩芽就集中在新悦区的入口处,和自然生长的植物毫无区别。

  米馨敲了敲隔音玻璃上的通话器,车子开始向前慢慢的滑行:“你指路吧,要去哪里。”

  “跟着他走就好。”正说着,后排赵政乘坐的车子突然加速,绕到了车队最前面,带着车队拐进了街区内部黑暗的岔路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