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七十四章 多谢了

作品:七界之都|作者:京城浪子|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16 09:01:25|下载:七界之都TXT下载
  “刚才回去以后,我和米馨深谈了一次。”

  “你刚才已经复述过内容了。”玫瑰皱着眉催促道,“说重点。”

  “重点不在于说了些什么,而在于怎么说的。我从来没有信任过她,所以,我一直没有放弃暗中观察。”

  “嗯?”

  “在那边遭遇突袭的时候,我就已经觉得有点不对劲了。”乌鸦遥遥指了指乌角巷的方向,“对那些奇奇怪怪的魔法的了解,或许可以用知识丰富见多识广来解释,但是她太镇定了,镇定的不像一个普通人面对危机时应有的样子。”

  “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玫瑰反驳道,“咱们都能做到,何况是她这种商政通吃的上位者。”

  “色不变又不是心不变。”乌鸦也摇了摇头,“我特意仔细观察了她举止间的细节,没有一点直面生死的紧张感,就算被大猫抱着跑的时候都一样。当然,这种侧面的观察并不能百分之百的说明问题,不可控因素太多了,所以我又做了一次测试。”

  “在你们深谈的时候?”

  “对,当时我有意坐在天台的边缘等她,就是为了给她留下机会,不出所料,为了表现出对我的信任,博得好感收买人心,她果然坐到了我身边。”乌鸦眯着眼睛轻笑道,“下面就是数百米的高空,身边的风虽然不算猛烈,但也绝不能说小,但她还是和我一样,在风里双脚悬空的坐在那里,谈笑如常。”

  “心跳?”

  “是的,在那种环境下,只要自己没有能力保证自身安全,即便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自己能平安无事,也不可能不紧张。这是智慧生物的本能,不管再怎么信任周围的人,不管再怎么胸有城府镇定自若,本能是不会变的,也许她可以毫不犹豫的跳下去,但是在跳的时候,心里紧张也是不可避免的。然而她没有紧张,我有意注意了她的心跳,呵呵,比我还正常呢。”

  玫瑰沉默了,精神紧张心跳加快,未必是正常的表现,也可能只是伪装,但心跳正常的话就一定有问题。

  “之后我又追加了一句,我说,我还是推你下去吧。”乌鸦耸了耸肩,“结果是一样的,她不是不担心,而是根本不在乎,嗯,就像我一样。”

  “你是认为,她其实也是个控能者,而且实力并不差?但是,咱们可都见过米馨。”

  “问题就在这里了。”乌鸦苦笑着说道,“从她身上,我没有察觉到任何能量波动。我对自己的能量感知能力还是很有自信的,就算是花千树或者姚佩环和我面对面站着,不管他们再怎么收束能量,我也能隐约感知到他们灵魂中的能量。但是米馨,呵,感知告诉我,她就是个普通人。”

  “不止是你,也用不着隐约。”玫瑰的手指叩了叩琴匣,“如果她真到了花千树他们的水准,藏得再好我也能第一时间知道,然而现在并没有,所以……”

  “我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至少可以肯定一点,就是她自身有所依仗,因此不能用她是否也在队伍里来判断此行的危险性,就算她在,一样可以九死一生。”

  “明白了,我会调整自己的判断和心态的。”玫瑰点点头,目光低垂,“至少不至于事到临头才被打的措手不及。”

  “呵……”乌鸦放弃了严肃,笑眯眯的说道,“看来就算知道危险性成倍的增加,你也没准备放弃这次行动啊。”

  “这不是废话嘛,还是你把我当傻子了。”妩媚的眼睛白了乌鸦一眼,玫瑰嘲弄的说道,“为了一个只存在于猜测中的可能性,就畏首畏尾的放弃任务?何况就算是真的又如何,危险性越高,就说明她的意图和蒸汽世界的联系越深,咱们的目的摆在那里呢,联系越深咱们应该越高兴才对。至于危险……嗤,控能者的生活,哪天离得开危险了,再说了,再大的危险,咱们也未必没有一拼之力,我为什么要傻乎乎的放弃?难道你打算放弃了?”

  “呵,这个笑话不错。”乌鸦推推眼镜,举起酒杯向着玫瑰,“富贵险中求,那咱们就联起手来拼他一局,看看到底是魔能世界蒸汽世界那些战斗职业厉害,还是咱们源能之都的控能者更胜一筹。”

  “也看看告死的乌鸦是不是真的怎么也打不死。”捻着酒杯和乌鸦轻轻相碰,红唇在酒杯上留下淡淡的唇印,玫瑰迷离的目光盯着杯中鲜血般色泽的酒液,若有所思的问道,“既然你从一开始就已经打算拼一把,那行程安排方面,你应该已经有计划了吧。”

  “米馨没有告诉你吗?明天先把准备工作做好,之后大家熟悉一下,五天后,早晨六点出发。”

  “少废话。”一回生二回熟,小巧的脚再次踢到了乌鸦的大腿上,玫瑰没好气的说道,“鬼才信你没憋着坏主意呢。”

  “你这是偏见。”乌鸦借势飘起,轻飘飘的落到了窗台上,“好吧好吧,明天做好准备工作是真的,至于出发时间,嘿嘿,后天晚上八点十五,也就是辉煌佣兵团的拍卖会开始后的十五分钟,咱们准时启程。”

  玫瑰觉得眼角直跳,基因优化液的拍卖早就宣传的人尽皆知,这么好的扬名机会,没有人觉得乌鸦和玫瑰舍得错过,等到拍卖结束,敌人确认两人没有出现的时候,运输队恐怕早已离开源能之都了,一切已成定局,追悔莫及也没用了。

  “别人再阴险,顶多是利用周围的人,你这人一旦阴险起来,居然连自己都利用。”

  “怎么能说阴险呢。”鸟一样蹲在窗台上,乌鸦一脸无辜的说道,“我可是象征着谦虚低调的乌鸦,一向比较害羞,担心拍卖会上被人围观,只好提前跑路了。”

  “滚。”

  “那我滚了。”乌鸦一转身,身体散开前,低低的声音飘了进来,“多谢了。”

  玫瑰毫无反应,直到群鸦的振翼声已经远去,才展露出明艳的笑容:“我也一样,多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