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七章 饮酒

作品:皇帝他配不上我|作者:桃花暖见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2-14 21:09:12|下载:皇帝他配不上我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虞七眼里的光熄了。

  除了第五胤,还有一人也曾见到自己。可曹熙容更不会帮她。

  虞七沉默后轻声道:“无人。”她未见,第五胤把玩扳指的修长手指停顿了一瞬。

  “既无人证,亦无物证……”

  “若是膳房尚未将粥倒掉,一查便知。”虞七忽然道。

  曹夫人贴身麽麽开口:“用完膳后,菜肴便都撤了,分不清哪盘是哪盘了。”

  “曹夫人,我敬您是长辈,但我虞七说没做过就是没做过。自从我七夕亲眼目睹虞依沅与朱家公子私会游湖之后,虞依沅还曾雇打手要断我双腿,今日的找不到证据,但给我时间,我定能将打手找出来。”

  “我能证明。”

  一道清雅声线蓦然从后响起,虞七扭头看去。

  花厅厚重的垂帘被掀开,寒风径直吹进来又被进来之人用身体挡掉。虞七浑身一颤栗,望向来人一时不知作何反应。

  柳天宁将虞重阳带来了,行至她身旁向曹夫人行礼:“夫人,依柒被追杀之时,我正巧在现场救了她。我以廪生名义作证,确有此事。”

  “柳天宁,父亲……”

  虞重阳制止她:“夫人,严格算来,这本是虞家家事,不如交还给虞家自行处理可好,也省得让夫人费心大动肝火。”

  父亲和柳天宁将她护在身后,虞七别过脸去,遮住眼底不自觉涌上的晶莹。

  曹夫人与麽麽商议后,同意放虞七回去。此事在曹家闹出的波澜不小,让南市所有商贾甚至官员都看了一出自家姐妹相残、闺中私情的闹剧。

  还好有人在她身旁:“宝儿,我送你回去。”

  父亲必须留下来将卧病在床的虞依沅接回去,可虞七在此处已是无法再待,众人的目光犹如食人之蟒。她没力气再去应付。父亲郑重托付柳天宁送她回去。

  虞七抬眼望进柳天宁关切的眼眸,轻轻点头。

  眼角余光往后扫,心下沉黯。

  出了市署府,寒风凛冽,似是要变天了。

  天压得阴沉沉,暴风雪像是要来了。

  虞七望望天,克制住想往府内回看的冲动,拢紧雪青色大氅,对柳天宁轻声侧道:“我们去喝酒罢。”

  柳天宁一时语塞,半晌:“好。”

  “……”

  “去前面街口那家罢,能看见市署府,还能坐着等姑父出来再一道回去。”

  “好。”虞七乖巧应了。

  两人身影往酒肆而去。果真坐在二楼上,能大致瞧见市署府内高高院墙一隅发生的琐碎事务。好些姑娘小姐们陆续乘上马车离开府中,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随着她们离开明日城内又是流言蜚语不断。

  直到——

  一抹素白少年身影出现在府门前,身后跟着卑躬屈膝一脸谄媚的曹市令和曹夫人。

  虞七蓦地将头低下。

  ***

  第五胤似有所悟地抬头望向二楼,瞧见柳天宁的身影,柳天宁对面空空荡荡,目光染上复杂。

  “爷。”

  容庇将奔霄牵来。

  第五胤回神:“曹大人回去罢,今日府中诸事繁多,不必相送。”

  “今日让殿下见笑了,是下官对府中约束不力,没有防范好出现急事的应对,惊扰了殿下,请殿下恕罪。”

  不用回头看,第五胤已然听出身后之人紧张急促的喘息。他轻笑一声:“这话大人不必对本殿说,对今日被冤枉的女子说去罢。”

  说完,他飞身上马,深深再向上望去,仍旧没有看到露出窗檐的小脑袋,攥住缰绳的手紧握,目光冰冷:“回宫。”

  枣红奔霄长嘶一声,撒蹄狂奔。

  留下曹大人和曹夫人面面相觑。曹夫人:“殿下说此话是何意?”

  “你,你个老婆子,是不是你今日冤枉了人,殿下都在替人出头了,啊呀,我真是被你给害死了!”

  ***

  酒肆之中声音嘈杂,听不清下面在说些什麽。

  知道听见奔霄跑远之声,虞七才缓缓抬起头,一掌拍于桌上:“小二,上你们这最烈的酒来!”

  “好嘞!”

  “宝儿!只能喝最淡的!”

  “抠门。”

  柳天宁压住她,硬生生将烈酒重下新换成了酒肆中最淡的桂花稠酒。离最晚的桂花落不过才过去两月,这时候酿出来的稠酒仍旧味道是极好的,抿在嘴里浓浓香味,酒液上还漂浮着几片淡黄花瓣。

  “你尝尝,别光我喝呀,这味道当真不错的。”

  “……是。”

  柳天宁欲言又止,小姑娘坐在风口上,寒风将她的鬓发全都吹乱去:“你这样小心着凉,还是将氅帽戴上罢。别喝太多了,尝尝鲜即可。待会姑父出来,闻到你身上的酒味会生气……”

  “你这人怎么叨叨叨叨的,别说话,我不开心,要么陪喝,要么陪聊。”

  “聊什么?你知道的,我不太会说话。”

  “那你听我聊。我在大漠的时候就经常偷喝马酒,不过只有一点点,特别辣,喝了之后整个舌头都是麻的。那种只适合开心的时候喝,因为喝完就会变得不开心了。

  今天,我也不是觉得有多难受,虞依沅要对付我,我早有准备,无论是怎样的冤枉我都不介意。但我就是受不了他看我的那个眼神……

  好像真的是我做的一样。”虞七脸上没有醉意,但眼泪却如她说喝了马酒之后的症状一样,从眼角一颗一颗往下掉。

  她噘着嘴,侧着脸,迎风往外看。

  这姿势就好像等着风吹一吹,便能将眼泪吹干了一般。

  柳天宁既觉心疼又觉好笑。虽然不知她说的“她”是谁,但想想这个年纪的女子若是被人冤枉成这样,还能忍着在众人面前挺直背脊不掉半颗眼泪,他便深感佩服。

  可她现在的模样,又像是外面那层壳被敲碎后露出里面原本的柔软。

  “……”

  “其实我之前骗了你。”

  “骗我?”

  “对。我的脸其实不是你送的药治好的,是他把千金圣药给了我,吃了接近三个月才排掉毒素……但从今以后,我再不会同他有任何瓜葛,桥归桥路归路。”

  “……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