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五章 虞依沅落水

作品:皇帝他配不上我|作者:桃花暖见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2-11 22:38:15|下载:皇帝他配不上我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虞七皱着眉躲开她的搀扶和触碰。

  其实这威胁几等于无。

  那日七夕她并未看清船上男人的脸,或者说看到了,但根本未曾记住。她这脸盲,时常坏事。所以,即使与虞依沅私会之人此刻就站在面前,恐怕她也依旧认不出。

  “宝儿……”虞依沅似未听闻。

  虞七刚想发作,怒气却被人当头一盆冷水泼下打断:“虞家二姑娘是吧,你对长姐的态度当真恶劣。她事事为你着想,你不领情就算了,还威胁于她。

  你这个人果然与我听到的传闻差不多。从大漠染了一身坏脾气,粗鄙丑陋,难登大雅之堂。”

  从队伍前面穿过数位姑娘,迎面昂头蔑视虞七之人,正是方才在垂花门后与第五胤的单独在一起之人,曹熙容。

  虞七心里翻涌,漠然道:“曹姑娘还请慎言。不了解事实莫要开口。”

  怎地好像,胃里又有了反复的迹象。虞七匆匆别开眼,不欲再言。

  “哼,也对。我非你家姐,你的确没必要听我的。”

  曹熙容冷笑,款衣提步前行。

  感受到胃里翻涌稍好,虞七方继续跟上队伍。再往前便是水榭,水榭之后转个弯便是诸位夫人们所在亭子。待会到亭子了她便打算进去歇着,没必要亏待自己身子,跟这些栾京官家做派的小姐们实在没什么好聊的。

  水榭是在塘上建起的一座游廊。游廊中间一处亭子,四面透风,视野极好,但也凉意十足。这个天气,塘面上结了一层薄冰。薄冰之下依稀可见一些游动的锦鲤。

  刚过水榭,虞依沅似是脚下一滑,先是突然往虞七的方向撞来,而后尝试稳住身形,却往另一边倒去,将手递给虞七:

  “宝儿,别推我。”

  这一声叫喊,不仅迫使所有姑娘们的脚步都停下来回望,更让虞七几乎没有权衡时间,不得不伸手拉她。

  若是不拉,岂不坐实了是自己动的手?

  没想到,虞七伸出的手,被虞依沅不着痕迹地拂开,手心相触间,将一个绵软的东西塞到她掌心。

  虞依沅则跌倒进道旁的雪堆里,双手插进雪里,再拿起来时,已是彤红。

  “你!”

  虞七眼眸一缩,手中被塞入的是一个扎得有些松散的红色香囊,她几乎不假思索便又立刻将香囊甩出去。

  虞依沅故意的,那定不是好东西。

  “宝儿,你为何要抢我的香囊!”几乎瞬间,虞依沅的泪珠子便从眼眶中成串落下。

  她狼狈起身,哭道:“还给我。”

  可脚下打滑,慌乱中踩到了自己的大氅,整个身子往后连摔几步。此时脸上的惊慌不似装的。

  噗通一声。

  冰层的碎裂声。

  虞依沅整个人竟从路旁一路跌落池塘之中,撞碎了冰层,泡在水里:“救命!”

  “还愣着干什么,快先救人啊!”

  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众位姑娘们顿时反应过来,慌乱喊道:“来人啊,救人啊。”

  “塘子不深,淹不死人的,快帮把手将人拉起来。不然这寒天在冰水里泡着,身子定会出问题的。”

  塘子淹不死人,可比淹死更可怕的是烧热病死。

  一拨热心姑娘们上前人拉着人,试图将虞依沅从池塘里拖出来。

  可就在此时,不知是谁捡起了那枚被虞七条件反射扔出去的红色香囊,以及从香囊里甩飞出来的纸张,展开一看,倒吸一口凉气:“天,天呐……她她竟然跟朱公子私定终身!”

  几位姑娘围在一块看完整封信,哑言:“熙容,你爹娘不是想将你许配给朱启吗,这……!”

  惊天大瓜。

  诸位夫人也从亭子里绕个弯过来匆匆赶到。

  “哎哟喂,这是怎的了!发生何事了,怎么落水快救人啊!”

  一时场面更加混乱,虞七被拖上岸来,她浑身湿淋淋的,进了水厚重的大氅拖在身后,将她整个人衬得狼狈不堪。但她上岸第一件事却是拖着咳嗽的身子冲到拿了她香囊的姑娘跟前,想要去抢夺:“还给我,这是我的。”

  “不行,这不能给你。”

  那姑娘也不是好惹的,匆匆跑到曹夫人面前,将香囊与信纸一并交于其手上:“夫人,这女人竟然与朱启私定终生,我们跟她一块,岂不是要毁了我们的声誉!”

  “什么!”

  朱夫人亦在场,匆匆凑到旁边,就着曹夫人展开信纸读完,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她的儿子何时做出这种事,竟然看上一个商户女!

  在场众人望向湿淋淋虞依沅的目光瞬间带上鄙夷。

  虞依沅惨白着脸,抽噎着,快步到虞七面前,将浸了水沉重的大氅扔到她脚下:“你满意了!”

  “我没有抢你的香囊,是你自己摔的。”虞七挺直背脊,目光漠然,她的脸色也不好看。但旁人兴许只会认为是她心虚。但她相信,行得正做得直,公道自有老天看。

  “你还狡辩。虞七,我哪样对不起你了,怕你冷着将手炉给你,怕你累了扶你去歇息,怕你没吃饱伤着胃,但你呢,为什么要对我这个长姐做出这种事……你明知道我与他是真心的,但已打算断掉,为何要在此时间抢走香囊,将我推入湖中,让一切都暴露人前!你好狠的心呐!”

  “我再说一次,我没有做过。”

  “……”虞依沅惨笑,单薄的肩膀轻轻抖动。

  “是你硬要我拉你,将香囊塞入我手中,也是你自己站不稳跌入塘中。”虞七气息开始急促,四周的目光已经开始渐渐转变。望向虞依沅的染上了同情之色,而落到她身上的,满是不忿。

  “长姐对你太失望了,没想到你是这般心狠的女子,宝儿……咳咳。”

  虞依沅咳嗽数声,单薄的身子在寒风中颤抖。

  曹夫人蹙起眉头,吩咐身边麽麽立刻去找干净衣裳和大氅。这毕竟是她曹家主办的开春宴,发生这种事传出去……而且,当事人还是自己看好的女婿私定终生的对象。

  她还未想完,只见一阵紫风刮过。

  一道紫衣男子已然冲入人群,将阖上目身子向后软倒的虞依沅接入怀中:“沅儿,沅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