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三章 毒是苹果

作品:皇帝他配不上我|作者:桃花暖见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2-09 20:02:05|下载:皇帝他配不上我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恶心。”

  “五皇子,小女不才,但在诗词上素爱潜心钻研,惯闻您才气冠绝,诗意潋滟,今日当着您的面,也愿意不怯于技展示一番,可否请您指教一番?”欲瓷还休的何老爷卑躬屈膝道。

  “殿下,小人家女儿习得一身好舞艺,不如让小女为您跳一曲罢。”

  “还有我家……”

  全场十六家商贾老板几乎个个都将自己女儿推销了一遍。谁都心知肚明,冲的是第五胤身上那福厚的圣宠,和圣上亲口允诺,五皇子妃将由五皇子自行决定,无论是胖是瘦,无论家世如何,但凡得到五皇子青眼,都有机会一飞冲天。

  谁不想推自家女儿试一把呢。

  另类的就在一直未曾发话的柳家和虞家。

  柳家只有一个儿子。而虞家……

  “那边角落的,有何能展示的?”

  五皇子的声音高高扬起,跃过丝竹和人群,引领着全场目光集中到虞七身上。她瞬间身子紧绷,如芒在背。

  “我不会。”

  虞七抿唇。

  “哦?不会?

  虞姑娘大概是羞了,全场可只有你一人戴着面纱。”小巧精致的玉杯在第五胤指尖被慢条斯理地玩出花来。

  是!

  虞七想理直气壮义正言辞地回他,可倍觉难受。

  “请五皇子见谅,小女虞七自小长在大漠,半年多前才回到大霖,诗词歌赋琴棋书画都学艺不精,不敢在您面前献丑。”

  “这些都不会,那就跳舞罢。”

  “……”好。

  她起身,走到宴席正中。

  舞姬们识相地纷纷退下,整个场地中只有她一人。

  几位乐师刚想开始奏乐,却被虞七出言制止:“我不需要配乐,你们的乐器奏不出我想要的,只保留鼓点即可”

  乐师们面面相觑,放下乐器。

  虞七直视上首几乎斜靠进姑娘怀中的第五胤,目光漠然。

  随着鼓点启奏,她跳起了除夕驱傩大会上的舞蹈。兴许在大霖众人眼中这不够优雅,不够展现女子身段,过于粗鲁,但这就是她唯一会的,最享受的状态。若硬要逼着她去学矫揉造作,抱歉,不会。

  面纱飞舞间,隐隐约约露出其后的面容。

  第五胤唇边勾起弧度,目光落在她身上,似乎颇为陶醉。似是在看她,又似是跃过她在看旁人,朦朦胧胧,遥远的身影与虞七重叠在一起。

  他的神色渐渐变了。

  慢慢直起身子前倾,眸光紧锁。

  她竟然也会这舞……

  鼓点轰隆隆,愈来愈急促,伴随着最后连续十余个脚尖踮地的转圈,倏然收尾。虞七整个人盘腿坐于地上,谢幕。

  第五胤倏地回过神,眼前朦胧的过去景象散去,定睛一看,只有小姑娘乖巧福身退回座位。

  他双拳蓦然紧握。没想到,此行竟有此意外之喜。

  其余众人悄悄摇头,深深皆认为此舞上不得台面,再看殿下面色有异样,想来必是十分不满,纷纷朝虞家人投去自求多福的目光。

  虞七胸口起伏,微微喘气,回到座位重新披上大氅。一舞完毕,身上出了薄汗。她索性不再管旁人看法,更不要去看上首被美人环住的第五胤。这样的场景在她眼里,只觉得讽刺。

  她垂下眼帘,一杯接一杯茶水入肚,方浇熄了心中摇摇欲灭的火星。她满脑子里都被杂乱、气氛、酸楚负面情绪环绕,顾不得什么礼仪,拼命往嘴里塞东西,咀嚼才能让强迫自己莫分神去想刚才的场景:他仍旧是高高在上五皇子,她却转眼成了众目打量中烟波阁里的姑娘。而且,在场大多数人是比她更称职的“姑娘”。转眼间,桌案上的扇贝粥便已见底,虞七拍打梗塞的胸口。

  然而,一股极其熟悉且诡异迅猛的热度从胸口经脖颈上往头顶烧去!

  虞七顿时双手捂住脸,滚烫滚烫。此时,她眼角余光瞥见第五胤转着扇骨,迈着松散惬意的步伐离席,而那位一直坐于曹市令身旁的紫衣姑娘似是有意跟在他身后,也悄然离开。

  虞七掩住口鼻,唇齿不清道:“爹,我要去恭房。”

  没等父亲答应,虞七匆匆捂住胸口,忍住想要呕吐的欲望,快步穿过垂花门。

  可她第一次来市署府,对地形完全不熟,还未等看见小厮丫鬟问恭房位置,便扶在一株梅树旁俯身干呕。

  鸡皮疙瘩从胳膊上一路往上蔓延。

  她终于忆起是何症状。

  是苹果!

  可方才她明明只用了两勺扇贝粥……虞、依、沅,坐于她身旁。若是趁自己跳舞间隙,偷偷往粥里放苹果,不是不可能。

  回想起自己跌撞出来时,不小心瞥见的虞依沅脸上挂着的浅淡笑意。虞七便知猜测已有八分真实。

  “呕……”

  大夫说过,她不耐症状极其严重,若是再来一次,或许小命的都能交代。

  虞七慌了神,将手指伸进喉咙里扣,试图将食物吐出来。反复数次之后,总算将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在胃里转了一圈的食物残渣依稀能分辨出属于苹果的细小颗粒。

  没想到,虞依沅当真要下死手!

  虞七力竭地靠在树干上,艰难地喘息歇息片刻,却听闻不远处有男女说话之声。那声音,有些熟悉。

  “曹姑娘也想做本殿正妃?”

  “是。殿下,如儿当真爱慕您,在您前年于七夕烟火会上,从歹人手中将如儿救下开始,如儿就对自己说,此生非君不嫁。

  不知道,殿下是否也对如儿……”

  虞七心中咯噔。

  听闻殿下二字,她已知是何人。

  她悄悄将身形隐在梅树后,偷偷往两人方向看去。

  那女子赫然便是坐在曹市令身边的姑娘,身披绛色大氅,领口处绣了毛绒,衬得整个身形娇小玲珑,但却凹凸有致。再低头看看自己……

  没想到,他这般坏名声的人,也还有京中贵女想如扑火飞蛾一般嫁与他。

  那第五胤,会如何呢?

  以他的性子,送上门的猎物……

  推开她,推开她……

  虞七心中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