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一章 开春宴

作品:皇帝他配不上我|作者:桃花暖见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2-09 20:02:05|下载:皇帝他配不上我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虞七暗自称好,见大房之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更是大感舒畅。她向舅父舅娘分别夹了一筷子鸡肉:“舅父舅娘,尝尝家里厨子的手艺。”

  常氏的泪水挂在脸上,抹也不是,掉也不是。她咬牙起身重新坐下,开口:“二弟,听闻南市令曹大人向南市中的几家大户都发了开春宴的邀请帖,翠微坊也收到了罢,不知明日可否带我们一同前行。”

  开春宴。

  突然想起,最后一次见第五胤后,容庇曾来提醒过她。雇人买凶于她的正是虞依沅,下一次动手极有可能便是开春宴。

  原来竟是明日。

  她懒得将时间花费在同虞依沅玩这些无聊把戏上。既然如此,她不去便是。

  反正那种场合,也没几个认识之人,去了又何妨,不去又何妨。

  她刚想开口说明决定,却听闻父亲冷漠拒绝:“曹大人邀请的是翠微坊。既然翠微坊是我二房产业,与大哥大嫂又有何相干?二弟我总不能将一大家子都带上,到时旁人只会说我翠微坊怕不是来蹭吃蹭喝!我已决定,只携荷苒,宝儿同行。”

  “阿爹,我不……”

  一旁虞依沅却轻柔开口:“二叔可听闻,五皇子明日可能也会到场。宝儿曾经被五皇子……倘若二人相见,岂不流言又会满城飞,侄女实在不忍二妹妹再遭受此等待遇。”

  虞七手僵住。

  蓦然不受控制地提高音量:“谁说我怕的。我要去!”

  她要去!

  她要去弄清楚究竟为何会对第五胤有这般奇怪又复杂的心思!是不是第五胤替她下了什么稀奇古怪的蛊,叫她像那些江湖传言话本子里说的那样,情不自禁总是想一个人。

  虞七愈发昂起头,目光直直对上虞依沅的,不闪不避,针锋相对,带着刀尖儿直戳敌方心窝子:“长姐话说的难听。我曾被五皇子怎么了,我与五皇子清清白白,怎么到了长姐口中,就成了我似是不守礼教,有与人苟且之行。”

  她刻意将后半句咬重,于齿间碾磨。

  虞依沅眸光闪躲,似有晃神:“我不是这个意思……二妹妹你想多了。”欲拒还迎,欲说还泣是她的拿手本事。娇艳欲滴的姑娘快垂泪了,总是让人难免心生疼惜的,也会让人忘记责怪。

  “够了!”

  虞老爷子的大掌拍于桌上,瓷盏震动。他嘴边的胡子也翻飞。

  “这是过年,这是家宴,吵吵吵,叫亲家见笑。

  亲家,柳氏绣坊可是也受邀在列?”

  舅父柳长河抱拳:“的确是。”

  虞老爷子点点头:“那便好。我们虞家以前并未收到过曹市令的邀请,也多亏了亲家仗义相帮才有如今的翠微坊,也才能入了市令大人的青眼。倘若亲家愿意多帮衬,可否到时向市令大人解释一二,明日虞家便大房二房一道前去叨扰。”

  “……呵呵,这……自然是没问题。”

  舅父面上多有尴尬,可这种场合,难道还能说不?

  虞七完全理解于他。

  “哈哈,那多谢亲家。我敬你一杯。”

  “呵呵。”

  大房皆露出喜色,虞依沅更是由紧张变为掩藏不住的笑意。虞七的目光再次与虞依沅相撞,此时虞依沅眼中已褪去楚楚娇弱,满是挑衅。虞七轻笑,移开眼。所有的招数尽管放马过来,她做好准备了。

  甚是期待。

  热热闹闹围坐一桌人,实则神鬼莫辨。

  “……”葛氏放下筷箸,抬眸深深望进虞老爷子眸中,良久不言,面色冷然。而后,她唇角扯出似是嘲讽的弧度,起身将手搭在张麽麽手上,任麽麽扶着离开了前厅。

  雅雀无声。

  那碗饭一口未动。

  由于门口当真有官兵围堵,柳家人又留下用了晚膳,直至夜幕渐深,门口人散去,这才动身告别妹妹,妹夫,返回柳家。

  杨氏暗叹:“看样子妹妹过得并不算如意,摊上这样的妯娌和公公,若不是还好婆母相护,还不知会被大房那群狼吃干抹净成什么样。”

  “唉。还好重阳疼爱于她。”

  “对。不过我倒越来越喜欢宝儿那丫头了。今天看她怼长姐,倒别有妹妹年轻时的风范,青出于蓝啊。遇上那种得寸进尺不要脸的家人,就是该硬起,不然就让别人白白欺负去!”

  “……”

  耳旁听着爹娘二人说话,柳天宁唇角不自觉地上扬。

  想起虞七今日偷偷掀开面纱露出已然全好的脸颊,还有冷嗤虞依沅时的劲头,忍不住笑出声来。

  “天宁,你……怎地了,好端端的一个人发笑。”

  “啊?”

  “那还用问,你这个做娘的太不了解咱们儿子。他除了念书作诗,何曾会对旁事分心。必然是因为想通了某处难解学问,对吧儿子?”

  “……嗯。”被父亲用这般目光看着,从未撒过谎的柳天宁破天荒地首次点了头。

  “果然。”柳长河一副我的儿子我最了解的模样,惹来杨氏嗔怪。

  柳天宁耳根有些发热,匆匆告别父母,进了自己院落。

  抑制不住的唇角仍旧高高上扬。

  撞见小厮,他拍拍小厮的肩膀,难抑激动:“她痊愈了,当真用了我的药痊愈了。”

  小厮连道:“恭喜少爷,您的付出总算没有白费。这回您总可以抛下那劳什子约定,不必再娶堂姑娘了。”

  柳天宁眸光一顿,收回手,重重点头。

  嗯。

  是的。

  ***

  第二日便是南市令曹大人在府中举办的迎春宴。

  照例市署会在旧历新翻的时间节点,在市署府的后衙举办一场开春宴,邀请市署下辖有名望的商户携家眷,一同共商大计,畅怀共饮。说到底,既是一场犒劳宴,也是一场迎新宴。有能耐受邀的,大多是皇商。

  车轱辘吱吱呀呀碾过前车的雪印子,沾上未化的薄雪。

  车窗被厚实的棉被挡住,一丝缝隙也不漏,叫寒气无处可钻。

  车梁四个角悬挂着手工编制的梁穗,随着马腿的“哒哒”声,来回摆动。

  马蹄声渐渐歇了,车门外传来椿木的提醒:“二爷,二夫人,姑娘,市属府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