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章 至宝

作品:皇帝他配不上我|作者:桃花暖见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1-14 02:34:23|下载:皇帝他配不上我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回到千芳苑,常氏越想越气。

  一脚踢碎了小丫鬟刚搬来新花盆,哪里还有半分腿脚不便的样子。

  “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娃娃,肥了肥了,竟然敢跟我叫板。陈妈——”

  “老奴在。”

  陈妈咚咚咚几步跑至她跟前,躬身听她指示:“二房那些尽是蛮夷之人,夫人不必对他们手下留情。依照老奴所想,既然他们自己跳进锅里,那咱们就再往灶下添把柴让火更旺,让他们彻底翻不了身。”

  “有什么法子,快说!”

  “老奴跟那丝线铺的掌柜正巧是同乡,知道他最近正缺钱用……”

  听了陈妈的耳语,常氏眼睛都亮了,当即拍板:“好!就这么干!”

  两个人互相望着笑起来。

  不过——

  常氏似乎忽地脸色突变:“对了,那东西可还在他们身上?不行,陈妈你去给我查清楚!”

  “是,老奴知道,秘密去查。”

  常氏这才蹙着眉点头:“还有,本夫人总觉得哪儿有点怪,说不上来是什……对了,是那死丫头。”

  “虞七?”

  “方才这么长时间,她竟一直戴着面纱。你就不觉得奇怪?”

  说到这个,陈妈也思索起来。

  常氏斩钉截铁:“一定有问题,你一并去查,现在立刻马上!”

  她一脚踹在陈妈小腿上,惹得陈妈往旁边一踉跄,立刻堆着一张满是褶子的老脸谄媚道:“是,夫人且等好消息罢!”

  ***

  在接手丝线铺之前,二房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做。

  他们要去见一个人,把在其手里保管了七年的东西拿回来。

  翌日。

  他们备了薄礼,往城西的舅父家而去。这是娘亲的娘家,更是西市中名号响当当的皇商。

  何谓皇商?

  千商之中方出一个,给宫里稳定供货的。有菜肉生意的、有珠宝生意的、有丝质布帛生意的、林林总总整个栾京也不过几十户配得上此名头罢了。而柳家,就是开绣坊的。

  伴着颠簸,马车吱吱嘎嘎缓缓启动。

  虞七掀开车窗垂帘。街道小贩吆喝不绝于耳,大街小巷食肆香味争先恐后钻进车厢。来往的人们皆穿做长袍、罩衫装扮,然与大漠偏爱铃铛细服不同。

  不消多久,柳家便到了。

  可方至巷口,便见柳家门庭若市,数辆马车堵塞了整条道。

  “阿娘,舅舅家这么火爆?”

  “我也不知。”毕竟已经离开七年,严格来说算是姓柳的外人了。柳氏无声动了动唇,有些踌躇,不知该不该上前。

  可柳府正在外面忙着招呼客人的老管家却隔着众人一眼瞧见了他们。只见老管家明显一愣,然后激动地花白胡子直颤,一路拨开众人小跑过来:“姑,姑奶奶!哎哟我的天爷勒,真的是您,您可算回来了!还有姑爷,这位是……表小姐?!长大了啊!”

  “柳叔,是我。”阿娘已然哽咽。

  “姑奶奶,我都多少年没听您这么叫过我了哎哟喂。”老泪从老管家眼角的皱纹里漏出来。

  “您会一直听到长命百岁的。爹娘过世后,若没有您,哪会有我和兄长长大成人,更哪里会有如今偌大柳家。”

  “诶,诶。”老管家抹了把泪,将三人往府中引,“我这就去通报老爷,老爷一定更高兴!”

  “兄长……可是在办喜事?”

  “是呀。姑奶奶你离开那时候,少爷才到腰,现在可都中一等秀才勒!十五岁廪生全栾京可都没几个勒。裕隆书院还开了特例收少爷入学,老爷夫人欢喜得紧,设宴熟人一同高兴高兴。不过您这一回来,就是实打实的双喜临门!”老管家将三人引到书房,奉上茶点来悉心招待,“你们先坐着,我这就去请老爷夫人过来。”

  说完他喜滋滋地便走了。

  虞七看着阿娘不断用手拨弄鬓边明明听话规顺的耳发,便将自己的小手塞进她的掌心,朝她弯起眉眼:“阿娘别担心,舅舅见到我们一定会很开心的。”

  “希望……是吧。”

  “……”虞七刚想继续抚慰她,却听得外面匆匆脚步响起。

  人未至,声先临。

  “荷苒——”

  柳家现任当家柳长河带着夫人杨氏匆匆赶来。两兄妹许久未见,顿时便疾步向前湿了眼眶。

  “兄长……荷苒回来了。”

  这时,阿爹虞重阳却立时领着虞七径直朝来人跪下:“舅哥对我们一家的大恩大德,重阳没齿难忘,请受我们一拜。”

  “你们这是做什么!”

  夫妇二人连忙去扶:“你们这好端端的,还拉着宝儿跪作甚,快起来快起来,我们哪里受得起。”

  柳氏却异常坚定:“兄嫂完全受得起。当年若非兄嫂帮忙,我们一家便只有被乱刀砍死在栾京城门口,别提还能有机会或者远走大漠,更别提现在还能活着回来。”

  听着阿娘这般描述,虞七依稀忆起那晚的景象,寒风凛冽,火光冲天。个栾京潇风涩雨,人人自危。城门紧闭,持着刀枪剑戟的禁卫挨家挨户搜查。谁也不知道这些禁卫在找什么,如同疯了一般,全城戒严,连哪家新埋的先人土坑都要刨出来好生查验一番。

  刚才狱中出来的他们又被虞家,像仍垃圾一般丢了出来。

  他们坐在马车上驶过半个轮子那么高的厚雪堆,进退维谷。

  还是被禁卫抓住。倘若被搜到身怀那物,只有……

  死。

  还好舅父及时赶到,冒着危险将那物带走,才救了他们三条命。那日的火光和雪色仍在眼前灼烧,不依不饶,不灭不休。

  一别七年,此恩难还。

  阿爹拱手哽咽:“今日,我与荷苒前来,一是为了感谢舅兄。

  二来,也是为取回那物。不能再叫你替我们担风险了。”

  舅舅沉吟片刻。

  转身往内室而去,再次来时,袖中已多了一个遮掩住看起来半分不打眼的陈旧木盒。

  他将木盒递到三人面前,笑道:“是时候,该还予你们了。”

  那外人追兵口中能号令百万雄兵的至宝。

  那害得虞家二房颠沛流离命悬一线的至宝。

  可有谁知道,那盒子里装的不过……

  只是一支再朴实不过的女子所用的珠钗罢了啊!